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战斗开始2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5:38本章字数:3396字

    少海笑了笑说:“何必呢,王总,你也不要生气,你也没必要为了当这个官儿和股东们闹翻了脸,这对你是没有好处的,对公司的发展也是不利的,你不能不尊重大多数董事们的意见啊。”

    王英:“对,我就不尊重,怎么了?别忘了,董事会决议是七分之五才能通过的,知道七分之五是多少吗?百分之七十一啊,你们三个董事同意,五分之三,五分之三是多少啊,是百分之六十,懂吗?你们的提议是不会获得通过的。”

    杨立:“哼,你董事会不通过,好啊,你不通过,我们自有办法,到时候,你可别后悔。”

    苗剑不屑的说:“我看你还有什么手段,你就使吧。”

    肖川:“既然我们提出来了,就说明我们有充分的把握让这个提议得到落实,你们也别低估了我们四个人的能力,是吧,刘经理?”

    一直没有发言的刘娟,闭着眼睛点了点头。

    王英站了起来,说:“我宣布,今天的董事会就到这里,散会。”

    杨立针锋相对的说:“我告诉你,王总,我们给你一天的时间,你要是不同意,我们会采取相应的措施,不信,就等着看看。”

    王英头也不会的摔门而去,苗剑狠狠地扫了一眼杨立,也气哼哼的走了。

    杨立一下子坐到会议桌上,对少海说:“张总,怎么样,初战告捷吧?”

    少海笑了笑,说:“嗯,既然大家撕破了脸皮,那就接着干吧,必须做好他们反对的心理准备。”

    肖川:“这没问题,如果他们不同意,我们就按《公司法》的规定办事,我会行使好监事会主席的权利的。”

    杨立得意地说:“我们会让老娘们求我们的。”

    刘娟:“争归争,吵归吵,说话文明点好不好?”

    杨立:“好,好,好,我忘了在座的还有一个女的呢,不叫老娘们不叫老娘们,叫王总,叫王总。”

    肖川:“还是叫王董吧,总经理她是干不成了。”

    少海笑了笑,说:“叫王董,王总都一样。”

    大家正说着,张娜走了进来,对少海说:“张总,王总让你到她办公室里去一下。”

    杨立向少海挤了挤眼,说:“张总,去向董事长汇报工作吧。”

    少海瞪了一眼杨立,说:“我不急,你倒急了起来了,现在先别胡说八道,好不好?”

    杨立:“好,好,听张总的。”

    少海来到王英的办公室,王英坐在老板椅上,看样子,是在生气,从少海进来到坐下,王英只是两眼望着少海,并不说话,少海回避着王英的目光。

    过了一会儿,王英说:“少海,现在屋里就咱俩人,你说说,你是怎么回事啊?”

    少海:“还怎么说啊?不就是那么回事吗?反正大家心里都明白。”

    王英:“明白?明白什么?明白就是有人想夺权?”

    少海:“怎么是夺权?谁要夺权,夺什么权?”

    王英:“不夺权?不夺权怎么要什么董事长和总经理分设?”

    少海:“分设就是夺权?那不分设就是专制?就是贪权?”

    王英气的脸通红,说话都有点语无伦次了:“你,你,这是在抬杠,那你当总经理好了。”

    少海:“这是你说的,我可没说。”

    王英:“你们提出分设,不就是你想要当总经理吗?”

    少海:“谁说的?我们只是提出来分设,可没说我当总经理,要是通过了,总经理按规定是由董事长提名,董事会通过的,现在,是先要通过分设的问题。”

    王英冷冷的说:“这么说,你们是《公司法》的维护者而我是破坏者了?那好,我来问问你,既然你们一口一个《公司法》,那《公司法》上也说,我是说咱公司章程明确规定,在人事等重大问题上,必须是七分之五通过,既然通不过,为什么还要声称采取别的办法?这是干什么?这不是有预谋的是什么?你们是不是还要把我这个董事长也给免了?”

    少海摇了摇头,说:“我没那么想,那是你想的,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已经说过,董事长和总经理分设,不是我们几个人的意见,而是很多人的意见,你也不用怀疑,说是我想要当这个总经理,这个问题,不是我想不想的问题,而是大家想不想的问题,如果多数人都这么想,你,我,都没有办法,我们不能违背大多数人的意志吧?”

    王英:“说得好,你总算把这个意思说明白了。至于谁是小人,谁是君子,就像你说的,你我说了不算,自有评论。在这里我要问的是,你这样做,对得起你的良心吗?你对得起兄弟姐妹们吗?我待你好不好?平日里,我把整个公司都交给你,你想办什么事情,我没有依你吗?嗯?安丰山被开除了,业务部缺少经理,你提议让苗剑兼着,说业务部工作很重要,说让刘娟干财务部经理。徐丽丽不干办公室主任了,你说让杨立兼着就可以,我还不知道你跟苗剑有矛盾?为了工作,我都答应了,你还要我怎么样?对工资,你我都一样,车,你跟有专车有什么区别吗?是,我的车稍好一点,是奥迪A6的,你的是红旗,你看外边哪有像咱公司这样的?你为什么还要这样呢?不就是个名分吗?你就不怕传出去让社会上的人笑话?你以后怎么在社会上做人啊?你说吧,我真是搞不懂你是怎么想的。”

    少海:“我是怎么想的?我还不是为了公司的安定,为了公司的发展?你刚才说的那一些,我都明白,不过,这不能就说明你待我好,我应该感谢你,那是我应该得到的。你不想想,几年前,你刚来公司的时候,搞改制,谁认识你啊?你不就是因为周主任看中了你,说你是个业务能手,是个人才,坚持要让你来干一把手的吗?改制时,如果不是我全力的支持,全力的做工作,你能当选董事长吗?要是自由选举,说不定董事长还是我的呢,这也很难说,你说不是吗?当时,我也是服从领导的安排,积极的配合改制领导小组的工作,就说那股份吧,说让你入60万,让我入30万,起初你那60万都到位了吗?不是只到位了30万?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余下的30万不是过了快两年才到位的吗?是,不错,在你来公司之前,公司业务冷了下来,你来了之后,公司业务慢慢的好了起来,这几年,公司有了很大的发展,可是,这是你一个人的功劳吗?难道我们这些人就没有功劳吗?你是不是也太自以为是了?”

    王英:“我从来没有否认你对我的支持,我也没有否认你在工作中做出的贡献,我更没有说公司的发展是我一个人的功劳。我从来都不这么想,我只是不理解,你们为什么会想到董事长和总经理分设呢?分设,只能带来扯皮,带来斗争,没有什么好处的。开始,改制的时候,你怎么不提出来分设?为什么到了现在,你又想分设了?是不是当初公司效益不太好,你没有信心?现在看着公司好了,你就有了想法?”

    少海:“不是那时候没有提,而是提了,我是向郑主任提了,郑主任说贸易办不同意。”

    王英:“哦,这事情我也知道,不过,你怎么不坚持呀,有郑主任支持你,你还怕弄不上?”

    少海:“你也别说风凉话,过去就别提了,就说现在,你打算怎么办吧?”

    王英:“你是在威胁我吗?”

    少海:“你怎么把我想的那么坏?我不是说了吗,这不是我一个人的意思,也可以说,根本就不是我本人的意思,你怎么就是听不明白呢?分设你怕什么,你当董事长,我来做总经理,还是咱俩说了算,不一样吗?这样,他们也就安心了,大家都满意,这不是很好的吗?你为什么就贪着总经理的位置不放呢?再说了,你一个女人家了,又跑业务,又做家务,难道不累吗?减轻一下你的压力,难道是错了吗?”

    王英看着少海那着急的样子,心里感觉到好笑,说:“那,要是董事长和总经理我都不干了呢?”

    少海没有想到王英会这样问他,一时间愣住了。王英嘲讽的说:“呵,张总应变能力可是够差的了啊,这点问题都答不上来了。你应该回答说:‘好,好,好。’这不正是你梦寐以求的吗?”

    少海苦笑了一下,说:“王总,我怎么说你才明白呢?这个事情你要是不妥协,后果会很严重的。”

    看起来,这事情真的是很麻烦,后果也很严重!

    王英杏眼圆睁,大声说道:“好,好,我看你张少海有多大能耐,你只要不怕后果,你就干吧。”

    少海当然不会退让,也大声说:“那是,我会让你看看的,不过,到时,你可别说没有提前给你打个招呼。我是仁至义尽了,你可别怨我。”

    王英觉得少海那张脸,已经变得陌生了,心里倍感痛苦,她长叹一声,说:“少海,我没想到你会滑到这种地步,天堂你不去,偏要去地狱,我真是替你惋惜啊。”

    少海不屑的说:“哼,这话是应该我说的,如果你固执己见,那我也没办法,没别的事情,我走了,咱们走着瞧吧。”

    王英明白,如果少海跨出这间办公室,那就意味着他们俩的决裂,也意味着公司领导成员的决裂。她用期待的眼光看着少海,轻声地说:“少海,你就不能再想一想?”

    少海带着胜利者的表情,冷傲的说:“不用了。想一想的应该是你,你什么时候想好了,你告诉我一声。”说完,就昂然的跨出了王英的办公室。

    “叭”王英将桌上的水杯用力的摔在了地板上,不仅是生气更是痛心啊。

    少海在走廊里一定听到了,他停顿了一下,回头看了看王英的办公室,嘴里发出了几声冷笑。张少海知道,这“叭”得一声,就像是一声枪响,战斗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