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郁闷男人3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5:38本章字数:2979字

    两人打的,很快来到刘志家。一进家门,朱兰兴奋的跳了起来,喊叫着:“哇噻,好暖和呀,好漂亮的房子,这得100多平方吧?还有油画啊,欧洲风格的呀。”她蹦蹦跳跳的这个房间看看,那个房间里看看。她来到刘志夫妻俩的大卧室,脸上充满着羡慕的神情说:“呦,这床真大啊,好漂亮啊,真是富贵人家啊,要是我有这么一张大床该多好。”

    此时,刘志已沏好了茶,喊他到客厅喝茶。朱兰脱掉外套,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刘志把水递给她,她接着,那柔软的小手触到了刘志的手,刘志赶紧把手拿开。朱兰笑了,说:“刘哥,你看你那样。”

    刘志抬眼看看朱兰,发现她正瞪着双眼看着自己,朱兰的脸,象芙蓉,象桃花,那双眼睛是魔鬼,那两座山峰是火焰山。这一切,把刘志烧的心猿意马。他觉得他快要发疯了,他觉得已陷于迷醉之中,他的呼吸急促了起来,全身抖动起来,他的大脑已经失控,他象是一个饥饿已久的人,突然发现了一个肉包子,此时,便会不要命的扑上去吃。这时候,什么哥哥、妹妹,什么王英,什么佳佳,什么家庭,什么伦理,他都记不起来了。他只知道,这屋里只有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一对渴望相互爱抚的男女。朱兰轻轻的把刘志的眼镜拿下来,然后,把刘志的手握在手里,刹那间,刘志感觉到一股电流通过他的全身,朱兰拿着他的手,慢慢的,放在了(此处有省略)刘志象是一头发情的雄狮,正准备竭进全力把这猎物捕捉到手.沙发垫子在向木地板滑去……火焰在急速升级,眼看就要把两个欲望的灵魂烧化掉……

    “吱呀”一声,门开了。一场暴雨来了,火灭了。

    王英站在门口,目瞪口呆,而刘志更是惊恐的站了起来。朱兰疑惑的站起身来,边整理衣服边问:“刘哥,她是谁?”

    刘志哪里还能回答的上来,只是一个劲的向朱兰使着眼色,朱兰好像明白了过来,走到王英跟前,说:“你是大嫂吧?我是朱兰,我们认识一下,好吗?”

    王英两眼冒火,牙齿咬得“吱吱”响,朱兰甩了甩头发,对刘志说:“怎么,你就不能把我介绍给王姐。”

    刘志是又吓又急,一再使眼色让朱兰走。朱兰看了看胆怯怯的刘志,又看了看两眼冒火的王英,叹了口气,说:“好吧,我走了,刘哥你真是窝囊。”说完,拿起外衣,摔门而去。

    朱兰走后,雷电交加,刘志感觉到天塌了,地也陷了。他陷于绝望之中。正在他陷于无助之时,佳佳回来了。佳佳的到来,让雷雨骤然停止,屋内又恢复了平静。但是,一旦佳佳不在他们身边的时候,他和王英的天空又恢复了阴冷。

    一整个春节,刘志就是在这种惶恐的心情下过的,不过,他也从内心庆幸王英及时地出现,否则,不知道现在该是什么样子,也不仅仅他觉得愧对于王英和佳佳,觉得还给这个家庭带来了严重的伤害,更令他震惊的是朱兰对情感的轻率。

    那天事发之后,朱兰再也没有和刘志联系过。有一天,刘志打开自己的信箱,发现朱兰给他发了个电子邮件,信中说:

    “刘哥:

    请允许我还叫你一声刘哥。

    开始,通过聊天,我认识了你。我便深深的被你吸引,你是那样的博学多才,而我,就是一支刚刚会飞的雏鹰,我庆幸找到了一位良师益友。

    大学的生活是枯燥的,认识了你,让我的内心充满了快乐。当然,我也实话告诉你,我并不是只有你一个朋友。因为,我想在几个朋友当中,选择一个我能依靠终生的男人。我不管它是不是已经结婚,当代的大学生,思想是超前的,是没有那种传统的守旧的思想的。

    我曾想,你一定是一个有勇气、有责任的男人。我也曾奢望能和你厮守终生,最起码,能做你一辈子的情人。可是,那天在你家里发生的一幕,让我对你失去了信心。你那么怕你的老婆,说明你没把我放在心上。我绝望了,我不想跟你这样一个软弱的男人交往下去,可以告诉你,我另外两个朋友他们都比你酷。你我的这一段交往,就算是两个过路人,偶尔遇在了一起,共同走过的一段小路,然后各自分手走自己的路吧。

    你可能觉得我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人,实际上,现代的女孩子,大多数都是现实主义,以需要为上,我们不知道什么贞节,什么专一,那是老掉牙的事情了。我是一个平常的女孩,我也有需求,需要金钱,需要情感,这应该是没有什么不对吧?你不是也因为需要才和我交往的吗?如果我长得不漂亮,你能那么好的待我吗?说好听的,那都是骗子。有些人,看起来道貌岸然,其实,他那是外表,真正的他,也是有需求的,有性的需求,有地位的需求,有金钱的需求。你,其实,现在是需要情感,也需要性,我说的没错吧。

    你或许觉得我变得太快了点吧?实际上,这就是现代生活。来的快,去的也快。

    好,我不多说了,你以后也不要和我联系了,我也不会找你的。因为,我瞧不起你。

    朱兰

    即日”

    刘志看完了信,气的全身发抖,可是他却无言以对。朱兰说的不对吗?不对在何处啊?他觉得,这是朱兰在对他的辱骂,也是在用鞭子抽他,他更觉得朱兰是在玩弄他,他觉得被一个小丫头片子玩弄了,可是,他又觉得是他在耍弄朱兰,他同时也感觉到,他是肮脏的。当然,他也庆幸没有和朱兰发生实质上的关系,否则,那不知会是个什么样子,也许就不单单是雷电暴雨,说不定会是原子弹爆炸。朱兰的邮件,让他更加坚定了求得王英的原谅,夫妻和解的愿望了。他想了想,就趁拜年之机,找尚东谈了谈,他知道,对尚东的话,王英还是听的。

    刘志正在沉思着,王英回来了。刘志赶紧向前,帮她把公文包放下,并给她递上一杯热茶。王英的脸上当然没有以前那样阴沉了,佳佳只顾看电视,没有和王英打招呼。

    王英问:“佳佳,你作业做的怎么样了?别老是看电视啊。”

    佳佳头也不回的说:“知道了,快要开学了,看个电视怕什么,真是的。”

    要是以往,王英必会提高嗓门训她几句,可今天,她却没有。她笑了笑,说:“我可是为了你好,做不完作业,看你老师不批评你。”

    刘志已把饭菜摆好,一家三口围桌吃饭。

    佳佳问:“妈,你怎么回家吃饭了?很少见呢。”

    王英瞪了一眼,说:“小丫头,怎么说的呀,我难道整天在外边吃饭吗?你问问你爸爸。”

    佳佳:“奥,你是说,我爸爸说了算?”

    王英用筷子敲了一下佳佳的头说:“鬼丫头,惹得妈妈生气啊。”刘志只是笑,不说话。

    王英瞪了一眼刘志,说:“一定又是你挑着佳佳说的吧?”

    佳佳:“才不是呢,是我自己说的,与爸爸没关系。”

    刘志:“好了,好了,你娘俩就别拌嘴了,快吃饭吧。”

    吃过晚饭后,佳佳做作业。王英和刘志在卧室里看电视。

    王英问刘志:“你找尚东了?”

    刘志:“找了。”

    王英生气的说:“哪有把家务事告诉别人的?”

    刘志:“我不找他说说,那你什么时候能原谅我啊。”

    王英不说话了。

    刘志说:“你就原谅我吧,我不该去做那样的事情,我现在知道我做错了,我已和朱兰断了,没来往了。”

    王英:“你爱断不断,我去管你那些闲事。”

    刘志说:“你就是不管,我也和她断了。况且,我和她还没有发展到你想想的那种程度。还有,人家嫌我胆小,怕老婆,所以,也不找我了。我赚了个轻松。”

    王英:“啊,要是你不怕老婆,她就找你了?你怕老婆吗?你是说我狠吗?”

    刘志委屈的说:“我,我不是那个意思嘛,我的意思是说,在我心里,谁也不如你,所以,我才怕你的嘛。”

    王英冷冷一笑,说:“哼,说好听的。”

    刘志一把抓过王英的手,放到自己的胸膛上,激动地说:“不信你拭我的心。”

    王英两眼盯着刘志,刘志也用两眼盯着王英,突然,王英用双手拍打着刘志的胸脯,喊叫着说:“你气死我了,你气死我了。”刘志一动不动,他没有感觉到疼,他知道,这说明王英原谅了他。隔在夫妻俩人心里的冰雪融化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佳佳站在卧室门口,看着妈妈捶打着爸爸,她笑了,眼角却噙着泪。

    家的危机暂时解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