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 王月月离奇的身世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0:47本章字数:2984字

    第三十二章王月月的身世

    此时的王月月已经昏迷,她也是在和钱娉娉一样给伤员换药途中突然感到阵阵恶心,人站立不稳,摇摇晃晃,也是一样的头重脚轻,还好像是嗜睡的症状,一会儿就失去知觉不省人事,她的手里还拽着药品纱布等东西,这混混沌沌之中,王月月好像回到了妈妈的怀中,躺在妈妈温暖的怀抱中,她不想离开妈妈的怀抱,就这样永远的躺着......

    王月月出身在上海的郊区,是青浦一个叫白鹤镇的地方,传说有两位古人乘着白鹤而来,那白鹤爱上了这个地方的水土,居然不肯离开,两位古人也只好定居在这里,白鹤镇的风景非常美丽,那里是一半的陆地一半的水面湖泊,整个地区大小河流密布,河湖相连,小小的湖泊一个接着一个,那湖泊都不大,最大的才五六百亩水面,最小的才一两亩左右。

    那里的人把湖叫做芦苇荡,因为大小湖泊里一大半的水面都长满了芦苇,当芦苇荡的芦苇由绿转黄,芦苇开出松鼠尾巴一样米白色的花时,那芦苇荡里的螃蟹只只肥的欲撑破蟹壳,那煮熟的螃蟹金红色,用米醋蘸着吃,味道十分鲜美,堪称天下第一美食!芦苇荡岸边的四周长满了大大小小的柳树,这柳树都是自然生长的,柳树的树干婀娜多姿,柳条婆娑飘逸,树上有世界上三大品种的知了阵阵赛着歌喉,仿佛是在令人神往神仙地界。

    可不知什么时候起这里有一种可怕的病肆虐起来,这种病名叫吸血虫病,得了这种病的人,一开始没有什么明显的感觉,这时只觉得肚子饿,两三碗饭下肚还没有饱的感觉,慢慢的情况就严重起来,肚子一天比一天大,最后比怀孕十个月待产的女人肚子还大,没几天就呜呼哀哉了,王月月的爸爸就是得这种病而死的,爸爸死的时候,小月月才三岁半,在那个时代,男人是家里的顶梁柱,王月月和妈妈从此陷入了绝境。

    王月月家的房子在白鹤镇的边缘地带,而且有些离群,离最近的邻居也有百十来米,小月月的爷爷奶奶住在三叔家,和小月月和她妈妈不常来往,陪伴小月月的经常是相貌各异的叔叔,只要是叔叔来住就有鱼肉荤菜吃,所以小月月经常盼望那些相貌不一的叔叔来他家住,其实小月月哪里晓得,妈妈在用自己年轻美貌的身体换钱,来支撑这个摇摇欲坠的家,艰难的度日。

    ......

    有一天,小月月问一个长得很好看脾气又好的叔叔:“叔叔,你做我爸爸好不好?别人都有爸爸,我没有爸爸!”那个叔叔神秘的笑着说:“小月月,我也很想做你爸爸,只是我还娶不起你妈妈!呵呵!”月月搞不懂妈妈为什么不要那个叔叔,那个叔叔可好呢!月月记得这有这个叔叔来时家里没有鱼肉吃,只能吃些茭白之类的素菜,月月哭着求妈妈说:“我不要吃鱼肉,我要那个和蔼的叔叔做爸爸!”月月记得妈妈苦笑着说:“妈妈也想叔叔做你的爸爸呀!可月月没有鱼肉吃身体长不大的!呵呵!”等到后来月月长到八九岁的时候才知道那叔叔因为穷,虽然喜欢妈妈,但最后还是无奈做了别人家的上门女婿,做了别的小弟弟的爸爸。

    虽然生活苦难,小月月天生是个乐天派,整天快快乐乐无忧无虑,妈妈当然很喜欢月月,一有空就会背着月月上街买鸡蛋糕吃,月月记得妈妈脾气不好,性子有些暴躁,她只对自己女儿小月月和那个月月想让他做爸爸的男人和颜悦色,笑脸相拥。

    不知为什么,妈妈对别的叔叔往往横眉冷对,又一次,月月半夜醒来听见响声,那个压在妈妈身上的叔叔不知道说了句什么话,被妈妈一脚踢在床底下,后来妈妈再也不让那个叔叔在家过夜了,虽然那个叔叔很有钱的样子,隔天那个被妈妈一脚踢在床底下的叔叔拎了一条大鱼来,嬉皮笑脸的对妈妈说:“就原谅我一次,放我进屋吧!”妈妈铁青着脸说:“谁叫你不把我当人看,滚吧!没有什么下一次!”说完,把那条大鱼扔出了十几米远,那个叔叔捡起地上的大鱼悻悻的走了,小月月不稀罕大鱼,谁叫他让妈妈不高兴呢?

    月月长到十岁已经是个漂漂亮亮的小大姑娘了,为了这个家的名声,妈妈拒绝了所有叔叔上门了,妈妈给他找了个上了年纪的爸爸,小月月不喜欢那个爸爸,那天那个新爸爸居然对小月月动手动脚,被小月月在他的手上狠狠的咬了一口,月月估计这家伙也不敢把咬他的事情告诉妈妈,要知道妈妈可厉害着呢!

    ......

    小月月长到十一二岁上下,已经是个人见人爱的很水灵的姑娘了,嘴巴很甜,叔叔婶婶叫个不停,小姑娘长得很貌美如花,以至于她的后爸有着强烈的非分之想。

    王月月的妈妈名叫韩莲秀,是白鹤小镇远近闻名一等一的美女,有些街坊邻居夸张的说,比那古画上西施还美,苗条的身材,皮肤雪白雪白的,两只水牛般的大眼睛简直会说话,还是应了那句古话:自古红颜多薄命。

    没想到结婚才四年多,韩莲秀的男人就撒手人寰,留下一对孤苦伶仃的母女,那年月的老人很迷信,公婆又嫌妈妈克死了男人命太硬,所以敬而远之,一般不大上门,那韩莲秀断了生路,又没人管她,只得靠自己天生丽质的身体养活母女两人,因为长得实在可圈可点,各式男人自然络绎不绝,可她的性格倔强,上门过夜的男人稍有人出言不逊,她便像斗败的公鸡,不肯罢休,有几个臭男人自以为有钱忘乎所以,不吝惜她的身体,自然下回别想再来过夜了。

    后来,美人韩莲秀渐渐厌倦了这样的生活,月月大了,对她的影响也不好,在小月月十一二岁那年,妈妈再嫁给了姓贾的裁缝,那贾裁缝比王月月妈妈大了整整十岁,左脚还有点瘸,一只眼睛眼皮吊着,因为裁缝手艺不错,养家糊口不成问题,那贾裁缝死了老婆,有人给他和韩莲秀牵线搭桥,他还推三脱四的不要,嫌她名声不好,后来媒婆死缠烂打总算同意见面,一见面,他被韩莲秀的美貌惊呆了,贾裁缝腿就软了,不肯走了,当晚两个人就睡在一起了。

    那年深秋,韩莲秀得了腰疼病不能起床,月月正在门前的大树下跳橡皮筋,皮笑肉不笑的后爸贾裁缝拿着五颗糖,喊月月:“月月,到堂屋里来,把有糖给你吃!”月月讨厌这个爸爸,磨磨唧唧的说:“嗳,晓得了!”贾裁缝再喊:“月月!快来!”月月不情愿的走过去从贾裁缝的手心里拿糖,谁知那贾裁缝对着月月的小嘴亲了一口,月月赶紧推开满嘴酒气的后爸,那家伙一不做二不休,伸手就往月月的裤裆里摸,月月眼眼疾手快,拎起那家伙的猪手狠狠地咬了一口,这家伙疼得弯下腰去,人也快要倒地了,可他不敢喊出声,生怕里屋的月月妈听见。

    这样一来,贾裁缝消停了好长时间,不知怎么回事,妈妈好像也对那贾裁缝冷落了很多,也许是因为月月讨厌那个嬉皮笑脸的家伙,也许是妈妈看出了贾裁缝动月月坏脑筋的端倪,可妈妈还是没有料到,月月十四岁那年的夏天,妈妈一个人去娘家的亲戚家奔丧,月月在自己的房间里洗澡。

    不知道这贾裁缝如何拨掉门闩的,站在墙边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月月的身体看,月月赶紧拿衣服遮住前胸和下身,月月已经开始发育,是最怕羞的那个时段,月月厉声说:“老东西,快滚出去!我要喊人了!”贾裁缝像只哈巴狗一样的说:“月月,我给你2块大洋,是袁大头,你让我摸一下,摸一下就好!呵呵!”月月继续大喊大叫:“滚出去,滚出去死老头子!”月月一边大声叫喊,一边赶紧套上衣服,贾裁缝此时早已丧心病狂,何况这家伙已经看见了月月那花苞一样的身体,岂肯罢休?

    贾裁缝瘸着个脚像饿狼一样的扑过来,月月动作敏捷的抄起门栓狠狠地砸向那臭家伙,“铛啷”一声,贾裁缝头朝左一让,那门栓正好打在这家伙那只不瘸的腿上,这臭家伙立马瘫倒在地上,上半身和脑袋都浸没月月的洗澡水里。

    月月一看这家伙大汗淋漓,杀猪般嚎叫,估计他死不了,简单的收拾几件衣服,逃往十五里外的舅舅家,临走还对痛不欲生动掸不得的贾裁缝做了个鬼脸,令月月怎么都没有想到的是,月月离家后,过了两年,这贾裁缝还是把美丽的妈妈给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