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两张美国银票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0:47本章字数:4548字

    刘佩玉身体恢复了很多,手脚有点儿力气了,大概是赵团长给她灌了太多的竹筒酒了,估计这酒很有后劲,佩玉姑娘此时感觉到头还是昏沉沉的,耳朵里也好像有只蜜蜂在飞,“嗡嗡嗡”的响声时断时续,她硬撑着起身给自己倒了杯水喝下,又让晓春姐熬了点红百金花汤。

    这红百金花汤喝起来清凉爽口,或许可能还能醒酒,刘佩玉感觉舒服多了,她的心胸间舒坦多了,尽管暂时逃过一劫,但前路迷茫,这么多人其实不知道有几个人能走出这茫茫林海,好像是无边无际无尽头的,但不管结局如何,只要她还有一口气,要用自己的所有精力和聪明才智维持好电台,为部队走出这重重困难的原始丛林提供可靠的支持。

    尽管佩玉姑娘的身子由于虚弱而晃动,但她顽强的坚持着,赵晓春看见刘佩玉开始摆弄电台,心里很高兴,她现在最想知道的李岚她们的情况,险峻的环境,使这仅剩的五个姐妹的关系变得像亲姐妹一样亲,不,可能比亲姐妹还要亲!危难时刻见人心,她们生死相依,互相搀扶,给对方以信心,这比什么都重要!“小刘,能不能联系到别的电台?”“晓春姐,现在只能接受到D长官那里的电台,估计大部分电台都已经趴窝,我再试试吧!”

    刘佩玉专心致志、一丝不苟的调试着,弄了很久,根本找不到友军的一点点信号,她不放弃,但实在有些体力不支,她准备休息一会儿再弄,此时,经过了一天一夜的思想斗争,她准备认下这个哥哥了,毕竟是亲生兄妹,血肉亲情不什么都重要,即使他有些丑陋,没有赵团长那么帅气,但毕竟有血缘这种东西存在,人与人的情感也很奇怪,因为有血缘关系,初次见面相逢,就会很快亲近起来。

    爸爸在刘佩玉跟着转系的学校去C城读书前给了她三张纸,一张上面写了一个地址,两张是美国联邦银行的银票,数额还是蛮大的,那年头开始兵荒马乱,爸爸好像预感到有什么不测要发生似的,摸了摸刘佩玉的头说:“佩玉,你也长大了,爸爸拜托你找你的亲生哥哥,一定要找到他!”

    爸爸继续说道:“万一找到了你的哥哥,我这里有两张银票,一张给你去美国念书用的,一张给哥哥小宝将来结婚派用场,这年头国内的金圆券贬值很快,哥哥的那张银票到用时再让美国的舅舅取出寄回来!呵呵!”爸爸停了停,拢了拢刘佩玉额头上的头发,继续说:“这里还有一张地址是你舅舅的,舅舅在美国洛杉矶经商,你将来到美国后可以去找他!他现在家底殷实呢!”刘佩玉懂事的点点头说:“爸爸,你放心吧,只要找到哥哥,我一定会把这银票给他!”

    现在爸爸的话又在耳边回响,刘佩玉打开那只随身带着的小箱子,拿出了爸爸给的三张纸,她想,万一她自己这次走不出这原始森林,爸爸给自己的这银票怎么安排呢?虽然哥哥长得五大三粗,但再难看,毕竟还是哥哥呀!一张肯定要给哥哥,还有一张呢?刘佩玉想到了赵团长,赵团长是唯一她所爱戴的人,前几天她还和团长有过亲密的接触,尽管没有跨出那一步,但在她的心里已经把赵团长当做自己可敬可爱的男人了!万一赵团长能走出这原始森林,也可以去美国用它做本钱做点买卖。

    “小刘啊!呵呵!好点了吗?看谁来了,给你送肉汤来了!嗯!真香!”是赵团长的声音,刘佩玉喜欢听赵团长的声音,她对赵团长的感情已经渗透到她每个细胞里去了,她爱团长,很爱很爱!有团长在身边,她好像什么都不拍,天塌下来也不怕!大概这就是所谓爱情的力量吧!“赵团长,郝——”,刘佩玉习惯了称郝诺霞为郝连长,现在竟弄得什么都叫不了,只好把郝连长后面的两字省去。

    这人有时候真奇怪,一个暂时还不想认哥哥,一个却已在自己心里叫上一百遍“妹妹”,本来,得知爸爸下落不明,妈妈在南京被残害后,觉得在世界上再也没有亲人了!现在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这美若天仙的可亲可爱的亲妹妹就在眼前,郝诺霞现在为了妹妹干什么都愿意!嘿嘿!郝诺霞此时此刻的心情估计连做梦都会笑出声来,“小——刘”,郝诺霞犹豫着,不知道怎样称呼他的妹妹,他谨慎遣词造句,说道:“诺!给你煮了点肉汤,等会儿把它吃了,你大病未愈,吃了这个补补你的身体!呵呵!给!”恍惚之间,刘佩玉突然觉得这哥哥好像比以前帅气了很多!

    郝连长放下盛着肉汤的搪瓷缸子,手足无措的站着,她不习惯坐到刘佩玉的身边,看到郝诺霞憨厚窘迫的表情,这情形,连赵团长兄妹都深受感动,此时此刻,刘佩玉内心一下子被震撼、被感动的,隐隐约约间郝诺霞有爸爸影子,爽朗的说话声,大步走路的样子一切都像爸爸,朦朦胧胧间她仿佛见到了亲爱的爸爸的身影,美丽的刘佩玉不禁热泪盈眶,她鼓足勇气叫了声:“哥哥!我的哥哥!”

    郝诺霞感动的一塌糊涂,居然美丽动人的好妹妹开始叫哥了!“哥,你坐到我这边来,有东西要给你!”还给哥哥礼物呢?郝诺霞怀疑是否听错了,他像第一次上幼儿园似的慢慢向妹妹靠近。

    “这是爸爸特意留给我俩的银票,一张是给你娶媳妇开销,一张给我的!呵呵!”刘佩玉边说便往郝诺霞的手里塞上一张银票,郝诺霞接过这张银票,他不认识上面的英文字,但还是仔仔细细的看着那银票,果然那上面印有一个外国人的头像,他揣摩一定是十分贵重值钱的东西,郝诺霞随手把那张银票给了你赵团长,说:“团长,我也用不了着钱,你把那一张票收起来吧,将来,万一能走出野人山原始丛林,用这钱多再买点武器打小日本,一定要把小日本赶出中国!”

    “嘀嘀嘀!”刘佩玉的电台突然响了,同时,耳朵里还传来的飞机的轰鸣声,很多人的神经都紧绷起来,只有刘佩玉脸上闪着神秘的笑容,这是怎么一回事呢?难道不是敌机吗?

    ......

    电台突然响了,又传来有飞机的轰鸣声,这回更清晰了,赵晓春紧张的到处找枪,而刘佩玉和团长却若无其事的相视一笑,他俩都知道即将有好事将要发生了,原来D长官是上峰的爱将,得知第五军深陷野人山原始森林,缺少粮食药品,就派仅有的这架飞机空投食品药品来了,别的团还不知道这个消息,空投的飞行员因为联系不上,也找不到他们,所以这架飞机肯定是冲他们团的驻地来的!

    其实,这突如其来的好事,确实是多亏了刘佩玉这无线电高手,这破电台居然还一直响着,这次真的刘佩玉这小丫头片子立了大功了,雪中送炭,现在每一样物资都是生命的琼浆玉液,飞机低空盘旋着,飞走了,留下了空投的东西有三大包东西。

    一包落在大石头上,网兜和包装都裂开了口子,牛肉罐头掉了一地,还有两大包挂到了树梢上,大家都够不着,古话说的好,这有米不怕开饭晚!一群人正拿着树枝拨弄着,那挂在树梢上的东西就是晃来晃去不掉下来,大家仰着头像一群猴子似的傻傻望着那两包东西,无可奈何的干着急。

    联络员肖敏来搬救兵了,他的赵晓东说:“团长团长,那两包空投下来的东西挂在树梢,怎么弄也弄不下来,真是急死人了!”“还没下来吗?我就来了!呵呵!”赵团长答应着,跟着肖敏一起往那两棵树的方向走,“等等我,团长,我也去!”刘佩玉得到赵团长的表扬心里乐滋滋的,好像身上的病也一下子去的无影无踪了,她像小孩子一样觉得好玩去看热闹。

    远远的,团长他们就看见一个军人脱下外套,“噌噌噌”往树上爬,像一只灵活的大猫,一会儿就爬到了树枝的分叉处,下面的人一片掌声,像是看精彩的马戏表现,不禁鼓掌叫好,走近一看,刘佩玉认出是她刚刚相认的哥哥郝诺霞。

    怪不得哥哥说自己小时候顽皮,原来这爬树的本领不比大猫差多少,“噌噌噌”,从分叉处又爬到了离树梢不远的树枝上,郝连长开始用手拨弄一包东西,这包东西像个打陀螺一样转了半个圈,又原地不动了,像是长在了书上,赵团长一向以足智多谋著称,此时却也没有半点办法,一个老兵在下面骂骂咧咧:“他奶奶的,看着好吃的东西,却怎么也够不着,要饿死老子了!”那老兵见团长走过来,后面半句话生生的缩了回去。

    赵团长也有些干着急,想不到好不容易空投了几包东西,近在迟尺了,就是拿不到,他无奈的朝上面喊:“诺霞,小心点,拿不到就下来,再想别的办法吧!”

    这郝连长也不回话,他已经望见了天仙似的妹妹也在下面瞧着,心想,看哥哥五大三粗的,这下露一手给妹妹瞧瞧!“噌”,“噌”两下就爬到了树顶,“哗哗”,“嘭”,一个大箱子掉了下来!一群人欢呼雀跃起来。

    刘佩玉再朝树梢一看,哥哥似乎不见踪影,她用眼扫了一下四周,发现哥哥正躺在那大箱子的不远处,那些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箱食品上,居然没有人来拉哥哥一把,刘佩玉很担心的急忙奔过去,谁知郝诺霞这家伙竟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若无其事的怕怕屁股上的灰尘,笑着说:“哈哈哈,哥哥属猫的,猫有九条命!呵呵!看把你吓得,哥哥没事没事!”其实这时候即使真的很疼也不会表现出来,这家伙诚心要在妹妹面前当当好汉,露露山水,不过看着妹妹担心的差一点掉眼泪了,郝若霞心里幸福满满。

    这时候,赵晓春也来了,她拿了一盒包装特别考究的东西捧在手上,和刘佩玉,晓东哥哥三个人一起回到帐篷里去,赵晓春估计那是包药品,对小刘说;“你去把她拆开,看看里面有什么药品,再把药品分类,我去看看还有没有这样的小箱子,现在啊,药品可比金子值钱呢!”

    “好的,晓春姐,我现在反正没有事做,你去吧!我来拆包整理,呵呵!”“我去去就回!”赵晓春出去了,刘佩玉动作麻利的打开了箱子,她不懂药品,不知道这一叠一叠是什么药,反正是一模一样的像小包装的零食一样,看了半天,刘佩玉也看不出这是什么药品,她还是有点儿好奇心,“团长,团长,你过来帮我看看这到底是什么药品?”

    赵团长正在考虑,这么一点点空投的东西,用不了两三天就用完了,是否再向D长官申请,又一想,别的团队连这点东西都没有,比比他们,自己的团队已经够不错了!他听见刘佩玉在叫他过去看什么药品,笑呵呵的说:“小刘你自己看吧,反正我也不懂!呵呵!”说归说,脚步还是迈过去了,他探头看了看,上面全是英文,随口说:“我也不懂,等会儿问问晓春吧!”

    此时正好晓春回来了,刘佩玉迫不及待的问:“晓春姐,我和赵团长都不懂,你来看看吧,反正都是一样的,不用分类!呵呵!”刘佩玉一边说,一边把这一包包的东西拿给晓春姐看!赵晓春“啊”了一声,脸一下子红到耳根,赵晓春知道那东西根本不是什么药品,而是男女做那事时用的避yun套,她在护士班培训时,那个美国老师给她们讲过这东西的用场,万万没想到前方打仗流血牺牲,这C城的后方,当官的生活还是这么糜烂,竟用外币进口这种东西!还错发到这里来!赵晓春越生气脸就越红,其实,年轻的赵晓春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些空投的物资,直接从美国打包运回来的,这是美国大兵野战的标配,呵呵!

    刘佩玉还是小孩子脾气,看见晓春姐脸突然红了,她更好奇了,一停不停的问:“晓春姐,晓春姐,这到底是什么药,能治什么病?”问来问去的,连赵团长也开始好奇了,赵晓春看见哥哥也好像对那玩意儿有兴趣了,一脸囧态。

    她怕小刘还要继续问下去,把她拉到一边,嘴贴着她的耳朵说:“那东西不是什么药品,是yun套,男人女人做那事用的!呵呵!”“为什么空头那些东西呀呀?”刘佩玉傻头傻脑的问,声音很响,“小点声,我的小姐,难为情的,呵呵!”,赵晓春真拿这个小姑娘没办法,还好,听她这么一说,刘佩玉不再吭声,赵团长也许隐隐约约听见了她们的说话,也许觉得这些玩意儿和女人的事有关,他笑了笑说:“你们忙吧,我先走了!”

    刘佩玉望着赵团长的背影,有些得意,有些出神,她在心里想,这东西我私下里要留几包,或许有一天她和团长两人也需要,只是不知道这东西怎么用?嘿嘿!有空得仔细研究研究。

    正在这时候,有人在外面喊:“啊!有女野人,女野人把通讯员肖敏抓走了!肖敏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