• 第8章:麻烦找上门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5:10本章字数:2147字

    如此一幕,所有的学生都已经吓呆了,愣在原地不知道逃跑,陈双双也是收不住脚,已来到蒙力身后。陈双双可不认为蒙力会挡得住,她双手抱着学生们,看着正在推近的货车,心中下定决心就算死也要自己先死。

    蒙力的脸颊都已紧紧贴到货车上了,可是仍然挡不住货车,他的脚步被货车一点点推后,已越来越逼近后面的孩子们,情况瞬间危险之极!!

    眼见这种情况之下,在电光火石之间,蒙力大喝一声,倾尽全力,奋力一推货车,终于在小孩们身边停了下来!车停了,他松了一口气,没想到这货车的动力挺大的,以他紫宵境的实力居然也挡得这么费力。此时他的鞋的前半边已经被磨得所剩无几了,看到这种情况,无奈的笑了笑。

    看见这种情况,司机愣住了,陈双双和学生们也愣住了,很多路人也愣住了,似乎不敢相信这个人居然能挡下飞奔的货车!!

    忽然间,一阵阵闪光惊醒了每个人,这里刚好经过许多记者,他们正拿着相机疯狂的拍照,这种题材他们怎么可能会放过。蒙力也知道人怕出名猪怕壮,特别是他这种‘外星猪’,所以他快速地走出人群,躲开那群像苍蝇的记者。

    记者们找不到蒙力,只有把陈双双给围起来了。

    “小姐,你知道刚才那个英雄的名字么?”

    “小姐,你又叫什么,刚才那个是不是你男朋友?”

    “这些小孩是你的什么人?”

    问题一个接一个,陈双双根本回答不完,面对面前烦人的记者,她澄明事情真相,“他们是我的学生,至于那个人,我不认得他,应该只是个路人吧!”

    不知道为什么,陈双双并没有透路蒙力的的资料,但她的双眸中却闪着异样的光芒。这时她身边的学生提醒道:“老师,蒙力大哥不也是你的学生么?你为什么不告诉他们?”

    “他叫蒙力?”

    “他也是你的学生!”

    顿时又是一阵吵杂的说话声,陈双双瞬间无语,这群学生关健时刻怎么尽坏事!

    …………·

    蒙力回到家里就一直不敢出去,一直看电视希望自己万万不要上电视,他最怕的就是曝光,这样的话自己的身份也许很快就会暴露出去,到时候迎接他的真的可能就是像电视上所说的,被人拿去研究,被全世界的人民参观,这无疑是人生一大悲哀。不过还好他一直看到下午,也没看到关于他的报道。

    入夜以后,黑幕降临。

    楼上灯火通明,蒙家四口坐在沙发上,一起看着电视剧。

    蒙力不知不觉间已渐渐把这里当成他的家,把这些曾经陌生的人当成家人。他非常享受并且已习惯这种温馨的感觉,也渐渐把自己真当成这个家中的一份子,蒙宁的哥哥,赵玉、蒙山的儿子。

    这时,蒙山忽然说:“蒙力,明天学校就开学了,你去报道吧!虽然你失忆了,也认不全汉字,但是先混个毕业证吧!”

    “什么学校?我不是已经去了么?”蒙力一愣,他这个月以来,不是已经天天去上课么,还要报什么道。

    听到蒙力的话,蒙宁大笑起来,解释说:“哥,你去的那个只是补习班,你今年才大二呢!荔波大学明天就开学了,所以妈要你去报道。”

    “我失忆,都把这些忘了,原来我还要读大学啊!”蒙力说完傻傻一笑,他现在也不知报什么心态好,只不过身在异地,别人要他当傻子,他也只能当傻子了。

    翌日早晨。

    今天的玉屏区注定不平淡,有许多家街边报摊上摆着同样头版的报纸,都是昨天蒙力英勇挡车,救下他的老师和同学,上面还附有几张照片。老师和他差不多大,同学却又是小儿,世界还有比这种滑稽的事么?因为这份报纸蒙力是得到了名誉,还是耻笑?

    这是玉屏区的一条老街,老街有一颗荔波市最大的榕树,榕树脚下有几个年青人,其中一人看到这份报纸时,眉头大皱起来,用手把报纸揉搓成一团用力地扔在地上。

    这名扔报纸的青年叫陈显庆,是蒙力的大学同学。他留着一头短发,长相平平无奇,脸上却总闪现着桀骜不驯的神情。他右边的叫莫智,长得比他略高一点,莫智很瘦,脸上的骨骼很凸显,脸色像是有病的那种苍白,一头长发遮着眼睛,显得非常的冷酷。

    陈显庆左边的叫何坤,生得有些胖,脸是那种健康的白,他的脸蛋长得圆圆的,不停的微笑,显得和谒可亲。何坤身边还有一人,他是四人中最矮的,叫罗昌雄。他皮肤比较黑,眼中凶光总不停的闪现,长相倒是普通得很,只不过他眉毛上的伤疤,更增添了他的凶性。

    一些和他们同龄的人,只见到他们站在榕树下,都远远的避开,好像这四人是恶狼一样。

    陈显庆重重地吐口痰,叫上莫智、何坤、罗昌雄三人,往荔波大学走去。他们来到荔波大学大门前,和门边的警卫攀谈起来。

    荔波大学是荔波市最好的,也是唯一的一所大学。学校大门倒是普普通通,两边石柱上的瓷砖已经脱落了很多,石柱上架着一块写着荔波大学的弧形铁匾,上面的油漆已经脱落了一大半,更显示了他的沧桑岁月。铁匾之下是一个大门,大门右边还有一个小门,门卫室就在小门边上。

    此时陈显庆四人手衬着窗台,和警卫聊得不亦乐乎。陈显庆笑了笑,淡淡的说:“李大哥,等一下我们要办点事,你就当没看见啊!”

    “从现在开始,我眼睛就是瞎的,什么都看不到。”李大哥眼皮直跳,这几个人他可不敢惹,他们在社会上可是有背景的,弄不好自己被砍死在门卫室都说不定。

    陈显庆高兴的大声说:“好,晚上我请你吃饭啊!”

    他们一行四人转过身依然衬着窗台,微笑的看着进进出出的学生,也不说话,就这样一直看着,好像在等待某人。凡是进出的学生都不敢走小门而走大门,忽然陈显庆叫住一个学生,问道:“喂,你看见蒙力没有?”

    那学生战战兢兢的说:“猫哥,我没看到他。”

    老猫是陈显庆的外号!陈显庆也不说话,一挥手,那名学生如释重负一样,迅速地蹿进校门里面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