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神出鬼没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0:47本章字数:3387字

    刘佩玉睡眼朦胧的伸着懒腰走出来问:“晓春姐,发生什么事了?”她很少这么亲热的叫赵晓春,觉得这漂亮女人在身边,对她来说总不是好事,虽然佩玉这小姑娘年纪不大,但爱恋一个人的排他性,让她变得敏感起来,总感觉晓春看团长的眼神不像妹妹看哥哥,倒像极了热恋中的女人看情人的感觉,人的眼睛其实是一扇透明的窗户,最藏不住秘密的。

    赵晓春正在发呆,她的内心很矛盾,一方面她爱哥哥,觉得哥哥好像已经属于自己,别人碰不得;另一方面她也动了恻隐之心,那克钦姑娘可能非常喜欢哥哥,加上克钦族少女不善掩饰,生理上的需求也很迫切,这都是人之常情。“啊,没什么事,就是那个克钦亲姑娘,不见了!”晓春语气平和的回应着。

    “啊,谁不见了?”刘佩玉已经和克钦公主产生了互相默契的姐妹之感情,相同的年龄女孩子容易一下子混熟,赵晓春心里有点儿烦,不想说的很清楚,这件事还关系到哥哥的名誉,故而她轻描淡写的说道:“我起来的时候,那姑娘就不在睡觉,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刘佩玉看着赵晓春一点不急的样子,她倒急起来了,说:“那我们赶快去找找吧!”“哥哥他们已经在找了!”晓春又不紧不慢的补充道:“森林那么大,我们自己去找,万一再次失联,那团长又会担心死的!呵呵!”听了晓春的话,刘佩玉心里想想也对,不再吭声......

    赵晓东这几天日子也不好过,吃不好睡不好,三个女人围着他转,三个女人都很美,她们青春洋溢的美妙身躯,不能不说对年轻的团长一点儿也没有感觉,他也是血气方刚的小伙子,怎能没有感觉呢?在这危难的时刻,荷尔蒙也会偶尔冒出头来,现在只有妹妹晓春稍微省心点,懂得含蓄的表达,而另外两位佩玉和克钦族公主两双火辣辣的大眼睛整天盯着他,大胆的撩拨着他,简直是恨不得把他吃进肚里。

    对于男女之事他现在不是一点儿也不想,而是真的不能想,男人还是和女人还是有区别的,男人在面临生存危机时,考虑的最多的是如何生存下去,如何确保自己和那些心爱的弟兄姐妹们脱离困境,昨晚,尽管那克钦族女孩举止荒唐,但他也理解,在克钦族人的寨子里,女人闯进男人的房间那是稀松平常的事情,尽管她对那女孩躲避还来不及,但不能否认克钦族公主也确实是个好姑娘,现在,大半天过去了,还不见那女孩的踪影,他怎么能吃的中午饭呢?

    午饭的时间已经过了很久,赵团长前面的野菜包子还一个多没动,一连的郝连长在放着几个野菜包子的矮几前边转悠,估计他的肚子还有很大一截空着没有填饱呢!“郝连长,你过来吃个包子吧!”赵团长看着郝连长,估计这家伙还远远没有吃饱,“呵呵!那哪成呀!赵团长你一个也没有吃吗?”一边说,一只手已经伸过去了,“赵团长,赵团长,那克钦女孩回来了吗?”是刘佩玉激动的声音。

    虽然三个姑娘平时各怀心思,但有一个人真的突然消失了,还是会心痛,难过,会寝食不安!克钦公主失踪的大半天,刘佩玉和赵晓春两人不没胃口吃饭,呆呆的傻坐在那里,想不到过了大半天,那克钦族姑娘又突然回来了,这下,两个姑娘开心的不得了,赶紧将那雨披连衣裙抖了抖灰给那姑娘套上,姑娘温顺的由着两人给她穿衣服,微闭着眼睛,好像很享受的样子,其实那是克钦公主是最后一次穿那件雨披裙了,她的心里已经打定主意了。

    原来,她光着身子钻进赵团长的营帐这件事,在她看来一点儿儿也不是什么羞愧的事,爸爸已经把自己许给赵团长了,她已经是团长的女人了,至于什么时候和团长睡一起,那是她自己的事,任何别人管不着!

    现在的情况是团长好像并不要她,这让她非常伤心!她钻入树林,一边走一边仔细回想赵团长看她的眼神,凭着女人的感觉,她觉得赵团长是不会要她的,如果一个男人要一个女人,你就会看出他如狼似虎的眼神,眼神里有一团炽热的火在燃烧,这眼神就是想要把你生生吞下去的那种样子,她在寨子里遇到过这样的男人,而在赵团长的眼中,克钦公主一次也没有看到这样的眼神,这令她伤心欲绝。

    下午回来,克钦公主想留给赵团长他们两样东西,这是她追随赵团长他们的足迹,来部队前就精心准备好的,两个竹筒,一个是竹筒里装的是她们克钦族人自己调制的跌打损伤药,是一种墨绿色糊糊,打开竹盖臭气熏天,但药效奇特;另一个竹筒是多年前酿造的椰奶米酒,打开竹盖,满屋飘香,是祛湿活血的好东西。

    她把两个竹筒放在显眼位置,把那件雨披做的连衣裙叠整齐放在竹筒旁边,她现在不需要这雨披做的衣服了,其实她不穿衣服已经习惯了,一下子穿上难受要死的这衣服纯粹是为了赵团长而做做样子穿的,她觉得还是原来打扮穿着舒服、舒心。天色已晚,克钦族公主见赵晓春和刘佩玉睡得很香,轻手轻脚的离开了......

    ......

    赵晓春因为昨天没睡好,后半夜观察那克钦姑娘的荒唐举动,搞得大白天就哈欠连连,看着那姑娘不再闹腾,再说天色已晚,她到头便睡,还做了个离奇的梦,梦见自己成了那克钦族姑娘,光着身子,当着很多人的面钻进了哥哥的被窝......直到刘佩玉惊叫起来,才从梦中醒来,脸还羞得像打鸣的公鸡通红通红,“啊呀不好了!晓春姐,你看,那克钦族姑娘又不见了!咦,怎么回事呀?她又上哪里去了呀?”

    一听佩玉的大声嚷嚷,赵晓春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她揉了揉惺忪眼睛问:“谁不见了?”“那克钦族姑娘又不见了,或许这次真的不再回来了!晓春姐,你过来看!”刘佩玉垂头丧气的说,看样子心里十分着急,赵晓春胡乱的扣着衣服纽扣,把纽扣都颠倒了,她走过来一看,心也凉了半截,那姑娘看来真的不再回来!两个竹筒里的东西估计是送给哥哥的礼物,放的整整齐齐,旁边还有那件雨披改成的连衣裙也跌叠的方方正正,这分明告诉她们,这次她真的不再回来了!

    那姑娘真是赤条条来赤条条去,她还是光着上身,围着兽皮做着短裙消失在茫茫的原始森林之中,无影无踪,这时候的赵晓春心里无比惆怅,她很为这女孩担心,毕竟相处了那么多天,还差一点成了哥哥的女人!刘佩玉也很落寞,她和那异族女孩已经像亲姐妹一样难舍难分,虽然有可能成为情敌,但幸亏了那异族姑娘,如果要不是她,自己白嫩的大腿现在不知烂成什么样子!

    两个人长嘘短叹了好久,才想起把这件是尽早告诉赵团长,于是,赵晓春领拎着两个竹筒,刘佩玉抱着那件连衣裙,火急火燎的往赵团长的营帐走去。

    站在营帐外的联络员小肖情绪也很低落,看见赵晓春她俩走来,仿佛来了救兵似的大声喊着:“晓春姐,刘佩玉!”刘佩玉最沉不住气,还老远了就急吼吼的问:“肖敏,怎么啦?”“赵团长病了!而且病得不轻呢!”肖敏一直等她俩走尽了,才哭丧着脸,轻轻地告诉她俩。

    赵晓春的心里比所有人都急,她第一个走到赵团长的跟前叫了声:“哥,哪里不舒服?”“啊,晓春,坐,哥哥没啥大碍!呵呵!”赵晓东朝晓春浅浅的笑笑,用手示意她坐在床边。

    赵晓春放下那两个竹筒,也顾不得说那姑娘的事,她用手摸摸哥哥的额头,哥哥的额头滚烫滚烫,像烧烫了的火炕似的,她凭自己的医学知识,估计哥哥得了出血热或者疟疾之类的毛病。

    这怎么得了,现在身边的药品已经断了好几天了,赵晓春想起了那种叫红百金花的草药,转身对联络员肖敏说:“肖敏,现在部队上药品已经断了,你跟我一起去采些草药回来给团长服用吧!”“好呀好呀!晓春姐,我跟你去”,肖敏本来在苦苦思考哪里去弄些要药回来,看着团长难受的样子,他一筹莫展,现在晓春姐有了主意,他很乐意去!

    “晓春姐,你和肖敏放心的去吧,我在这里看护赵团长!”刘佩玉很主动的表示,她想好好陪陪团长。

    赵晓春和肖敏一前一后的走了,刘佩玉放下那件连衣裙,给赵团长倒了杯水,用手也在赵团长的额头摸了摸,还是很烫,她让自己的左手枕着赵团长的头,右手将水杯送到赵团长的嘴边给他喝水。

    赵团长这回居然像乖小孩一样很听话的喝着,微闭着双眼,喝完水,刚躺下,他的身体抖动起来,刘佩玉又摸摸他的额头和放在外面的手,奇怪了,刚才还滚烫滚烫的,怎么一会儿又冰凉冰凉的,赵团长冷得双脚都卷缩起来,刘佩玉环顾四周找不到一样盖的东西,突然想起刚才拿来的连衣裙,可是根本没有用,那雨披做得连衣裙也是冰凉的,赵团长还在那里不住的颤抖。

    刘佩玉这下实在没撤了,她犹豫了几分钟,用眼睛的余光扫了一下营帐内部,然后摸了摸自己的手脚,自己的手脚暖暖的,她拿定主意,动作麻利的将自己的衣服脱光,像小偷一样迅速钻进赵团长的被窝。

    赵晓东努力做了个推开的动作,没用,他现在一点力气也没有,刘佩玉把团长报的紧紧的,她想用体温给赵团长暖身体,抱着病怏怏的赵团长,她的丰满的前胸紧贴着赵团长的前胸,莫名其妙,刘佩玉油然而生的感到一股幸福的暖流涌满全身,她闭上了眼睛,一动也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