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往事不堪回首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0:46本章字数:2144字

    钱娉娉的关节炎越发严重了,两条腿迈不开步子,她选了块坡地,用挎包垫着坐了下来,对走在前面的张敏敏说:“敏敏,你们几个先走吧,我的腿疼得厉害,稍微休息一下”,张敏敏不放心她,对赵晓春打了个招呼过来坐在她的傍边陪她说说话。

    钱娉娉和张敏敏是同年出生的,两个人都刚满二十,虽然不是同乡,却非常要好,但两个人的性格反差很大,钱娉娉妩媚、温柔、多愁善感,张敏敏却外冷内热,性格泼辣,尽管性格不同,却不妨碍她俩相处得亲密无间,一个包子会扳成两半吃,但有一件事,钱娉娉却始终没有和敏敏提起,特别是她知道敏敏和邱连长有点意思,更守口如瓶了。

    原来钱娉娉就是那个和大胡子在老家相亲过的那个姑娘,她家姐妹三个,她是家中的老大,父母勤劳善良,家里的日子还算过得下去,本来家里打算给她找一个上门女婿,无奈媒婆跑的勤,给她说了一个部队上的人。

    她还记得媒婆最后一次上门的情景,那是个好天气,知了在树枝上轮流唱着歌,媒婆来到她家堂屋,父亲还没让座,媒婆自己搬了个条凳坐下,开口就讨好老实巴交的父亲:“啊呀!老钱家的祖坟冒青烟了,家里里里外外亮堂,三个丫头长的山清水秀,人人都说老钱家有三只漂亮的凤凰呀!”。

    一辈子老实人的父亲被她一夸,手足无措,急忙叫内人上茶,嗫嗫地说:“哪里哪里!都是贴钱的货!呵呵!”“老钱家,您就别再客气了,上次我说的邱家庄的老二邱来田,真的很不错,有人给他算过命,是个富贵命呐!将来保不定当个师长什么的,荣华富贵享福吧!老钱家!呵呵!”父亲倒也不是想那人什么荣华富贵,只是打听下来,邱家人品不错,家里虽然穷点,过日子倒还可以,于是同意先见见面。

    钱娉娉换上新衣服,跟随媒婆去小树林见那个叫邱来田的当兵人,远远的就看见邱来田站在小树林边,一身新军服,身材挺拔,目光有神,脸也刮得很干净,钱娉娉要笑出声来,那秋来田长得大男人模样,却十分腼腆,眼睛一直看着自己的脚板,不敢看她,这次见面一共才听见他说了四个字,当钱娉娉走近她时,听见他说:“来了?”两人分手时他对媒婆说了两个字:“要的!”钱娉娉记忆中,他就说了这四个字,再也不说别的了。

    钱娉娉满心欢喜,虽然邱来田话不多,但她喜欢!“要的”这句话也说明人家看上她了,那帅气的小伙子走后,媒婆也咧开嘴笑着,屁颠屁颠的走了,钱娉娉突然心血来潮,在小树林里采了一把野花,她嗅着野花的香气,脚步轻快地的回家,她看看天,天是那样的蓝,连知了的叫声都那么好听,可有谁想到厄运正悄悄到她的头上。

    此时,草丛中有两双邪恶的眼睛正注视这位年轻貌美的姑娘......

    ......

    和小钱相亲的那个年轻帅气的小伙子就是后来的大胡子邱连长,幸亏那粗心的大胡子好像不认识她,只知道两人是同乡,钱娉娉的心里一直默默的暗恋着邱连长,只是她再也没有勇气,她只是把这份恋情深深的埋在心底,何况现在大胡子他已经喜欢上了好友张敏敏。

    自从被那两个十恶不赦的日本兵糟蹋后,钱娉娉烙下一身病痛,她的脾气也变了很多,平时很少说话,有时会一个人偷偷掉眼泪。

    记得那天,她浑身伤痛从草丛里爬起来,就已打定主意,她没有脸活在这世上,更没有脸嫁给那位英俊帅气的小伙子了,她跌跌撞撞的来到小河边,脱了鞋子,跳入河中。

    河水不深,没有浸没她的脖子,不知道为什么,她天生会游泳,她在河里扑腾了半天,喝了很多水,“娉娉,娉娉”,此时她隐隐约约听见爸爸的喊声,她再也没有脸见养她疼她父亲,始终没有在河里淹死的她,用尽全身的力气爬入小树林,“娉娉啊,娉娉!”,她听见爸爸站在河边的哭喊声,她心如刀绞……

    张敏敏半蹬着摸了摸娉娉的膝盖:“疼得厉害吧?来!我给你揉揉!”她一边轻手轻脚的给娉娉按摩膝盖,一边望着娉娉有些浮肿的眼睛,钱娉娉用衣袖擦拭着眼角的泪水,柔柔的说:“敏敏,邱连长人不错吧?”“嗯,人是不错,只是有些粗枝大叶的,呵呵!”,敏敏不知道娉娉在想什么?她根本想不到这世上还有一个人比她还挂念她的大胡子。

    “小张,嘿,你们在这儿呢,怎么了?”邱连长牵着枣红马过来了,他关切的问,“娉娉的关节炎又犯了,而且很严重!”,敏敏无奈地回答。

    一个骑在马上的伤员从马上滑下来,他叫李连柱,是二排的排长,古铜会战他的左手和腰部多处受伤,因为缺医少药,他的伤口开始溃烂,早上额头还滚烫呢!他左手绑着绷带,伸出右手过来拉钱娉娉:“娉娉姐,你骑马吧,我的伤不重,连长硬要我坐马上,我还觉得难受呢,嘿嘿!”

    “还不重,腰部的伤口正在发炎呢!早上额头能烫熟鸡蛋呢!”邱连长看看表情痛苦的钱娉娉,无奈的同意了那李连柱的要求,钱娉娉根本上不了马,还是大胡子力气大,一把抱起娉娉举上了战马,那马上已经有两个伤员了,娉娉坐在最后边,不得已,只能拉着前面伤员的腰裤子,枣红马好像知道钱娉娉的满身伤痛,脚步迈的很平稳,真是一匹通人性的温柔的马呀!

    钱娉娉的脸一下子绯红了,张敏敏还以为她和伤员坐在一起不好意思,其实娉娉是因为刚才大胡子抱她,那双大手那么有力,娉娉有时会做梦梦到大胡子抱她,此时真的让大胡子抱她,众目环环之下,她确实有点难为情,可她的心里泛起了一丝甜意,此时,她回望了大胡子一眼,发现大胡子也在看她,立马把头转向别处。

    大胡子这时候才突然想起钱娉娉以前在家乡见过面,难道她就是那位投河自尽的姑娘,正想着什么时候问问他,前面突然大叫起来:“小郑被水冲走啦!快来人哪,小郑下去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