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酒店密谋2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5:37本章字数:3133字

    外边,天空中已经纷纷扬扬的飘起了雪花,这是海城市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

    下午,上班后不多久,少海就来到了王英的办公室,就坐后,王英问:“怎么,今天上午喝了点酒?”

    少海不好意思地说:“是啊,过年嘛,几个人凑在一起,喝点酒,不过,你放心,我没有喝多。”

    王英:“你不用解释,我还不知道你的酒量?一斤二斤的醉不倒你,咱说正事吧。”

    王英停顿了一下,喝了口水,接着说:“我是这样想的,就今上午杨立在会上的提议,我明确的表态,那就是,我是坚决反对的,同时,我也希望,你给我一个明确的态度,那就是,也反对他这种提议,怎么样?”

    少海点了点头,说“这个,我可以保证,我也反对这种提议,这一点,我可以向王总做出保证。”

    王英满意地说:“那好,同时呢,我要你做好杨立的工作,让他放弃这种提议,并让他保证不得在股东中乱提说法,怎么样?”

    少海:“这个,你今上午已经对我说过了,我呢,正在想办法今天下午做他的工作。我尽最大的努力,让他改变这种想法,但他能不能听我的,我就很难保证了,因为,他心里到底怎么想的,我也捉摸不透。”

    王英:“那不要紧,只要你能坚决表示反对,我就满意了,至于杨立,他如果听你的劝告,那是最好,如果他不听,那好办,我就免了他的职。”

    少海:“王总啊,你可千万不要轻易地说免就免啊,在人事问题上,你还是要慎重一点为好,你今上午也说过了,你是不是真有这个念头啊?”他心里确实害怕了王英真的把杨立给免了,因为,那将会是一场无法收拾的决斗,到那时,他不知道会站在哪一边,而他更知道,王英是个急性子,往往是说了就马上办,尽管她是个女人,可办起事来,有时候却比男人还要急,人们都说,这就是老板的性格。可别说,就是因为她这种敢闯敢干的作风,才让她成为女中豪杰,被领导看中,一步一步的提拔了上来,在企业改制时,又被选拔为企业的带头人。

    王英:“我让他干副总,是让他好好的工作,不是在这里捣乱的,他要是再继续捣乱下去,你说,我还要他这个副总干什么?不管是谁,只要是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情,我就可以免了谁的职,这就是我王英做事的原则。”

    听到这句话,少海心理很不是滋味。是啊,这句话她是常说的,要不,别人怎么会说她是个女霸王呢?平日里,他也真切地感觉到了她的霸气。在工作上,总是她说一不二的,有领导曾说过,她王英只能干一把手,不能干二把手。因为,她具有领导者的性格,所以,很多人一再的提醒他,小心哪一天被她火人了炒鱿鱼。他尽管认为这都是玩笑话,心底里也隐隐的有点担忧,原来的办公室主任徐丽丽就是因为受不了王英的这种工作作风,在和王英吵了几次架之后,辞职不干了。还有,原来的业务部经理安丰山平日里工作还是比较认真,但因为有几次业务办的不好,不合王英的意思,被王英开除了。当时,他还劝过王英,但王英就是不听。对此,他对王英还是有意见的,特别是上级决定国有粮食购销企业进行身份置换以来,他的担心越来越重,因为王英对此事表现的非常积极,有人就向他提醒,王英说不定就想趁这次身份置换,不合心意的人撵走,最后,他张少海也早晚会被王英赶走的。因为,大家都知道,为这油品公司一把手的事情,他和王英在内心深处都是有成见的,况且,也不仅仅是他和王英之间的成见,也正是以上这些原因,他才坚决反对职工置换方案,所以,也就赞成了杨立和肖川提出让王英把总经理的位置让出来的办法,而当他把这个想法告诉了郑副主任时,郑副主任没有表示明确反对,也就等于默认了,所以他才同意杨立在董事会上提出的那样的股利分配方案,其目的就是最终逼王英就范,这就是张少海的想法和目的。所以,当他听王英说要把杨立的副总给免了的时候,不免心急了起来,他知道一旦杨立被免了副总经理的职,随之,杨立的董事会成员的职务也就不会保住了,那样,他张少海就会失去一位盟友,失去一个为他摇旗呐喊的鼓手,他是不会同意王英把杨立拿下来的想法的,他也决不让王英的这种想法付诸于实际行动的。

    想到这里,他对王英说:“王总啊,对于别人所提的意见,我们可以同意也可以不同意,我们不是提倡给大家积极提各种合理化建议吗?如果因为谁提了不同的意见,我们就免了谁,恐怕不大合适吧?要是那样的话,谁还敢和我们提意见呢?你说是不是?杨立的工作我来做,我相信,他会接受我的劝告的,你看,这样做行不行?”

    王英听出了少海的话里有话,但话说到这个份上,她还能说什么呢?刚才她也就是说个气话。实际上,她也是想让少海捎话给杨立,让杨立不要如此不顾大局,胡说八道。既然少海向她做了保证,她也不便说什么,就笑着对少海说:“好吧,有你张总做工作,我相信是没有问题的。我呢,下午还有事,过一会儿,我要出去,你就找杨立谈谈吧,你把谈的结果在电话里根我说说就行了,要是他杨立同意了我们的意见,咱明天上午八点半接着开董事会,要是他不同意,这董事会就别开了。还有,我要说的就是,在会上无论如何争论都不要紧,在未形成决定的情况下,不能对外声张。你看看,咱今天上午开会,怎么职工马上就开始议论了呢?”

    少海辩解道:“不会的,不可能有人对职工说的,今天上午职工议论那是因为你发火时,声音太大,有些职工听到了,有的职工问我,说怎么开会吵架了?我说,没有的事情,估计是你发火时,声音太大,有的人听到了。他们就在下边讨论起来,不可能有人把会上争论的秘密告诉大家的,这一点,你就放心吧。”

    王英:“我说怎么开完会,我就看见几个职工在下边叽叽喳喳的议论什么,是,今天上午我嗓门是大了些,那也是让有的人气的,怎么在会上提那样的问题呢?”

    少海:“是啊,那样的问题是不对的,可是你的火发的也太大了些。”

    王英:“我就这急脾气你还不知道?好了,就这样吧,下午你的主要工作就是找杨立交流一下,另外,也找老肖沟通一下,看看他有什么想法,他是监事会主席嘛。还有那个刘娟,你找她交流交流,她怎么也附和杨立的乱意见了呢?这还行吗?和她好好谈谈,一个财务人员,一定要把握好自己的言行,好了,就这样吧,我找苗剑还有点事情。”

    少海:“好的,什么情况,随后我再和你电话联系。”边说边退出了王英的办公室。

    王英又把苗剑叫了进来,王英问:“你是怎么看待今天上午会议上的问题的?”

    苗剑用手扶了扶眼镜,说:“我正想找你说这个事呢,我觉得有问题。我认为这里面有文章,我散会后考虑了一下,我觉得问题是不会那么简单的。”

    王英问:“你是指哪方面?”

    苗剑:“你不知道是哪方面?!真是怪了,也许我说的不对,但我认为,他们是串通一起的,目的就是要给你出难题,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

    王英笑了笑,说:“没那么复杂吧?也就是杨立在那里胡说就是了。我知道,杨立现在需要钱,年前他向我提过借钱的事情,我没有答应,所以,他可能就想通过提高股利分配标准的办法来解决自己的困难。”

    苗剑不屑地说:“哼,我还不知道他那肚肠里的花花心事?当初,要不是张总竭力的保证,他早被宋经理给免了,他跟人跟的好,宋总因病去世以后,张总主持工作,后来你就来了。所以,他也就步步跟着上来了,要不,这董事和副总还有他的份?”

    王英:“你看,你又说道哪里去了?咱就事论事,过去的事情,就别说了,我还有事,要出去一下,你下午去海关,去催问一下年前上报的那一万吨棕榈油通关的手续办好了没有。不行的话,你晚上请他们吃个饭,也算是个拜年酒嘛,我要是有空的话,我也参加。”

    苗剑:“好的,你要去哪?外边可是下着大雪,路上不知道能不能开车?”

    王英推开窗户,只见天地之间,纷纷扬扬的飘着大雪,满眼望去,一片雪白。

    王英:“没事,正在下雪,路上不算滑,要是冷冻了,那可就不好走了。”

    苗剑嘱咐一声小心,就走了。王英因为下雪不敢自己开车,就喊了小车班的李师傅来开车。

    李师傅问王英:“王总,去哪?”

    王英:“到东方集团。”

    李师傅:“好的。”

    一踩油门,豪华奥迪A6轿车便驶入了风雪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