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0:20本章字数:1850字

    “哈哈,你对咱们家的小欢还挺关心呢。”

    “要是你每天晚上被迫带着他睡觉,也一样会很关心这小鬼的。”不置可否的说道。

    “好了,小宝贝,下车吧。”穆子秋优雅绅士的说道。

    “不是说去吃什么大餐吗?”看着眼前的精美的时装店,不解的问道。

    “就像喝酒一定要有美女相陪,去法国餐厅可不能穿这么休闲的衣服,会没胃口的。”

    “两者有必然的联系吗?”想到刚学到的唯物主义辩证法,立刻反问道。

    “嗯,先进去看看。”他一把拉住我的胳膊,往里面走去。

    “公子请自重。”脸色一沉,手腕迅即一翻,扣上他的虎口——哦吼吼,雪流香复活!

    “最好不要把真气浪费在我的身上,”他也不躲,温文尔雅的笑着:“要是不小心用完了,就得休息几天,你不想那段时间做病美人吧?”

    我当然不会浪费真气在他的身上,只是用了点力吓唬吓唬他而已。

    好在以前身手矫健,所以现在即便不用真气,动作也是迅速敏捷,力气也比平常人稍微大点,不然只一个穆子欢,就够我受用无穷了。

    店员看见穆子秋,脸色立刻恭敬起来,无比热情小心的招呼着。

    可怜的我被塞进试衣间里,一件件的试着不同的衣服,比练了一天的剑还累。

    终于,当我穿着一件白色裙子出来的时候,坐在沙发上的穆子秋微微点了点头:“OK,走吧。”

    我还没来得及看看镜子里的自己,就被他拉出了门。

    “你在那个世界也喜欢穿白色衣裙吧?”坐在车上,他突然问道。

    “这你也知道?”

    “别忘了我的专业是什么,一般人只要我看上一眼,就知道他的喜好,性格乃至家庭成员有几个。”

    “不过是察言观色而已,我也能做到。”不屑的哼了声,这个世界所谓的心理学,和那边的读心术差不多,就是观察一个人的行为举止,探索他的内心。

    不过那种东西,对我这种高手是没用的。真正的高手,从外表到内心,没有一丝的破绽。如果有破绽,也是故意露出给别人看的。

    “白色很适合你。”他微笑着了我一眼,也不恼火。

    “也比较满足你们这种人阴暗邪恶的心理。”我不疾不徐的补充道。

    “唔,侠女……”他沉吟着,“白衣胜雪,宝剑如霜,对月饮酒,谈匣高歌,多美的画面,如果可以穿越,我想去看看你的真身……”

    “免了,把我送回去就可以了,你要是过去,我怕你见不到第二天的太阳。”凉凉的讽刺道。

    “哈,小宝贝,你要是早来这个社会两年,绝对是个魔女。”穆子秋笑道。

    “只要两个月的时间就够了。”我冷冷的扬起嘴角:“我学东西一向很快,不用两年。”

    坐在我对面的男子很有味道,举手投足间,透着与生俱来的高贵和优雅。

    穆家四兄弟里,穆子秋年纪最大,二十四五岁,五官邪魅,偏带着温文尔雅的笑容。挺直的鼻梁上架着铂金边框的眼镜,心思深的可怕。

    老二穆子言干净帅气,总是带着阳光的笑容。相比之下,四个人中,他是最容易相处,也最简单的人。

    老三穆子寻嘛,四兄弟里长相最出众,脾气也最烂,不过不足为惧,暂不评论。

    老四穆子欢,活脱脱缩小版的穆子秋,简直是小恶魔。清秀的娃娃脸看上去可爱无害,其实一肚子坏水……

    其他三个人都有对付的方法,就是对面这个心理学家最棘手。如果换到那边世界,他也能算上我的劲敌了。

    能做我的劲敌,一定要具备三个条件:邪恶,绝色,人气高。

    他全具备了!

    不够邪恶的人就不够聪明;不是绝色的人,人气能高吗?人气不高的人,怎么炒作?

    江湖就像这个社会的娱乐圈,没实力又没智商,就会被人当踏脚板……

    “吃饱了吗?”眼前邪魅大少爷拿着一张餐巾纸,温柔的递到我的面前

    收回心思,淡淡看了他一眼,起身说道:“太难吃了。”

    也不接他的餐巾纸,扬长而去。

    在穆子秋的面前,不能全无破绽,也不能全是破绽。他的那双眼睛,比鹰还敏锐,细微 的一个动作,也能泄露所有的心思。

    这就是海边?怎么和电脑里的图片不一样?那些穿着比基尼的美女帅哥呢?

    我有些失望的看着光秃秃的沙滩,本来想看看那些衣着暴露的帅哥美女,可是现在,清新的海风拂过脸颊,除了邪恶大少爷之外,偌大的沙滩上怎么一个人影也没有!

    “这片沙滩被我买下来了,不会有人在这里嬉闹。”穆子秋看出我在想什么,慢悠悠的说道。

    “走吧,换衣服。”他见我一脸郁结,微微一笑,往不远处一个别墅模样的建筑走去。

    走进一看,这就是别墅!

    “有时候我们会在海边开派对,为了方便,就建了这座小房子。”穆子秋打开别墅里一间屋子,说道:“里面很多泳衣,尺寸齐全,款式各异,你慢慢挑选。”

    门一开打,只看见里面挂着琳琅满目的泳衣,我揉揉眼睛,再揉揉,然后怒喝一声:“你让我穿这个东东?”

    “来海边不游泳有什么意思?”他挑挑眉毛,扬起嘴角:“你不会是怕水吧?”

    “怕你个头啊!这种衣服你穿就行了,别拉上我。”虽然接受了这个社会的文化,但是穿成这样,还是觉得有点挑战自己的心理防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