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女野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0:47本章字数:2948字

    赵晓东刚走出刘佩玉她们的帐篷,就听见有人在喊:“野人,野人,快来人呐!有女的野人,把肖敏带走了!”赵晓东不大相信这地球上真有所谓的野人存在,他急匆匆地赶回自己的营帐,只见营帐的油布高高地掀起来了。

    他还是怀疑那些人在瞎胡闹,走进营帐仔细瞧瞧,真的没有发现肖敏,肖敏的行军床一片狼藉,床单掉在地上,再一看,肖敏的铺位旁还放了一堆上次那种不像苹果不像梨的野果,赵晓东明白了,她又回来了一次,那她这次为什么要带走肖敏呢?赵晓东一下子有点儿想不明白......

    原来,那克钦族姑娘并没有走远,她不可能再回她们自己的寨子了,在她们的意识里根深蒂固有一种观念,那就是一个女人被人甩了,不要了,那是天大的耻辱!在克钦人看来,如果一个姑娘,她的男人不要她了,宁可死在外面,也不会再回到娘家,她永远也回不去了,再说,她也不想再回去了。

    从呱呱坠地到现在,在原始森林里生活惯了,她已经适应了那里的气候,那里的坏境,跑起来飞快,躲在大树古藤后面别人也很难发现,她常常半夜跑来偷偷的张望赵团长他们。

    更离奇的是她居然一开始就把赵团长和肖敏搞错了,误认为肖敏就是赵团长,一是因为她从到到尾都是在喜欢肖敏,何况爸爸在把她许给人家时,那肖敏正好站在赵团长前面一点点,本来她误以为爸爸是将她许给肖敏的,满心欢喜,何况她觉得肖敏比赵团长活泼可爱,在克钦族姑娘听来,“赵”和“肖”发音差不多,而且在她看来,赵团长部队上的男人个个都是美男子,就像东方人走在巴黎街头,找不到长得丑的西方女人一样,其实,一开始,春晓她们也误会了,都误以为克钦族姑娘是刻骨铭心的爱着她们的赵团长,整天围着赵团长转,其实肖敏同样围着赵团长转,没有人看出来,克钦族公主其实是围着肖敏在转,所以,晓春和佩玉一开始都将克钦族女孩视作情敌。

    肖敏也确实是个美男子,还真长得有点像赵团长,看起来比团长还英俊潇洒,只是比团长稍微矮一点点,而肖敏皮肤像女人一样白,说出来也许没人相信,其实那天姑娘脱光衣服,想钻的是肖敏的被窝,所以才和肖敏撞了个满怀,相对来说,她才不那么喜欢赵晓东呢,整天凶巴巴的板着脸,只有白白净净的肖敏爱说笑话,很活泼,才是她的最爱,她学会的几句话也差不多都是肖敏教的。

    因为大家都疲惫不堪,其实克钦族姑娘这几天几乎每到半夜里都来赵团长他们的营帐,她原来唯一的用兽皮做的短裙也被树枝刮走了,这样也好,她觉得很舒服、很爽气,只是那方面的欲望经常使她夜不能眠,她已经是个很成熟的女孩子了,热带雨林的女孩子这方面特别早熟,这种需求也特别强烈,一旦想起来就赶不走了,整天在心里闹得慌,那天飞机来后空投了很多的灌装牛肉什么的被她看见了,心里有点儿想吃那玩意,毕竟她还是小孩子,看见别人吃什么就眼馋。

    克钦族姑娘爬上一棵野果子树,采了很多不像苹果不像梨的野果,她天真想和亲爱的肖敏换罐头吃,可是每天晚上,她看见营帐里总是两个人睡在一起,总没有机会,那天也真是巧,无巧不成书,赵团长不在,只有肖敏一个人在营帐里睡觉,肖敏睡得很香,轻轻的均匀的打着鼾,看着英俊的肖敏温柔的睡姿,克钦族姑娘简直被迷死了,心里痒痒的,她蹑手蹑脚的放下那野果,拿了两罐牛肉罐头,双手抱起熟睡了的肖敏冲出了营帐。

    克钦族姑娘这几天风餐露宿,皮肤微微变黑了,头发乱了,再加上身上唯一的几片兽皮做的短裙也不见了,活脱脱成了一个野人,至少在肖敏的战友们看来的的确确像个野人。

    肖敏正在梦中,突然闻到一股奇香,他被奇香熏得懵懵懂懂的,整个人像梦游一样随从的被克钦族姑娘抱着除了营帐,那姑娘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半搂半抱着,一路狂奔,把肖敏带到很远的一块草地上,肖敏还在半睡半醒之中,任由克钦族姑娘的摆弄,他不想挣脱,他觉得舒服极了!

    克钦族姑娘将肖敏放到草地地上,嘴里轻轻地呼唤着:“赵赵赵!”,“肖肖!”一边温柔的呼唤着,一边把肖敏的衣服一件件脱下,最后把肖敏仅剩的一点衣物也脱下,她站起来围着光着身子的肖敏转圈,一边嘴巴里念着什么,一边像欣赏什么神圣的艺术品,或者神物一样欣赏着肖敏的身体......

    ......

    肖敏迷迷糊糊地被克钦姑娘半搂半抱的拖拽着,带到了草地上,他朦朦胧胧有些意识,但不知为什么四肢动弹不了,像喝了迷药似的任由着姑娘的摆布,他没有一丝想挣扎的念头,其实那克钦姑娘的兽皮短裙弄丢后,身上散发出的气味更浓了,这种气味使蚊虫不敢叮咬,但男人闻着了会产生一种强力的冲动,觉得这眼前的女人是全世界最美的,最让人着迷的,尤其是克钦公主在生理强烈需要的时候,这种奇异的香味会散发的更浓烈。

    当克钦姑娘准备拿野果换牛肉罐头,走进营帐时,肖敏正躺在床上睡觉,这天肖敏吃了牛肉罐头,腹中终于有了吃饱的感觉,这是这些日子以来,肚子里最舒服的一刻,所以一觉睡得很香很沉,迷迷糊糊地居然还做了春梦,突然一股奇香熏得他几乎快要窒息,他浑身酥软,只有模模糊糊的意识,像个没有灵魂的人,克钦姑娘只轻轻一楼,他就不由自己的任凭摆布了。

    他慢慢地看清了姑娘的脸,他一下子认出来了这是一心要嫁给赵团长那个姑娘,虽然她的脸有好几天不洗了,黑不溜秋的,灰头土脸,那时赵团长好像不喜欢那个姑娘,整天没给她好脸色,他肖敏倒是对那姑娘心生好感,只是文化差异,觉得那姑娘胸和臀部太大,虽然身上透着野气,但这不妨碍她对他的深深吸引,也许是动物的本能驱使,睡梦中也会经常出现这个充满野性的姑娘性感的身影,肖敏做梦都没有想到那位公主真正想结秦晋之好的男人就是他!

    克钦姑娘这几天光着身子在森林游荡,没有吃好睡好,身材倒比前几天更苗条了......克钦族姑娘把垂在胸前的长发用双手拨到后背,停止了转圈,躺到肖敏的旁边,抚摸着肖敏的前胸后背,手指轻轻滑动,来来回回,肖敏的全身骨头都酥掉了,心跳突然加快了很多,姑娘的手在肖敏的前胸摸索的一会儿慢慢滑向他的小腹部......肖敏热血沸腾了,他侧身抱住那姑娘狂吻起来……

    两人这一番云雨足足持续了一个多小时,因为那姑娘还是chu女,一开始并不顺利,肖敏亢奋、紧张,整个人的情绪还是腾云驾雾似的,这时候肖敏完全清醒了,他经历了莫名的惊恐,经历了暴风骤雨般激动,现在复归渐渐平静了......

    “肖,肖!嘻嘻!”克钦姑娘用野草在肖敏的脖子上挠痒痒,一脸满足的表情,火烧着了一样的双眼现在变得脉脉含情、柔情万种,肖敏的心情开始复杂起来,他在想自己要不要再回驻地,还是跟那克钦姑娘在林间游荡呢?

    原来这个肖敏的背景其实不一般,他是JT派来在赵团长那里卧底的,JT人马很多,几乎每个团以上的单位都有他们的人卧底,表面的职务是通讯联络员,其实他可以直接向最高司令汇报,但这些日子以来,一方面团长对他不薄,另一方面团长也对上司忠心耿耿的,不需要再监督什么,赵晓东团长是那种标准的军人,会原汁原味的执行上级的命令,他常说,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

    肖敏慢慢的恢复了理智,他想,和克钦公主在一起也不行呀!他是十二万分的喜欢克钦族公主,抱着那姑娘简直如皇上般的爽,生理的需求心里的期盼都满足了,但他哪能习惯那样的生活环境,他从小娇生惯养的,不像团长那样会吃苦,肖敏想着想着,因为刚才体力消耗实在太大了,竟慢慢的睡着了......

    谁也不知道这个肖敏会不会还回到赵团长的身边去?......责任心强的赵团长一连几天望着空落落的对面那张行军床,很不习惯,整晚都睡不好觉,一有声音,总觉得是肖敏这小子回来了,这个喜欢上了克钦族女孩的肖敏会回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