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3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0:21本章字数:2056字

    说起着暖香,和穆家兄弟下面的“暖色”是相对立的。虽然性质一样,都是提供服务的场所,可是原则性可就强多了。

    暖香里的女子个个都是有才有艺,提供服务也是看自己心情,这里的女子都是我亲自去红灯区一一挑选出来的,立志打造一个陪聊陪笑不陪睡的服务行业。

    刚踏进暖香的时候,就看见莫玉烟脸色铁青骂骂咧咧的往电梯口走去。

    “干!竟然敢不守规矩,暖香的人他也敢随便乱动,老娘不让他知道厉害就不信莫!”

    “嗨,小娘子,出什么事了?”慵懒的在她身后问道。

    “你小子不想活了啊,谁是……”莫玉烟刚一甩头,看见我站在身后,立刻压低声音说道,“帮主,你来的正好,咱家姐妹被人硬上了!那个乌龟王八孙子,今个不阉了他……”

    “不是有监控器吗?其他人怎么不去阻止?”看着眼前美的凌厉的女子,淡淡的问道。

    “那个房间的监控器突然坏了,等到我们觉得不对时,已经……”

    “几分钟?”走进电梯里,抬头看着跳跃的数字问道。

    “监控器一黑就觉得不对,只不过三分钟的事情,我们进去的时候,绿萝就一丝不挂的晕倒在床上,嫖客也不见了。现在正封锁了整个楼,挨个房间的找,把那乌龟王八蛋找出来,看我怎么收拾他!”

    “三分钟?真够快的啊。”瞟了眼身边强势的美女,突然甜笑着拧了一把她的脸蛋,笑眯眯的说道,“小娘子最近越发漂亮了,今晚陪我吧。”

    “帮主,你还笑得出来!”她没好气的打掉我的手,横了我一眼,娇声说道,“像你这样绝色的男人,就算是个乞丐,我也愿意伺候你,只可惜,你……”

    她纤纤玉手突然往我下身袭来。

    我含笑将她的手腕捏住,反手握住她的小手往电梯外走去。

    “哼,每次让人家伺候你,动真格的时候,连身体都不让我碰一下。即便你是人妖,人家也愿意舍命相陪!”莫玉烟抽回手,又横了我一眼。

    “我不是人妖,我是妖人。”一本正经的说道,神经突然警觉起来,隐隐觉得空气里泛着危险的气息。

    “你是妖孽!”莫玉烟叹了口气,说道。

    “玉烟,小心。”凑到她耳边轻声说道。

    原本妩媚柔软的女人身体立刻绷紧了。

    这是莫玉烟所说的最后一层楼,里面的气氛明显不对,原本应该充满人声,现在却安静的让人觉得可怕,而那些服务员更是不见人影。

    莫玉烟警惕的看了眼周围,挺身站在我的前面,穿着黑色女王靴的修长玉腿抬起,对着一个房间用力踹去。

    “砰”的一声,房门大开,里面空无一人。

    房间里弥漫着奇特的香味,莫玉烟立刻捂住口鼻,伸手按向警铃。

    “没用的,这里的系统被破坏了。”异常好听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莫玉烟下一刻就软绵绵的倒下去。

    伸手捞住她纤细的腰肢,看向站在昏暗灯光里的妖媚男人,那张倾国倾城的脸让人看后永远都将无法忘记。

    “小香香,别来无恙?”格外动听的声音在迷幻的灯光中尤为惑人,顾玉奇双手插在兜中,缓步走上前,笑颜如花,“好久不见,没想到一见面,就坏我的好事,真是冤家!”

    他说的半嗔半喜,配上那张绝色的脸,让人骨头都酥软了。

    “小香香?”

    “别和我装迷糊,那天在穆家,如果不是你,他们早下地狱,可你偏偏来插一手,坏了我筹备了将近三年的好事,你说,怎么赔偿我?”顾玉奇狭长的凤目微微一眯,埋怨的问道。

    “好吧,那些军火送给你当礼物,我那些受伤的兄弟们也不找你要医药费了,总可以了吧?”他不像穆子欢,可没法逗弄他,而且这里的奇怪的香味越来越重,只怕一会自己都脱不了身。

    只怪太大意,以为这里是神龙的地盘,所以根本没有太防备。而顾玉奇连穆家都能炸掉一半,暖香可能早就被他控制了。

    哎呀,真是越想越觉得自己失误,他劫军火的时候,就明摆着瞄上了神龙嘛!

    “这么点礼物就想打发我?”顾玉奇摇了摇头,“穆家四兄弟的命,你知道能卖到什么样的价格?”

    “不知道。”老老实实的回答,心里飞快的想着对策,怎么才能摆平这个魔头。

    “别想着逃跑,暖香早已经被我控制。说起来,这里比穆家容易进出多了。”顾玉奇走到我的面前,停住脚步,脸上的笑容无比灿烂妩媚。

    “罗叔……”猛然想起老罗他们还在下面,此刻已经完全没心情和他周旋了,抱着莫玉烟,转身往楼梯处走去。

    “一。”身后传来清脆悦耳的声音,让人脚软。

    “二。”顾玉奇的声音很轻柔,打了个响指说道,“三,倒。”

    在异香中,原本要分一半的心神防备香味中的迷幻药,顾玉奇的话音刚落,腰间突然传来一阵刺痒。

    莫玉烟风情万种的睁开眼睛,动作利落的抱住雪流香,笑嘻嘻的说道:“帮主,别觉得冤,连穆家的人都吃过我的亏……”

    后面的话听不清楚了,意识渐渐模糊起来,只是没想到会栽在自己人手中,唉,小欢说的对,千防万防,家贼难防……

    从来也不笨,可居然没发觉,刚踏入暖香时,就已经踏入了一个圈套。

    **************

    素雅的房间里,一个面容让女人都嫉妒的绝色男人,坐在床边,正把玩着一张人皮面具。

    而床上躺着一个脸色苍白的女孩。这女孩年约十七八岁,可能看上去会更小一点,尖尖的瓜子脸上稚气未脱,一直昏睡着。

    “差不多该醒了吧?”轻叹口气,男人的手抚着女孩的脸,眼里闪着志在必得的微笑。

    这种致命的武器,终于还是落在他的手中,呵,这一次,绝不会让她轻易溜走。

    只要她能辅助自己,灭掉穆家,就轻松的多。

    雪流香……不,她现在根本不知道自己是谁,她的记忆似乎被篡写了,变得混乱不堪,最后干脆一片空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