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毛骨悚然的一幕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0:46本章字数:3087字

    赵团长的这两个勤务兵是他非常喜欢的,像自己的亲兄弟一样,他要有什么重要行动第一个就会想到他们,对于他俩的突然失踪,他十万分的心痛和心急,他顾不得吃早饭了,决心尽早去探探那个大裂缝,尽可能找到那两位兄弟。

    赵晓春和王月月嚷嚷着,也要跟着赵团长去看个究竟,赵晓春是担心哥哥的安危,而王月月纯粹是出于个人好奇,她童心未泯,赵团长无奈,只好由她们跟着,三人小心翼翼的攀着古藤,顺着沟壑一步一步爬下坡去,赵团长时不时的回头托两位姑娘一把,大约走了两个多时辰,三个人才下到山脚下,此时王月月已经体力不支,汗水已经将衣服黏在前胸后背,她一屁股坐在地上不想起来了,现在,她有点儿后悔这次冒险探奇了,她泄气的说:“晓春姐,我在这里等你们,过会儿你们返回时,再把我带上吧!”“那哪行!等我们走远了,说不定狼就来了,你这身子骨,还不够狼群塞牙缝呢!呵呵!”晓春马上否定了月月的想法,在这样的环境下,三个人一起行动要比一个人呆在原地安全得多。

    一会儿,三个人找到了山洞的入口,外面已经被杂草和古藤掩盖,不仔细寻找根本发现不了洞口,赵团长拨开古藤和杂草,就听见“哗啦哗啦”的流水声,洞口很小仅容一人钻进去,三人用了十几分钟才进得山洞,站直了腰,四周环视,一瞧,凉风习习,山洞里面却十分宽敞,最宽处十几辆车可并排行驶,还好洞中普遍积水不深,最浅处只没了脚板。

    再往里走,洞中有洞,穴里藏穴,洞穴勾连,幻如迷宫,头顶上,山壁上的钟乳石姿态万千,有的似出水莲花,有的像卧溪金蟾,山洞的正南方向有一巨的酷似大佛石头,最具特色,那石头高约50米,宽约20米,佛像栩栩如生,憨态可掬,环顾四周,发现不远处还有一条像天桥那样的石条,横贯东西、再看洞的近处两壁光滑如凝脂,近处崖壁脚下有石桌、石凳、石壶,还有不大不小的泉水从崖壁洞口流出,形成了一个个小瀑布。

    王月月看的目瞪口呆,心里想着真是不虚此行,正在得意之时,只听见赵晓春“啊”的叫了一声,三双眼睛齐刷刷的望去,都倒吸了一口冷气,只见五具白骨或坐或躺,只是骷髅都滚落在一边,好像在开会一般,离开这五具白骨不远处,有两个高大的看起来老外模样的尸骨,服饰还颜色鲜艳,从服饰看可能是探险考古的西方科学家,尸体不曾完全腐烂,脸上没有痛苦的表情,估计是一瞬间遭遇什么突发情况而亡,王月月和赵晓春都身子不由得哆嗦起来,再也不敢迈开脚步往前走。

    赵团长心里也有些发毛,但找寻战友兄弟的强力动因还是驱使着他的双腿不停地向前挪步,两位姑娘也不得不紧紧跟随,拐过一个弯,洞中突然有了光亮,抬头一看,朦朦胧胧的望见一线天,几缕白光直射洞底,像一把把利剑直插下来,令人刹那间产生敬畏之情,目光随着那“利剑”的剑锋向下看时,发现光影处又有五六具尸体,赵晓东一面招呼后面的晓春、月月,一面走近细看。

    那六具尸体有的俯卧着,有仰迎面斜躺着,再走近看清了,天呐!赵晓东团的的两位小战士也在其中,这六具尸体都是96师的服装,这两个小战士的脸上都居然没有十分痛苦的表情,估计来不及恐惧,就已重重的摔在洞底,摔死了,这时,赵晓春和王月月已经回过神来,毕竟她们在战场上磨练了较长的时间,新鲜的尸体,对她们也是司空见怪了。

    三个人默默的站了一会儿,赵团长提议重新返回洞外,找来树枝和干草,将这些尸体全部盖上树枝和干草,赵团长还把他的两个小战士尸身的位置摆摆舒服,衣服拉整齐,赵团长临走时还给干草盖着的尸体敬了个礼!离开洞穴前,晓春说:“月月,我们再去找些干草树枝来,把那些白骨和两个老外的尸体上统统盖上干草树枝,好让他们的灵魂安息吧!”王月月“嗯”了一声,和晓春姐默默的搬着干草。

    盖完树枝,赵晓春想在水潭里洗洗手,刚蹲下身,发现水潭里有几枚亮晃晃的钱币,她一边招呼月月,一边一一捡起,王月月走过来一看,说:“那是古罗马时代的金币,很值钱的!”两人一数一共有六枚,金灿灿的,赵晓春把这六枚金币放入月月的挎包中,三人离开了山洞,王月月也低着头走着,要是平时,发现了这么值钱的金币,她一定会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三个人都一样心情很沉重,没有人说话,沿着山脚走了约莫一个时辰,王月月突然兴奋的说:“看,前面有人家,我看见炊烟了!”赵晓春顺着王月月的视线一看,果然左手边一缕炊烟袅袅升起来。

    ......

    从看见炊烟到那家门口也走了大约一个时辰,看着近在迟尺,其实要翻过一座小山绕道过去,王月月已经气喘吁吁,赵团长到底体力好,脚步还算轻松。

    那家人家的茅草屋正好嵌在山坳处,屋前有半个篮球场大的空地,空地的三面是陡坡,空地边缘错落有致的种了些果树,上面结满了各式果子,只是都未成熟。

    推开虚掩的门,里面一对老年夫妇正在吃饭,见有人来访,又惊又喜的说:“呵呵!贵客贵客,请进请进!老头子快招待客人!”老太太居然是一口地道的四川话,银发飘飘的男主人起身招呼,简直像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山中仙人一般。

    此时,看见香喷喷的饭菜,王月月忽然觉得腹中有些饥饿,正在斟酌怎样向两位老者开口,那银发男主人说:“三位贵客,要是不嫌弃,就在这里吃口便饭!呵呵!粗菜淡饭,不成敬意!”“谢谢伯伯,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不客气了!”王月月竟一屁股坐到条凳上了,女主人也放下碗筷起身迎了赵晓东兄妹。

    说话间银发老者已捧出一海碗山鸡炖笋尖,一海碗腊肉炖蘑菇,已经好几天没有正式吃过一餐的王月月胃口大开,没等主人招呼,一筷子的山鸡已经到了嘴边,她边吃边使劲的夸:“鲜!好吃!”王月月还居然反客为主的说:“赵团长,晓春姐,多吃点!”银发老者笑眯眯的看着他们狼吞虎咽,心里美滋滋的,估计已有好几年没见来客了,老太太也笑得模样像尊菩萨,慈祥又超凡脱俗。

    白发老者待三人吃饱喝足,便给他们讲起“诸葛亮七擒孟获的故事”,

    他捋了捋白须,说:“诸葛亮六擒孟获孟获,孟获的心里已经渐渐对诸葛亮产生了敬畏,但内心还有些不平!

    这时,孟获在泸水扎寨,请两位元帅相助,他怕中孔明计谋,只守不战,要等天热后让蜀军自行退兵。

    孔明令军士在树林中扎寨以避暑热,又令马岱领三千兵从沙河口渡河,绕到蛮兵后方,断蛮兵粮草,还招降了两位元帅作为内应。

    孟获坚守泸江天险,以为万无一失,每天饮酒取乐,蜀将马岱半夜渡泸水,夺了元帅董荼那的粮草,绝断了夹山粮道,孟获得报大怒,令武士重打董荼那一百大棍,免其一死。

    董荼那心怀怨恨,趁孟获大醉,纠集手下将孟获绑了见孔明,孟获仍是不服,孔明让孟获看过蜀营的精兵粮草后,孟获嘴上仍是不服,便又将他释回。

    孟获对弟弟孟优说,我们已知蜀军军情,你领百余精兵去向孔明献宝,藉机杀了孔明。

    孔明问马谡是否知道孟获的阴谋,马谡笑着将孟获的阴谋写于纸上,孔明看后大笑,命人在酒内下药,让孟优等蛮人吃喝。

    当夜,孟获带三万兵冲入军中要捉孔明,进帐才知上当,孟优等蛮兵全部烂醉如泥,魏延、王平、赵云又分兵三路杀来,蛮兵大败,孟获孤身一人逃往泸水,呵呵!”

    王月月心想这老者大概好久不和生人讲话,讲什么故事啊?但转眼又一想,吃了人家的嘴软,于是佯装认真的听着,银发老者讲到这里打住了,眼睛笑成一条缝,问月月:“你知道这孟获是什么人吗?”“孟获呀,南蛮呗!”王月月随口一说,觉得有些唐突,立马补充道:“我们中原的人以前是这么叫的!呵呵!”那老者还是微微笑着,说:“嗯嗯!那姑娘你知道,孟获和我们的关系吗?”王月月摇摇头,心想,孟获和你们能有什么关系呢?老者也不等人家回答,不紧不慢的说:“我和老太婆都是孟获的后人,正宗的后人,呵呵呵!”“你知道吗?后来,诸葛亮和孟获成了最最要好的朋友!呵呵”。

    王月月的眼睛睁的像田螺,想不到这茫茫原始森林里居然还有孟获的后人,那么这后人为什么又会讲一口正宗的四川话呢?真是十分蹊跷,简直是一个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