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3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0:22本章字数:2015字

    他曾见过雪流香的内功,但是如今亲身体验到,不由骇的脸色青白。

    好可怕的强大气流,他一个六十多公斤的男人,被轻轻一挥,就掷到十米开外,而且毫发无伤。

    “小鬼,你居然用毒……”雪流香同时娇喝一声,跪倒在地。

    她的动作非常快,快到顾玉奇唇上的微笑还没消失,场面就变了。

    穆子欢被穆子言层层保护起来,而雪流香似乎中了毒,半跪在地上,捂着手腕。

    她的指间,闪着一根银针,非常的细,明晃晃的刺在手腕处。

    远处,突然惨呼声一片。

    一个改装后的装甲车从远处开来,所到之处,子弹如梭,血溅三尺。

    穆子寻完全不管谁是自己人,谁是敌人,他的目标只有一个人,那就是雪流香。

    现在谁挡在他的面前,谁就是死路一条,哪怕是亲哥哥,也不能阻挡他干掉那个女人的决心。

    雪流香将那根银针别在自己的腰间,在没有确保安全之前,她可不能真的中毒,否则,顾玉奇的姓名由谁来保护?

    看见周围的兄弟都死伤大半,雪流香想也没想,从树后飞快的蹿出,竟然迎着装甲车不躲不避的冲了过去。

    “小雪!”几乎同时,穆子秋和穆子欢出声喊道。

    “三哥,你要是敢伤了小雪,我永远不会原谅你!”穆子欢看见远处那阵势,立刻知道是穆子寻来了,他拼命的想挣脱钳制着自己的几个警卫,想去阻止三哥。

    只有三哥才会开着炸弹库来这里!

    “老三,不要伤了我的实验样本。”穆子秋也急急的说道,虽然穆子寻在车里根本听不见。

    没错,只有穆子寻才会像是从阎王殿出来的勾魂使者,对于目标绝不手软。

    那辆车像是从地狱驶出来的,载着可怕的杀戮和血腥,让所有人都不敢靠近。

    在一片混乱中,只有顾玉奇没有说话。

    他已经转移到稍微安全点的地方,阴鸷的双眼紧紧盯着空旷场地中的那辆横冲直撞的车。雪流香最终还是没杀了穆子欢,她这一次,会杀了穆子寻吗?

    当然会!

    雪流香恨不得现在就杀了那个坐在车里乱扔炸弹的家伙!看看他都做了什么好事,那些兄弟们已经缺胳膊断腿的躺在地方,血染红了她的眼。

    穆子寻对准面前的速度飞快的娇小女人,毫不迟疑的扣动扳机,但是……人影一闪,弹无虚发的他,射了个空。

    已经改装的比坦克还好坚固的车,突然一震,车窗坚固的防弹玻璃被一股强大的外力拍碎,穆子寻在短短的愕然之中,立刻敏捷的俯下身,躲避那些强劲的比子弹还要可怕的玻璃碎片。

    虽然他的反应非常快,但是俊美的脸上依旧多了几道血痕,半张脸的鲜血,让他可怖的煞气平添了几分,更像是从地狱来的修罗。

    雪流香真气有些混乱,她刚才连连用了两次内力,现在已经体力有点透支,但是杀这个嗜血恶魔还是绰绰有余。

    所有的人都张大嘴看着刚才科幻的一幕,那个身材娇小的女孩,居然飞身一掌打破连子弹都打不穿的车窗,让肆行无阻的地狱之车摇摇晃晃的往空旷的远处冲去。

    穆子寻还没说话,也没来得及调整方向,就看见一柄薄薄的刀,往自己脖子上划来。

    狭小的车里,根本施展不开拳脚,穆子寻只能攥住那柄刀尖,冷冷的看着满脸煞气的尖下巴的女孩。

    雪流香也冷冷盯着他,浑身都是杀气。

    顾玉奇曾对她说,穆家的兄弟里,穆子寻身手最好,也最冷血,她一开始不太相信这样年轻的男人,会是满手血腥的恶魔。

    但是今天,她完全见识了他的凶残和可怕。

    所以,为了更多的人,她必须除掉这个修罗。

    鲜血顺着刀锋往下滴落,穆子寻像是没有任何感觉的石头。

    他必须杀掉雪流香,刚才的那一幕太可怕,她简直像一个超能力的人。只是短短的几个月时间,她的内力不知道增加了多少,如果让她被顾玉奇利用,那只怕会掀起腥风血雨。

    而且,到时候没有人能够阻止她的双手。

    “抱歉,我必须杀了你。”雪流香另一只手突然多出一柄寒光闪闪的匕首来,往他的胸口扎下。

    穆子寻突然不躲不避,而是一踩油门,车失控的往一个悬崖处驶去。

    “小三!”

    “雪流香!”

    “三哥……”

    “小雪……”

    所有的声音都听不到了,穆子寻鲜血模糊的半张脸,露出一个令人心惊的俊美微笑。

    “我说杀了你,就一定会杀了你,无论付出什么代价。”

    “无所谓,反正一起下地狱,有这样的帅哥陪着,我赚到了!”

    “滴答”“滴答”……

    幽暗的洞穴中,石钟乳上滴着清冷的水,让洞穴显得更加安静幽深。

    洞穴的水波泛着黯淡的光芒,而一声轻微的叹息,从最深处传来。

    在这个造型奇特的山洞最深处,有一张天然的寒玉石,即便是内力高深的练家子,也难以抵御这入骨的寒冷。

    而此刻,泛着莹白色泽的寒玉石上,躺着一个容颜绝代的妙龄女子,而这女子的身上,压着一个满身是血的年轻男人。

    奇特的是,身材颀长的年轻男人头发非常短,装束很怪异,像是短打的夜行服,却又多了很多“地方特色”。

    因为寒玉石有着极好的疗伤功效,顺着衣服往下滴落的血很快就凝固住,所以,年轻男人在昏迷中,已经度过了最危险的时刻。

    那个长发白袍朱唇琼鼻的清雅女子,秀美的眉头微微蹙起,似乎被压的喘不过气来。

    好半晌,她才费力的睁开眼睛。

    长长的睫毛下,那双眼睛流光异彩,漆黑如子夜的星辰,美的不可方物。

    雪流香看着头顶的石钟乳,这里好熟悉……

    然后她的视线往下移去,只看见一个短发男人的头埋在自己的胸前,白色的衣裙上,染上的都是他身上的血迹,

    话说,为什么有个奇怪的男人埋在她的胸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