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劝解4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5:37本章字数:2925字

    王英皱了皱眉头,说:“这个数字有点难度,不过,我会尽最大努力的,反正你也不是今天用。我回去再集一集。主要是一些客户还欠我一些中转费,说好过了春节就汇过来的。我再给催一下,我估计三百万应该没问题,五百万就很难说了,我尽最大的努力就是,你暂且按三百万作计划吧。到时候什么情况,我们电话联系。”

    尚东:“那太好了,我要是买不上地,就不用了,要是买到了,三百万最好一周内到位。”

    王英:“没问题,这个我可以保证。那么公事落实了,该说说私事了吧?”

    尚东喝了口水,笑了笑,说:“你急什么?对私事就那么着急?你先喝口水,着什么急?”

    王英喝了口水,说:“哎呀,尚总,你就别卖关子了,快说吧,你不急,我急呢。”

    尚东刚要说话,公司秘书田君敲门进来,对尚总说:“尚总,刚接市贸易办通知,说明天上午李副市长和贸易办领导来公司走访视察,要求公司做好准备。”

    尚东问:“刚来电话?那你和王鸿副总说一下,让他安排好,准备点水果、烟什么的。你给我准备一份简要的工作汇报提纲,下午抓紧时间写出来,我看一看,争取下班以前汇报材料准备好。”田秘书应了一声就关门退出。

    尚东对王英说:“越忙越忙啊,市长大人亲驾,那我不得好好接待一下,李副市长你见过了吗?”

    王英:“见过。你现在也别对我说市长不市长的了,我现在就想听听你找我说的私事是什么。有时,私事比公事还重要。”

    尚东笑了笑说:“你王大姐还真说对了,我和你说的这件私事啊,对你可还真是很重要呢。”

    王英有点不相信的说:“是吗?那你说说我听听。”

    尚东:“那我就说了,不过,在我说之前,我先问你一个问题,你回答我听听。”

    王英问:“什么问题?你问就是了。”

    尚东:“你说,要是美国国内混乱不堪,他能打赢伊拉克战争吗?”

    王英瞪大眼睛,哭笑不得的说:“真是,你尚总是卖的什么关子啊,说私事,怎么和美国打赢伊拉克联系起来了,你可真能追。”

    尚东却没笑,说:“你就别管了,你只要回答,你回答完了,我再告诉你私事。”

    王英哼了一声,说:“小孩也能猜出来,后院里起火,前院还能不乱吗?”王英说完这句话,心里似乎明白了些什么,就低头不语。

    尚东却高兴的说:“对,就是这个意思,后院起火,前院怎能不乱?要是美国国内乱了,它不可能打赢伊拉克战争,同样,一个家庭,家里不和,外边还怎么干?家和万事兴啊,王大姐。”

    王英抬起头,问尚东:“是不是刘志找你说什么?他和你说什么了?”

    尚东:“是,他找我说了你们之间的事,初一来拜年的时候,他就对我说了说。那天,他又给我打了个电话。我觉得吧,你们之间是缺乏沟通。我知道你的性格,不容别人说话,你连刘志的解释权都不给,你说你对吗?”

    王英生气的说:“哼,我就知道他不会说我好话的,那么说,都是我的错了,是他对?”

    尚东:“我可没那么说啊,刘哥对我说,他是想向你解释一下,并承认错误,想请求你原谅。可是,你就是不给他一点机会。他刚要和你说一句话,你就给他脸色看。这样不好,谁不犯个错误?犯了错误,改了就行了嘛,怎么就不能给人家一个改过的机会?你怎么着,也得听听他的解释嘛,事情总是有个起因的。你最好要搞明白事情的前因后果,说实在的,我觉得刘哥是个好男人,对你百依百顺的,家务事也不用你操心,你到哪里找这样的好丈夫?难道他就是因为犯了点错误,你就永远也不原谅他吗?再说了,他犯错与你有没有关系?”

    王英吃惊的看着尚东,不满的说:“啊?他犯的错误还跟我有关系?是我让他去那么做的吗?”

    尚东不理会王英的问题,接着说:“任何事情都是有一定原因的,世界上没有无原因的事情,我是男人,我知道男人,是不错,刘哥在你面前,很温顺,性格腼,可是,他也是个男人,他有他的思想,他有他的情感,他有他的需求,你整天的在外边跑业务,在家里的时间很少,你们缺乏沟通,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们双方变得越来越不互相理解了,你说,他有什么心里话,他总得找个人倾诉吧?你不给他时间,时间久了,能不去找别人吗?他找到了倾诉的对象,天长日久,不发生问题,那才怪呢,不管怎么说,人家刘哥已经认识了错误,他找我谈的目的就是要我跟你好好谈谈,请你原谅他,他已经不跟对方来往了,他希望你能给他机会,让你听听他的内心话,说实话,我觉得刘哥心里现在也是很苦的。”

    王英眼睛里已经湿润,她反问:“难道我心里不苦吗?我心里是啥滋味,我能对谁说呢?你说,一个女人,亲眼看见自己的丈夫……”王英没有继续往下说,掏出手绢擦了擦眼泪。

    尚东看王英抹眼泪,心里想:“这就差不多了,只要她能把眼泪流出来,就说明她对刘志的愤恨已经在减弱。”

    王英知道她在尚东的面前有点失态,就抱歉的说:“不好意思,让尚总见笑了。”

    尚东:“没啥,你感到委屈,你就发泄出来,这样好受一些。”

    王英:“好了,你说吧,我没啥。”她这是分明还想听尚东的劝解。

    尚东:“不管怎么说,我觉得你最好给刘哥一个解释的机会,最好你能原谅他的错误,不只是看在你们夫妻之间以往的情份上,就是看在佳佳的份上,你们也应该和好,还有,你们夫妻不和,对你们双方的工作都是不利的,家和万事兴啊,现在不是提倡建立和谐社会吗,家里不和谐,社会能和谐?再说了,你对刘哥这么狠,说明你还是把他放在心里的,而你不理他,他不好受,说明他也很在乎你的,你说呢?王姐。”

    王英破涕为笑,说:“尚总你可真会做思想工作啊,我想不原谅他也没办法了。”

    尚东:“那好,刘哥交给我的任务,我算是完成了,下班回家,你们俩就好好沟通沟通吧,到时候,可别忘了我这个说和人啊,别两人一好了,就把我这个老弟给忘了。”

    王英:“你不劝,我们也会和好的。”她这是在逗尚东。

    尚东假装生气地说:“哼,我就知道你们两口子是故意来给我找事干的,下次再闹闹别扭,我可不管了。”

    王英:“你放心,你大姐和你大哥一般不会吵架的,要是真吵了架呀,还得找你。”

    尚东摆了摆手,说:“别别别,千万别找我,找我我也不管。”

    两人正说笑着,秘书小田敲门进来,把准备明天上午李副市长汇报的提纲稿样交给尚东,尚东仔细的看了看,并进行了改动,交给小田,说:“就这样,你打印出来后,看看没有错别字,你就复印个十多份,明天,市领导来了,每人一份。”小田说:“好。”

    尚东问:“你和王总说了吗?会议室什么的都安排好了?”

    小田:“王总已经安排好了,他让办公室的小张明天早上就准备。”

    尚东:“可别耽误了。”

    小田走后,王英说:“尚总,没别的事了,我走了,你们忙吧。”

    尚东:“今晚,我约了几个朋友一起吃饭,你一起吧?”

    王英:“不用了,你给我上了课,我不快回家?”

    尚东:“哦,是这样,那我不留你了,有什么事,你给我打电话,哎,忘了,还有一个事情,我忘了问了,你们公司那个职工身份置换搞得怎么样了?”

    王英:“还没进行,正在进行讨论,有很多不同意见呢,你们这里搞得怎么样了?”

    尚东:“看来都一样,也是在征求员工意见,这个事情,我看还是慢慢来好,不用着急,时机不成熟,就不要搞。”

    王英:“对,我和你的观点一样,好了,快下班了,我走了。”

    尚东:“好吧,我就不留你了,路滑,你小心点。”

    王英:“没事的,我们慢点开就是了。”两人握手道别。

    天空中还飘着零星的雪花,寒冷的北风,已经使得路边的积雪结了冰,路上的车和行人步行速度差不多一样。天空也慢慢黑了下来,路灯,似乎是冻得没有力气了,无精打采的放着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