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0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0:21本章字数:2057字

    “我就是化成灰,穆公子也一眼能认出来。”拨了拨额前的碎发,懒洋洋的说道,“不拉家常了,说说军火的事情怎么样?”

    “雪雪,你真是心急,刚给人疏通了经脉,应该多休息才是。”穆子秋勾起嘴角,“你现在的状态,可不适合谈生意。”

    “谁要和你谈生意了?”收起笑容,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拿回自己的东西,用的着和你商量吗?”

    “哦?”穆子秋笑意更浓,饶有兴趣的问道,“你想怎么拿?”

    “唔,把人马分成三队,一队趁乱混进穆家埋伏,一队负责接应,另外一队找找有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能拿就拿了。不过我想知道的是,为什么要劫我的东西?”

    “好小儿科的游戏,你以为穆家这么容易进出?”穆子秋眼神微微一暗,黑眸里的笑意退去几分,“至于为什么要那批军火,你不需要知道。”

    “不告诉我也没关系,只是穆家,顾玉奇不是也很轻松的进去了吗?”继续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略带讥讽的说道,“穆大公子一直都小看了女人哦。”

    “拿回去就拿回去吧,反正放在这里也没有用。”穆子秋只是微微一怔,接着笑得无比温柔,“不过女人不是用来看的,是用来疼的。”

    “就知道公子一向爽快大方,所以身体能否借小女子一用?”突然露齿一笑,灿烂的说道,“雪某也想研究研究男人的身体呢。”

    “那当然……”穆子秋突然不说话了,他一向镇定从容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讶。

    “当然什么?”笑眯眯的伸手搭在他的肩上,伸手拿下他的眼镜,开心的问道,“心甘情愿的双手奉上吗?”

    看见他强行镇定下的眼神,越发觉得高兴,拍拍他的脸,说道:“可惜现在这双手也不属于你了呢。”

    “你让小欢做了什么?”他沉沉的问道。

    “放心,我不会把你剥光了扔大街上展览的。”难得看见穆子秋凝重的脸色,忍不住调侃道:“唐门的毒药果然厉害,连你这样的精明的医生都能药倒……”

    “什么唐门毒药?”

    “不是这个世界的东西,说了你也不懂。”玩味的盯着他狭长的黑眸,左手往他胸口摸去,慢悠悠的说道:“我能问几个问题吗?”

    “你想知道什么?”他眸子更暗,泛着幽深的光。

    “时空缝隙是否存在,如何寻找?”避开他的眼睛,半敛眉眼问道。

    “不知道。”

    “嗤喇”,轻微的一声,左手中指的戒指将他胸口衣服划破,一根尖细的银针抵在他的膻中穴上,缓缓刺入。

    “时间机器传言发明,是真是假?”听见他微微抽气的声音,并不心软的继续往他膻中穴推进。

    “不知道。”声音已经有些吃力,穆子秋微微皱眉数到。

    “那你总该知道我再刺下去的后果吧?”毫无顾忌的看着他的眼睛,笑容可掬的问道。

    膻中穴要是被击中,会内气漫散,心慌意乱,神志不清。所以,现在的穆子秋玩不出什么花样。

    果然他的眸中流出一丝痛苦,不见平日散淡闲适的表情。

    “那你为什么要抢我的东西?”见他额上渗出薄汗,笑盈盈的问道。

    “因为你是雪流香啊。”他眼角的肌肉微微抽搐,语气竟能温柔如旧。

    不,是邪恶如旧。

    眯着眼睛看着他有些涣散的目光,抽回左手,歪着头问道:“你说,我还能回到自己的时空吗?”

    他吸了口气,眼里重新溢出笑来:“不知道。不过为什么要回去,这个世界很有趣的不是吗?”

    “哪里有趣了?”扬起右手,温柔的捏住他的下巴,往里面塞进一颗药丸,然后一拍他的胸口,继续笑道,“我可是很无趣,你要知道这个世上没有自己牵挂的东西,活着如行尸走肉……乖,吃下去。”

    穆子秋一向处变不惊的脸终于变色了。

    “你给我吃的是什么?”

    “解药啊。”四处看了看,倒了一杯水,递到他面前说道。

    穆子秋的手指微微一动,脸上终于释然了:“你……”

    “喝口水压压惊,刚才和你开玩笑呢。”一脸无害的笑容,甜甜的说道。

    穆子秋深深看了我一眼,结果面前的水杯,一口气喝下去,揉着胸口说道:“以后这种危险的游戏不要玩了,会出人命的。”

    “嗯。”很乖的看着他,点了点头。

    “这里不能随便碰,要知道万一没拿捏住分寸,会神经错乱的。”他放下水杯,长出了口气,宠溺的说道。

    “知道了。”继续微笑看着他。

    “说吧,你还做了什么手脚?”穆子秋叹了口气,优雅的把眼镜架在挺直的鼻梁上,继续说道,“给我吃的是什么?”

    “解药,独家的。”一脸诚恳的回答。

    “没有任何的副作用?”显然,老狐狸并不相信我的话。

    “你自己是医生,应该知道什么是毒药,什么是解药。”

    “但是我现在身体不对了。”穆子秋又叹了口气,说道,“姑且相信那个东西是解药,这杯水也没问题,可是,怎么觉得哪里不对呢?”

    “没有不对,解药就是解药,只是加了这杯水,变质了而已。”

    “果然……”

    “谁让你总是欺负别人呢?”安慰的拍着他的肩膀说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能受到姑娘我的惩罚,是你异时空修来的福气。”

    “你给我吃的到底是什么?”他的额上又渗出汗来,咬牙问道。

    “解药。”

    “到底是什么?”他一向沉稳的声音也开始颤抖起来。

    “你自己不知道吗?”无辜的看着他渐渐酡红的脸色,强忍着笑,一本正经的说道,“实在受不了了,看看那边。”

    穆子秋顺着我的视线看去,视线定在赤裸着上身的穆子寻身上。

    “放心,我给你把风,没人会知道的。”觉得自己的肚子憋的抽筋了,仍然一本正经的说道,“床上那位美人,可遇不可求,你这做哥哥的就收下吧……”

    “小小的恶作剧没关系……”他硬生生的收回视线,有些吃力的说道:“可是别玩过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