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野人出没的地方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0:46本章字数:2565字

    队伍走得很慢,不是淌着溪水走,就是拉着长藤爬坡,那是千年古藤,有的碗口那么粗,最细的也有小孩的胳膊那么大,雨水湿滑,何况上面还长着毛茸茸的青苔,王月月好像一点儿力气也没有了,拉着古藤差一点就快跨上高坡了,手一滑又滑了下来,气的她直跺脚骂娘:“她奶奶的,真是个鬼地方!”她喘了一会气,继续拉着古藤上,李岚推她屁股,赵晓春在上面拉一把,总算弄上去了。

    在站上面的高坡上,视野一下子开阔了许多,野人山谷的原始森林无边无际,墨绿色植被或高或低,一阵风吹过,树梢此起彼伏,眼前就像是一望无际的墨绿色的大海,视野的尽头是错落有致的群山,几座高高的山峰直插云霄,稍低的山顶也云雾环绕,非常壮观,近处树木荫翳,山石奇秀,老树古藤,地上山花烂漫,美不胜收!但现在,谁还有心情欣赏之壮美的风景,前面队伍上的一大半男兵已经衣衫褴褛,只有她们几个女兵还勉强保持了衣裤的完整。

    在那高坡上休息了一支烟的功夫,队伍又开始像长蛇一样的蠕动了,山路比刚才平缓了许多,但路面坑坑洼洼,许多地方的积水没过膝盖,钱娉娉她们几个女兵也解下绑腿,挽起了裤管往前小心翼翼的涉水而行,走在最后面的王月月惊奇地叫道:“啊,有大象,看!”大家的眼光都不约而同的向她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两有大象悠悠的迈着大步向她们走来,后面跟着一头出生不久的小象,小象估计只有一两百斤重,一会儿,又有两只稍大一点的象鱼贯而出,看起来好像是一家子。

    离钱娉娉她们只有五六米远,大象在洼地水比较深的地方站住了,公象两个长长的牙齿像两把弯刀,雄赳赳气昂昂的,大大的象身子,却长着很小的眼睛,小眼睛警惕的看着人群,因为有了公象的放哨,母象给小象洗起澡来了,它用鼻子深深地吸了一些水,把小象整个身子喷了一遍,还用鼻子帮小象挠痒痒,非常温馨。

    钱娉娉看着五头象,触景生情,她又想起了他们的一家,不知道爸爸妈妈现在身体好不好?两个妹妹也应该和她差不多高了吧?钱娉娉一边走,一边一又从上衣口袋里拿出那张全家福照片,眼里的泪珠子滚落下来,哪怕是吃糠咽菜,只要一家人在一起,那是多么温馨的生活啊!

    赵晓春望着后面两头还未成年的小象,这两头小象亲密无间,一会儿挤来挤去,一会儿用长鼻子互相喷着水,她想到了她和哥哥,她现在非常思念她的哥哥,哥哥也在远征军的部队上,此时此刻,哥哥在那里呢?她已经有半年多没有和哥哥联系了,心里默默的祝福着哥哥。

    八个女兵出神入化的看着那几头大象,除了王月月,其他的人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王月月心里什么都没有想,她只是像来到动物园的小朋友,觉得很好玩而已。

    这时候,后面有上来一批人,衣服还算整洁,王月月一打听才知道是96师的,他们完成了掩护的任务,急行军几十公里才摆脱了敌军的追击,此时已显得疲备不堪,而这一来王月月却很高兴,她喜欢热闹,不管前面的路多苦多累,多个伴,总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她走到姐妹们中间宣布了这一重磅消息,96师大约6000人马,紧随其后,也跟她们一样,进入了神秘莫测的野人山。

    野人山是一条长达400多公里的狭长河谷,山岭纵横、河流密布,西面是胡冈谷地,东面是高黎贡山脉,成片的原始森林植被茂密,千年古树缠绕着千年古藤,蓊蓊郁郁,人迹罕至,传说这里经常有“野人”出没,那些野人身躯高大,长臂红发,“呦呦”的发出寻找同伴的叫声,在山谷回荡,所以靠近密支那的当地人给这个地方起了个“胡康河谷”的名字,“胡康”在缅甸语中意思就是魔鬼出没的地方。

    进入密林深处,雨也下的也很诡异,一个钟点下暴雨,下一个钟点却说停就停,好像天上有人在按着开关似的,这样反反复复,此时部队也不像个部队,蓑衣、斗笠、大大小小的油布都派上用场了,才一个礼拜不到,好多人都病倒了,各种各样的怪病在部队蔓延开来,平时身体最好、最要强的张敏敏也病倒了,高烧不退,身上到处奇痒难忍。

    赵晓春叫上王月月一起为张敏敏寻找野菊花和野百合,赵晓春读过一些中医的书,知道这两种植物对张敏敏的病可能有点用场,可是附近只能找到一点点,她俩思忖着到稍远的地方找找看,功夫不负有心人,一路走一路采摘,那钢头盔慢慢放满了,可是,不知不觉,两人已离开部队很远了,此时林子里刮起了风,风吹着树枝或别的什么东西,发出“唿唿唿”的响声,一会听见好像女人凄惨的哭喊声,其间还夹杂的狼的尖厉的叫声,不远处好像闪动着星星点点的绿光,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眼睛?鬼魅似的注视着她们。

    王月月已经腿脚发软,她拉着赵晓春的手说:“大姐,这里真有野人么?”“不会有的,别怕,那只是传说而已!”其实赵晓春的心里也发毛,她好像看见前面有一个大黑影一闪而过,紧紧捏住王月月的手,王月月还在纠缠野人的事:“听说野人喜欢生吃人肉,最喜欢吃人的心肝!”她不知哪里听来的胡扯,“世界上或许根本就没有野人,都进化了,进化成和我们一样穿衣服的人了!呵呵!”赵晓春的生物学知识一下子丰富起来,此时,她是大姐,可不能胆怯害怕,她定了定神对王月月说:“现在我们不能瞎想,赶快找到回去的路!别回头看!”赵晓春抬头看了一眼天空,天上没有星星,她想,即使有星星,她们也看不见,头上只有筛子大的一块地方没被树叶遮住。

    “树枝密的地方应该是南了,那么另一面就是北了?”赵晓春自言自语的说着,小时候跟哥哥在林子里乱跑,学到不少东西,此时王月月倒反而不害怕了,她说:“大姐,我们也可能变成野人,如果天天吃野果子,等哪天身上的衣服烂了,不就成了野人了吗?”说着竟然“咯咯”的笑了,赵晓春心里其实有点佩服这小丫头了,都火烧屁股了,她居然还有寻开心的风度。

    不过,王月月说笑以后,赵晓春也变得没刚才紧张了,两人手拉着手摸索着找回去的路。风小了,各种各样的声音更响了,好像真的听见了野人“呦呦呦”的喊声在山谷中回荡,五六只小猴“噌噌噌”从她们身边爬过,赵晓春的脚碰上一堆白骨,不知道是人还是动物留下的,她一阵哆嗦,没有把碰到白骨的事说出来,怕吓着王月月她知道,王月月嘴上说不怕,拉着赵晓春的手却越拽越紧,心里却直冒泠汗。

    两人走了一个多钟头,腰酸背疼,王月月的背上衣服已经被汗水黏住了,赵晓春觉得一棵古树缠着的两根古藤形状很眼熟,仔细一看不禁呆住了,“他娘的,一个多钟头的路白走了,又回到原点了!哎!”王月月也惊讶的叫了起来,原来她俩又回到了采摘野菊花收工的地方了!这鬼地方,真是魔鬼呆的地方,赵晓春觉得后背透着丝丝凉意,她俩能找到会去的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