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酒店密谋1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5:37本章字数:2485字

    在海城市天然居大酒店二楼的的雅间菊花厅里,张少海、杨立、刘娟和肖川正围在桌前吃饭,少海做主陪,刘娟坐付陪,肖川坐主宾,杨立坐付宾。杨立喝些白酒,脸红红的,有些兴奋,他端起一杯酒,站起身来说:“来,我敬大家一杯酒,祝贺我们旗开得胜,祝大家狗年旺旺。”大家齐声说:“好,干。”大家互碰了一下,都将杯中酒一饮而尽。三个男人喝的白酒,刘娟喝的是干红,肖川吸着烟,少海、杨立、刘娟不吸烟。

    杨立让服务员斟满酒后,说:“服务员,你出去一下,我们说个话。”等服务员退了出去,杨立献媚的对少海说:“张总,今天上午我还可以吧?”

    张少海还没来得及回答,杨立就接着说了:"就是一点不好,这个董事会的表决方式我们怎么给它忘了呢?都怪我们之前也没有好好的看看公司章程,唉,今上午让她一说,我感觉没理了,你说,张总,你们当初负责这个事的时候,怎么把个董事会表决方式做了这样的规定啊?我怎么就没印象呢?"

    张少海回忆说:“这个事啊,应该是那么回事,当初吧,领导们不是想设七名董事吗?所以这个表决方式呢,就规定了七分之五,主要的目的是为了制约权力,怕改制后的企业一些重大事情不经过绝大多数人的同意就做了,后来,不是又觉得七名董事太多了,就改成设五名董事了,但表决方式可能是都忽视了,没改过来.没想到,这一疏忽,让她得了理了.这也说明,我们做事有点急呀.下一步,我们可得注意这方面的问题.”

    "不管怎么着,我们也得按我们说好的去做,你说,是不是张总?"杨立说

    少海点了点头,答非所问的说;“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是不是她感觉到了什么?她刚才打电话让我下午到她办公室去一趟。”

    肖川掸了掸烟灰,说:“张总,你就不要想那么多了,不管她怎么想,怎么办,我们就是要按原先定的路子走下去。”

    杨立:“对,主席说的对,就得逼着她把总经理的位置让出来。”

    刘娟皱了皱眉头说:“咱是不是做得有点过了?”

    少海用眼睛看了看刘娟,刘娟低下了头,不说话了。

    肖川:“怎么过了?我可是老油品公司的职工了,我可看在眼里,公司里的工作还不是主要靠张总在管理的?她王英一是来的晚,二是一个女人家,除了在外边联系点业务,公司里的工作她管理过吗?再说了,当初,按郑主任的意思,是要张总直接干董事长兼总经理的,可是周主任反对,把王英派了过来,说是为了分流安排人员,我估计,当初把王英调过来,也是尚东在搞的鬼。我听说,当初王英和尚东争夺东方公司的一把手,尚东找了周主任,竭力的推荐王英到咱们公司来干一把手,不知怎么,老周就同意了,真是搞不明白。”

    少海生气地对肖川说:“好了,别说了,怎么提到老领导们的身上了?可别胡说八道,来,喝个酒吧,我一是一心一意的,祝大家事业有成的啊。”说完,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其他人也将杯中酒喝了。少海对刘娟说:“就别叫服务员了,你给大家倒个酒吧。”刘娟便起身给少海.杨立的酒杯填满了白酒,肖川声称有高血压,心脏不好,只让刘娟倒了半杯白酒,刘鹃给自己的倒上了干红。几杯干红下去,刘娟脸红红的,象桃花一样,加上她那高高的胸脯,让杨立看得眼都有点发直,他真想上去抱着她亲一口,可他有那贼心没贼胆。因为,他知道,刘娟是动不得的。可是,他却非常非常的想。

    杨立两眼盯在刘娟身上,嘴角上流出了口水,少海看此情景,有点恼怒的用脚踩了一下杨立,杨立“啊呦”了一声,这才从桃花梦中醒来,看到少海那冒火的双眼,杨立讪讪的笑着说:“嘿嘿,我刚才想一件事,走神了,不好意思。”

    肖川故意逗他:“想什么事?说给我们听听啊。”

    杨立瞪了一眼肖川,说:“我想什么事,能对你说吗?”

    少海问:“那你能对我说吗?”杨立一愣,随即便笑嘻嘻的说:“我在想啊,最好让王英把董事长的位置也让出来。”

    此言一出,其余三人都瞪大了眼睛,少海大声呵斥说:“你胡说什么呢?怎么越说越离谱了,是不是你想当总经理啊?”

    杨立赶忙摆了摆手,说:“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让你张总彻底的把公司的拿过来,好把公司搞得更好,好让我们这些跟着你干的人更有心情去干,是吧主席?”杨立向肖川挤了挤眼。

    肖川:“是啊,杨总也是为你着想,他这是对你的一片衷心呢,你可要理解啊,张总。”

    刘娟不屑的说:“哼,谁知道他是按的什么心啊,鬼才知道呢?”

    少海:“总之,谁也别打歪主意,要做的,也就是让王英把总经理的位置让出来,谁要是想把她赶下去,可别怪我翻脸不认人,我和王总、包括尚总,我们是有感情的,我可不想做对不起朋友的事,让别人说三到四。”

    刘娟端起杯子说:“来,我敬大家一杯酒,在座的就我一个是女同志,我喝一半,你们都干了。”

    少海:“都少喝点吧,下午王英还要找我谈话呢。”

    杨立:“这是刘经理的过年酒,都喝了吧。”

    少海:“过年酒都喝了几次了,怎么还是过年酒?”

    肖川:“喝了吧,喝了以后随便吧”

    刘娟:“要不,张总喝了一半,你们俩都干了。”

    说完,就把杯中酒喝了一半,肖川和杨立都干了。少海端起酒杯,皱了皱眉头,然后一饮而尽。刘娟说:“不是让你喝一半吗?怎么都喝了?”

    少海:“还是喝了吧,免得他俩人有意见。”杨立和肖川听着都笑了。

    少海用眼睛扫视了其他人三人,严肃的说:“今天我可说好了啊,这一次,我们和王英的斗争,仅限于让她把总经理的位置让出来,也就是董事长和总经理分设,不能由一人担任。我争总经理的位置,并不是完全的为了我,而是为了你们,也是为了满足老爷子的心愿。作为我个人来讲,我是常务副总,工资和总经理一样,无非就是个名声的问题,没什么大不了的。当然,我们提出董事长和总经理分设,王英不可能愉快地答应,这就需要一些手段,肖主席和杨总、刘经理,你们一定要多做其他人的工作,特别是一些中层骨干的工作,争取大家支持。但前提是不能影响公司的正常生产经营,不能闹大了,谁要违反这个原则,不说我不答应,就是老爷子也不会答应,听明白了吗?”

    其他三人齐声说:“听明白了。”

    少海:“那好,今天这酒就喝到这里吧,吃完饭我就去找王英,看看她说些什么。你们呢,一是要做好该做的工作,二是呢,要做好其他人员的工作。”少海说完,就让服务员进来,点了饭。他却没有注意到,在肖川那张苍老的脸上,在杨立那踌躇满志的脸上,却露出了一丝难以察觉的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