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祸不单行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0:46本章字数:2626字

    赵晓春拿了些烤熟的狼肉给伤员们送去,路上碰到赵团长的通讯员,通讯员一路小跑问:“大姐,看见赵团长了吗?”“赵团长在那边!”赵晓春用手指着赵团长待得方向,原来是D长官来了。

    D长官是著名抗日将领,国民革命军陆军中将,黄埔系骨干,1904年11月28日出生于陕西米脂县东区吕家崄杜家湾,1924年6月入黄埔军校第一期学习,毕业后在国民革命军东征讨伐陈炯明中初露头角。

    历任军校教导团副排长,武汉分校学兵团中尉连长,中央陆军军官学校中队长,教导第2师营长、团长,第17军第25师旅长、副师长等职,曾参加北伐战争、长城抗战、淞沪抗战,1939年11月任第5军军长,率部参加桂南会战,指挥桂南昆仑关对日作战,重创号称“钢军”的日军第五师团,1942年3月任中国远征军第1路副司令长官兼第5军军长,率部参加滇缅对日作战。

    此时的D长官已全然没有了刚入缅甸作战时的风采,胡子拉碴,颧骨高耸,眼睛深陷,缅甸战场让他左右为难,特别是这次撤退进入野人山原始森林。

    1942年4月13日,英军要求中国军队接替英缅军西路防区,企图浑战撤走,史迪威重新部署作战方案,准备在曼德勒会战,命令第五军、第六十六军分布在长达三百公里的满纳德勒公路上,D长官认为这样分散兵力,会被敌人各个击破,一再申述棠吉的重要性,主张要么退守棠吉,守住腊戍前方门户;要么就在平满纳打下去,反对无准备的曼德勒会战,但未受到史迪威的采纳,无奈D长官也只得从命,放弃了棠吉。

    于是日军重新进占棠吉,并直取腊戍,从西南面截断了集结于曼德勒准备大战的中国主力军后方,在曼的第五军,不得不向伊洛瓦底江西岸撤退,从此,远征军就这样走上了惨败境地。

    此间,史迪威丢下部队,只身逃往印度,并电令部队全部向温藻撤退进入印度,而此时的最高长官却命令部队向密支那、片马转进撤退回国,两个完全相左的命令,再次让D长官陷入到痛苦的抉择中。

    其实早在远征军开始入缅作战的时候,这就是一个让D长官头疼的问题,1942年3月1日,那时的最高长官曾亲自到缅甸腊戍,指挥远征军入缅,在面对“归史迪威将军指挥”的这个命令时,D长官曾亲自问过最高指挥官:“如果史迪威的命令不符合您的决策时,应如何办?”最高指挥官说:“你打电报向我请示再说!”D决心按照最高指挥官的命令执行,穿过野人山密林,向国境撤退,而另一支新38师则向西撤退到印度,后编为驻印军。

    D长官紧紧握住赵晓东的手,也没有多说话,此时所有的话都是多余的,他让警卫员送上半袋白面,其实司令部也只剩下这一袋面粉,此时匀出一半,可见D长官对赵晓东的厚爱。

    D长官的内心也有些悔意,但身为前线指挥官,此时不宜过多表白,他知道进入野人山将是一场比战场上拼刺刀更为艰难生死存亡的鏖战,事实也证明了他的预感,野人山的撤退,现在部队每天的减员数量远远超出了历次战斗减员。

    D长官将一把古铜色的小手枪送给了赵团长,最后说:“要多动脑筋,走出野人山,撤回祖国,全靠你们自己了!”赵团长接过手枪,立正敬礼:“决不负长官的厚望!”说完这活,其实晓东他的心里其实没有多少底气,呆在原地静静的目送D长官消失在他的视线里,这时,那个书生模样的祁连长突然小孩般“哇哇”的哭了起来......

    原来,祁连长的身上不知什么时候已爬满了各种各样的蚂蝗,他的耳朵里,脖子上,手背上,脚踝上都爬满了蚂蝗,有些是褐色的身子细长细长的,在那里蠕动,有的蚂蝗下半身肚子已经鼓起来了,明显的是喝饱了血。

    “这是旱蚂蝗,平时这蚂蝗潜伏在草丛中、枝叶上以及泥地和碎石上,褐色的身子和树皮颜色近似,很难分辨,不仔细看很难发现,一旦当人或动物靠近时,它们便会搭上身来,狂吸一顿鲜血,不把肚子撑得鼓胀不会罢休!”赵晓东见多识广,他知道这蚂蝗其实不难对付,只是祁连长发现的太晚了。

    赵晓东小时候跟蚂蝗斗过,有些经验,他小时候在河里捉鱼,脚上也经常爬满蚂蝗,他不怕蚂蝗,其实把蚂蟥弄下来的方法很多,可以拍拍手臂大腿或其它被叮咬的地方,这种震荡会蚂蟥会脱落,或者用浓盐水涂在蚂蟥身上是一种常见的方法,除此之外,还可以在蚂蟥身上涂肥皂水、烟油、酒、醋等等,很快,蚂蟥就会掉下地来,用火也可以让蚂蟥吃不消,用火柴烤一下它,它便受不了,但是千万别用手去把它拔下来,那是很愚蠢的做法,因为蚂蟥有两个吸盘,很可能你会适得其反,令它吸得更紧,同时硬拔,会让它的口器断落于皮下,引起感染。

    现在蚂蝗已经在祁连长的身体上吸得很深,在这原始森林里也只有用香烟熏了,赵团长平时不吸烟,他对通讯员说:“快去找两支烟来,还有火柴!”通讯员一路小跑,很快拿来了烟和火,赵团长点了烟,吸了一口,烟呛得他脸色通红。

    他定了定神,叫通讯员帮着祁连长脱光衣服,眼前的景象令所有人都倒吸冷气,祁连长白白的皮肤变成了紫酱色,肚脐屁眼,所有的地方都钻入很多条蚂蝗,蚂蝗还在拼命向里挤,赵团长拿着点燃着的香烟,像做什么工艺品似的,仔仔细细点蚂蝗的尾巴,蚂蝗一受惊,便纷纷从祁连长的皮肤上掉落下来。

    这样弄了一个时辰,祁连长身上千仓百孔,他已经昏厥过去,这时,在场的人都仔细检查了,好像其他的人还没有发现身上有蚂蝗,这是怎么回事呢?原来,祁连长皮嫩,再加上捉狼的时候,脸上,脚踝那里有些刮伤,流了血,估计这旱蚂蝗的嗅觉十分灵敏,闻到血腥味,成群结队的爬到祁连长的身上,能钻的地方全钻进去。

    忙完了祁连长身上的蚂蝗,赵团长觉得后靠近腰部裤带背有些瘙痒,一摸两个像小孩拳头般大小的大蚂蝗缩成一个球,他把那两个皮球一样的东西扔在地上,竟能弹跳起几公分,滚到一边,毫发无损,赵团长用匕首把它割成几段,每一段大蚂蝗还都能蠕动。

    他指着地上还在蠕动的几段蚂蝗说:“呵呵!世界上一共有500多种蚂蝗,在这潮湿原始森林,大部分的蚂蝗品种都能找到,大家一定要小心呀!”他觉得有必要在各连队普及一下蚂蝗的知识,这样大家可以科学的对待蚂蝗,消除过分的恐慌,于是,让通讯员通知各连队,明天他亲自讲讲蚂蝗。

    ......

    两天以后,祁连长的呼吸越来越弱,赵团长请来了随军的医生,军医仔细检查了祁连长的身体,叹了口气,说:“身体太虚弱了,这蚂蝗有毒,还有几条蚂蝗已经钻入体内!”

    怎么办呢?赵团长在那里来回走着,一点办法也没有,眼睁睁的看着他的部下生命即将陨落,心里真不是滋味。

    此时,李兰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她凑近王月月的耳朵轻轻地说了几句,王月月的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说:“我不敢,嘿嘿!打死也不敢!”张敏敏在傍边听见了李岚的话,说:“我和你一起吧!虽然心里有些发毛,但救命要紧呢!”随即两人离开了,王月月犹豫了一下也跟着他们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