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别开生面的端午节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0:47本章字数:4956字

    “他奶奶的,她祖宗的!绕来绕去,怎么又回到老路上来了?”是那个率真、可爱的王月月的声音,老远的就传了过来,王月月一边骂骂咧咧,一边用竹棒使劲的抽打着树叶。

    “啊,真的是条老路,你看那古藤,像个老人盘腿而坐的那棵!哎,居然又一次回到原点了!”李岚指着远处的一根长得像驼背老人似的古藤愤愤不平的说,原来,邱连长他们一行人转了几个礼拜,居然走到了96师的屁股后面去了,所有的人都垂头丧气,心情坏到了极点,有一个小伙子居然哭起了鼻子,“哭什么哭,老娘还没死呢!呵呵!”王月月轻轻的踹了那小伙子一脚,笑骂道,只有王月月此刻还是那样精神气爽。

    这时候,躺在密林背后草地上的肖敏和克钦姑娘都听见了响声,此刻两个人还光着身子,并不打算穿衣服,克钦公主在肖敏的脸上亲了又亲,一溜烟像松鼠一样循入树林,没有人看见这一切,肖敏则慌乱的很,他赶紧找来衣裤,一件件套上,上衣一时还穿反了,马上脱了重新穿好,手忙脚乱的,再仔细检查了上衣的每个纽扣,随后他循着声音嘈杂的地方慢慢走去。

    “哎,小伙子,您好!有没有看见96师的赵团长他们?”张敏敏问走过来的肖敏,“哪个赵团长呀?是不是赵晓东团长?”肖敏也感觉到眼前这几个人似乎有些面熟,语气很客气的问,“是啊是啊!那有一个女的,赵团长的妹妹在不在呀?”张明敏她们几个人一下子激动起来,连珠炮似的问道,“哈哈,在在在,都在!你们跟我来吧,那里还有好吃的东西招待你们呢,跟我来吧!”肖敏被他们高涨热情的情绪感染了,也很热情的回答,他的性格本来还有些内向呢,“有好吃的?真的?什么好吃的!呵呵!先透露一下吧!”王月月的脸上露出了天真的笑容,也不等肖敏一一作答,催促大家:“姐姐们,那我们快走吧!帅哥小伙子,你走前面,呵呵!好久没见晓春姐了!”

    ......

    搭着油布简易棚子的刘佩玉住处,刘佩玉一时闲着没事做,又开始胡思乱想纠结那避yun套的用法,她觉得很神秘,这小小的一个圈圈竟能避yun,真的很神奇呢!不知道这东西怎么用,要是有一天团长肯跟她做那事了,那一定要用用,嗳,不!干嘛要用这玩意儿呢?怀上孩子,和心爱的团长怀上可爱孩子,那不是更好吗?那是最求之不得的事了,那是最棒的啦!刘佩玉有些沾沾自喜,陶醉在梦幻之中。

    不过,佩玉转眼又一想,等生下孩子后,这东西还是有用场的,有了这东西还可早点做那事,想做就做,更加不必有什么思想负担,美国人真是想的周旋,她又开始浮想联翩了,她盼望起来,盼望团长能早点儿要她,她已经把赵团长深深地刻在心坎上了,她现在一天到晚真想好好抱抱她的团长,幻想着依偎在团长宽阔的胸怀之中那暖暖的幸福。

    “小刘,你一个人叽叽咕咕在忙啥?”,赵晓春拿了八九个牛肉罐头进了帐篷,笑眯眯的说:“快过来,有好吃的东西!”刘佩玉赶紧动作麻利的把那避yun套塞到随身所带的小箱子里,有些脸红难为情的说:“啊!不忙什么,晓春姐,你有什么好吃的?”“是牛肉罐头!看看,还是纯真美国产的呢!”这几日晓春姐的心情很不错,她一边说,一边正准备打开那铁皮罐头,正在这时,帐篷外响起来“叽叽喳喳”的女人说话的声音。

    “晓春姐,晓春姐,我看见晓春姐的背影了,一定是晓春姐!呵呵!”,几个姑娘“叽叽喳喳”的不停歇,赵晓春一下听出了是王月月她们,她一阵惊喜,没想到她正十分思念那四个姐妹,居然在这里相逢。

    真是悲喜交加,令人高兴的是五姐妹经历了生死的考验,经历了多少艰难险阻,总算现在都还活着,而且居然意外相逢了!但一行人都隐隐约约赶到前路漫漫,这原始森林充满着诡异,在里面的人好像都喝了迷魂汤似的,大家都觉得这条路一定会能够通往山外,可走着走着又看见非常熟悉的景物,才知道又回到了两天前出发的地方。

    张敏敏比较沉着冷静,她抹了抹自己眼角的泪水对大家说:“走,上晓春那儿去,让团长妹妹好好犒劳犒劳大家,呵呵!”王月月破涕为笑:“走了,快走!那帅小伙子说了肯定有好吃的等着我们!”

    此时,赵晓春早已迎上前来,和大家一个个拥抱,好像是迎接凯旋归来勇士一样,赵晓春此时自己也泪水也像开闸泄洪的流水“哗啦啦”的夺眶而出,她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向大家问好:“呵呵!姐妹们都还好吧?”王月月调皮的说:“还都活着,剩下的五个,一个不少!不容易,嘿嘿!”赵晓春拉起王月月的手说:“是啊,都不容易啊,来进帐篷!”晓春一边招呼大家一边顺手抹去王月月还挂着的泪水,赵晓春仔细打量着每一姐妹,发现大家都瘦了一圈,连胸部都不那么鼓鼓囊囊了,平时拼命减肥都达不到这个效果,晓春心里掠过一阵酸楚。

    赵晓春先给五姐妹和无线电天才刘佩玉认识一一介绍了认识,大家一个个诧异,原来团长身边居然还有如此标致的姑娘,顿感眼前一亮,其实有时候女孩子看女孩子才挑剔呢,如果某一女孩被同伴们一致肯定,那一定是个一等一的大美女!

    刘佩玉从纸箱里拿出牛肉罐头给大家分享,此时的刘佩玉倒是心情相当不错,一是她的小心眼里充满着对团长的爱,爱恋中的女人心情本来就不错,二是现在一路上有多了几个同伴,人多力量大呀!能不高兴吗?

    她专心致志的一一把那些铁皮罐头打开,放到姐姐们面前,笑眯眯的托着下巴,看着他们狼吞虎咽,沉默了好久的,只有嘴里的咀嚼声,钱娉娉吃了几口牛肉,突然放下,说:“大家是否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大家你看看我看看你都说不出来,现在谁还记得什么日子,连几号星期几都忘了呀!

    钱娉娉神秘的笑了笑说:“估计大家也不记得了,今天是我们中国人的端午节,在我们老家那是很隆重的日子!呵呵!”经她这么一说大家这才想起今天可能真是端午节!王月月停下了吃罐头里的牛肉,说:“那我们包粽子,端午节一定要吃粽子的!呵呵!”她停了停,心直口快的说:“在我们老家还有这么一句话:端午不吃粽死了没人送!呵呵!”张敏敏用眼睛阻止她说完,可王月月还是像倒豆子一样全倒了出来,因为现在身边天天死人,大家都很忌讳说“死”这个字。

    王月月做了个鬼脸,还是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又说了:“姐姐们,我们去采点粽叶包粽子吧!这里最不缺的是成片成片的粽叶!呵呵!”大家面面相觑,这倒是个不错的提议,钱娉娉接着说:“对呀!我们包点粽子吧,这里粽子叶确实倒是随处可见,但问题是哪里还有米呀?拿什么包粽子呢?”李岚姑娘人称小诸葛,脑子最好使了,她接过话题说:“我们想找到一粒米都难于上青天了,但是活人不能让尿憋死呀!这里有魔芋,能不能用魔芋来包粽子?”“对呀对啊!还可以在里面放上一小块獐子肉,呵呵!魔芋獐子肉粽子,太好了!小郑——”王月月第一个赞同,她一下子想起了小郑,让小郑去抓个獐子回来,这一主意,其他人都觉得是个好办法,这魔芋獐子肉包成粽子吃起来是什么味道?所有人很是期待!

    大家正在议论纷纷,这时大胡子邱连长进来了,他听见了李岚和王月月的最后两句话,笑呵呵地说:“这魔芋獐子肉粽子可能是全世界最好吃的粽子,我去让人采点粽子叶,再随手抓个獐子回来,呵呵呵!”大胡子最近一直跟着保护着这四个女兵,一方面担心她们的安危,另一方面也是他的荷尔蒙需要,他最近一直很消沉,打仗时的勇敢顽强不见了,他现在已经胸无大志了,基本上有点儿活一天是一天味道,只是有时候还想起自己是连长,行为还有些约束。

    大胡子现在和张敏敏的关系已经搞定,虽然没有订婚也没有发生实质性的关系,但两人彼此都觉得已经是恋人关系了,可偏偏这时大胡子心中的理想灰飞烟灭的时候,荷尔蒙却反其道的急速膨胀起来,不但如此,他还对个悲悲切切的钱娉娉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何况大胡子和小钱是同乡,如果不是因为被那两个小日本jian污,差一点投河自尽,还差一点和小钱订婚呢!小钱和敏敏脾气性格迥异,大胡子私下里想,是两个味道不同的姑娘,估计做那事的时候,表情和表现也大不一样?没有人知道大胡子他最近到那几个女兵那里跑的勤的原因,实际上他最近是冲着钱娉娉来的。

    ......

    钱娉娉因为得了盆腔炎,小腹部经常疼的直不起腰来,她这几天一直坐在大胡子的枣红马上,今天,她从马上下来的时候,就曾有意无意的对旁边的张敏敏说:“敏敏啊《快端午节了!很怀念家乡的端午节赛龙舟那节日的气氛,令人陶醉,现在很想吃粽子!”其实钱娉娉不仅仅想是吃粽子,而是十分想家了!这时候,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大胡子邱连长把这句话记在心里了,所以刚才有人一说要包粽子,他立马就自告奋勇说,他去弄粽叶回来,还亲自准备到林子里弄些野味回来。

    因为钱娉娉的妇科病,再加上那天投河自尽没死成,却同时烙下了关节炎,在这闷热潮湿的原始丛林里,这两样毛病发的更厉害了,这是多天来,一直骑在大胡子的枣红马上,每天大胡子邱连长要把钱娉娉抱上抱下好几次,大胡子开始注意起钱娉娉来了,抱着美貌女子温软的身子,大胡子不禁想入非非。

    大胡子猛然发现钱娉娉不但人长得妩媚,而且性格温顺,像一只温柔的小猫咪,那搂着自己脖子的双手凉丝丝的,像是腾冲美玉做就的,说话柔声细语,不像张敏敏那样对人忽冷忽热。

    其实大胡子也有些偏薄,张敏敏这个姑娘心地非常善良,眼里容不得半粒沙子,是个外冷内热率真的好姑娘,只是大胡子他吃不准她啥时候就会冲你发火,啥时就对你温柔体贴,反正,她心情不好时,你就千万不要招惹她,否则就会吃不了兜着走!现在,连队里死剩下的所有人都知道他大胡子和张敏敏在谈朋友,但天知道,大胡子居然还一次也没有和张敏敏亲过嘴,当然,那一年多前的人工呼吸不能算,呵呵!在大胡子的记忆中两人好像还没有热烈的拥抱过。

    而这大胡子和钱娉娉倒是抱过好多次了,这一开始钱娉娉羞得脸红耳赤,而大胡子却像抱个小孩似的一扔,就把钱娉娉送到马背上去了,根本没有什么感觉,日久生情一点儿不假,过了两三天大胡子再抱钱娉娉时,就感觉有些异样,大胡子自己抱着小钱的力度就完全不同了,钱娉娉温润的皮肤,温软的身体让大胡子血脉开始膨胀,有时候会情不自禁的颤抖。

    大胡子现在确实很留意钱娉娉的一举一动,才听说钱娉娉想吃粽子,他恨不得马上策马扬鞭给钱娉娉她们去买粽子,这当然是不可能的,现在这几个女兵想自己包粽子,那粽叶就应该他大胡子全部搞定,反正片地都是,而且带着粽叶清香,他马上去让小郑他们去弄,才会儿,一大捆青翠欲滴的粽叶扛回来了,回来,在这茂密的原始森林这种东西真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大胡子自己一溜烟的出去,一溜烟的回来,搞定!两只獐子,一只野兔,去皮剁肉,忙得不亦乐乎!

    “现在粽叶有邱连长他们已经摘摘回来了,粽子肉馅也有了,呵呵!我们姐妹几个除了娉娉有关节炎,其他人跟我一起去挖魔芋吧!”张敏敏有条不紊的指挥起大家来,刘佩玉小姑娘此时也来了兴致,她对晓春姐说:“晓春姐,我们也和她们一起去挖魔芋吧!我想看看这魔芋长什么样子?呵呵!”“好呀好呀!我去准备几个网兜去!就来!”赵晓春也想亲自参加,就算是一次端午节的娱乐活动吧!一群人兴致盎然的出去了,只留下钱娉娉一个人坐在帐篷里。

    钱娉娉一个人默默的想着心事,她特别想念爸爸妈妈和两个妹妹,估计这辈子也无缘再见到他们了,她的耳边经常会响起起父亲在小河边的那种哭喊声:“娉娉,你在哪里呀?呜呜——”,她经常一觉醒来枕边湿了一大片,现在她又想到了大胡子,大胡子现在还不大清楚,钱娉娉到底是不是他相亲过的女人?但她觉得大胡子对她有感觉,而她很慢的也似乎对大胡子好感起来感觉,这感觉虽然不强烈,但居然一天天在顽强的滋长。

    大胡子在明处,她钱娉娉在暗处,她知道大胡子就是她看上的那个男人,而大胡子还不清楚钱娉娉是不是当初在家乡那时和他相亲过的姑娘,当时,所有的乡亲都以为小钱投河自尽了,她钱娉娉其实早就认出来了,大胡子邱连长就是当年在家乡的时候看上自己的小伙子,尽管小钱姑娘没有挑明,没有向他表白,尽管她确切的知道张敏敏正和大胡子在谈恋爱,但现在无法阻挡她对大胡子那种情感的慢慢滋长。

    “怎么啦?人都到哪里去了?呵呵!有人吗?”大胡子在外面喊,“嗯,有人,我在里边呢!是邱连长吗?”钱娉娉在里面温柔答应着,“我来看看还缺什么材料?呵呵!包粽子进展如何了?呵呵!”邱连长一边说一边掀起帐篷的一角钻了进来。

    钱娉娉心想,机会来了!她一直想有机会把这份情感向邱连长表白,因为对她们这些误入原始丛林的女人,生存的时间确实不多了,小钱心里想着,这些天来,身边一直有姐妹们在,只可惜一直没有这样合适的机会,现在姐妹们都出去挖魔芋取了,难得的好机会,也许将来没有这样的机会了!钱娉娉内心无法抑制的冲动,猛烈的撞击着她那脆弱的心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