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阳光、生命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0:46本章字数:2739字

    天已经大亮了,不过已经是九十点钟光景了,太阳终于彻底摆脱了厚厚的云层,放肆地将七彩的光射向一个个树叶来不及捂上的窟窿,晨露和昨夜的雨滴像一颗颗珍珠在油亮的树叶上滚动,这是赵晓春他们进入原始森林后,天气最好的一天,这久雨后的阳光实在是最最珍贵的,赵晓春又轻轻的哼起了那家乡的民谣,这民谣:“久旱逢甘霖,久雨见艳阳,久别胜新婚......”,李岚他们已经耳朵生疖了,几乎人人都熟悉了那悠扬的旋律。

    尽管每个人的衣服还湿湿的黏在身上,大家的心情都不错,也暂时忘却了那个小战士悲惨的一幕,昨天下了整整一天的雨,山凹处都是一条条小溪,到处是大小不一的瀑布,流水声轰轰的响着。

    前面没有路了,队伍只能趟着溪水的边摸索着前进,走在前面的王月月脚一滑“噗通”一声掉在水里了,湍急的溪水把她往下冲出了五六米,幸好被赵晓春的脚挡住了,赵晓春顺手一把把她拉了起来,没料到王月月没站稳,摔下去时把赵晓春也带进水中。

    两个人像抓大鲤鱼似的扑腾了好一会儿,才站稳了脚跟,两个人相对一看都成了落汤鸡了,湿透了的衣服紧紧地黏在身上,活像两只煮熟了的大肉粽子,她们俩抱成一团“咯咯”的笑了,这样的情绪也带动了周围的人,队伍中的气氛立马显得轻快了些。

    走了三个多小时,快响午时,面前出现了一个四十多米宽的瀑布,下面是一个很大的湖,湖水很清。周围传来悦耳的鸟叫声,或高或低,赵晓春提议:“姐妹们,反正身上的衣服都湿了,雨水混着汗水,怪难受的,不如大家一起去洗个澡吧!”王月月举双手赞成,钱娉娉没有言语,好像不大愿意,她身上也湿,但这里洗澡更本没有隐私可言,她犹豫着,李岚鬼主意最多,她笑着说:“太阳很好,你们脱光了洗吧,我给你们晒衣服”,然后她又补充道:“我去找邱连长,叫所有男的背过脸去,不许一个人偷看!呵呵呵!”说着,她真的去找邱连长了。

    邱连长操着浓重的山东口音说:“请你们放心洗!我保证没有半个小子敢偷看的,谁要是不听老子的话,割了他的小鸡鸡!”说着向李岚他们立正敬了标准的军人礼!等所有的男人背过脸去,赵晓春和王月月真的脱得一丝不存,先将衣服一件件漂洗干净、拧干,交给钱娉娉挂在树枝上晒,张敏敏有些犹豫,看着自己紧贴在身上也是湿透了的衣服,终于下定决心,一件件脱了,洗干净,挂在树枝上,赵晓春和王月月一人一个手把犹犹豫豫的张敏敏拉下了水,岸上的李岚和钱娉娉很负责的帮他们照看衣服。

    三个人也不敢打闹,还有几十个男人,虽然背对着她们,但毕竟离得不远,这是这半个多月来最爽的一天,身上黏滋滋的感觉一扫而光,她们都替李岚他俩惋惜,这么好的水干净透亮,这么美的事浑身舒服,错过了岂不可惜!事实上,这也是她们大部分人这一生最后一次洗澡,衣服已经干了一大半,三个人先后都上岸了,李岚一边给她们递半干的衣服,一边嘀咕着:“真美,像三个小仙女!”赵晓春瞪了她一眼。

    等女护士们收拾妥当,男兵们早已安奈不住兴奋,像青蛙一样,一个接一个的跳入湖中,此时太阳光温柔洒在每个人身上,大家觉得心里充满久违了的暖意,后面的日子再也没有这样舒心的阳光了,等待他们的将是充满未知的惊险之路。

    ......

    事情还得从42年的5月说起,那年的5月初,经过了一场惨烈的战斗,密支那几经易手,最终被日军攻克,这样一来,远征军进退两难了,连回国的所有通道都被日军切断了,38师师长孙师长听从了史迪威将军的劝告,率部向印度境内退却。

    而另一路远征军林副司令官却拒绝了战区参谋长史迪威的这个命令,原因是英美方面要求中国军队以难民的身份撤入印度境内,林师长电请中印缅战区总司令同意之后,开始了野人山原始森林的冒险突围。

    此时队伍一片狼藉,大草坪上,到处都是轻重武器以及破损残缺的汽车辎重,伤员遍地都是,坐着、躺着、担架上抬着,横七竖八,机械兵正忙着炸毁带不了的重武器和汽车辎重,整个地方的上空烟雾弥漫,作为护士班的赵晓春他们守着那些重伤员,一丝不苟的包扎、上药、换纱布,忙得大汗淋漓。

    最难得是做哪些重伤员的思想工作,双腿被炸飞了的重伤员李燕尔大声嚷嚷着:“渴死老子了,快给我喝水!”他因为失血过多,显得很亢奋,一会儿又说:“谁给我一枪,老子谢谢谁,哎哟!疼死我了,不想活了!”李岚走过去给他打了一针镇静或镇痛剂之类药,一会儿安静多了,赵海生却始终很平静,他的一只手掌没有了,另一手只有半条手臂,其实他早就拿定主意想好了,找个机会了结自己,只是暂时还没有机会,赵海生读过五年初小,在部队上算是个有文化的人,他已经是排长了,他来部队的最初目的是想升官发财、光宗耀祖的!

    赵海生看了一眼慢慢安静下来的李燕尔一眼,看他痛不欲生的样子,心里也想帮他了结,他想,像他俩这样的人活着还有什么用?本来还想升官发财呢!现在,连过正常人的生活也是奢望了,结婚生子那是下辈子的事唠!即使有哪个人愿意嫁他,生个一男半女,连摸摸他们的头都不行了,没有了双手的他怎么能养家糊口呢?

    心里这样想着,脸上依然淡淡的微笑着,表面看起来显得非常坚强,这时,王月月拿着几瓶药水经过赵海生的担架,赵海生叫住了王月月:“小王,过来问你!”王月月想,刚给你换过药,没看别人正忙着呢,笑了笑说:“奥,等会儿我就过来!”

    赵海生有点不甘心,继续喊:“小王,过来有要紧事问你!”王月月想,一个重伤员,有什么重要的事呢?因为他催得急,王月月一忙完了,就微笑着走到赵海生的身边问:“啥事?赵排长”,“小王,有件事不知当说不当说?”他也没等小王回答,继续说道:“呵呵!要是我的伤好了,你愿不愿嫁给我做老婆?”王月月觉得这人真好笑,一呢,现在也没有条件给你接上手掌,再说他的手臂和手掌也不知炸飞到哪里去了,你的伤怎么能看得好呢?二呢,我俩认识才几天,谈不上熟悉,况且这时候说这事也有点不分场合,所以没好气的说:“等你好了再说呗!呵呵!”赵海生知道是这个结果,不知为什么他一定要问问,憋着心里难受,他这一辈子还没碰过女人呢!不知道女人的身体长咋样?有些好奇罢了。

    张敏敏就在傍边不远处,王月月和赵海生的对话他听得清清楚楚,事实上,她已经觉得赵海生有点儿不正常了,他今天已经第五次看他放在胸前口袋里的照片了,他用嘴巴刁出来,又用嘴巴叼回去,特别奇怪的是,他还用脚把机械兵掉落了在地上的一小桶汽油藏在担架底下。

    这时她认真地看了一眼赵海生,发现他的情绪有点儿不对劲,笑得比哭还难看,她怕赵海生走极端,所以故意走过去,半开玩笑的说:“赵排长,等养好了伤,回国了,我给你做媒”,张敏敏又打趣道:“哈哈哈!要是不嫌弃我长得丑,我嫁给做老婆你好了,哈哈哈!”说着,赵海生也咧开嘴笑了......

    吃过中饭,部队正要开拔的时候,一件悲惨的事情发生了,赵海生、李燕尔和另外两个重伤员点燃汽油自焚自杀,大家手忙脚乱的将火弄灭,四个人中只有赵海生还有一口气,几分钟后也离开了人世,王月月自责了好一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