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8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0:22本章字数:2156字

    雪流香站在明亮的大房间里,垂头丧气的接受着顾玉奇的责骂。

    她虽然已经完成了任务,可是因为一时心软没有杀了穆子欢,让顾玉奇勃然大怒。

    顾玉奇生气的时候也好美,那双魅惑的双眼里还带着淡淡的笑意,如果是不熟悉的人,根本不知道他在生气,只怕还沉醉在他的美色中。

    “没有杀了穆子寻还情有可原,可是穆子欢……你为什么没杀了他?”伸手抬起她尖尖的下巴,顾玉奇看着她的眼睛问道。

    “因为……我不能确保自己的生命安全……如果杀了穆子欢,穆子寻会拼命的。”雪流香躲过他的视线,低低的说道,“而且,任务已经完成了……”

    “学会了找理由。”顾玉奇突然叹了口气,松开手,转身走到窗前,看着外面美丽的风景,陷入沉思中。

    他费尽了心血,才将她彻底改造成只服从自己的命令、并且不会有其他情感的人。可是到底哪个环节出错了,让她对穆家还有着感情?

    不,不止是对穆家还有感情,她对电脑游戏也很热情……

    只怪当初自己一时心软,没有同意将芯片植入她的大脑,否则现在,她就彻底成为自己的杀人武器。

    “奇哥哥,你生气了?”雪流香看着男人挺拔的后背,非常歉意的走过去,“下一次我会努力……”

    “去洗个澡,你看看……这幅狼狈样。”顾玉奇再次叹了口气,对他来说,当初正是不愿有一个冰冷无情的机器人跟在自己左右,才没有植入芯片。

    所以她有自己主观的判断力,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雪流香知道主人非常生气,顶着乱糟糟的造型,不再多说一句话,默默的退了出去。

    温泉里,雪流香闷在温热的水里,一口气憋在肚子里,她可以很久不出来。这是她身体奇怪之处,而顾玉奇告诉她,她有着奇特的能力,类似某种特异功能,可以在一瞬间爆发出可怕的力量。

    不过他说,如果爆发之后,那情况就会非常危险,一个十多岁的孩子,都可能会轻易的杀掉她。

    而雪流香在失忆之后,一度对自己的身体不熟悉,她总感觉这是别人的身体,最初的时候,甚至连协调性都有些困难,在顾玉奇的慢慢指导下,才能将自己的动作控制自如。

    而小腹丹田处那股淡淡涌动的气,就是顾玉奇视为的“特异功能”,她虽然对自己的身体不熟悉,但是每天都会做一件似乎很遥远却带点莫名熟悉的事情——静坐,将丹田的气流转身体各个部分,只要静坐半个小时,她就会神清气爽,可以通宵打游戏也不疲惫。

    顾玉奇缓步走到温泉边,看见热气中,只飘出几缕短发。

    雪流香在水底坐了很久,她今天非常郁闷,不仅仅是因为主人责骂,还有那个不怕死的小鬼,让她有种很奇怪的感觉,类似某种动物,在一出世时,第一眼看到的东西,好像是某种依恋?

    顾玉奇只教她“服从”,除此之外,他说一个杀手不需要其他的感情,所以她没法准确形容面对那小鬼时的心情。

    从水里慢慢起身,刚露出耳朵,还没睁开眼睛,雪流香就感觉岸边有人。

    这股气息是顾玉奇的,她转过身,果然看到顾玉奇坐在岸边的椅子上,正悠闲的盯着她。

    “你想参观别人洗澡吗?”雪流香笑嘻嘻的半游半走到岸边,趴在砌的非常漂亮的岸台,丝毫也不介意露出漂亮的肩膀和锁骨。

    顾玉奇坐在长椅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热气蒸腾的水波,将她的皮肤衬的很粉嫩。

    “或者……主人是想一起洗澡?”笑眯眯的看着顾玉奇那张绝色倾城的脸,雪流香趴在岸台边,托着腮问道。

    她今天被责骂了,可还没被责罚,所以,顾玉奇现在突然出现在温泉边,很有可能是等着她洗完澡,然后给予惩罚。

    顾玉奇依旧盯着她不说话,微微上扬的眼角,噙着一丝春风般的笑。

    他缓缓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趴在岸边春光乍泄的雪流香,不知道自己这么做是否太心急。

    他一向是一个沉得住气的人,可以花费三年的时间,做一件把握只有百分之八十的事情。可是这一次,他有点想吃这块热豆腐。

    雪流香费力的抬头,看到他眼里跳动的热烈的火焰,心里闪过一丝类似不妙的感觉。但是这个男人是她的主人,是给她生命的人,所以,无论潜在心中的感觉有多么不安,她也不会后退半步。

    顾玉奇沉默的看着娇小可爱的雪流香,他不能允许自己辛苦得到的猎物被别的人觊觎,更不能容许雪流香对穆家兄弟还存在着感情。

    修长的手搭在长裤的皮带上,顾玉奇有些迟疑。

    他对雪流香所进入的这个身体不是太感兴趣,他重视的是雪流香的灵魂会不会背叛他。

    “帮我宽衣。”闭上那双流光异彩的双眸,顾玉奇沉声说道。

    看见顾玉奇果然是也想下来洗澡,雪流香眨着大眼睛,轻轻一按岸边,就飞身站到他的面前,脆生生的说道:“是。”

    无论她还保留自己多少的性格,脑中有一个程序不会改变,那就是绝对服从顾玉奇的话。

    半长不短的头发还滴着水,雪流香赤裸裸的站在他面前,认真的帮他解开衬衫的扣子,一会的功夫,精壮的上身露在她的眼前。

    雪流香半蹲下身,迅速利索的解开他的皮带,当长裤褪出之后,顾玉奇睁开眼睛,看着研究他短裤迟迟没动的雪流香,开口说道:“怎么了?”

    如果记得没错,她在情感上是一片空白,应该没有任何情绪上的反应,可现在,她的脸似乎有点红。

    “没事。”伸手将他最后的短裤扯下,雪流香刚才似乎隐隐约约的想起很久以前,不知道是谁对她说,没有洞房前,男人的裆部女孩子不能去看,即便是用最阴毒的招,也不要去袭击男人的裆部,这样会损了侠气,毁了名声。

    侠气?是师父?不,她有师父吗?

    空白的大脑突然有点混乱起来,雪流香闭上了眼睛,她有种奇怪的感觉,不知是不是羞耻,她无法形容自己的情感和感觉。

    “谁准你闭眼了?”顾玉奇伸手抬起她的下巴,声音微冷。

    “是。”脸上的笑意淡去,雪流香睁开眼睛,对上顾玉奇倾城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