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形意不出手,出手打死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5:16本章字数:1776字

    谭聿直感觉手臂关节痛彻心扉,旋即手臂就软绵绵的垂了下去。

    内劲伤人,外表是看不出什么伤势的。主要针对手脚筋膜和五腑六脏等薄弱的部位。而这些相对薄弱的部位一旦受到重伤,几乎是终生无法修补的伤害。

    叶扬一击得手,甩手毒蛇钻并不停留而是再次趁着谭聿痛感袭来的那一霎那钻入他的檀中穴。

    谭聿脸色大变。腿法最怕的就是近身格斗。现在叶扬贴身近战,而且又将自己一条右臂废了。谭聿怎能不色变。

    不过,谭聿好歹也是福建一带中级黑拳赛有名的好手。

    见叶扬夺命的招式,心中一秉。完整无缺的左手当即使了个螳螂封闭的招式,同时身子微微倾斜,欲要躲避过去。

    奈何叶扬这一招不论是时机还是力道都把握的太精准了。似乎是算准了谭聿会这么做,叶扬的甩手毒蛇钻仿佛是一条滑溜溜的毒蛇以刁钻诡异不可思议的角度绕过谭聿的防御,朝着檀中穴就是狠狠地咬了一口。

    檀中穴,人体的四大死穴之一。

    所谓守中门一线,守的就是檀中穴这类要害之处。现在谭聿中门被破,又伤了檀中穴等于是断了生机供应,脸色立刻就变得灰白起来。双眼瞳孔更是逐渐散开光泽,慢慢的呈现出死鱼般的灰白。

    这几年泰国的某些顶级拳手一个劲儿的挑衅嘲讽中国武术,说中国武术就是一种花架子,是大姑娘才练的功夫。而政府体育局宁可面对人民的一片谩骂之声也不愿意启用民间国术,其中固然有众多的原因。但国术高手一交手,轻易间就能分出生死也是当局所担忧的一个重要原因。

    真正的国术并没有小说描述的那样,动起手能打个三天三夜,大战三百回合。

    真正的国术,一交手轻易就能分出胜负。不像那些电视台搞的擂台赛一样,带上护具能够打个好几回合,十几分钟甚至一两个小时。

    那种带着护具的擂台赛纯粹就是闹着玩儿的。带着拳套砸在普通人身上或许会鼻血狂流,场面极其壮观。可若是放在一名练家子身上几乎等于没砸一样。

    而国术则不同。国术都是真枪实弹的交手,一般练国术的武者手上都会有特殊功夫。有些手上功夫硬朗的好手一戳就能够把个漂漂亮亮墙壁给穿个洞,一掌能打断一颗碗口大小的树木。更别说血肉之躯。几乎是挨着便伤,打中离死就不远了。

    谭聿的腿上功夫很硬朗,可毕竟是血肉之躯。挨上叶扬致命的钻拳即便是华佗再世恐怕也只能徒自兴叹,而无能为力了。

    甩手毒蛇钻。形意母拳,五

    行拳最阴毒的拳法又岂会是这么简单的。

    打死了谭聿,叶扬心中叹了口气。这已经是自己打死的第四个国术高手了。

    回想起在华南边境那支普通部队时,炊事员王老头磕着水烟仿佛看穿了世事一般,用一种平淡不波的语气说的话:“国术这玩意儿,千万莫要轻易沾手。练这玩意儿的人都是花费好几年甚至几十年才打熬出来的一身筋骨皮囊。可却往往承受不住一拳一掌,轻易就会丧命。练容易,活着难。”

    那时候的叶扬没弄清楚老王“练容易,活着难”的意思。再三追问老王,老王却不再言语。

    后来叶扬形意有所小成,被选拔进入“利剑”后。在执行一次特殊任务跟一个练南拳的国术练家子动手,并当场打死对方,叶扬就隐隐开始明白老王这句言简意赅话的意思。

    之后接连打死了三个国术好手,叶扬对这句话的领悟就更加的深刻了。

    练国术的人都是打熬出来的。心高气傲,时刻跳动一颗不甘平凡的内心。他们就像一条条搁浅在沙滩上的蛟龙,一旦遇到水便能够大展宏图,一偿夙愿。

    要让他们甘于每天为五斗小米没日没夜,甚至还要看人脸色生活几乎很艰难。除非他们体验了一些东西,悟出了更高的境界,看淡了人生,才能像世外高人那样“淡出”世界。也就是所谓的出世。

    只不过能够做到这一步的国术好手很少。

    打死了谭聿,叶扬心中再次感叹了一番。练国术本就极为艰难,可能够善终的国术好手更是稀少。

    谭聿没死在地下黑拳擂台上,却死在了他引以为傲的国术手里。这是一种悲哀,国术的悲哀。

    谭聿的最大优点是腿部功夫卓绝。可缺点同样出在腿部功夫。他太注重腿部功夫训练,却不重视全身协调综合发展,以至于空有一身好腿功却无法发挥出最佳状态。

    就像国内很多武术名家一样。手能开碑碎石,头顶砸断生铁,可一旦跟厉害一点的武者交手,基本上只有挨打的份儿。

    这就是只注重局部功夫锻炼的后果。

    叶扬瞥了一眼谭聿的尸体,摇了摇头迅速钻进宝马M5里面。踏上国术这条路的练家子都会有死亡的觉悟。不仅是谭聿,他叶扬自己也有这种随时可能会陨落的觉悟。这份生死看淡了,才不会被恐惧所牵挂,才能活得更长久。

    宝马M5的性能果然强悍,以叶扬在部队训练出的那一身变态的驾驶技术。这辆宝马M5几乎等于是玩儿一般,迅速飞飙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