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0:21本章字数:2214字

    “索隆,你在笑什么?我是让你来救三哥的,你那笑容是什么意思?”穆子欢凑到我的面前,盯着我的眼睛问道,“三哥已经这样了,你可别趁人之危……”

    “小鬼,既然让我来救他,就不该说这样的话。”收回幸灾乐祸的心思,不爽的瞪着穆子欢,敲了敲他的脑袋,“你的疑心病也越来越重,真不可爱!”

    “可是你刚才的笑容……”穆子欢嘟着嘴,委屈的说道:“明明是想把三哥弄成残废的笑容。”

    “我哪有你那么阴险?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撇撇嘴,就是要弄残废,也要等他醒了在折磨,这种状态下折磨人有什么意思?

    “索隆,我知道你在恨三哥那天要杀你,这件事,我也为你抱不平。可是你现在活得好好的,所以以前的事情我们都忘记吧,顶多折断三哥一条胳膊赔你……”穆子欢不放心的说道。

    “我的命可真不值钱。”叹了口气,转头看着穆子寻毫无血色的脸,慢悠悠的说道,“不过,我什么时候承认自己是索隆了?”

    “不是索隆,是雪流香。”穆子秋不知何时走了过来,带着白手套右手伸开,一粒银灰色的纽扣在掌心里,闪着微弱的光,“用这个惊走顾玉奇,不计后果的一掌劈飞炸弹,除了咱们的小雪,谁会有这样的腕力和魄力?”

    “谁那么倒霉,成你家小雪了?”没好气的看他一眼,起身说道,“我救不了他,你们另寻高明。”

    “骗人,刚才你明明笑得很得意。”穆子欢晶晶亮的眼睛无声的指责,可爱的小嘴里吐出让人心寒的话,“给你两个小时,三哥没有醒来的话,你就陪他一起睡下去。”

    “小欢,做人要宽容点。”穆子秋和蔼可亲的说道,“两个小时太多了,我们出去等一个小时,走吧。”

    两个没良心的家伙边说边往外走去,根本无视我黑下来的脸。

    摊上这么一对兄弟,简直就是每天在地狱里生活。可怜的穆子寻,他的大哥和小弟就这样把他丢给仇人,任其鱼肉。

    有些怜悯的看了眼脸色苍白的穆子寻,叹了口气,喃喃说道:“报应啊,你说我应该从哪里下手呢?”

    穆子寻苍白如纸的脸如美玉雕刻出来一样,长长的睫毛将他冰冷含煞的眸子遮住,没有那双咄咄逼人的刀剑般眼睛,这张脸看着顺眼多了。

    可惜的拍拍他的脸,将他身上的管子都扯下来,笑眯眯的说道:“没办法,自家兄弟都弃你不顾,我也不客气了。”

    只是几秒,一尊如希腊美神般的少年身体出现在我的眼前。

    “真是不错的身材。”伸手往他裹着纱布的胸口伸去,一脸温柔的笑,“小相公,你可一定要记住,救你的人是谁,以后要是敢恩将仇报,小心我把你骨头一块块拆了扔给野狗。”

    少年小麦色的皮肤纹理细致,春色无边。我定定的瞧了好久,有些好奇的将他身上摸个遍,这才收起玩心,右手往他膻中穴点去,顺着胸口直下,途径鸠尾、巨阙、神阙、气海,停在他的关元穴上。

    几个大穴血脉一通,他的五脏六腑至少可以保住。

    师父常说,痛则不通,通则不痛。看来现代人虽然聪明,医学再高明,也抵不过一股真气。

    虽然好吃好喝的伺候着,又休息了一夜,可惜现在功力仍然不足,不过我本来就没打算把小三给治愈,输他一点真气,把他体内堵塞的血管打通,够他醒过来就行。

    至于醒过来后能活多久,就和我无关了。

    从他丹田源源不绝注入细细一丝真气,虽然是很“细”的一道,但仍然觉得吃力。觉得额上渐渐冒出汗来,正要收手的时候,穆子寻星眸微微一张,喉中逸出一丝呻吟。

    这样就醒了?我还没动真格的呢。

    他的眼睛缓缓定在我的身上,突然见鬼一般,煞白的脸上一阵铁青,细弱蚊蝇的喝道:“你在干什么?!”

    伤成这样还有力气管别人干什么!不屑的看他一眼,扶着他的腰一翻,左手微凝真气,迅速扫过他的期门,章门,商曲,抵在他的心俞穴。

    “你……”他无力的喊了一声,被我这么一翻,咳出一口血水。

    “给我安静点!”右手抽空敲了敲他的后脑勺,按在他的风池穴上。

    “拿走……咳咳……”他又咳出一口血水,不安分的乱动着。

    竟然还有力气动,看来不用我再浪费真气。立刻改指为掌拍在他的心俞穴,他身体一震,又吐出口血。

    “该死……”我的手刚拿开,他就勉强爬起来,愤恨的盯着我。

    “你不是喜欢男人吗?”擦去额上的汗,笑眯眯的说道:“被男人摸了下又有没关系?”

    “你……”

    “其实,要不是穆子秋求我,我可不会牺牲自己。”瞥了眼他,继续凉凉的说道:“他说你快死了,所以想找个男人满足你……”

    “住嘴!咳……”穆子寻气急交加,又吐出口血。

    “三弟,醒了就没事了。”穆子秋和穆子欢已经站在门口,一脸笑意的说道:“把淤血吐出来,免去做手术的麻烦了。”

    “他……”穆子寻怒视着我,那眼神恨不能把我大卸八块。

    “我对你一直很温柔的,没弄疼你吧?干嘛一脸悲愤?”不满穆子寻杀人的目光,挑挑眉说道。

    可怜的穆子寻刚醒过来,受到刺激,一翻眼,又昏了过去。

    “伤成这样还能发脾气,真是难伺候。”看着他昏迷的脸,叹了口气,转头看着穆子秋说道,“现在没我什么事了吧?”

    “三哥被你气的死去活来,不,是活来又死去,真可怜。”穆子欢悄悄拽了拽我的胳膊,眨着圆亮的眼睛说道。

    穆子秋拿着奇怪的仪器在穆子寻身上移动了好久,脸上的微笑越来越舒心,他侧身站起,镜片反射着明亮的光:“小欢,通知你二哥,寻已经脱离危险。”

    “太好了,索隆,回来我会好好谢你的。”穆子欢开心的脸都皱起来,立刻往门外走去。

    感到一股冷气从脊背升起,立刻提起警戒,缓缓对上穆子秋的眼睛。

    他挑起唇角,似笑非笑的说道:“小雪,你的功力越来越好了,和这个身体配合度提高了呢,真让人欣慰。”

    “半年不见,穆公子还活的好好的,也让我欣慰。”

    “是半年不见了,你这副模样,根本看不出一点小眯眯的影子,连我都差点就看走眼了。”穆子秋不疾不徐的说道,仿佛遇到久违的故人,娓娓叙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