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冲突骤起2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5:37本章字数:2706字

    王英想了想,说:“张总,你继续说,把职工的各种意见及建议都说说,大家讨论一下。”

    少海翻着笔记本,说:“最主要的也就是以上两条,这是职工的意见,还有一点,就是市商委领导们不希望我们在方案不成熟的条件下搞这项工作,商委申副主任是主抓身份置换工作的,他就明确的表示,身份置换工作一定要稳妥进行,不可操之过急。”

    王英问:“李主任什么意思?”

    少海:“我没和他汇报过,我想申主任意思应该也是李主任的意思吧?”

    王英问:“那你个人有什么意见?怎么看待员工们的意见?”

    少海看了看大家,说:“从我个人来讲,我是赞成搞身分置换的,其实,说到底,我们也已搞了身份置换,我们现在已经不是国有企业职工了,不过,由于这项工作牵扯太大,我认为,这里要慎重考虑。”

    王英问:“怎么个慎重法?”

    少海不自然的笑了笑,说:“我说慎重的意思就是多征求意见,听听大家的意见,大家都赞成的事情,我们当然不能反对,是吧?大家都反对的事情,我们也不能赞成啊,是吧?”

    听着这话,王英心里有点别扭,但又不能说什么,就对其他人说:“都说说,议一议。”

    杨立说:“我说几句吧,我认为张总的意见是对的,还有一点,我要补充,有的职工提出来,身分置换金应该按公司总资产来确定。”

    王英气不打一处来,火火的说:“什么?哪有这种道理?公司资产是股东们的,不是职工的。这是无理的要求。”

    杨立:“是的,有职工跟我提,我就按你说的给挡了回去。不过,有一些股东,可是提出来要按净资产分红呢。”

    杨立的话一说完,大家的眼睛都盯上了王英。

    王英冷笑了一声说,:“大家看我干什么?你们说说,你们先表个态,光看我就管用了?”

    苗剑说:“我认为,按净资产分红的想法是愚蠢的,是错误的,任何一个公司没有这样做的,除非公司破产或清算。”

    刘娟:“按净资产分红是不对的,不过,公司净资产确实也不少,不行,今年分红的比例往上提一提不是也行吗?”

    肖川把烟掐灭,用手摸了摸稀疏的头发,慢声细语的说:“我说几句吧。不管是身份置换也好,还是分红也好,反正一定要顾及全体职工和股东们的利益,如果大家都认为是正确合理的,我们不能反对,如果大家都反对的事,我们也不能赞成。我就说这些。”

    王英:“关于身份置换的事情,说实话,我也并不赞成,为什么呢?因为我们是民营企业,哪里来的什么身份置换的说法?不过,因为上边要求我们改制企业要参照执行,我们这些改制后企业的职工,在从国有到民营转换过程中没有得到相应的补偿,所以,上边才提出这样的要求。这个,是对个人有利的事情,所以,我让你们去探讨,去落实。既然大家对这个问题都没有形成一个成熟的想法,那就先放一放吧。刚才,既然大家提到了分红一事,那就讨论这件事吧。刘经理,你就把咱公司目前的财务状况和大家说说吧。”

    刘娟翻了翻笔记本,说:“我们公司原始注册资本金为200万元,现有总资产9000万元,银行贷款500万元,其他负债500万元,公司共有净资产8000万元。去年实现利润刚才王总都说了,是318万元。大体情况就是这样。”

    肖川问:“这是帐上的数字还是实际上的数字?增值的那部分算了没有?”

    刘娟:“我说的是包括增值的那部分。”

    杨立:“增值的那部分有多少啊?有3000万?”

    苗剑:“增值的怎么能算?那也仅是个估算数,又不是说马上能变现,比如港西那块地。”

    刘娟:“是,这块地估算增值就是1800万元,总共增值在4000万元以上。”

    张少海:“增值的就不要算了,就说现在帐上的数额。”

    杨立:“我建议,今年咱拿出两千万元的净资产来分红,明年再拿出个两千万元来分红。可以配股啊,这资产是股东们的。”

    王英的肺都要气炸了,杨立说出这样的话,简直是让她无法接受,她气急败坏的站了起来,用手指着杨立,说:“你说这样的话,算是个董事说的吗?算一个副总经理说的吗?你说话也不考虑考虑,按你所说的,那不是把这个公司分了吗?有这么做的吗?你是什么用心?”

    王英的话恐怕整个办公楼都能听到。杨立不服气的说:“王总你发那么大火干嘛?我这不是在说我个人的意见嘛?又没有作出决议。你反对你说就是了,这不是在讨论的吗?”

    王英坐了下来,怒气未消的说:“你这是在讨论吗?我看,你这是在捣乱。”

    少海:“好了,好了,王总你也别发火了,杨总你也真是,说话怎么这么随便,这是开会,提建议也得考虑建议合不合适。”

    杨立:“不管怎么说,我个人意见,今年分红,最低不能少于百分之五百,也就是1:5的比例,这是我作为一个公司董事成员的意见,可以记录,我不是随便说的。”

    苗剑:“1:5?那得多少?一千万啊!有那么多现金吗?企业还要不要发展了?”

    杨立:“一千万就影响发展了?我们的净资产不是四千万吗?”

    肖川:“没有现金,可以拿土地到银行抵押贷款嘛。”

    王英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她是说不出来了。

    杨立问刘娟:“刘经理,你说公司现在有多少现金?能不能向银行搞贷款?”

    刘娟小声的说:“公司里现在有可动用的银行存款200万元以上,要是公司领导出面,向银行抵押贷款,应该是没问题的。”

    杨立又问:“那你同不同意我提出的股利分配方案?”

    刘娟看了一眼少海,少海正低头看笔记本,她又看了看王英,发现王英是一脸的怒气,脸有点发青。刘娟皱了皱眉头,把头低下,说:“比例是不是有点太高了啊?要是大家都同意,我就同意。”

    苗剑:“我坚决反对,我认为,分红的比例还和去年持平就行,就是1:0.5”

    肖川:“我是监事会主席,我是没有表决权的,但可以发表一下我的意见,我认为杨总提出的股利分配比例是不高的,张总你说呢?”

    少海抬起头,看了一眼王英,从容地说:“股利分配多少,一方面要考虑企业的长远发展,另一方面也要考虑到股东的利益。杨总提出的分配比例是有点太高了。不过,这要看这种分配是不是影响了我们公司的生产发展。例如,你定出了5倍的分配比例,要是没有那么多现金怎么办?那不是对股东失信了吗?当然,如果这个分配比例对公司的生产经营没有多大影响,并且又能套出现金来,我认为,是可以考虑的。当然,是否再低一点,也可以再讨论嘛,一个合适的分配比例是要经过多次讨论的嘛。”

    杨立:“好,现在是董事会成员,有三个人赞成的了。王总,你是反对还是赞成?”

    王英两眼逼视着杨立,说:“你说什么?你主持会议还是我主持会议?我说进入表决了吗?你那么急干什么?怎么,你知不知道这种分配方案最终还是要经股东大会通过的?你说三个人同意了?哪三个人?你?刘总?张总?哦,是,你们是过半数了,不过请你杨总记住咱公司章程里可是有规定的啊,董事会开会,议事表决不是过半数就通过,而是七分之五啊,不知你是不是记得?”

    杨立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可说不出来,他的脑子里在算着,这七分之五是百分之几,算了一会儿,可能是结果对他不利,他很惊讶的看了看张少海,见张好海没有什么表示,他就垂下了头,不言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