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白云深处有人家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0:46本章字数:2945字

    银发老者讲到这里便打住了,他吩咐老婆子给三位客人打地铺,山里的夜,说黑立马就黑,没有一丝亮光,因为走山里的路,黑夜更是威胁重重,成群的猛兽如影随从,虎视眈眈,赵团长他们三人只得留宿那位孟获后人的家,银发老人搬了个小矮凳坐到地铺旁,老人精神很好,话闸子又打开了,地铺也很暖和,老婆婆先用干茅草厚厚的铺上一层,再放上木棉花做的被褥,软软的,躺在上面非常舒服,三个人斜躺着听老人讲他的故事。

    “呵呵!自从诸葛亮七擒孟获后,孟获是彻底心服口服,后来两人成了好朋友,但诸葛亮还是留了个心眼,他将孟获最小的儿子孟璐尔留在自己的营帐中,一路随他南征北战,还给他娶了个四川妹子做夫人,这个孟璐尔乐不思蜀,安心在诸葛亮的营帐做事,直到诸葛亮死后,蜀军兵败,才带了十几个心腹回到这里野人山老家。”

    银发老人笑眯眯的说:“自己既是孟获、孟璐尔的后人,又是四川人的后代,所以四川话说的那样地道也不奇怪了,嘿嘿!”王月月听得十分认真,一点睡意都没有,本来她只想睡觉,因为吃了老人家的东西,有点儿吃人东西嘴软的味道,后来老人的故事实在精彩离奇,深深地打动了她,她睡意全无,一下子坐了起来,银发老人才停下一会儿,她就催道:“后来呢?后来那川妹子怎样了?”老人的眼睛看着自己的脚板,声音有些低沉,缓缓地说:

    “话说那川妹子长得像天上的仙女,要多水灵有多水灵,杏眼柳腰,皮肤像腾冲的白玉,呵呵!夸张一点说,那皮肤稍不留神就会磕出水来,孟璐尔自然喜欢地无以复加,所以才在汉营中这么安心,可见诸葛亮真是个绝顶聪明的人,后来,孟璐尔回到老人山,乡亲们不管男女老少都喜欢这位川妹子,那姑娘娘家非常殷实,姑娘也有心,几乎每个乡亲能拿到小礼物,乡亲自然更加爱戴,可惜,那姑娘不服这里的水土,一个多月以后就乘鹤西去了。

    后来,孟璐尔将她葬在对面那个高山的山顶上,好让川妹子遥望故乡,他自己则在墓地的傍边盖了个茅草屋,日夜守着墓地,任何人劝他都没用,后来日常事久,人们都忘了还有孟璐尔这个人,听上几辈的人口口相传,说有一个女野人十分同情,十分钦佩孟璐尔,和他做了夫妻,生下小野人继续守护墓地,一代又一代野人都围着川妹子的墓地周围生活。”

    王月月忍不住打断了老人的话:“那川妹子有没有留下后人?”银发老人也不恼,停了一会儿,朗声说:“我和老婆子就是呀!孟璐尔从蜀国回来是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爹了!”停了停又补充到:“这两个孩子,就是我们的先祖呀!呵呵!”

    王月月听得云里雾里非常神往,但毕竟连日来身体极度疲惫了,朦朦胧胧地睡去,也不知道老人什么时候离开的,第二天,天好像比平时亮的早些,老婆婆早已准备了丰盛的早饭,三个人几天来第一次坐在餐桌前像像样样的吃了个早饭,脸上都好像有了些亮光。

    赵团长他们真是感激不尽,王月月突然想到包里还有几枚金币,便掏出一枚给了老人,老人接过金币看了看又还给了王月月:“荒山野岭的,要这金币又有何用?哈哈哈,还是你们留着吧,或许有点用场!呵呵!”老人收起了笑容,神情肃穆的指着对面的高山说:“你们看,那山顶上不是有个茅草屋吗?我的爷爷还遭遇过披着真正的野人呢!”

    几双眼睛一齐向那山顶望去,只见那山顶云雾缭绕,云雾出没之中一个深褐色的小茅屋时隐时现,像是神仙的坐处。

    ......

    王月月还是沉浸在美丽的故事中不能自拔,她一脸兴奋,显得很神往的样子说:“晓春姐,我们要不要爬上那座山,去山顶看个究竟!呵呵!”赵晓春笑笑说:“那得花一天的时间才能走个来回!”赵团长否定了王月月的想法,他心里记挂着那些正在挨饿受累的战士,说:“下次有机会再去吧,出来两天两夜了,也不知道那边驻地的情况怎么样了?”

    三人依依不舍的告别了孟获的后人,踏上了回部队驻地的路,王月月还时不时的回头张望那神秘的山峰,好像看见了友好的小野人在向他们招手似的,情不自禁的向那神秘山峰挥了挥手,赵晓春取笑她:“是不是想上山做野人,说不定还能遇上个英俊帅气的男野人呢,哈哈!”王月月恬怒的拍打着赵晓春的背脊,赵晓东不得不在心里暗暗佩服这两个丫头,死到临头,还是那么乐观。

    三人默默地走着,王月月不时的采撷各种颜色的野花,她把一朵玫瑰红的野花插在赵晓春那乌黑的秀发上,赵晓春笑骂道:“你这死丫头!呵呵!”王月月嘟起小嘴说:“哎,多漂亮的花呀,只有漂亮的晓春姐才配带这朵花,你可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呐,嘻嘻!”赵晓春在默默的想着心事,她对哥哥的感情早已超越了兄妹之情,一股浓浓的情感在心理涌动,如果这次能活着走出野人山,她要找个机会向哥哥表白,妹妹愿意嫁给哥哥做老婆,不知道晓东哥哥愿不愿意?不管哥哥怎么想,有机会一定要表白自己的心迹。

    她望着哥哥英俊的背影,很有一种马上想表白的冲动,她的脸上两抹红晕长久的停留着,赵团长走的很快,他的心里想着那些士兵,一会儿就和王月月她们拉开了几十米的距离,他只得时不时的转身等她俩,赵晓东有一种与生俱来的责任心,要保护这两个小丫头。

    近傍晚时分,三个人回到了驻地,96师一个文官模样的祁连长早就在一块大石头边迎接他们,还没走近,他就哭诉起来:“团长,昨天晚上狼群袭击了他们连,两死两伤,两个兄弟的尸体被抢了回来,估计狼没有吃到人肉,今晚还要来!呜呜——!”赵团长安慰了祁连长几句,走过去看受伤的士兵,一个士兵脸上划了一条长长的口子,一条裤管空荡荡的,一条腿丢了,另一个士兵一只耳朵没有了,四肢倒还齐全,赵团长心里一股怒火燃烧起来,一个捉狼的计划在他的脑中酝酿。

    夜幕很快降临,一场人与狼的战斗即将开始,狼是群居动物,凶猛无比,而且往往是群起而攻之,最近攻击人的狼群,队伍越来越庞大,因为最近野人山的数万士兵经常捉野兔、松鼠吃,小动物越来越难寻了,狼的食物自然就变得十分短缺了。

    狼群最近变得越来越疯狂,本来是后半夜,攻击起床尿尿的单个士兵,而现在,狼群已经开始攻击三五人的小分队了,而且时间也提前了,天刚暗下来,狼群迫不及待的就来了。

    赵团长和祁连长带上十二个士兵埋伏在一块狼经常出没的大石头后面,静静的等着,没过多久,十几双绿莹莹的眼睛就出现了,像鬼魂似的,令人不寒而栗、毛骨悚然,走在最前面的头狼很狡猾,三步朝前两步后退,非常小心谨慎的样子,像只非常狡猾的狐狸,祁连长瞄准头狼的嘴巴打了一枪,枪法特准,子弹从头狼的嘴里进去后脖子出来,头狼一头栽在地上,后脚乱踢,跑不动了,其余的狼听见枪声,都四散逃命,赵团长手下的人马采用三人盯一狼的的方法,逮住了四条狼,其中一条狼非常聪明,居然躺在地上装死,趁人不备,“嚯”的一声逃走了。

    十几个士兵也不顾满身的泥水,手忙脚乱的把狼剥了皮,狼肉放在火堆上烤,空气里弥漫着狼肉的味道,其中夹杂飘着浓浓狼腥味。

    赵晓春、王月月、钱娉娉三人走来看赵团长他们的战斗成果,赵晓春主要是担心哥哥的安慰,王月月和钱娉娉是出于好奇心,钱娉娉看见一个士兵正骂骂咧咧的挥刀割开狼的肚子,一边动刀,一边说:“他奶奶的,你咬死老子的兄弟,老子要吃你的肉!”他激动地告诉这三个女兵:“剖开的狼肚子里居然发现有人的指甲,这些该死的恶狼!”

    钱娉娉走近那个正骂骂咧咧挥刀的士兵,一看,那狼肚子里居然还有两只死了的小狼崽,她的心里莫名其妙的开始同情起那只母狼来了,母狼也为了生存,和他们这些士兵,其实是一对“难兄难弟”!钱娉娉拿定主意,就是饿死,我也不吃那狼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