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亦正亦邪的公主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0:47本章字数:2150字

    克钦公主其实是个十分心灵手巧的姑娘,短短几天她已经能和刘佩玉做简单的交流了,而且,她还用刘佩玉送给她的军用雨披做了一身非常合身连衣裙,十分漂亮,连晓春都有些嫉妒,那连衣裙把她的身段恰到好处的展现出来。

    还有一个好处是大家意外的那就是雨披的面料防水,无论下多大的雨,姑娘的身上都是干爽的,在这湿漉漉的野人山原始丛林,克钦公主亲手缝制的雨披连衣裙得天独厚。

    “姊姊,我们去采果子去!”克钦人公主对刘佩玉说,“好呀,好呀!”刘佩玉对那克钦姑娘的敌意早已烟消云散,她想,现在想嫁给赵团长做老婆的人不是一个两个,那都是单方面的意向,谁知道赵团长他自己怎么想?或许她和克钦姑娘都是剃头挑子一头热,那克钦族姑娘也对这位佩玉姊姊刮目相看,她轻轻的摆弄一下拿铁盒子玩意,竟能千里外的人说上话,神啦!而且克钦人不排斥别的女人跟自己的男人好上,大不了两人一起做赵团长的女人,这样想着,两个人就亲密起来。

    克钦公主走的很快,刘佩玉快跟不上了:“嗳!等等我,不要走远,走远了会迷路的!”刘佩玉上气不接下气的的嘀咕着,“没-事-的!”那姑娘指指自己的脑袋,自信的回道,一会儿,克钦公主就徒手爬上了七八米高的树,刘佩玉抬头一看,树叶间一串一串黄澄澄的果实长满了整个枝桠。

    “姊姊,你让开,扔到头上疼!很疼奥!”那姑娘的语法还不懂,她的意思是让刘佩玉退后几步,万一落到头上会很疼的,不过刘佩玉懂她的意思,两人已经开始默契,她刚退后好几步,地上已经黄灿灿的一堆了,一眨眼那姑娘就从树干上滑落下来,动作比猴子还敏捷。

    克钦公主下来拍了拍身上的灰,也不急于收拾那堆果子,把刘佩玉拉到一边说:“姊姊,你是否怕回去迷路,不怕,有这个!看哪!”克钦姑娘弯腰拔了一棵小草,那小草长得有点儿像蒲公英,叶子边上都是一轮一轮的锯齿,刘佩玉想,一棵不起眼的小草有什么神奇,难道它会说话?

    看见刘佩玉疑惑不解的神情,那姑娘有些神秘的笑笑说:“姊姊,你信不信?它真能说话!耶!”她停了一下,扳着叶子说:“姊姊,你听它说话了,这是南,这是北!清清楚楚!呵呵!”这一下吊起了刘佩玉的胃口,她奔到了克钦姑娘的跟前,好奇的看着,“姊姊你看这草的叶子是不是很特别,它的叶子长短分明,东西南北都能从上面看出来,你看!”刘佩玉仔细一看,真的很神奇,那草四个方向长短非常明显,最长的肯定是南,第二长的是东,第三长的是西,最短的一片肯定指向北喽!太神奇了!

    刘佩玉惊叹,天下竟有这么神奇的植物,难怪克钦人不会迷路,自然界真是奥妙无比,两人相视而笑,像两朵含苞怒放的百合花,两人手挽手,收拾好地上的野果,蹦蹦跳跳的回驻地,其实和平年代这两人的年纪或许还在妈妈的怀里发嗲呢。

    但这两人亲密无间的关系,因为克钦公主的荒唐举动又閙掰了。

    ......

    事情是这样的,刘佩玉和克钦公主两个人提着满满的两袋野果回到驻地,一群人高高兴兴的吃了起来,那野果外表长得又像苹果,吃起来像梨,甜甜脆脆的很好吃,连一向不苟言笑的赵团长都兴致很高的吃了两个。

    这下可把那克钦姑娘乐的一个人那里打转,一会儿还哼起了克钦族妇女唱的歌,委婉动听,她这一路披荆斩棘追随赵团长,可人家赵团长的脸像刷了浆糊似的,这么多天了,那克钦族姑娘第一次看见赵团长露出孩子般的笑容,一股幸福的暖流涌遍了克钦公主的整个身心。

    克钦族人因为气候坏境的因素,发育都比较超前,那克钦公主虽然只有十五六岁,却丰满圆润,像秋天的包谷一样成熟,晚上,刘佩玉和赵晓春都会被她吵醒,她只睡半夜,后半夜常常会爬起来到处走动,不知道哪来这么旺盛的精力。这几天更离奇了,后半夜常常出去一两个时辰,不知道在搞些什么名堂?赵晓春因为挂念那护士班的四个丫头,被那克钦族姑娘吵醒后再也睡不着,也突然来了好奇心,轻手轻脚的起身偷偷的跟着克钦公主。

    只见那姑娘径直朝赵团长的营帐走去,拉开油布帐篷,默默的张望里面的赵团长,晓春知道那女孩不会对哥哥造成危险或伤害,知道她是吃了秤砣铁了心的想嫁给哥哥做老婆,所以远远的看着,并不惊动她。

    那克钦族姑娘静静的看了好久,大概哥哥熟睡了,没有听见动静,克钦公主看了一会,转身跑的空地上站了一会儿,赵晓春看见她胸腹起伏很大,像是很激动的样子,还“哇哇”的发出声响,晓春起了恻隐之心,轻轻的叹了口气,正想把她喊回来睡觉,那姑娘突然跳起舞来,身子像陀螺一样打转,这舞蹈动作粗犷,充满着原始的美,她一个人边唱边跳,晓春心想让她发泄发泄也好,就耐心地欣赏着公主的独舞,克钦公主跳累了,一屁股坐在地上休息。

    东方的天空好像有点白光,估计离天亮不远了,那姑娘突然做出了令赵晓春目瞪口呆的举动,她忽的站起来,三下两下把那件雨披做的连衣裙脱了,扔在地上,三步并作两步走到赵团长的营帐前,一猫腰钻进营帐,“团长团长”,赵团长的营帐里还睡着一个小伙子,是赵团长的联络员。

    “怎么了,有野兽吗?”赵团长不慌不满的问那个联络员,坐起来一看尴尬的说不出话来,身经百战的赵团长此时却彻底没辙了,“快去拿衣服来,快叫晓春,小刘过来呀!”此时旁边站岗的两个小伙子闻声赶来,他们也以为是野猪或别的什么动物闯入团长的营帐。

    等赵晓春赶到哥哥的营帐前,那克钦女孩早已钻入森林之中,不见了踪影。营帐外,只有地上的那件雨披连衣裙,那克钦族姑娘不知哪根筋搭错了,她怎么啦?不知道那哪里去?为什么要临走时不穿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