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0:21本章字数:2020字

    “小姐,委屈你做人质了。”

    “不行啊。”我看着他叹了口:“穆子寻要是看见我在你手里,事情就更大了。”

    “我从不会对女人下手,如果你听话点……”他伸手勒住我的脖子,用枪指着我的头说道。

    “没用的,我……”话还没说完,前面黑压压的一群人转眼就冲到巷子里。

    “顾玉奇,看你还能往哪走。”为首一个相貌堂堂的人大声喝道。

    “穆子寻的女人在我手上,要拿我的命,她就一起陪葬。”身后的男人沉声说道。

    “三少爷的女人?”众人纷纷诧异的相视。

    “不可能,别听他胡说,开枪!”为首的那人手一挥。

    “等一下,那我怎么办?”我终于忍不住说道。

    “我们会给你厚葬的。”为首的人极不负责的说道。

    “要是她真的是穆子寻的女人,你们担不起这责任吧?”身后的人阴阴一笑,不疾不徐的说道。

    众人又窃窃私语起来,半晌,一个小喽啰提议:“打个电话给少爷吧。”

    “你完了,”叹了口气对身后男人说道:“穆子寻确实是我的男人,但是他是被我强暴的,现在正满世界追杀我呢。”

    “你说什么?”他的手一紧,明显不相信。

    “你就一把手枪?”不理他,晃着手上的炸弹模样的东西问道:“这个怎么用?”。

    “你什么时候……”他大吃一惊,拿着枪的手微微颤抖起来。

    “喂,别打电话了,我只是打酱油的路人。”掂着那炸弹模样的东西说道:“不信,你们看……”

    “唰”的一道耀眼的强光闪过,我的眼一黑……这是啥东西。

    闪光弹?

    只觉得自己被一个人拉着跌跌撞撞的往前跑去,眼前什么都看不见。

    “这是什么东西,我的眼睛好疼。”

    “我差点被你害死了,你……”拉着我的人突然手一松,没了声息。

    “喂,不会死了吧?”凭着敏锐的直觉,往地上摸去。果然他躺在地上,呼吸微弱。

    好在没过多久,眼前慢慢出现景物。

    这里还是胡同,只是不远处就是街道。皱了皱眉,看着脚下浑身是血的男人,思忖着是否要救他。

    现在我一个人都难脱身,要是再加上这一个累赘……

    可是不救,又不是雪流香的性格。

    走到街道,拦了辆的车,刚把他扔进车内,司机就颤抖着声音说道:“小姐,你刚才扔了一个东西进来?”

    “唔,充气娃娃。”把那男人的衣服往他脸上一盖,笑眯眯的说道:“我觉得涂上红色比较性感,你说呢?”

    “……我……我没意见。”司机不放心的从后视镜看了一眼,小心的问道:“请问要去哪里?”

    “去……”这个城市我还真不熟悉,想了想,说道:“哪儿偏僻去哪。”

    司机又战战兢兢的看了我一眼,欲言又止,终于发动引擎往前开去。

    “就这里停。”看了看外面的景物,好像到了郊外。

    司机慌忙停下车说道:“这里算是郊区了,很少有警察查房……”

    “车钱。”从昏死过去的男人身上摸出一个皮夹,抽出两张纸币丢给司机。

    “不……不用这么多……”

    司机的话没说完,我就拖着那男人下了车,往一侧的树林走去。

    唉,他浑身是血,即使要投宿,也很麻烦吧。

    把他拖到树林里的一个湖边,将他的衣服撕烂,小心的包扎好伤口,抹去身上的血迹。

    咦,竟没发现,这男人长着一张比女人还美的脸。要不是刚才看见他的上身,还真把他当成美女了。

    不过不管是美女还是美男,这家伙的命只剩下四分之一了。右侧胸口中了一枪,肩膀和腿上也有弹痕,就这副模样还能挟持我,真是高手。

    他的脉象也混乱微弱,胸口一枪虽没伤到心脏,但失血过多,不及时抢救,只怕性命难保。

    这个世界太疯狂了!

    忍不住感叹一下,左手搭住他的右脉,口中念道:“可惜我功力只剩一成不到,看你造化了。”

    指尖真气一发,缓缓从他脉弦流入,将他混乱的血气理平。右手依次从他的承浆廉泉二十四穴点下,如此一来,他气血滞涩的任脉已通畅无阻。

    原先在穆家修养,每日调理内息,已经慢慢适应这个身体了。可现在真气还未尽,眼前却一黑,只觉一股腥甜的液体从喉咙涌出……

    这次是真的挂了吧?

    终于要回到我的江湖了吧?

    希望当自己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是蓝的让人沉醉的天,没有一丝浮尘的蓝天。

    心中祈祷着,缓缓睁开眼睛,当下愣住了。

    好美……美的让人窒息……

    可惜不是属于我的世界的蓝天!而是那个差点让我挂掉的妖孽的美脸。

    病怏怏的转过头,不爽的踹了下被子——竟然还在这个该死的世界。

    “是你救了我?”他笑意盈盈的问道。

    “这是哪里?”这才发现周围都是奢华的摆设,我反问道。

    “我的家。”他好脾气的说道。

    “你家?”我坐起来,揉着额头说道:“你伤的很重,最好不要乱动。”

    “我没事,你该担心一下自己。”他的笑容妖艳的像罂粟,带着让人上瘾的魔力:“我找到最好的医生,也无法让你醒过来。你已经睡了整整一周,我还以为又要多一个植物人……”

    “一周的时间,你就活蹦乱跳了?”诧异的看着他,现在的医学真发达,要换成我们那个世界,一点内力都没有,中个一刀两刀的,早就死了。

    “唔,”他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柔声问道:“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好的很。”掀起被子,从床上下去,发现自己身上穿着干净的睡衣,伸着懒腰说道:“救命之恩不必挂在心上,有缘再见。姑娘今天心情好,给我换衣服的事情也不必记在心上,早点忘记。”

    “为表谢意……”

    “不用麻烦。忘记吧,都忘记吧。”懒懒的斜了他一眼,顺手拿起床边的衣服,往门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