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大胡子的初恋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0:46本章字数:2765字

    其实大胡子邱连长暗恋张敏敏已经很久了。

    记得那是去年六月初的一天傍晚,与日军的遭遇战打的异常激烈,崇尚武士道精神的日本兵视死如归,一排排的倒下,后面的一排排接着又冲上来,机枪手死了,大胡子接替机枪手,身上六处负伤,当担架抬到医疗队的时候,浑身是血的大胡子邱连长好像已经没有了心跳了,脸上不知什么时候被人蒙上了白布。

    护士兵张敏敏是个做事极其负责的姑娘,她觉得邱排长腹部好像动了一下,好像还有救,那时候的大胡子还是个排长,她立马叫来医生,对他实施人工呼吸,医生还不大愿意,都没心跳了还救什么呀,医生不很情愿的过来,挤压大胡子的胸口,张敏敏捏着大胡子的鼻子,抹了抹血迹,一口一口,嘴对着嘴进行人工呼吸,几分钟后,医生用听诊器在他的胸口一听,大胡子邱排长心跳又恢复了,“咚咚咚”而且比原来还跳的更有力!第二天傍晚,大胡子居然苏醒过来,奇迹出现了,大胡子居然还能开口说话了。

    很快,大胡子能够进食吃东西了,通讯员小郑坐在他傍边告诉他:“邱排长,你的命真大,本来宣布你已经死了,我已经用白布蒙住你的脸了!”邱排长粗暴的打断了小郑的话:“什么死了,我不是好好的么?你这家伙,连话也说不清楚!”小郑被邱排长说得脸涨得通红,连脖子都红了,他连忙补充道:“是这样的,当你从前线抬下来的时候,医生说你确实没有了心跳!呵呵!”

    这下大胡子有点将信将疑了,他莫名其妙的说:“我怎么不知道?”小郑心里暗笑,心想,你都昏死过去,怎么知道?但排长是他一直很崇拜的偶像,只得继续说下去:“医生已经宣布你死亡了,可护士敏敏姐却不信,还凶巴巴的反过来命令医生给你做人工呼吸,医生不情愿的配合她,把你从死神那边拉来了回来了!”小郑停了停,看了邱排长一眼,大胡子,这次微微张着嘴吧,一字不拉的听着。

    “敏敏姐真能干,就这样嘴对嘴把你从死神那里来拽来了!”小郑觉得终于把事情讲清楚了,长嘘了一口气!邱排长还是将信将疑的问:“真的有这回事?”他不自觉的用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当然有这回事唠!”小郑有点为敏敏姐叫屈,其实这时候邱连长的心里已经相信了,只是嘴上没有说而已。

    邱连长29岁了,没有结过婚,也女朋友也没谈过,本来老家的媒婆给他说过一个对象,见了一次面,人家哪肯嫁他这个穷当兵的,正张罗着要订婚,可偏偏这时传来了坏消息,那姑娘却被两个日本兵轮jian了,当天就投河自尽了!后来部队战事繁忙,对象的事就一直搁了一边。

    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护士张敏敏过来换药了,大胡子讨好的拿出两个山东大苹果说:“小张,这几天辛苦你了,这两个苹果给你!”谁知道小张不领这个情,冷冷的说:“什么这几天辛苦啊,天天辛苦!”说着,又把苹果放回到大胡子的枕边,大胡子本来还想问问那天抢救他的事,只是看她的脸上好像刷了一层浆糊,天不怕地不怕的大胡子缩着嘴不敢再问下去了,张敏敏帮邱排长拉了拉被子,语气略显温和的说:“苹果留着自己吃,你流了好多血,需要营养营养!”

    大胡子望着小张的背影,一股浓浓的爱恋之情油然而生,他没有读过爱情小说,不知道那是他的初恋,每当看见小张的背影,或者穿着和小张一样衣服的女人从他眼前晃过,他的心就跳的厉害,就莫名其妙的高兴。

    尤其是当小张给他换纱布时,看着她那深深的小酒窝,那碰过自己的红红的小嘴唇,他的心跳几乎加快了一倍,可偏偏这时,张敏敏依然是脸上刷着浆糊一样的冷诺冰霜,不过不要紧,哪怕是冰美人,依然深深的激荡着大胡子的心。

    ......

    野人山的空气相当潮湿,当大胡子邱连长身体快要康复的时候,她爱恋着的张敏敏又一次病倒了,而且这一次是中了毒,好久不能醒来,看起来中毒很深,几乎气息奄奄,那是怎么一回事呢?

    原来部队上的粮食已所剩无几了,部队上的战马也屈指可数了,还有几匹体格健壮战马实在舍不得杀了吃肉,部队开始找各种野生动物和植物,只要能充饥的都不放过。

    这几天几乎天天下大雨,身上的衣服湿了干,干了又湿,人的情绪也跟着反复无常,一天中也有出太阳的时候,虽然古树古藤遮天蔽日,但毕竟还是漏进一点阳光的,傍晚,雨停了,夕阳从树枝缝里晒进星星点点的光,雨后的野草更绿,野花更艳,五颜六色的野花被绿油油的野草衬托着,美不胜收,通讯员小郑领着两个小伙子,和张敏敏、王月月一起捉野兔,采野果子。

    毕竟是朝气蓬勃的年轻人,他们一群人暂时忘却了身临绝境烦恼,欢快的跑着,打闹着!真因为毕竟他们都是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就算明天死了,今天也要先乐一乐,野兔、松鼠也乘着雨停的间隙出来觅食,不一会儿,一群人收获颇丰,一共弄到两只野兔和三只松鼠,其中一只松鼠还活蹦乱跳呢,张敏敏和王月月采了很多野果,装满了两个钢头盔,有也山梨、野酸枣、野葡萄,还挖了不少蘑菇,张敏敏最满意的是几只漂亮的蘑菇,绿绿的,上面还有猩红色的小圆点,可漂亮着呢!

    王月月一边哼着军歌,一边用小竹棒拍打着路边的树叶,一群人很快回到了驻地,这次王月月已经很有经验了,很快找来了有些相对干燥的树枝树叶,火生起来了,一会儿,空气里就弥漫着烤肉的香味,张敏敏有点儿私心,一方面她想把野兔肉多留给邱连长他们吃,另一方面她也想换换胃口,煮一锅兔肉蘑菇汤吃,她割了一小块兔肉,蘑菇切成片,开始用钢头盔煮汤。

    通讯员和那两个小伙子津津有味地吃着烤松鼠肉,其中一个意犹未尽把手指放在嘴里吮吸着,一脸满意的表情,通讯员朝张敏敏那边喊:“敏敏姐,你们快来吃,我们吃饱了,回去给邱连长他们送烤肉!”张敏敏回道:“你们都带走吧,我和月月吃蘑菇汤”,王月月白了张敏敏一眼,心想:“表面上不理人家大胡子,其实小心眼里装着呢!”,一个人有滋有味的啃着也山梨。

    树枝“噼啪”的响着,看着美艳的蘑菇片在钢头盔里翻滚,张敏敏心里美滋滋的,“月月,汤烧好了,快来喝吧!”月月正在生气,没有理她,专注地啃着她的野山梨。,“那,我先吃了!”张敏敏已经急不可待的舀了一茶缸兔子蘑菇汤,喝了起来,“鲜,真鲜!赞赞!”月月还是低头啃着野果,她已经换了野葡萄。

    过了一会儿,月月觉得奇怪,怎么敏敏姐那里没声音了,抬头一看张敏敏斜躺在地上呻吟着,右手着肚子,走近看,“我的妈呀!”张敏敏的嘴边还有些白沫。

    正在这时,赵晓春和李岚他们三个人也回来了,赵晓春望见王月月就觉得神色不对,焦急慌张,飞奔过去,没等月月开口说话,赵晓春就知道是毒蘑菇引起的,她看了看还在冒气的钢头盔,证实了她的判断,立马吩咐月月去找邱连长和军医。

    一会儿,大胡子邱连长和军医就火急火燎地赶来了,军医先叫大胡子把张敏敏倒背着跑一会,大胡子力气大,拎起张敏敏的双脚就跑起来了,军医然后对赵晓春说:“快去采些野萝卜籽来!”四姐妹分头去找,一支烟的功夫,就捧回了一大把野萝卜籽,军医捏着张敏敏的鼻子把半碗的菜籽汤给灌了下去,张敏敏脸色灰白,没有一丝血色,她早已说不出一个字了。

    军医看了张敏敏一眼,表情木然的摇了摇头,说:“希望不大!”大胡子的眼睛都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