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男儿有泪不轻弹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0:47本章字数:2992字

    第二十四章男儿有泪不轻弹

    赵团长下床,伸了伸懒腰,他觉得自己身上又有力气了,看来他又从死神那里逃回来了,既然死神暂时不要他,他就要好好地做点事,他决心将剩下的士兵尽可能多的,尽可能完好的带出野人山原始丛林,回到祖国的怀抱,他对联络员肖敏说:“肖敏,你去通知全团所有连长、排长到这里来开会,时间下午三点!”他回过头对还躺在行军床上的郝连长说:“若霞,你就躺着开会好了!呵呵!”

    一会儿开会的人陆陆续续,该来的都来了,赵团长心里明白那两个没有来的排长,一个是赵永浩,一个是钱世情,这两位年轻英俊的排长也许就永远来不了!军人的脑袋都是系在裤腰带上的,每个人的生命本来就拽在手心里的,稍一不留神,就被死神拿走了。

    赵团长看看该来的人差不多都到了,就开始了简短的讲话:“各位连长、排长,今天开个短会,郝诺霞你就躺着吧!有三点明确一下,第一,到林子里打猎增加肉食供应是个好办法,但是一定要挑选那剩下的最好的枪,千万要防止大型猎物临死反扑,还有必须要有三个人以上才可行动,切记!第二,每个排队派一个人来跟赵晓春去山林里采点草药晒干、储备着,据我了解每个排药品都已经用完了,有备无患!第三,注意控制各种传染病,一旦发现苗头,要进行必要的隔离措施,谨防病情蔓延!总之,现在每个人的生存是第一位的,别的都可以靠边!现在,本团长已没有什么可招待大家,每人拿三个野果解解渴吧!呵呵!”

    说完,赵团长盯着那些野果看,此时此刻,他想起了那克钦族姑娘,尽管她在的时候,觉得是个天大的累赘,大大咧咧的,天真无邪,但衣不遮体,白嫩饱满的胸部和下身的隐私部位若隐若现,那些男兵常常会驻足细看,赵团长总感觉有伤风化,这给赵晓东带来无尽的烦恼,而现在却突然觉得克钦族公主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姑娘,她用自己的天赋,随手抓几把野草,治疗了好几个伤员已经溃烂的伤员,尤其难能可贵的是,临走还放下了两个珍贵的竹筒,现在看来那两个竹筒简直是无价之宝!她现在不告而别,而且消失的无影无踪,居然使得赵团长隐隐约约像是失去了什么宝贝死的,怅然若失。

    赵团长刚躺下,又翻身起坐,走到盛放着竹筒的那边,把另外一个竹筒打开,一股奇香沁人心肺,整个营帐里充溢着浓郁的酒香,一种十分奇特的酒香,他和那个克钦族有过一些接触,也和他们的首领攀谈过,他知道那竹筒里装的是克钦人最好的美酒,就像他的家乡家家户户酿造的女儿红一样,那是姑娘呱呱坠地后,家里的长辈洗手沐浴,点上几支香烛,祭拜祖先后,就用最上乘的粮食酿上一坛,埋入地下,直到那女孩长大变成大姑娘,出嫁那天才土里取出,用竹筒装好随女儿的嫁妆一起送到婆家......

    赵团长还沉浸在无限的遐想之中,听见有声音,“哥哥,在里面吗?”是晓春的声音,“嗯,是晓春吧?哥在里面,进来吧,什么事?”赵晓东应道,“是,是刘佩玉姑娘病了,而且快不行了!”晓春上气不接下气的说,满头大汗,“是吗?”赵晓东一想,坏了,莫不是传染了自己的毛病!他现在迷迷糊糊记起来刘佩玉光着美妙的身体,钻进自己被窝的事,这件事在他脑中徘徊了好久了,他现在已经能确定脱光了衣服钻入他被窝的女人,一定是是刘佩玉这个傻姑娘,这个傻丫头!一定是自己的病传染给了那个美丽的姑娘,他的心里隐隐作痛。

    “晓春,我随你一起去看看!”赵晓东随手将那装酒的竹筒带上,兄妹两人一前一后往刘佩玉那里走。

    赵晓东一边走一边想象刘佩玉憔悴的样子,等见了刘佩玉还是让他大吃一惊!那原来活发可爱,整天洋溢着灿烂笑容的刘佩玉,此时脸色灰白,一点儿没有生气,那像莲藕一样白嫩的手臂上还有几处青紫色,使人联想起死人的手。

    刘佩玉的眼睛大概是病了的缘故,看起来比平时还大,只是眼光黯淡,赵晓东坐到刘佩玉傍边,拢了拢她的头发,在没有与晓春重逢的时候,偶尔也有要娶佩玉姑娘做老婆的念头,不过只是一闪而过,过后就不放在身上了,赵晓东又想起他自己生病时的那一幕,这傻姑娘居然想到用自己的体温来温暖别人,完全不考虑对方得的是什么病,自己可是烈性传染病呢!要是真是自己把病传给了她,那是多么对不起她呀!一个稚嫩的小姑娘,一个青春洋溢的美少女啊!

    刘佩玉好像意识到赵团长的自责,朝赵团长吃力的笑笑说:“赵团长,没事的,能挺过去!呵呵!”赵晓东知道那是在安慰自己,刘佩玉的身子到底还是不如自己结实,这病来如山倒,她能扛得住吗?

    赵晓东也知道,刘佩玉家里已经没人了,自从知道了刘佩玉惨痛的身世后,赵晓东团长一直把她当成了自己的亲人,自己的好妹妹,他也自然而然的经常从刘佩玉的热情似火的眼睛里读出对他的那份浓浓的爱意,如果这次为了给自己暖身体而传染了,甚至丢了性命,他赵晓东是如何不舍,如何自责!想到这里,赵晓东眼眶湿润了,一滴泪水滴在刘佩玉长长的睫毛上。

    赵晓东慌乱地站了起来,他打开那个装酒的竹筒,用一个小勺子给刘佩玉一口一口地喂竹筒里的酒,晓春不解的看着哥哥,也不劝阻,因为现在也没有什么真正能救治刘佩玉的办法!让她暖暖身子也好!三个人的周围立马弥漫着浓浓的醇香,像茅台就一样的浓烈的香味。

    刘佩玉很听话,乖巧地一口一口咽下去,此时她感到很幸福,虽然觉得有可能要走了,但心爱的人在傍边,就是马上死了,也没有一点点遗憾,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虽然她不会成为英雄,但有心爱的赵团长陪在身边,一切都值了。

    她大口大口的吞着酒,全身充满的爱意,充满着幸福的感觉,那赵晓东一边喂刘佩玉喝酒,一边在海阔天空的遐想走神,此时已经不知给刘佩玉喝了多少酒了,他突然想起什么,看了看竹筒,已经给刘佩玉灌了三分之一的酒,这才立马停住了,而刘佩玉觉得哪怕是团长给她喝毒药,她也会一口一口的吞下去,何况那酒实在好喝,像是琼浆玉液,只是喉咙有点儿发烫,她想,如果团长把这一竹筒酒全部给她灌下去,她都不会叫停,她宁可醉死也在所不惜!

    “哥,你看!刘佩玉的脸色好转了!红润了!神了!”晓春惊喜的嚷嚷着,虽然自己心里有些吃醋,因为哥哥和佩玉姑娘简直是亲密无间,但眼看一个鲜活的生命就此陨落,她的心情无比复杂。

    赵晓东此时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喂酒给佩玉姑娘这件事上,听见晓春的嚷嚷,抬眼一看,咦,真的神了!这刘佩玉两脸颊绯红,眼睛也好像亮起来了!赵晓东心里安慰了许多,默默地坐在刘佩玉的身边想着心事。

    他同时也看了一眼妹妹,正巧妹妹也怔怔的望着他,好像有话要对他说,他想要是那天真的碰过刘佩玉纯洁的身体,就不能再要妹妹做老婆了,要是这次万一刘佩玉能逃过一劫,他打算将来娶刘佩玉做老婆,扪心自问,他心里也蛮喜欢这位天真烂漫的姑娘,当然自己的妹妹晓春长得又不难看,总会找到知心爱人的,这样想着,赵晓东心里晴朗多了。

    刘佩玉迷迷糊糊听见晓春姐的说话,听她说自己脸色开始红润,她估计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她觉得自己已经进入回光返照阶段了,快要走了,还有一桩心事未了,她用力撑坐起来。

    ......

    “哥哥,你看小刘是不是好了很多呀!”赵晓春喜形于色的对哥哥说,“嗯,你等会儿再给小刘喝点儿水,哥有事先走了!”赵团长心里安慰了不少,他准备起身走了,他还有很多要紧的事等着处理,刘佩玉听着姐妹俩的说话,越来越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来日无多,这暂时的好转一定是将要去死的人的回光返照,她用尽力气一把拉住赵团长的衣襟吃力地说:“赵团长,我可能拖不了多久了,有一件事想拜托你,你一定尽可能的帮我找找!”赵团长只得停住了脚步,等赵团长重新坐下后,佩玉姑娘从枕头拿出一个小照片,照片上一个五六岁的男孩非常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