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不离不弃的好姐妹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0:46本章字数:3302字

    李岚见赵晓春她们俩去了很久,不见回来,有些担心,但她又担心病的很重的张敏敏,所以不敢走开,高举着马灯,朝赵晓春她们离开时走的方向不停地晃着,其实赵晓春她俩并没有走多远,只是原始森林地形复杂,绕来绕去迷路了,李岚的这一创举,收到了良好的效果,王月月惊喜的叫了起来:“大姐,有灯光,上面,看见了吗?”赵晓春顺着王月月指的方向一看,真的有一束模模糊糊的灯光射来,她俩异常兴奋,相拥着,一路狂奔,很快回到了李岚的身边,王月月抱住李岚兴奋地哭了!

    钱娉娉已经弄来了一大捆芭蕉叶,正在搭一个小棚子,好让张敏敏的上身淋不到雨,赵晓春和王月月马上把采来的野菊花和野百合捣碎,汁水滴进张敏敏的嘴里,其他的残渣敷在她裸露的手脚、脖子、额头上。

    张敏敏的嘴唇已经干裂的渗出血来,额头和四肢滚烫滚烫,脚上手上到处是被她抓的烂了的皮肤,还有脓水渗出,此时,钱娉娉一个人默不作声的,借助军刀,已经搭好了大半个棚子,她一声不吭,一边搭棚子,一边想着心事,王月月也弄来了一大捆芭蕉叶,赵晓春搬来了几根长长的树枝,他们准备搭一个大一点的棚子,好一起挤在里面。

    张敏敏还是高烧不退,一会儿奇痒难熬,一会儿头痛欲裂,她迷迷糊糊的昏睡过去,好像回到了妈妈的身边,妈妈正在纺纱,“吱吱咯咯”的摇着纺车。快过年了,爸爸正在打年糕,年糕打完了,他又把年糕放在锅上蒸,锅下火苗串动,锅上热汽腾腾,好清香的年糕,满屋子的年糕香味,张敏敏馋的口水都流出来了......一会儿她又梦见自己被野猪追赶,她怎么跑不快呢,野猪好像快要咬到她的脚后跟了,她惊醒了,可睁开眼睛却那么难事,眼皮好重,重的得只能睁开一条眼线,她模模糊糊的看见几双亲切的眼睛注视着她,发现其他姐妹正关切的站在她的旁边,可是她现在连和她们打招呼的力气多没有了。

    好一会儿,张敏敏清醒了很多,根据她平时的医学经验,她她觉得可能得了某个传染病,很可能是疟疾!太可怕了,这里缺医少药,她断定自己是走不出这原始森林了!她用舌头舔了舔干裂的嘴唇,艰难而镇定地说:“好姐妹,不要管我了!我是不能走出去了,将来哪位姐妹能活着出去,代我去看看我的父母!”她的眼角流出了几滴清澈的泪水。

    王月月已经泪流满面,赵晓春也已经判定她得的是疟疾,而且是有传染的危险!此时,怎么能够丢下她不管呢?这是旁边四个姐妹此时每个人共同的想法,而且丝毫也不会动摇!虽然她们都怕死,都想活着走出这原始森林,然而,原始丛林肆虐无常、危机四伏的雨季,回家的路出乎意料之外的艰难而漫长。

    赵晓春拉着张敏敏的手,一边继续灌野菊花的汁水,一边安慰她:“你会很快好起来的,等你能走路了,我们扶着你走!”她停了停,换了无比坚毅的口吻说:“即使死,我们几个姐妹也要死在一块儿!”沉默寡言的张敏敏的眼角湿润了,她轻轻地点了点头,很配合地吃着草药汁。

    ......

    在赵晓春她们几个姐妹的精心照顾下,张敏敏的病奇迹般的好转了,此时,大胡子邱连长又叫他的通讯兵送来了半只野兔肉,赵晓春用上次同样的方法煮了一钢头盔野兔子肉汤,张敏敏喝了大半碗汤,脸上渐渐有了些红润,她能够站起来走几步了,大家都很高兴,张敏敏的心里充满着感激,话也多起来了。

    芭蕉叶的棚子也搭的很大,虽然有些漏雨,但几个姐妹可以挤在一起睡觉,实在是太好了。在这几个姐妹中,李岚的文化程度最高了,她读过很多书,能讲《山海经》、《封神榜》等故事,姐妹们今天吃了野兔子肉,肚子里还有点东西,有些兴奋,再加上雨打芭蕉叶的声音清脆而响亮,一时睡不着觉,王月月纠缠着李岚讲《封神榜》,大家一致拥护。

    李岚也不推辞,她清了清嗓子,在雨打芭蕉叶的叮咚声中开始了:“今天不讲《山海经》、《封神榜》等故事,今天讲个发生着这里的故事”。

    发生在这里的故事?大家兴趣很高,李兰继续:“对,这个故事就发生在野人山的这片原始森林,今天我讲个诸葛亮七擒七纵孟获的故事,故事就发生在我们现在所处的野人山”,大家兴趣盎然,王月月已经急不可待了。

    李岚继续讲道:“大约1700年前,南方彝族的首领孟获,纠集了被打败的散兵尤勇来袭击刘备的丞相军师诸葛亮率领的蜀军,诸葛亮得知,孟获不但作战勇敢,意志坚强,而且待人忠厚,在彝族人中极得人心,就是汉族中也有不少人钦佩他,因此决定把他争取过来!”

    李岚停顿了一小会儿,狡猾的看看大家的反应,一看大家听得大气都不出,她得意的继续讲道:“孟获虽然勇敢,但不善于用兵,第一次上阵,见蜀兵败退下去,就以为蜀兵不敌自己,不顾一切地追上去,结果闯进了诸葛亮设下埋伏圈,就这样被轻易擒获了”。

    “孟获认定自己要被诸葛亮处死,因此对自己说,死也要死得像个好汉,不能丢人!”

    李岚讲到这里卖了个关子:“你们猜猜看,诸葛亮怎么对待这家伙?”见大家都答不上来,她得意的“嘿嘿”笑了两声,又继续讲了下去:“不料诸葛亮亲自给他松绑,好言劝他归顺,孟获心里不服这次失败,傲慢地加以拒绝,诸葛亮也不生气,更不勉强他,而是陪他观看已经布置过的军营,之后特意问他:‘你看这军营布置得怎么样?’孟获观看得很仔细,他发现军营里都是些老弱残兵,便直率他说:‘以前我不知道你们虚实,给你赢了一次,现在看了你们的军营,如果就是这样子,要赢你并不难!呵呵!’”

    李岚觉得大家听得特别安静,有点好奇,再仔细一看,傻了,除了她自己还醒着,其他的人都已经入梦乡,王月月一条腿压着赵晓春,有节奏的打着鼾,此时,李岚觉得王月月的鼾声和雨点打在芭蕉叶上的声音听来特别亲切,特别好听!李岚想,已经一连好好地睡一觉吧,明天注定又是一个不平凡的日子。

    ......

    其实,有一个人迷上了张敏敏,那就是大胡子邱连长,他对张敏敏非常好感,只是她的性格平时感觉到比较泼辣,邱连长在她的面前连玩笑也不敢开,这次张敏敏病得不轻,这事传到了大胡子的耳朵里,他比谁都着急,立马派了个军医来看张敏敏的病,军医肯定赵晓春和王月月采摘来的野菊花和野百合,对发热病、疟疾有一定的疗效,只是药效比较慢,军医是个知识渊博又文质彬彬的帅小伙子,虽然连日行军却还是神清气爽,一点儿也没有看出疲劳的感觉。

    军医随手拿出一种草药对赵晓春她们说:“这中药草,比你们采的野菊花更有效,特别是眼下的环境下,这药草简直是宝贝!呵呵!”说着又拿出一颗刚刚摘来的野花,补充道:“它的学名叫‘日本鬼灯檠’,缅甸当地人叫它红百金花、苦护胆或者叫它矢车菊”,军医停了停又说:“这种草药在野人山随处可见,很容易摘到,然后将磨碎的日本鬼灯檠涂在伤口上,还可以清凉止痛,是一种疗效十分显著的药草!”

    军医叫大家围拢过来认识认识这种草药,一边让大家对比新鲜的药草和晒干了的药草,赵晓春他们听的很认真,看的很仔细,只有王月月在那里吐了吐舌头,嘀咕道:“叫什么名儿不好?偏偏叫什么“日本鬼灯檠!”军医笑眯眯的看了王月月一眼,没有接她的话,继续说:“日本鬼灯檠是一种非常漂亮的野生花卉,有紫色的、蓝色的、浅红色、粉白色等品种,其中紫色和蓝色药用价值最高,疗效也最好!”

    军医随后就走了,这几个女兵把军医的话记得牢牢的,一有空,五姐妹就拿着背篓,处处收集这种叫红百金花草药,那是一种非常漂亮的小花朵,不知内情的人,还以为这些姑娘浪漫着呢!

    事实上,在后来的日子里,这种简单而又容易找到的草药,不知治愈、挽救了多少人军人的生命,不幸的是,就在军医来后的第三天,疟疾全面爆发,还有成片成片的军人得了“蚊叮热病”!大胡子邱连长也得了轻度疟疾,坐在茅坑几乎下不来,脸瘦了一圈,胡子显得更长了。

    听说大胡子病了还不肯吃药,张敏敏一大早就来到邱连长的驻地,假装很生气的样子,板着脸走到邱连长面前说:“不想活了?想活就把这药喝了!”说着,轻轻地将一碗刚熬好的红百金花汤药递给大胡子,别看平时凶狠的邱连长此时却温顺的像只小绵羊,站在身后的通讯员捂着嘴偷笑,通讯员苦口婆心的劝说了半天,大胡子就是不肯吃药,这下好了,“咕噜咕噜”,一口气把满满的一碗药喝完了,张敏敏也露出了满意的微笑,其实她笑起来还是很动人,两个酒窝很深。

    大胡子邱连长看着微笑的张敏敏,看着她那可爱的模样,特别是那微微张开的小嘴,略带性感的嘴唇,脑中不禁浮现出刚认识张敏敏的时的情景,那是一年前,在那次和敌军的遭遇战中,一向身先士卒的邱连长身负重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