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 记忆中的妈妈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0:48本章字数:3002字

    第三十三章记忆中的妈妈

    在月月的印象中妈妈韩莲秀长得很不一般的迷人,一张五官长得生动的脸,十个人见了,九个人会忘不了!妈妈的皮肤雪白雪白,月月的皮肤也很白,但跟妈妈比简直是个小黑妞,妈妈的脾气很倔,轻易不会得罪人,但谁要是欺侮了她,或者言语之中过分的冒犯她,她那水牛一样大的眼睛会喷出火来,她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那天妈妈去亲戚家奔丧回来,看见月月的房间里满地都是水,又看见那贾裁缝不瘸的那条腿居然打了石膏,一下子明白了怎么一回事,因为平时同桌吃饭,那贾裁缝对月月说话不三不四挑逗猥琐,他看月月的眼神更是肮脏邪恶的很,直勾勾朝月月微微隆起的胸部瞟。

    韩莲秀回家一看,心里其实已经生疑,厉声问躺在门板上养伤的贾裁缝:“嗳!月月哪里去了?月月呢?”贾裁缝乜斜了一眼韩莲秀,没好气的说:“这死丫头!我也不知道她野哪里去了!”韩莲秀觉得她担心的事可能已经发生,急切的问:“你把她怎么了?是不是……”月月妈还没有说完,那家伙心虚的抢着说:“你那死丫头野着呢,一股蛮力,我一个瘸腿的能把她怎么滴!”

    月月妈很聪明,很了解自己的女儿,她知道月月出手蛮快,反击有力,面对这个腿脚不方面的家伙,也不会吃太大的亏,但现在千万不能,也不想再和那样禽shou不如的家伙生活在一起啦!于是,收拾衣服回了自己镇子边缘的房子里一个人过日子,韩莲秀后来打听知道月月这孩子去了舅舅家,也不很担心她的安全,自己一个人给镇上的磨坊打些零工过日子。

    后来日本人打过来了,那狗头狗脑的贾裁缝居然做了镇上的伪保长,那瘸着一条腿的家伙把对月月的怒气散在月月妈韩莲秀的头上,日本人从自己国内和朝鲜半岛弄来一些女人,开了个小的慰an所,还缺四五个女人,要贾保长想办法补充女人,那瘸子居然想到了自己曾经的老婆。

    这个狗娘养的居然亲自绑架了韩莲秀,韩莲秀气不打一处来,怒骂道:“死瘸子,不好好的做人,居然做禽shou,做鬼子的哈巴狗,不得好死!”那个姓贾狗腿子被月月妈骂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狗嘴里还吐出一句:“嘿嘿,装什么呀!让你去快活快活!反正嫁我之前你也做皮肉生意的,装什么装!”韩莲秀起的两眼冒火,一口唾沫吐在那狗腿子的脸上。

    韩莲秀被押到慰安所才松了绑,她冷眼看着那些进进出出的日本军人,一个个人模人样进去,狗模狗样出来,韩莲秀瞅了一眼里面,那慰an所只有一个大筒间,十几张床一字排开,里面像个杀猪场似的,一个个脱得精光,几个女的半死不活的躺着,那些军人走马灯似的,轮流上阵,活像在机器上加工零件,更本忘了肚皮下面还是活生生的、和他们自己母亲姐妹一样的人。

    韩莲秀瞅准机会,一把夺过小日本的的刺刀,杀死了一个刚从里面走出来还没穿好裤子的家伙,然后在自己身上抹干净血迹,自己把胸口顶在刺刀上自杀了,等站岗的日本兵反应过来,韩莲秀已经咽气......

    等月月和舅舅知道这件事,就已经是妈妈死后的第三天了,月月抱着妈妈冰凉的身体哭了一夜,舅舅却没有流一滴泪,他的拳头捏得咯咯响,舅舅发誓一定要为月月妈报仇。

    ......

    话说,当年月月愤怒的打折了贾裁缝那条不瘸的腿后,没地方去,只得步行十五里到舅舅家去躲一躲,舅舅家本来也住在镇子上,因为外公喜欢养鸭子,搬到十五里外的一个湖边搭了几间草屋住在那里,月月记性很好,妈妈只领她去过一回,她就慢慢摸索着往那里赶,走了七八个钟头居然找到了。

    “舅舅!外公!”月月兴奋的喊起来,“哈哈哈!是我们的大姑娘月月,欢迎啊!”外公看见月月来了很高兴,舅舅没有说话,把小舢板撑过来,停在岸边,系上小缆绳,他笑了笑有点担心的问:“月月,你怎么现在过来,妈妈知道吗?妈妈呢?”舅舅看见月月带着一些衣物,便很详细的询问起来:“妈妈知道你来舅舅这里吗?”“妈妈不知道我来舅舅这里,全是因为那个死瘸子,居然欺负本姑娘,嗬!没他好果子吃!我把他的那条好腿也给打折了!呵呵!”舅舅已经听出了大致情况,无奈,便留下月月和他们一起生活。

    外公和舅舅搭的草屋很大,里面有三四间,一小半的茅草屋在水面上,那草屋前面和左右两边都是白茫茫的水面,要是天气晴好,烟雾蒸腾,会有几百只白鹭成群结队在水面盘旋,浅绿色的水,雪白雪白的一片白鹭在上面飞翔,非常壮观,月月经常托着下巴,看的着迷。

    最令月月着迷的是芦苇荡里成百上千只野鸭,远远看去和舅舅他们养的家鸭没啥大的区别,有时那些嘴馋的野鸭,还过来和家鸭抢食吃,舅舅一声口哨家鸭就朝他扑面而来,野鸭则远远地躲在一边,这样一来野鸭、家鸭像两支训练有素的部队立马分出泾渭。

    吃吧晚饭,外公给她讲了一个野鸭的故事,令月月对那些有趣的野鸭十分神往,外公抽完水烟,敲了敲他的紫铜烟管,开始了讲故事:

    “话说从前有一个姓韩的将军,麾下有不少的勇士,那些勇士都是他小时候的玩伴,将军小时候家境贫寒,八九岁就给财主家放鸭,财主家有五百多亩水面的芦苇荡,养了五百多只鸭子,可那财主非常小气,而且欺负将军年幼,一年到头不给工钱,只给些粗粮让他活命。

    将军小时候的玩伴都是些皮大王,拿了一个破锅子野地里生了火,将小气财主的鸭子一个个的杀了煮了吃,因为小伙伴人多,正是长身体的时光,而且平时也没有油水,肚子又空,一天往往要杀掉十五六只鸭子,不到三个月那财主家的鸭子已经寥寥无几了,眼看就要过年了,财主家的管家要来查看那五百多只鸭子了,那韩将军急的团团转,鸭子还剩下不到四五十只,一时肯定交不了差,他的小伙伴之中却不乏足智多谋的人,给他出了一招,等管家来查看时,让野鸭来充数。

    那天财主家的管家来时,趾高气扬的来了,韩将军和小伙伴们准备了些最香的鱼粉做的鸭食,等韩将军一吹口哨,那成群的野鸭闻着香味一个个扑棱着翅膀游了过来,主管一看那鸭子又肥又漂亮,羽毛很亮,数量又足,回去禀报财主,财主笑得合不拢嘴,韩将军一想,瞒天过海暂时混了过去,但想想终究不是长久之计,于是带着一群小时候的玩伴从了军,成了朝廷得力的大将军!呵呵呵!”

    “外公,野鸭真的有那么乖吗?那么听话吗?呵呵!”外公的故事已经讲完,但月月还沉浸在故事当中,“傻丫头,野鸭哪有那么乖,只是这野鸭肉实在鲜美,明天让舅舅抓几只给你尝尝!呵呵!”外公也被月月的天真感染了,像个孩童般捋着白须笑了。

    第二天,舅舅真的抓了两只很肥的鸭子,一只蒸着吃一只,一只烤着吃,不用调料,小月月吃的满嘴流油,舅舅还会下湖捉螃蟹,霜打芦花蟹正肥。舅舅一个“海龟下潜”,不到两分钟手里必定有一只大螃蟹,一条大的昂刺鱼,说来你们也许不信,江南河里,那昂刺鱼和螃蟹是一对好朋友,螃蟹在洞里躲着,昂刺鱼就在洞口守卫,没有经验的人往往要吃大亏,那昂刺鱼会把你的手死死的顶在洞口,让人脱不了身,不小心也会丢命,当然舅舅是个老手,他会先逮着那个洞口的“门卫”昂刺鱼,再抓那肥美的螃蟹......

    在舅舅的草屋里,月月度过了很幸福快乐的时光,直到听闻妈妈遭遇不幸,妈妈遇害的消息传来,她和舅舅、外公都义愤填膺,舅舅发誓一定要为妈妈报仇。

    那天,她和舅舅跟踪了贾裁缝半天,那贾裁缝简直不是人,他认贼作父,祸害百姓,为小日本做了不少坏事,那个叫早稻田沟的日本小队长,为了展现中日一家亲,特意请贾保长到慰an所来尝尝日本女人的味道,月月和舅舅一人一把匕首,在慰an所不远的竹林里蹲守着,见那贾保长和早稻田沟一前一后出来,舅舅拔出磨得铮亮的匕首“嚓嚓”两下,两条狗命不知不觉的就这样结果了。

    月月和舅舅从此以后就不能在这地方待下去了,当天晚上,舅舅就领着月月一起投奔部队去了,月月后来就被编排到了赴缅作战的护士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