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遇见的是野人吗?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0:46本章字数:2326字

    还是那种红百金花草,捣烂了敷在晓春的脚踝上,才一支烟的功夫,脚踝上的肿就消了,见着了哥哥,赵晓春的显得很兴奋,哥哥也很健谈,两人好像有说不完的话。

    不过这次见着哥哥,却又有不一般的感觉,她觉得内心有别样的东西在涌动,赵晓东有些疲劳,但仍然精神闪烁,神采奕奕,一米八几的的身材,身板挺拔,浓眉大眼,一双眼睛炯炯有神,仿佛能看透人的心底,赵晓春从哥哥的眼中分明感觉到,哥哥对她似乎也超出了兄妹那种情怀,一种神秘的东西在哥哥的眼中闪动,猛烈的冲撞着妹妹赵晓春的心房。

    赵晓东还在兴趣盎然的讲他的战斗故事,他最看不起自以为是的英国军队,平时神气活现,一接触日本兵,跑的比兔子还快,其实赵晓东是个血气方刚的标准军人,他不很懂政治,其实战争和政治密不可分,英国兵也不是真的不勇敢,而是三路人马,大家各有自己的小算盘,就像上级这次要他们撤往野人山的道理是一样的。

    哥哥常常说军人不需要太懂政治,军人也不需要太懂战略,那是政治家和将帅们的事,军人以执行命令为天职,赵晓春笑眯眯的打断了哥哥的神侃,问:“哥哥,有没有找到大嫂?哥哥该成家了!呵呵!”

    “你这小丫头片子!什么时候关心起大人来了!哈哈!”赵晓东爽朗的笑着,发现妹妹很有女性的妩媚,“哥,人家已经是大人了,好不好?”晓春妹妹有点儿慌不择言,她差一点要说出,那妹妹我做你老婆好了,幸亏没说出口,已经满脸绯红,好在天已经微微有些黑了,掩盖了她的慌乱,一种隐隐约约的感情在赵晓春的心里升腾......

    夜已经很深了,天又下起雨来,跟随赵晓东来搜寻失踪人员的两个小伙子,已经在不远处搭好了营帐,妹妹赵晓春告别了哥哥,回芭蕉叶棚子里睡觉去了,棚子里很安静,张敏敏还没有回来,其他三姐妹都已经睡着了,赵晓春蹑手蹑脚的摸索着到自己的铺位上,躺了下来。

    约莫过了十几分钟,就听见有人走动的声音,一开始,赵晓春还以为是张敏敏回来了,但仔细一听,不像,张敏敏走路落脚没那么重啊?她屏息细听,又好像感觉是什么动物的声音,又过了五六分钟,两个像黑熊一样的东西摸索进了芭蕉叶棚子,朝钱娉娉和王月月睡的地方猛扑过去。

    此时,正好大胡子邱连长送张敏敏回来,赵晓春听见张敏敏和邱连长正在告别,她立马胆子大了,扯开嗓子就喊:“棚子里有野人,快!敏敏,邱连长!来人啊!”邱连长一个箭步冲了进来,两条黑影转身就走,一溜烟就消失在夜幕里......,此时,惊醒了的三姐妹都坐了起来,王月月揉着朦胧的睡眼问:“野人,真的有有人呀?那抓住了野人了吗?”

    其实邱连长已经认出来了,这两个矮胖黑影更本不是什么野人,尽管他们的脸上涂了木炭灰,但他们的背影无法掩盖,他俩就是大胡子他们连炊事班的李壮壮和曹启兵,他前天还在听见他俩在说:“要是死了,连女人都没碰过,多冤哪!”想必他们今天是来骚扰姑娘们的,“等我查清楚了,看我怎么收拾你们!”,大胡子心想:“现在,还不能伸张,免得姑娘们担惊受怕”,“野人今夜不会再来了,你们好好睡吧!”大胡子安慰姑娘们一会儿,就回去了......

    ......

    天已经大亮了,王月月还在纠缠野人的事,他反反复复问张敏敏:“敏敏姐,昨晚你真的看见野人了,野人长什么样子?是不是长臂红发的?”张敏敏抿着嘴笑,心想:“傻丫头,还真的迷上了野人,可是又有谁见过野人呢?”但为了不扫兴,嘴里却说:“下次,野人再来,让大胡子抓住一个野人,就你看仔细就是了,呵呵!”

    赵晓春开始生火做饭,这是她最近才练就的绝活,三根树枝支起来放上一个钢头盔,想做什么就往钢头盔里放什么,今天她要煮点小米粥,放上几片红薯,给哥哥他们吃一顿可口的早餐,不一会儿,一会儿小米粥的香味就在空中飘荡起来。

    赵晓春让王月月去请哥哥和他的几个部下来吃饭,王月月一走到半道上就遇上了赵晓东,“赵团长,晓春姐让我过来请你们几个去吃早饭!”王月月不紧不慢的说,赵晓东答道:“是呀,我是准备去你们那儿蹭饭吃,呵呵!”赵团长向王月月来的方向张望了一下,问:“小王,有没有遇上我部队上的两个家伙?”,小王说:“一个人也没遇上!”“咦,奇怪了!他们说上个茅房就来你们这里吃饭的呀?怎么才一会儿,这两个家伙就不见踪影了呢?”

    赵团长眺望了一会儿,没有发现什么线索,他和王月月都预感到事情有些蹊跷,最近失踪的人太多了,那一个排的人和三位姑娘不算,林林总总又有几十个人失去了联系,是死是活?都是音讯全无!可这会儿也太蹊跷了,才几分钟的路,两个活脱脱大男人一下子就不见了踪影。

    赵团长思考了一会儿,两手做成喇叭状,喊了起来:“王耀兵,李蒙,王耀兵,李蒙————”,只有山谷飘来的回声,他停了,回声也停了!王月月用一根竹竿啪嗒着齐膝高野草丛中寻找线索,这个动作倒启发了赵晓东,他也找了根竹竿,顺着野草被人踏过的足迹搜寻。

    “轰隆隆——砰!;轰隆隆——,砰!”,赵晓东听见两声奇怪的声音,这声音像是有极高处有小石头落到地面的响声,他蹑手蹑脚的向发出的那个地方靠近,又传来了“轰隆隆——,砰!;轰隆隆——,砰!”的响声,而且比刚才听起来更近些,更清晰些,赵晓东继续朝前挪动,王月月紧紧跟在他的后面,王月月怕再乱走会碰上人的白骨什么的,所以不敢乱跑,赵团长越走心里越紧张,他就已经预感到凶多吉少,瞄着腰,慢慢的靠近发出响声地方。

    “啊————原来,这么会这样呀?”,赵团长辞不达意的喊着,声音有些颤抖,王月月探头一望也惊呆了:“天哪,难道这两人是从这里滑下去的?”王月月自言自语的说着,原来赵晓东的前面出现了一条长一百多米,宽三米多的大裂缝,野草和树木郁郁葱葱,完全盖住了大裂缝,一般人不仔细,就是从傍边路过,都不会发现这条十分危险的大裂缝。

    赵团长估计这条裂缝滑下去的人可能将不会少,怎么才能让路过的人小心呢?这倒是个迫切的问题!那个大裂缝下面是什么呢?这也引起了赵团长的好奇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