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血色夕阳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0:47本章字数:2870字

    “邱连长,邱连长,你过来,我们两人本来是同乡,听口音就觉得很亲切,呵呵!坐下聊聊吧!”这正好说在大胡子的心坎上,这些天来,大胡子一直想问问钱娉娉到底是不是他曾经相亲的女孩,可是一直没机会开口!现在倒是不错的机会,可怎么样问她呢?他反复搓揉着自己一双大手,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语言,钱娉娉看见大胡子欲言又止的样子,心里有些好笑,堂堂七尺男人还不如小女子呢!有什么话就说呗?

    钱娉娉想即使大胡子问了她也亲口不会告诉他,那毕竟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而且纯洁身子也被可恶的日本兵糟蹋过,而且还烙下了一身妇科病,盆腔炎时断时续的发作,她怕邱连长知道事情原原本本后,不愿意再要她、碰她。

    两人沉默过了好久,大胡子才蹦出一句:“你说,我俩是同乡?”“嗯!是呀!听口音就是呀!呵呵!”钱娉娉温柔的轻轻说道,眼睛早已显露出对大胡子的含情脉脉,大胡子的内心一阵悸动,心跳加速,呼吸也加快起来,他像冲锋陷阵一样迅雷不及掩耳地捧起钱娉娉苹果脸,狂吻起来。

    这时候的钱娉娉早已有了思想准备,十分默契温顺的配合着......不知过了多久,帐篷外隐隐约约传来了脚步声,估计赵晓春她们要回来了,两人才重新正襟危坐,钱娉娉本来皮肤嫩白,现在大胡子一吻,两颊绯红,看起来更是楚楚动人!她拢了拢一头秀发对大胡子说你:“等会儿包好粽子后,我想坐你的马去散散心!好吗?”大胡子求之不得,最近的日子,他也一直想和钱娉娉套近乎,一直想黏在钱娉娉的身边,他一口答应:“好,好,现在我先出去一下!”“嗯,去吧!胡子!”钱娉娉无限温柔,目送着大胡子掀起帐篷油布离开。

    一群姑娘止不住的兴奋,手忙脚乱,还“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全然忘记了这十分困苦危险的境地,有条不紊的开始包粽子,那王月月还别出心裁的弄了些野果,削了皮和着魔芋一起放到粽叶里包起来,“哈哈!我的水果粽子,等会一定很好吃!太棒了!”王月月有些自嘲口吻幽默的说,大家都笑了,不一会儿空气里就开始弥漫粽叶的浓郁清香,还夹杂着魔芋丝丝的香甜,当然还有野果的酸味......

    吃完粽子,钱娉娉对大家说:“我想一个人在附近走走!”“走慢点,你关节炎的脚还没有好,路上注意安全,就回来!”心直口快张敏敏见一直愁眉苦脸的钱娉娉今天难得心情这么好,叮嘱几句,开始收拾刚才的粽叶“残局”,她看了看刚才小钱坐的位置,钱娉娉这几天一直嚷嚷着想着吃粽子,可真的包好了粽子她也吃不了多少,其实张敏敏怎么知道,小钱热恋了,而且热恋的对象是她的男朋友,天知道,小钱心里只想着大胡子,只想着大胡子狂风暴雨般的吻。

    小钱转过一个弯,穿过一丛竹子,没走几步,就远远地看见大胡子牵着枣红马过来,钱娉娉的心又开始荡起了涟漪,我的大胡子,现在我要让你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让你一辈子都忘不了那刻骨铭心的爱。

    “小钱——”,大胡子手牵着已经瘦弱不堪的枣红马,在向她频频招手......

    一刹那,她的眼前又浮现了张敏敏那少女般清澈的眼睛,她俩是仅剩的五姐妹中两人友谊最深厚的,几乎到了无话不谈的地步,而现在分明她是在抢自己最好姐妹的男朋友,可是谁知道我们这些人还能活几天呢?抓住最后的机会吧!钱娉娉犹豫着,慢慢往前挪步。

    ......

    原始森林的傍晚是最安静的,安静的有些恐怖,就像一场激烈的战斗刚刚停息,另一场更大的更血腥的战斗正在酝酿,是即将打响前的片刻宁静,让人的心高高的悬着,找不到存放下来的地方,天空好像比中午还亮了些,雨停得干脆利落,仿佛有一双巨大手一下把那漏水的地方紧紧地扎起来了一样,西边的天空中厚厚的云层突然开裂,开裂的干脆利落,阳光将厚云撕裂成一条条带状的长条,像一条条宽大的海鳗在缓缓游动,这是一种罕见的、十分悲壮的美!

    毫无预兆的,被撕裂的云层下面边缘居然一下子蹦出出一个完整的太阳,那夕阳的颜色是我们平时从未见过的,像那种刚凝固了的鲜血的颜色,血红血红的夕阳将大胡子的枣红马和大胡子本人染成了紫金色,马和人都带着金色的光环,大胡子邱连长牵着马的缰绳走在前面,钱娉娉骑在马上,远远看去,恰是一幅被夕阳勾勒出的非常壮美的剪影。

    钱娉娉和大胡子都好像有很多很多话要和对方说,但谁也没有开口说话,倒像是两个不认识的路人,连眼睛都没有看着对方,两双眼都注视着朦朦胧胧的前方,钱娉娉又默默地想着心事,她是个多愁善感的姑娘,心事一重,胃部也好像萎缩了,别人是吃不饱,她呢,很想吃一样东西,但这样东西正放她面前的时候,她也吃不了几口。

    这不,包好魔芋獐子肉粽子,才吃几口,腹中就觉得饱了,钱娉娉也接受过正规的护理培训,她知道这样吃的很少,蛋白质和水的摄入太少了,这人要不了几天,她身上的脂肪就会卸掉,身体就会像木乃伊似的干瘪,剩下一具恐怖的躯壳,到时候就算是神仙也无力回天,所以,这个钱娉娉想尽早把还算丰满的身体给她深深爱着的大胡子,要不然,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店了。

    大胡子邱连长或许并没有像钱娉娉对他那样那样深情厚意,他喜欢张敏敏,也喜欢小钱,现在只是荷尔蒙在起作用,这家伙最近已不像以前那样壮志满满,他变得心灰意懒,尽管他的战功卓著,但这只是过去的历史,有时他觉得和半夜骚扰女兵的火头兵大胖子没啥两样,现在前路漫漫,前景非常暗淡,他居然也像伙头兵一样马上想尝尝女人的滋味,他已经不是一般地想了,可一想和恋人张敏敏做那事,还真有些胆怯,哎!张敏敏这脾气,弄不好,刚一提这事,就会挨一顿臭骂,而小钱却又是一个别有风味的女人。

    两个人一匹马就这样默默地走着,仿佛要走到世界都尽头,这枣红马仿佛是真能揣摩他俩的心思,走到一片空地上不走了,那空地真像一张大床,十来米大小的地方没长一棵树,地上铺着厚厚的落叶,松松软软像一个硕大的席梦思,“胡子,扶我下来!”钱娉娉低头对大胡子说,大胡子邱连长此刻好像掉了魂似的,过了好久才明白钱娉娉的意思,钱娉娉已经两只脚并在一起,准备跳下来,大胡子赶紧伸手接了下来。

    大胡子木然的站在那里,虽然他的脑子里已经把这样的场景想了几百遍,但真到了将要开始的时候,却不知道怎样下手,钱娉娉也不跟大胡子说话,慢慢的走到空地的中间,看了一眼傻傻站着的大胡子,她开始一件一件的脱衣服,她把衣服脱下来,抖了抖,仔仔细细地平铺在厚厚的树叶上,居然还把折在一起的衣角撸平,慢慢悠悠、一丝不苟、安安静静,仿佛整个地球就只有她钱娉娉一个人似的......

    大胡子在那里看的人都傻掉了,原来这姑娘的身体长得这么美,每一根线条,每一处肌肤美的让人魂飞魄散,他大胡子才疏学浅,找不到合适的词来形容,他的心跳几乎加速了一倍,全身的血都涌到一处,大胡子晕了,醉了,大胡子的魂也瞬间离开了他的躯壳,他晕晕懂懂地走向像女神一样站着的不着片缕的钱娉娉,钱娉娉像抽掉骨头的软体动物一样温顺的倒在大胡子宽阔的怀里……

    夕阳只剩下半个了,颜色也慢慢淡去,变成了橙子一样的颜色,温柔缠绵的洒了下来,那善解人意的枣红马别过头去,好像有些难为情似的低头吃着草,大胡子和钱娉娉已经来来回回云雨了两个回合,暴风骤雨慢慢变成了江南淅淅沥沥的小雨……

    云层又从灰黑变成了深黑,把夕阳严严实实的包裹起来,这时候,枣红马吃饱了,迎头轻轻的叫了一声,好像它想告诉主人,时间不早了,该回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