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再遇晓春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0:47本章字数:2730字

    赵晓春吃了两顿魔芋,人也精神了很多,大胡子他们的连队要出发了,赵晓春却不想走,她想等等哥哥的部队,她现在想的最多的是哥哥的安慰,哥哥不仅仅是她的家人?她已经把哥哥当成了恋人来思念了,每天一睁眼,她就会想哥哥现在在干什么?哥哥是否也像她一样的想念妹妹。

    她吃着魔芋,就会想到哥哥的部队也会缺粮,最可怕的是如果也吃了生魔芋,那事情就大了,所以她想等在这里,好告诉哥哥的部队怎样吃魔芋不会中毒,现在通讯又断了,部队和部队之间联系不上,就只有用这个最古老的办法了。

    她和四个姐妹一一拥抱,王月月像小孩似的哭着鼻子,她已经离不开这位比她大两三岁的姐姐了,赵晓春抹了抹月月眼角的泪水,拉过李岚叮嘱几句:“李岚,你们先走吧!我找到哥哥的部队后回来再追赶你们的,凡事要和姐妹们多商量,遇到不能克服的困难,找邱连长他们帮忙!切记!”李岚是这几个姐妹中最有主意的人,虽然赵晓春的话都是多余的,但她还是认真地听着,不住的点头,完了,她对赵晓春说:“晓春,你自己也要当心点,如果实在找不到哥哥,就快点追上来!”赵晓春答应了李岚说:“万一找不到哥哥,我会尽快赶回来的!”

    一会儿大胡子他们就走远了,赵晓春就在路边煮魔芋,后面三三两两的来了些军人,她就让他们吃了煮好的魔芋,填饱肚子再上路,天慢慢暗下来了,路上走的人也少了,赵晓春觉得有点害怕,她开始后悔自己的举动,万一哥哥的部队不走这条路,万一狼群来了怎么办?她掏出了哥哥送给自己的小手枪,万一遇上不测,这把手枪还可以抵挡一阵子,她做好了殊死决斗的思想准备,把手枪的保险打开。

    “嗦嗦嗦!”一只小松树从她的身边走过,她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上,惊慌之中,她好像看见了七八双绿莹莹的眼睛在不远处闪动,啊!是狼群,真的狼群!赵晓春朝相反方向狂奔,她顾不得脚下荆棘丛生,一口气跑出了五六里路。

    前面好像有星星点点的火光,这下,她狂喜起来,激动的浑身发抖,一定是哥哥的部队在宿营,一定是的!她又狂奔起来,火光越来越近,部队怎么会有光着膀子的的男人走来走去,她有点疑惑,放慢了脚步,她看清了,根本不是部队,所有的男男女女衣服都穿得很少,女人居然和男人一样光着上身,她想起了传说中的野人,难道他们可能真的是野人?

    赵晓春情绪稍微稳定了,躲在大树后面仔细观察,只见有好几处烧着火堆,八九个上身没穿衣服的女人围着火把在跳舞,歌声粗犷而热烈,动作极尽夸张,另一个火堆旁一群人正在烤着什么动物,还有一些男人正在用竹筒大口的喝酒,赵晓春正想后退,撤往别处躲藏,感觉后脑勺有什么东西顶着,她转过半个头,“我的妈呀!”她差点叫出声来,三支黑乎乎的箭头对着她,“嘘嘘嘘!”声音从一张不很恐怖的嘴里发出来,配合着动作,赵晓春明白,意思就是让她从暗处走出来,走到有火堆的地方去。

    赵晓春一边走一边考虑着对策,看来这些人并不凶神恶煞,万一这野人首领要她做老婆怎么办?她在心里为刚才荒唐的念头而好笑,她开始不紧张了,走过一个女人跳舞的火堆,那些女人“吼吼吼”的发出怪叫,赵晓春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晓春,晓春妹妹!”惊奇中,她好像听得是哥哥的声音,是梦境?是幻觉?赵晓春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四处寻找声音的来源,总不会梦中吧?她想,拐过一丛茂盛的箭竹,她看清楚了,是哥哥!连哥哥一共五个军人在和那些光着上身的男人喝酒,哥哥把酒杯给了旁边的军人,快步走过来,紧紧抱住赵晓春,“妹妹!”“哥哥!”两人几乎同时向对方问:“你怎么在这儿?”

    ......

    “妹妹,晓春,你怎么到这里来了?”赵晓东把妹妹紧紧地搂在怀里,急切的问,晓春被哥哥搂的几乎喘不过气来,她的眼泪夺眶而出:“哥哥,我差一点就被狼吃了,差一点见不到哥哥了!”她的眼泪夺眶而出,赵晓东放开了妹妹,妹妹已经是个成熟的女人了,抱着妹妹的身体竟有莫名的冲动,他仔细的打量起妹妹来,火光中只觉得妹妹比前几天瘦了一点,别的没什么变化,只有脸上被树枝划了几道,还好没有出血。

    “哥,我们找到一种能吃的魔芋了,不过吃的方法不对,会死人的,所以我拼了命想找到哥哥,好让哥哥的部队能减少伤亡,这种叫魔芋的植物,如果制作方法恰当,还是很好吃的,不过千万别生吃它!”

    晓春一下子把她的说完,看着哥哥,她突然想还没问哥哥怎么和那些野人在一起?她好奇地问:“对呀,哥哥,你怎么会和这帮野人一起喝酒呢?”赵晓东笑了笑,说:“轻一点,不要让他们听见,他们不是野人,这些人很忌讳别人叫他们野人的!”“那他们是什么人呢?”晓春越来越好奇。

    哥哥赵晓东从刚才那个年轻的军人那里拿回自己的酒杯,对晓春说:“来,晓春,先喝一口酒,压压惊!哥再给你慢慢告诉你!呵呵!”晓春接过哥哥递过来的酒杯喝了一口,甜甜的,像老家的米酒,再一看手里的酒杯居然是玉石打磨的,晶莹剔透,估计那地方和腾冲一样出产美玉,赵晓东喝完妹妹剩下的半杯酒,开始慢慢讲他的奇遇:

    “这里是缅北少数民族克钦族部落的寨子,山外的人是把他们叫做野人,这里的人是克钦族中进化的最慢的一群人,他们很少出寨子,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刀耕火种的原始生活,但他们的性格还是比较温和,轻易不会攻击部队的人员。

    这次哥哥部队上的人误闯了他们的寨子,为一头野猪和他们起了争执,而且他们见了全副武装的军人,产生了莫名的恐惧,所以全寨的男人都出动了,带上厉害的弓弩和我们对峙起来。

    等哥哥急匆匆的赶到对峙地点,双方的枪和弓弩都已经瞄准对方了,情况非常危急!说来也巧,克钦人里面有三个年轻人居然认识哥哥我,等哥哥一露面,对方的人就喊:‘赵!赵!’这样一喊,所有的克钦人都放下武器,走了出来,哥哥这时才想起来,原来哥哥救过这三个小家伙的命。

    那是哥哥刚入缅甸时,那里的地方武装听信了日本人的教唆和挑拨,经常骚扰我们大部队,有一次在驱赶那些武装人员的时候,意外解救了三个被五花大绑的小伙子,他们一个个都全身裸露着,原来这里的地方武装也像抽壮丁一样把他们掳去充当炮灰!哥哥一个个的解开捆绑他们的绳子,给他们每人发了一条裤子,这三个小家伙个个喜笑颜开,不停地用他们的肢体语言表示感谢,哥哥目送他们离开,三个小家伙居然三步一回头的做着感谢的动作,嘴里不停的念叨:‘赵!赵!’

    哥哥看到克钦人放下武器,自己也举起右手站到明处,‘赵!赵!’那三个年轻人拉着一个老者走到哥哥跟前,老者双目炯炯有神,估计是他们的部落首领,老者放开年轻人的手,一个人手舞足蹈起来,看他的意思估计是邀请哥哥去他们寨子里喝酒,这不,哥哥就成了他们的座上宾了,哈哈哈!一场你死我活的流血冲突就这样避免了,哥哥牛吧?呵呵!”

    “赵,赵”三个年轻的克钦人又走过来招待赵团长他们,给他们斟酒,斟完酒看见赵团长傍边的晓春,友好的笑笑,做了一个在晓春看来很下流的动作,赵晓东知道,那是表示对女人非常钦佩友好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