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冤家路窄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0:47本章字数:4206字

    郝连长现在高兴的心情无法形容,他真想大喊大叫,他想高声的唱一支歌,想周围的人分享自己的快乐,但现在绝对没有人与他分享这份溢出来的快乐,而且自己连队里更不能说,因为自己的妹妹还不肯与自己兄妹相认呢!呵呵!他隐隐约约感觉到妹妹的眼神,大概是认为自己长的没有团长那么英俊吧?这样亲兄妹详见不相认,说出去会被人笑掉大牙的。

    此时此刻,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要给这个还不肯相认的小家伙弄点儿什么野味营养营养,至亲至爱的妹妹大病一场,身子骨还很弱,做哥哥的也要尽点儿力,何况连队里也需要补充的食物,上次那头野猪差点让他丢了性命,但军人么,胜败乃兵家之常事,这回,他要带几个身手最不错的小伙子上林子里打猎。

    郝连长精心挑选了五个身手不凡、动作敏捷的小伙子跟他一起去山上林子里打猎,原始森林虽大,但几万人的部队进入,动静还是不小,所以一般情况下,大型的野兽大白天不敢出来觅食,上次郝连长碰到的那头公野猪估计实在是腹中饥饿难忍,所以才没等到天黑就出来,这野猪胃口大,是越饿越凶,所以郝连长差一点丢了性命。

    俗话说,吃一亏长一智,这次郝连长吸取了上次差一点丢了性命的惨痛教训,挑选连队里仅剩的六枝最好的枪,每人还带上了一把锋利的野战用的匕首,六个人都做了充分准备,等夜幕降临,这六个人全副武装的出发了,郝连长交待了这次先放过小的猎物,等弄好大家伙,如果还能带,才顺便弄一点小东西回去。

    原始森林的夜真黑,说伸手不见五指,一点儿也不夸张,在焦躁不安的夜幕之中,还时不时的传来各种声音:“唦唦唦!嗄嗄嗄!呜呜呜!”时断时续地,好像还能听见伤心女人时断时续沙哑的哭泣声,“呜咽——呜咽——”那恐怖之声传入耳朵,每个人的神经都绷得紧紧的,每个人都不寒而栗。

    可是郝连长他们六个人走了走了一个多小时,只有野兔、獐子偶尔滑过身侧,寻寻觅觅,居然还没有碰上一头像样的猎物,不禁有些气馁,正犹豫着是否要放弃这次打猎,忽然,“嗦嗦嗦!”听见轻微的声响,六个人都放慢了脚步,立刻四散隐蔽起来,很是令人失望,六双眼睛盯着发出声响的地方看,只是发现两只小野猪在那里乱串,旁若无人的追逐。

    只有郝连长脸上露出了得意的微笑,他已经有经验了,小野猪的后面一定有大家伙!郝诺霞轻轻的对前面的小伙子说:“不要开枪,后面一定有大家伙,用匕首解决!”“是!”,小伙子轻轻的应着,迅捷的绕到小东西的身后,“吱吱”两声,小猎物轻轻松松的收入囊中,这次郝连长真的料事如神了,刚结果了小野猪的性命,后面果然有大家伙出现了,一公一母,两只庞然大物。

    那公野猪体重至少有三百多斤,母野猪也有两百多斤!怪怪!六个人个个喜形于色,但他们毕竟是训练有素的士兵,这打猎就像打仗,没有上峰的命令不能擅自开枪,一个个摩拳擦掌,静等郝连长发令,郝连长上次吃了大亏,这次很沉得住气,他在等待着有利时机,这时一幕令所有人惊呆的蹊跷的事情发生了。

    “准备射击!”郝连长低声清晰的下了命令,“砰砰砰!”数声枪响之后,一对不可一世的野猪就此毙命,轰然倒下了!可是在野猪临死的“哼啊”声中夹杂的另一个声音却越来越清晰了,意料之外,清晰可辨的却是狼的尖叫声,“嗷呜-嗷呜-嗷呜!”,好像是是狼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六个人悄无声息的就地卧倒,屏息静听,手里紧紧握着锋利匕首,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前方的动静......不一会儿,三个疲惫不堪、衣衫褴褛的人跌跌撞撞的从他们的眼皮底下走过,后面还紧盯着七八头同样疲惫不堪却斗志昂扬的高头大狼,其中的头狼还瘸着一条腿。

    等他们走近了,郝连长他们六个人同时发现那被狼围歼的三个人不像是中国人,从褴褛的衣服上隐约可以辨认出是日本军服,那三个被狼群追赶的居然是日本兵,虽然衣裤已不完整,但凭他们走路的神态和动作,还有“叽里咕噜”的说话声,很容易确认,看来这几个日本兵也是落单后误入原始丛林迷路了,这几个人走路的姿势很容易辨认,何况郝连长他们这支部队和日本人打仗已有些年头。

    更令郝连长血脉喷张的是,三个日本兵中最矮的那个他有些眼熟,借着微弱的月光,郝连长一下子认出来了,这个又矮又黑的家伙的居然是和他交手了数个回合的老冤家,名叫龟田愁的家伙。

    那个名叫龟田愁的家伙是日本人里最让郝诺霞看不起的人,桂南昆仑关对日作战中,郝诺霞遭遇的对方小队长就是这个龟田愁,日本人本来就崇尚武士道精神,一般在战场上拼刺刀前都会退出子弹,郝诺霞也喜欢退出子弹拼刺刀,这不是为了学习日本人,而是觉得方便,觉得好使,刺刀出去也更有力量,没想到那个叫龟田愁的家伙被郝诺霞一下戳中右肩后,居然开枪了,原来这个臭家伙没有退出子弹,无奈,郝诺霞身中数枪,幸亏都没有击中要害,等大部队上来,这个小队长却扔下同伴的尸体逃之夭夭......

    没想到冤家路窄,这个该死一千回的老冤家居然也没死,也真是老天开眼,呵呵!让这卑劣的家伙喂狼倒是个不错的结局!上天有眼!郝连长心里掠过一阵莫名的得意,这回他要静静的“坐山观虎斗”,其他战士也隐隐约约认出了前面三个落荒而逃的不是自己人,五个弟兄紧张望着连长,看连长一动不动,大家都沉住气静静的看着,手里的枪还是上膛了,只待连长的一声令下。

    “嗷呜!——”,那瘸了腿的头狼惊恐的叫了一声,向同伴发出了决战的指令后,一下子从龟田愁的后背窜了上去,一口咬住了这家伙的脖子,龟田回身用匕首反击,没有刺中狼的头部,那头狼更发力了,一下子把他扑倒在地,另外的那五六头狼受到头狼的鼓舞,也闻着对方身上的血腥,更凶猛了,一下子把另外的两个家伙也扑倒在地,一个日本兵已经被几头狼撕扯成了几大块,慌乱之中另一个日本人的枪又响了,不过没有一枪打中,“嗷呜-嗷呜-嗷呜!”狼越战越勇,眼看着三个家伙即将成为狼群的一顿美餐......

    此时,郝连长的心情有点复杂,居然情不自禁的隐隐约约同情起敌人来了,心想毕竟是同类,另外可能他还想把这几头狼带回去供弟兄们大吃一顿呢!总之,这时候的郝连长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他手一挥说了声:“瞄准狼,打!”六把全连最好的枪同时响了!“砰砰砰砰砰砰!”顷刻间,所有的狼都应声倒下,这次,所有六个人都没有马上出去,因为上次郝连长的教训实在深刻,郝连长在这次狩猎前特意关照,射中凶猛的猎物后还要仔细观察一番。

    过了五六分钟,大家正想出去收拾狼的尸体,没想到那龟田愁和另外一个小子竟站了起来了,两人看了看地上的死狼,“叽里咕噜”的说了几句,迅速卧倒,两把黑洞洞的枪居然瞄准了郝连长他们这边的方向。

    ......

    郝诺霞没有多少文化,当上连长全凭他打仗冲锋陷阵,他从班长、排长,一直干到连长,身上不知有多少处受伤,他奋勇杀敌,视死如归,他那保家卫国的思想来自于他的母亲,母亲小时候经常给他讲三侠五义,讲岳飞的精忠报国。

    他的母亲就是那个郝家大户人家原来的美貌小寡妇名叫唐秀凤,她年少时读过私塾,琴棋书画有些三脚猫,不但貌美如花,羞花闭月,还是同里古镇数一数二的才女,命运捉弄人,新婚同房,她在不安和恐惧中得到了美妙的男女床第之欢,但这只是昙花一现,那短命的男人第二天就归西了,漫长的夜,独守空房,是刘高远给了她无尽的快乐和活着的勇气和希望......

    郝若霞小时候,他和母亲住在无锡乡下,无锡的乡下真美,山清水秀,鱼虾肥美,遥望太湖,蓝天白云,远处白帆点点,渔舟唱晚,真是令人心旷神怡,浮想联翩,父亲那时候很忙,又开丝绸作坊,又在N城开了个分号卖洋布,但他也常来看望他母子俩,还经带些好吃的糕点、蜜饯,他看见父亲每次还给母亲送钱来。

    那时候,母亲比较清闲,经常教他读书认字,他还知道他有一个妹妹,那时才几个月大,听母亲说,长得非常可爱,父亲说过有机会带她来乡下玩,可后来不知为什么,父亲和母亲两人閙掰了,母亲带着年幼的他搬到了原来大宅几十里远的小河边,请人搭了个茅草小房子住了,没了父亲的关照,母亲开始种桑养蚕,忙于生计,母亲不再教自己读书认字了,他回忆起自己小时候很顽皮,经常上树上房顶掏鸟窝,常常弄得鼻青脸肿,所以脸上至今有很多伤疤,所以显得丑陋些。

    17岁那年,郝若霞就报名当兵去了,那时江南地区的子女因为生活无忧,都逃避当兵吃皇粮,所以部队里的江南人往往都是拉壮丁进来的,他是少数几个算是有点觉悟的人,是自己报名当兵的,再加上他平时训练刻苦,很快就当上了班长,副排长,郝诺霞清晰地记得最后一次回家探亲看妈妈的情景。

    他有时候也纳闷,才子佳人的父母,怎么没有将优秀的基因遗传给他,看看有些丑陋的自己,再看看妈妈,他百思不解,当时妈妈四十岁上下,没有一根白头发,妈妈是个典型的美女,身材、脸蛋总是青春洋溢,没怎么养身的妈妈,看起来最多像是三十岁左右,妈妈微笑着对他说:“诺霞啊!你现在到底已经长大了,妈妈放心了!上了年纪,妈妈最近怪想你爸爸的,妈妈也原谅了你爸爸的不是,想到N城去看看他,你爸爸认识几个部队上的长官,也好给你引荐引荐!呵呵!”

    郝诺霞知道妈妈早年和英俊的父亲是真心相爱,因为迫于旧时那点封建礼教,两人不能结合在一起,虽然两人后来閙掰了,但妈妈在小诺霞面前从来不说爸爸的坏话,这几年自己从军以后,妈妈一个人种桑养蚕,农闲时也怪寂寞的,到N城去找爸爸也是一个办法,于是就说:“你到爸爸那里去也好,只是我的事不必担心,部队长官可器重我呢!呵呵!”妈妈宽慰地笑了笑,不再说话,这就是郝诺霞对妈妈的最后印象。

    郝诺霞回部队后,妈妈就乘上了去N城的火车,不料,火车刚到站,妈妈就听说整个N城被日本兵占领了,此时,妈妈更担心爸爸他们的安危,找出爸爸很久以前给的地址,一路找去,一路上到处残垣断壁,有几处还冒着浓烟,转角处三三两两的躺着死了不久的中国士兵。

    妈妈有些后悔来N城了,但此刻她更加思念爸爸了,妈妈用方巾把头包起来,在地上抹了一把灰,涂在自己白嫩的脸上,因为妈妈实在太漂亮了,怕引起歹人的瞩目,她急匆匆地赶往爸爸的住处,到那里一看,整个人傻掉了,爸爸和他的家人早已不知去向,那气派非凡的刘公馆早已变成了日本兵的办事处,妈妈正想转身离开,晚了,两个禽shou一样的日本兵野蛮的拦住了妈妈的去路......

    ......听说了这一切,郝若霞在战场上打仗更勇敢了,更拼命了!国仇家恨......郝诺霞自责刚才居然动人恻隐之心,财狼总归是财狼!他的手有力的一挥,六把全连最好的枪一齐响了!那两个小子还没明白怎么一回事,就双双倒地了,和那七头死狼躺在一起......

    ......

    郝连长这才想起那两只肥肥的野猪,他已经想好了,要给他还没相认妹妹做几个好吃一点的菜呢!不知道妹妹的身体恢复的怎么样了?不知道这位美若天仙的可爱妹妹肯不肯叫他一声“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