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难猜女人心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5:37本章字数:3299字

    少海回到办公室,就把杨立叫了进来。

    杨立急切的问:“那老娘们说什么?”

    少海用眼睛一瞪,说:“你怎么说话的?谁是老娘们?”

    杨立:“好好,王总怎么说?”

    少海说:“她还怎么说?她让我警告你,你一定要放弃你的提议,否则……”少海故意停了下来,是要对杨立卖关子。

    杨立着急的问:“否则怎么样?”

    少海:“怎么样?免了你。”

    杨立说:“她敢?她也免不了我,有你张总在,她能免了我?笑话!”

    少海:“好了,好了,就别嘴硬了,说正事吧,说实在的,你今天上午的提议,确实是让她生气了,他要我找你好好谈谈,要你撤销今天上午的提议,依我看,咱就先答应她的要求,她不是明天上午还要开会吗?那好,你明天上午就按计划提出其他的提议,看看她有什么反应,你说呢?”

    杨立:“行啊,我听张总的,你让我干啥我干啥。”

    少海似有心事的说:“你说,要是到时候,她就是不同意怎么办?”

    杨立:“那不要紧,她要是不同意,咱就避开董事会表决的方式,直接提议召开股东大会,重新选举董事会成员,你看她怕不怕。”

    少海:“不到万不得已,不能走那步路,那样的话,影响可就大了,牵扯面也就多了,弄不好,结果会不好收拾的。”

    杨立:“那怕什么?咱现在是有限责任公司,又不是国有企业,选举董事,行使股东们的权利,你还怕政府来干涉?”

    少海:“是啊,很难说啊,你可别忘了,咱们这个公司和东方公司是咱市里商贸办所属的改制企业中的两面旗帜啊,领导们对咱们可是很关注的啊。”

    杨立:“那怕啥,咱有郑副主任支持,咱怕什么?”

    少海:“不好说,你怎么知道老爷子支持咱把王英从董事长的位置上拉下来?有时候,他可能是说气话,要是动起真的来,他也未必会支持咱这样做的。再说了,我也没有想把董事长的职务给免了的想法,我觉得咱们公司还真是离不了王英,你看,她和那些客户关系都非常好,没有她,咱公司哪来那么多的效益?”

    杨立:“我也就是说说嘛,我知道你的心很软,但是,要是她就是不同意把总经理的位置让出来呢?你怎么办?”

    少海摇了摇头,说:“我也不知道。”

    杨立:“如果明天上午,我把那个意见说出来,她一定会知道是你让我说的,到时候,你不想和她撕破脸皮也不行了。”

    少海:“是啊,看起来,这一场决斗是难免的了。”

    杨立说:“我想,咱们一定会胜利的。现在,大多数中层干部还不都听你的?到时候,咱们把不在公司上班的股东再召集起来,我看她王英有天大的本事也招架不住了。”

    少海:“不到万不得已,不要那样做,听见了没有?我相信,到最后,她一定会把总经理的位置让出来的,要是她贪图行政权力的话,不行我干董事长,让她干总经理也行啊。”

    杨立:“那她不会的,不管怎么说,论职务,还是董事长的高,尽管总经理有经营管理权,反正,我觉得,你得做好准备。”

    少海:“这,我知道,下午就这样吧,你去和老肖说一声,把我的意思跟他说说。”

    杨立:“那好吧,明天几点开会?”

    少海:“早上八点半,你也和老肖说一下,刘娟那儿,我和她说。”

    杨立走后,少海又把刘娟叫了进来。等刘娟坐下后,少海把门关上,坐在刘娟的身边,柔情地说:“想不想我?”

    刘娟脸红红的,可能是今天上午的酒精还在起作用。斜了一眼少海,说:“是不是今天上午喝了点酒,在那里胡说八道了?”

    少海争辩说:“我不喝酒就不想你了?难道你还不知道我的心?”

    刘娟:“我怎么能知道你的心?你怎么想的我怎么知道?”

    少海着急的说:“你,你,怎么这么说我?你是怎么回事?有什么事你就说嘛。”

    刘娟:“就说你对王总吧,你开始对我说就是要提高点分红的比例,好让我们个人多得点现金,现在又进一步了,要让她把总经理的位置让出来,我不知道你下一步还要怎样?”

    少海一听,笑哈哈的说:“我的阿娟,原来你是想这事啊,话又说回来了,难道你不认为我应该当这个总经理吗?你不是当初也说过,这个公司总经理应该是我的吗?你不就是因为钦佩我的才华才支持我的吗?你怎么现在又说这话?”

    刘娟:“我说话的意思你没听明白,我是说我怕你和杨立他们下一步还不知道做出什么事来。”

    少海双手扶着她的双肩,说:“你放心,不会的,我只要她把总经理的位置让出来,别的,我不会做的。”

    刘娟:“难说啊,说不定到时候你身不由己,你会被杨立和肖川操纵着呢,我看他俩人没安什么好心。”

    少海自信的说:“他们不敢,没有我的支持,他们什么也干不成,他们要是敢背着我作出什么事来,我不会轻饶了他们的,你就放心吧,我的阿娟。”说完,就要去搂抱刘娟,刘娟一边躲着,一边说:“这是在办公室,别让人家看见了不好。”少海起身把办公室的门敞开,向外看了看,然后把办公室的门反锁,回过头来用力的把刘娟抱住,附在她的耳根说:“你放心了吧,外面正下着雪,没有人会来的。”说着,就把她抱起来,放倒在了沙发上,刘娟想反抗却反抗的软弱无力,也许,潜藏在她的内心深处的那点渴望战胜了她的理智,或许她也需要放纵一下,她最终放弃了反抗,少海全身的压在刘鹃的身上,两个身体在颤栗着,他们的身体紧紧相联着,少海的舌在刘娟的嘴里翻转游弋着,少海的手急促的在刘鹃的身上探巡着,喘息声渐渐的粗重起来.,刘鹃眼睛闭着,沉醉着,她那高耸耸的双峰像两座高山在起伏,任凭少海的亲吻和抚摸……

    刘娟是六年前大学毕业后进入公司工作的,在财务部里干主管会计,当时张少海任财务部经理,苗剑任财务部副经理,刘娟是大学毕业生,聪明灵活,有知识,很快就博得了少海的喜欢,但仅仅是工作上的喜欢,没有别的东西。那时,少海已与商贸易办副主任郑仕前的侄女结婚好几年了,女儿都三岁了,而刘娟也有了男朋友。一年后,少海被提拔为副总经理,苗剑任财务部经理,而刘娟便与相恋多年的男朋友徐营结婚。一年后,由于刘娟工作表现很好,经少海推荐,任命刘娟为公司财务部副经理,一切似乎很顺利。可是,当刘娟生下一名女孩后,情况发生了变化,刘娟的丈夫徐营是个典型的重男轻女的男人,自此以后,对刘娟的表情慢慢的冷淡了下来,常常在外边过夜,刘娟伤透了心。此时,少海给了他无微不至的关怀,并且,在日常工作中,刘娟感觉到少海比徐营要强得多。少海也有个女儿,可他对女儿的那份关心让刘娟羡慕不已,还有一事,让她对少海更是佩服。当年,宋总因病住院,贸易办让张少海主持工作,那一段时间尽管业务量有所下降,但是职工队伍非常稳定,公司运转正常,宋总去世后,上级决定让王英来干公司总经理,少海仍然干副总经理时,少海非常愉快地接受了,没有表现出什么情绪来。在企业改制中,少海又积极配合上级派来的改制领导小组,拥护王英任改制后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自己仍然做副总,这是何等的胸怀,拿她丈夫徐营和少海比,她老觉得,徐营是多么渺小,少海是那么伟大,由敬佩到崇拜,加上少海平日里对他的关心照顾,不知不觉,她发现少海在他的心目中占住了地方。可是,在这之前,她始终保持着一条底线,那就是,她不会跟老公以外的男人上床,所以,她和张少海还没有成为实质性的情人关系。但是,今天,酒壮色胆,酒乱心性,红线即将突破。

    少海的手机响了,手机的铃声把刘娟从晕眩中拉回来了,她用力的把少海推开,慌乱的说:“来,来电话了,你接电话吧。”

    少海不情愿的拿起手机,按了接听键。

    “喂,谁啊?”少海有点气急败坏的说。

    “我是王英,怎么样?跟他们谈成了吗?”王英问。

    少海:“没问题,都说好了,杨立让我狠狠地训了一顿,最后老实了,我跟他们都说了,明天上午八点半继续开会。”

    王英:“好,不错,那你也跟苗剑说一声。”

    少海和王英通完电话,发现刘娟已整理好了衣服。少海心里觉得不是滋味,不自然的对刘娟说:“对不起,刚才是我太冲动了。”

    刘娟红着脸说:“不怪你,以后别这样就行了,我走了。”

    少海无可奈何的笑了笑说:“行,你先走吧。”刘娟慌张的走了。

    刘娟刚一进公司,少海就被她的美貌所震撼。说实在的,不想得到刘娟那是假的。可是,他不敢强迫刘娟,他怕刘娟恨他!今天,或许是酒精的作用,也或许刘娟的顺从,让他大起胆子来对刘娟动起手脚来。本想这天鹅肉是吃到嘴里了,没想到,王英的电话破了他的美梦。他看到刘娟表现出抵触,他就不敢再有所动作了。该伸手时就伸手,该收手时就收手,或许这就是张少海的为人处事的原则吧。

    少海看着窗外,自言自语地说:“女人的心思真他妈的难猜。”

    雪,渐渐的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