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未曾谋面的亲兄妹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0:47本章字数:3842字

    “团长......这时我同父异母的哥哥......小时候小名叫阿宝......我去C城念书的时候父亲偷偷的把那张照片塞给我,说:‘有机会打听打听你哥哥的下落,听说哥哥在部队当兵!’......”,刘佩玉吃力的撑起身子,指着照片告诉赵团长,此时的赵晓东是那样的怜爱可爱的、满脸病容的佩玉姑娘,他觉得有生以来第一次感觉到是那样无助,面对心爱的姑娘即将逝去的生命,对于她的要求只能百分百的满足。

    赵团长左手枕着憔悴的佩玉姑娘,他兄妹都仔细端详起照片来了,看眼睛鼻子,眉毛,还有脸盘子,隐隐约约的像极了一个人!赵晓东兄妹同时感觉,这小孩的眼睛和一连的郝连长非常非常像,不!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这时候的赵团长赵团长突然一根筋搭上了,他一下子想起郝连长以前说起过他想找失联多年从未谋面的妹妹!莫不是刘佩玉的哥哥就在眼前,佩玉的亲哥哥难道就是郝诺霞这五大三粗的家伙?他不禁心生好奇,详细的询问起刘佩玉来了。

    ......

    原来刘佩玉的哥哥出身在当时富甲一方的古镇同里,这古镇的名头有些奇怪,很久以前,原来这古镇的名叫富土,这地方确实富得流油,肥沃的土地,种什么都是收的盆满钵满,因为富裕,这富甲一方的小镇经常遭到朝廷的过分盘剥和附近山大王土匪的骚扰,所以镇上饱读诗书的读书人把这“富土”两个字里的笔画重新分解组合,变成了“同里”。

    那时,刘佩玉的父亲风流倜傥,白面书生,当时一个人单枪匹马经常去同里古镇收蚕茧,有时就借宿在同里镇米行的老板郝成秀的家中,米行老板郝成秀特别潇洒英俊,为人又特别热情,刘佩玉的父亲刘高远已经是有身份之人,镇上没有高级的客栈,自然郝老板就将刘高远安排在他家住下,而且挑选住最好的客房让刘高原住,刘高远自然笑纳,客随主便。

    这郝家可是家大业大,全镇最高最大的院落就是郝家大宅,可世上没有事事都顺利的情况,郝家唯一的儿子却偏偏儿子不争气,从小到大一直病怏怏的,像一条刀鱼似的身材,脸上常年灰蒙蒙的,勉强等儿子长到17岁就给他娶了全镇最漂亮的姑娘来给他儿子冲冲喜。

    谁知道他家的儿子得的是肾脏毛病,这一冲喜,就直接要了那唯一瘦小儿子的小命,而此时的刘高远悄悄的关注那失去了丈夫的美人,每次春秋两季来收桑蚕,就会偷偷的送给那可伶小美人几包蜜饯,这一来二去,两人渐生好感,而此时,年轻帅气风度非凡的刘佩玉已经和上海棉纺五厂老板的女儿订了婚,这棉纺厂老板的女儿就是后来刘佩玉的妈妈,难怪这刘佩玉气质高雅。

    刘高远觉得那郝家的人丝毫没有让那小美人改嫁的意思,心里非常同情,不过那小女子竟越发水灵,每个季度都会像蚕儿一样掉层皮,越看越好看,也真是无巧不成书,这来收桑蚕丝的刘高远每次都被主人安排在他家那短命的儿子房间隔壁,因为那里是郝家最好的客房呀!一墙之隔,两人对彼此的呼吸心跳都几乎能听见。

    一个雷电交加的半夜,刘高远心里想着一墙之隔的美貌寡妇,正迷迷糊糊地做着美梦,没想到美梦成真,小美女钻进了他的被窝,那美女身子温软,散发着无法抗拒的魅力,年轻气盛的刘高远哪里能把持得住......后来的几天,每天夜深人静之际,小美人几乎天天来钻刘高原的被窝,特别是入秋以后,一个人睡,真是夜特别特别的长,特别特别的清冷,而那刘高远因为有个小美人的牵挂,更是有事没事经常往同里赶,只有郝家一家上上下下都蒙在鼓里,对此竟然毫无察觉,因为两人的卧室就在隔墙,真是如鱼得水。

    ......

    纸总是保不住火的,眼看那小美人的肚子一天天不停地往上鼓起来,两人都非常着急,火烧火燎的,那小美人眼泪汪汪的说:“你又不能娶我,我又不能嫁你,就只有一死而已!还有别的路可走吗?呜呜——”,刘高远想想也是,他也是有身份的人家,怎么能娶死了男人的女人?何况自己已有一纸婚约。

    再说了即使刘高远家愿意娶这小美人,郝家也不会允诺,按照封建礼仪,皇帝已经批准,在同里镇造一个贞节牌坊,而那牌坊也已经动工了!他们郝家宁肯让那小美人独守空房,孤老终身,也不会便宜刘高远那小子,如果像他家那么显赫的地位,在那封建社会那是非常不体面地事情。

    刘高远也是个敢作敢当的男人,做了就做了,他要对这位小美人负责到底,此时的他,一股豪气充溢着小伙子的心房,他轻轻的擦拭小美人呢眼角的泪水,对她说了一个字:“走”,万般无奈之下唯有一计,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小美人小鸟依人,抹去泪花,收拾细软,当夜两人就消失在夜幕之中,后来那件事成了同里古镇最盛传的花边新闻,只有那贞节牌坊变成了烂尾工程,孤零零的矗立在寒风之中。

    ......

    虽然刘高远满身豪气、敢作敢为,但毕竟不敢把那小美人领回家中,因为刘高远的父亲,也就是佩玉的祖父是个很严厉的人,说一不二,刘家上上下下没有一个人敢违拗老人家的意愿,一对小情人缠绵悱恻了大半天,两人一商议,就在无锡的乡下租了套房子,有点儿像现在的包二奶,刘高远呢,时不时的送些银两,那小美人的日子还过得去,母子两人生活无忧,那小美人还是有些棱角的性格,她明知不可能成为刘高远明媒正娶的女人,却也常常嫉妒刘高远那迷人的上海小资老婆。

    最令小美人耿耿于怀的事有两件,一件事是小美人想让儿子姓刘,刘高远支支吾吾没有明确答复,那小美人生气了,就把那儿子姓了原来婆家的郝,还胡乱取了个姑娘的名字叫郝诺霞,你说取了名儿就取了吧,还不把名字告诉刘高远。

    第二件事更荒诞,后来两人闹矛盾的事更小之又小,就因为刘高远不肯和小美人母子两人一起拍个全家福,两人最终闹掰了,母子俩私自搬家也不把新地址告诉刘高远,从此失去了联系,其实当然是小美人个性使然,故意为之,可伶的刘高远只知道他那小名叫阿宝的儿子后来当兵去了,这已经是使出了全力,到处打听得来的,他的手上只有那一张黑白照片。

    ......

    赵团长遐想联翩,心里想着,佩玉的父亲够风流倜傥的,佩玉的母亲一定是个有些小资的大美人,难怪佩玉姑娘的气质相当不俗,呵呵!这一连的郝连长会不会就是刘佩玉同父异母的哥哥?这也太巧了吧?他看看刘佩玉脸色渐渐红润,估计暂时已无大碍,随即嘱咐晓春妹妹,再给刘佩玉熬点晒干了的红百金花汤药喝,现在只有这个唯一救命的办法了。

    赵晓东自己急匆匆地赶回营帐,他还有很多事要忙,现在佩玉病了,再加上电台也时好时坏,一切都只能靠自己的毅力和智慧了!没想到,刚想掀开营帐,郝诺霞从里面钻了出来,两人撞了个满怀,“诺霞,伤好了,呵呵!我正想有点事问问你,来!”赵团长让进郝诺霞进营帐后,自己也钻了进去,“呵呵!我的伤快好了,团长有什么事啊?”郝连长居然一下子变得神清气爽的说。

    “有好事,好事!呵呵!诺霞,你坐下,听我慢慢跟你说,啊!你是不是有个亲妹妹没有联系上呀?”赵团长神秘兮兮的仔细打量着郝若霞,笑眯眯的问,“有啊有啊,可是石沉大海,估计是没希望找到了,呵呵!怎么啦?”郝连长被团长看得有点儿不好意思,脑子里一头雾水,怎么在这十分危难时候,团长还有心情儿女情长?

    “哎,若霞,我问你,你娘是不是江南古镇同里出生的人?”赵团长蔓藤司里不紧不慢地问,“嗯嗯,是啊是啊!团长,你怎么知道?”郝连长懵懵懂懂的,一下子被团长吊足了胃口,“那么,你的爸爸是不是姓刘?是大丝绸商人?”赵晓东还是没有直接回答好连长急切的提问,“是啊是啊!赵团长,你怎么知道的,想算命似的,呵呵!”,郝连长不知道团长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他急切的想知道团长究竟想说什么?

    “呵呵呵!很好很好!那就完完全全的对上好了,你这小子,还有一个天仙似的妹妹,来跟我来!”团长拉着郝连长走出了营帐,一路狂奔,郝诺霞一脸迷茫的跟在赵团长的后面,思忖着,妹妹?难道妹妹也在部队?普天之下哪有那么巧的事情?这怎么可能呢?远征缅甸的部队女兵本身就少,绝对不会有那么巧的事?

    刘佩玉昏昏沉沉的睡了半宿,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胸口好像松了很多,不那么难受了,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做梦?难道自己的病竟奇迹般好转了?难道死神还不要她?还要让她完成未了的心愿?她看见晓春姐朝她微笑,赵团长也薇薇笑着神神秘秘的,确定不是在做梦!

    奇怪?郝诺霞这家伙不是被野猪拱伤了吗?而且伤情很重,不好好养伤,跑这里来做什么?“小刘,好很多了吧?诺!这就是你千辛万苦要找的哥哥郝诺霞!看看!”赵团长向刘佩玉介绍起郝连长来。

    “我哥哥,郝诺霞,赵团长,你是说郝连长是我哥哥?”刘佩玉疑惑不解的问,她看了一眼这位五大三粗,颧骨高耸的家伙,这样难看的人怎么会是我的亲哥哥呢?我的父亲可是个十分英俊的男人呀?刘佩玉心里早已想象着自己的亲哥哥应该像赵团长那样的帅小伙子,她想了一百遍,那一百遍里没有一个像郝连长那样难看的家伙,简直有些粗俗的家伙,只有皮肤还是像父亲那样白,其余的怎么能对上号呢!

    佩玉吐了吐舌头,幽默的做了个鬼脸说:“我哥哥,怎么可能?”赵晓东一脸严肃的说:“小家伙,团长还会骗你?难道这哥哥这么能造假呢?快叫声哥哥吧!”看见虽然有些憔悴的姑娘,但确确实实是个气质高雅的大美女,郝诺霞早已心里灌了一坛蜜似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但他看见刘佩玉冷若冰霜,丝毫没有和他相认的意思,也不生气,一个天仙似的妹妹,总会有点矫情,他有些自卑,为自己的相貌自卑,但又一想是兄妹又不是做夫妻,相貌差一点,应该无大碍呀?心想,假以时日,让小家伙有些思想准备再说吧!郝诺霞看了看刘佩玉,又看了看团长笑着说:“哈哈,小刘慢慢养病吧!团长,我还有点事情先走了!呵呵!”他回过头非常非常想叫声“妹妹”,这样的冲动很强烈,但还是努力的忍住了,不知道以后会不会认我这个丑陋的哥哥,真像有一首歌里唱的,我很丑,可是我很温柔呀!

    现在的郝连长很想在战士面前,赵团长面前,美丽动人的可爱妹妹前露一手,不知他的这个想法能实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