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奇怪的梦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5:37本章字数:2450字

    王英家住海城市政府生活小区,是刘志所在的单位分的房子。他们所住的房子是在最北边的,凭窗可以看见市政府办公大楼中心广场。刘志在海城市精神文明办工作。开车不到十分钟,王英就来到了家中。

    一进家门,她就闻到了汤圆的那种特有的香味,女儿小佳迎上来,说:“妈妈,你怎么才回来啊。”

    王英边脱外衣边说:“这还晚?不是汤圆还没有煮熟吗?”

    小佳噘着小嘴说:“哼,那是我们等你等不着,爸爸怕我饿了,先给我煮的。”

    王英说:“那我先不吃,让你们爷俩吃个饱。”边说边坐在了客厅里的沙发上。电视正播放着日本的动画片《火忍者》。

    这时,刘志端着一碗汤圆,放在餐桌上,说:“小佳,快来趁热吃吧。”

    小佳走过去,坐在餐桌旁,边用嘴吹热气,边说:“爸爸,妈妈回来了,你快煮剩下的吧。”

    刘志用围裙擦了擦手,走到客厅,笑着问王英:“回来了?”

    王英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刘志说:“你稍等,我马上就把汤圆煮好了。”说完,就返回厨房里去了。

    王英拿起遥控器,把电视调到新闻频道,小佳听见了,不满意的从王英手中抢过遥控器,又换回了刚才的动画片:“大过年的,大人和小孩争电视。”说完,就回到餐桌前,吃起汤圆。王英起身到卧室,打开了卧室里的电视,看起了新闻。家里有两台电视机,客厅里的是二十九英寸,卧室里的是二十一英寸的,平日里,只要小佳在家,这客厅里的电视遥控器就攥在小佳手中,就是吃饭也不允许别人来调换大电视频道。

    不一会儿,刘志就去喊王英吃饭了。王英关掉电视,来到饭桌前坐下,刘志已经给他盛好了汤圆,碗里还有一个荷包蛋。小佳端着碗跑到了客厅里,因为,不知道谁又点播了《火忍者》。

    刘志也坐下来吃饭了,夫妻俩都很认真的吃着汤圆,也都很认真的保持着沉默。这沉默,其实是有些日子了,沉默的原因,只有他们夫妻俩知道,而小佳是不知道的。

    不一会儿,一家三口吃完饭,刘志到厨房里去了。王英回到卧室,看了一会电视觉得累了,就关掉了电视。上了床,盖上被子,关掉手机,对着客厅大声说:“佳佳,妈妈睡了,你把电视小点声,你也早点休息吧。”小佳答应着:“知道了。”电视的声音随之也小了许多。

    迷迷糊糊中,王英看见刘志走了过来,刘志对她说:“英,你怎么回事?睡觉也不跟我说一声?”

    她生气的说:“什么?我睡觉怎么要跟你说?你睡你的,我睡我的。”

    刘志一脸的哭相,说:“你怎么这么狠?你就对我好一点不行吗?”

    她恼怒的说:“你让我对你好一点?你还想什么?不是有对你好的吗?你给我出去。”

    她刚要躺下,张少海进来了。

    她问:“张副总,你怎么来了?”

    张少海说:“王总,我来是告诉你一个消息的。”

    她问:“什么消息?”

    张少海对她说:“你要想知道,就跟我来吧。”说完,他就走了,她站起身去追,看着张少海走远了,她就快跑,跑着跑着,她就飞了起来,两脚不着地,就像《西游记》中孙悟空在天庭里行走。可是,她飞的快,张少海也飞的更快,追了一半天,她感觉到累了,就停了下来,在路边找个地方躺下,睡着了,正睡在酣处,刘志过来了,推了推说:“你怎么睡这里,快回家吧。”边说边把她扶了起来,她想睁开眼,看一看她这是在哪儿,可是怎么也睁不开。她只好扶着刘志,小步小步的走,边走边睁,就是睁不开,她那个着急啊。她干脆用手使劲的扒自己的眼睛,扒呀扒呀,终于扒开了,原来是做了一个梦。

    她感觉时候不早了,因为屋里暗了下来。她拿过手机,开机,一看:都下午五点了。好家伙,她这一觉,整整睡了4个小时,真能睡啊,她自己心里想。

    客厅里没有一点动静,她穿衣下床,来到客厅,刘志正在埋头看书,见她起来了,便问:“睡醒了?”她依旧没回答。她用手指了指佳佳的房间,刘志小声地说:“4点多刚睡,看电视看累了。”她又返回了卧室,坐在床上,回想刚才做的梦。刘志为她端来了一杯热气腾腾的大棚绿茶。把茶放好,就返回了客厅。

    王英看着刘志转身离去的背影,想说什么,却又没有开口。自从去年发生了那件事,他们夫妻俩一直就很少说话。她知道,她也不应该这样对他,但她实在没有办法让自己对他热情起来。尽管所有的家务活全部都是刘志一个人去做,都说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一定有一位好女人,而一个成功的女人背后一定有一位好男人,如果没有刘志全心全意地操持家务,她也不会把全部的精力放在公司业务上,就是女儿佳佳,她对她的关心也是很少的,是刘志给了女儿无微不至的关心,所以,女儿对刘志是亲热地,而对王英,则没有那么热情。有时候,在内心深处,她也觉得愧疚于佳佳。而对刘志,如果没有发生去年所发生的那件事情,她应该也是有愧于他的,因为,家里的里里外外一切都是刘志一个操持,一个大男人,整天像个女人一样忙于家务,没有上进。而这一切,全部都是因为刘志找了一个只顾外不顾家的老婆,而去年发生的那件事,却让王英恨起刘志来,让刘志在家里抬不起头来。

    手机铃声打断了她的沉思,是公司副总经理兼业务部经理苗剑打来的。

    “喂,你好!”王英说。

    苗剑:“你好,王总,明天早上八点半是开董事会成员会议吗?”

    王英:“是呀。”

    苗剑:“啊,我明白了,我就问这个事。”

    王英:“没别的事了?”

    苗剑:“没有了,再见。”

    苗剑的电话,把王英的心思又拉回到公司的业务上来。她想,明天上午开完会,她就去东方集团找尚总,谈谈他们那边是怎么搞身份置换的。因为,东方集团的前身也是海城市商委下属的国有企业,现在也改制成了民营企业,一些情况和油品公司比较相似的。听说东方集团的职工身份置换方案应经搞得差不多了,不知是真是假,如果能够把东方集团的方案拿过来,再根据油品公司的实际情况制定出一个完善的职工身份置换方案,应该是没有问题的。想到这里,王英的心理顿然轻松了许多,下了床,走到窗前,拉开窗帘。通过窗玻璃,她看到马路上的灯亮了起来,车辆行人都急匆匆的,窗外白色的电话线摇晃着,说明是在刮着风。她抬头望了望,看不到星星,难道明天真的要刮风下雪?王英心里说。因为手机天气预报报道说明天阴有小到中雪。

    “也好下个雪了。瑞雪兆丰年啊.”她自言自语说。

    她期盼的是下一场春雪.而不是一场给她带来烦恼的冰冻暴雪,而一场人为的冰冻暴雪却伴着春雪正悄然的向她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