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巧遇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0:46本章字数:2716字

    整整一个排的士兵和那美丽的三个女护士到底去了哪里呢?所有人都没有头绪,现在所有的人都是十分疲劳了,因为体力不支,走不了太远,只能在附近碰碰运气了。

    大胡子邱连长他们顺着刚被瀑布冲刷出来的新的小溪顺水而下,一路上时不时的看见溪水里有衣服碎片,但没有明显特能证明是96师那些失踪的人留下的,其实军人们的衣服都已经支离破碎,番号什么的也已经褪色,很模糊了。

    张敏敏身体已经好多了,她一刻也不想在床上躺着,她现在突然变得有点儿多愁善感了,听说96师有一个排和三位同班的姐妹失踪,心里充满着担心和同情,经过这几天的折腾,两次与死神擦肩而过,她明白了很多道理,每一个人的生命都是那样的宝贵!一个人的生死命运牵挂着整个家庭的喜怒哀乐!她觉得要出去看看,哪怕是尽自己的一点点微薄的力,她也会很安慰的,而赵晓春也想下坡去看看那个背影和声音熟悉的人,她越来越感觉到这个人可能是他的哥哥,可她好像记得哥哥原来不在96师呀?

    赵晓春和张敏敏小心翼翼的顺着溪流向下坡攀爬,溪水很急,一会儿,一条急剧奔腾着的溪流,突然分成两支争先恐后地向下咆哮,一会儿这两条分的很开的溪水汇成一条缓缓流淌,不紧不慢,真像一支超大型的交响曲,两位姑娘感叹着,小心翼翼的趟着水。

    此时,太阳像个顽皮的孩子玩起了躲猫猫的游戏,前几分钟探出头来,后几分钟又踪影全无,躲进了厚厚的云层,抬头往上看,有好几处瀑布从半山腰挂了出来,太阳出来时,那瀑布就像是天上抖落下来的银帘,银光闪闪,刺痛人的眼睛,但美景还是引诱着无数的美瞳,赵晓春自言自语地说:“要是抗战胜利了,咱们来这里旅游,倒是个不错地方!呵呵!”张敏敏虽然没接她的话,但心里十分认同晓春的这一想法,如果这一天她还活着,一定拉着大胡子来这里旅游观光,多美的风景!

    赵晓春她们一路仔细的搜寻着,连小布片、小布条都渐渐的少了,溪水干净明亮,底部的石片都看的清清楚楚,其中还有成群的小刀鱼逆流而上,两位姑娘心里赞叹着小刀鱼顽强的生命力,要是人有这么顽强就好了,他俩走到一处转弯的地方,正好有一块大石头,正打算歇歇脚,不料脚一滑,赵晓春摔了四脚朝天,爬起来坐到大石头上一检查,糟了,她的脚板上方踝关节肿起来了,疼得头上直冒汗。

    两人无奈地对望着,赵晓春擦拭着头上的汗,居然还有心思开起了玩笑:“敏敏,你这次病了,到有两个收获,一呢,更漂亮了,身材更好,眼睛也更大了;二呢,连我们都看出来,邱连长非常喜欢你!大胡子其实是个帅哥!呵呵!”张敏敏心想这丫头,遭了罪,崴了脚,还有心思拿我开玩笑,但想想她的话也不无道理,瘦了身材的确好,瘦了,眼皮紧了,眼睛自然看起来大些;至于大胡子,她当然能感觉到他浓烈的爱,只是现在的处境,“哎——”她叹了口气,微微摇了摇头。

    两人正在一筹莫展时,传来了大胡子的说话声,她俩提着的心放了下来,大胡子来了,就有办法了,等走近了,赵晓春又听见了那个熟悉的声音,她已经确定这就是她的哥哥赵晓东的声音,这回绝对错不了!

    “哥,哥!我是晓春,哥!”她急切而又兴奋的喊着,其实哥哥赵晓东也早已从大胡子连长那里打听到了妹妹的具体情况,正急切地盼望着快点相见,没想到这么快就见到了妹妹,真是又惊又喜,急忙回道:“哎!,晓春,是哥是哥我呀!”激动的一用劲,前面的一根古藤险些被他扯断,差一点掉下悬崖。

    兄妹相见,悲喜交加,悲的是,在这充满凶险的环境下,前途未卜;喜的是失去联系半年多的兄妹,都好好的站在自己的面前,毫发无损,赵晓春想扑过去抱抱哥哥,无奈哥哥还不习惯拥抱,两只大手抓着妹妹的小手久久不放:“晓春,让哥哥好好看看你!呵呵!越长越漂亮了!”晓春也抬起头注视着哥哥,这半年多,哥哥的变化真大!已经是个挺拔的军官模样,英俊潇洒。

    一边的张敏敏这次居然拉着大胡子的手,这位冷若冰霜的姑娘,此时却显得异常亲切温柔,她询问着邱连长寻找失踪人员的情况,大胡子一脸凝重的在给张敏敏讲,寻找失踪人员的过程。

    ......

    一个排的士兵,还有三位如花似的美女护士,近百十个年轻的生命就这样消失的无影无踪,连一个包包或其他小物件都没留下,有人说被泥石流掩埋了,也有人说被疾飞而下的山溪,冲到几十公里外的什么地方了,甚至有人说被女野人掳去当自己的男人了,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什么情况都像,什么情况都有可能!

    大胡子是个爱兵如子的人,尽管那一个排士兵不是他的部下,但他还是觉得非常的心痛,一路上不大说话,默默拉着张敏敏的手,帮她攀爬,赵晓东有一身骄傲的肌肉,背着妹妹爬坡还十分轻松,一路上,赵晓东一边背着妹妹爬坡,一边给妹妹讲起了半年多来他的的情况。

    原来哥哥赵晓东一直和妹妹晓春在一个部队上,都是第五军的人员,而且赵晓东还是是96师名气响当当的团长,本来上级想调他去首长的直属卫队当队长,无奈,军长点了他的将,软磨硬泡,硬是把赵晓东从直属卫队弄回了第五军。

    只是哥哥原来不大爱讲部队上的事,所以妹妹对哥哥的情况知之甚少,只知道哥哥打仗很勇敢,而不知道哥哥的部队番号,这次不一样了,哥哥好像变了很多,不但人长得越来越结实,越来越帅气了,连性格也变得越来越豁达了。

    哥哥把他的部队如何攻打孟拱的事说的一五一十的告诉妹妹。

    那是42年5月10日,上级领导下令第96师攻打孟拱,气焰嚣张日军连续打了几个胜仗,骄横跋扈,连英国的皇家军队都被他们打的落花流水,就更不把武器低劣的中国军队放在眼里了,为了减少伤亡,日军把中国军队的俘虏当肉盾,逼着俘虏排在最前面向前冲,目睹此景,此时的赵晓东团长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不怎么办好?他喜欢刀对刀枪对枪的干,像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他是非常不齿的,凭着他聪明机智,脑子转的飞快,不一会儿,就有了一个极妙的主意出现在他的脑际,赵团长悄悄的传达指令,让大家耐心等候,节约子弹等,俘虏和后面的日本兵走近了,这时候,连日本人的眉毛都看得清,赵团长这时让两个平时嗓门大的人大喊一声:“是中国人的统统就地卧倒!卧倒!”同时,重机枪、轻机枪像秋风扫落叶一样,劈头盖脸的横扫过去!

    “哒哒哒!嘭嘭嘭!砰砰砰!”一梭子接着一梭子,子弹带着仇恨的怒火扑向敌人。

    因为日本兵大多听不懂中国话,俘虏为了活命,动作利索的就地卧倒了,这些还在探头探脑的日本兵还没反应过来,一阵密集的机枪,一排排的日本兵呜呼哀哉了!

    正当日军56师团赶到增援时,赵团长已经命令部队撤出了阵,整个孟拱已经是一座空城了,然后赵晓东又接到上级的命令,要他们团掩护不肯成为难民的大部队转移到野人山一带,突围回国,96师三团这次战斗减员不多,没想到一踏进野人山,就整排的减员,而且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失踪了,赵晓东感觉到前面的路异常凶险,他把妹妹的手拽的更紧了。

    这失踪的一个排士兵和三个好姐妹的命运,深深的牵挂着赵晓春兄妹的心,不知他们是死是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