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6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0:22本章字数:2098字

    现在雪流香的功力还没完全恢复,想静修一段时间,可不想中间被这个男人先干掉。

    虽然现在他完全没能力杀了自己,但是要是拼起命来还是很烦的,总不能天天点着他的穴道,让他成“植物人”吧?

    “现在是不是好点了?”雪流香已经打通了他的胃经,他也不再打嗝,于是问道。

    “舒服了一些。”胃里觉得暖暖的,但是穆子寻眼尖的发现,这“睡神仙”的白衣裙尾,被撕开了大片。

    总之,他一觉醒来,发现什么都不正常。

    不,原本就不正常,只是他一开始醒来的时候,脑中昏沉,根本没多想什么。

    “你……愿不愿意拜我为师?”雪流香见他一双眼睛开始精光四射,想到了一招化解恩怨的办法。

    江湖规矩,一日为师终生为父。

    她只要骗这个笨男人成为自己的徒弟,等事情败露之后,两人好歹也有师徒之情,他不至于把师父给杀了吧?

    那可是弑父!

    “拜你为师?为什么?”穆子寻虽然不讨厌这个女人,但是可不希望一个女人成为自己师父。

    “因为……这是上天的旨意。”雪流香努力摆出一副千年老妖,不,摆出神仙的模样,淡淡说道,“为什么你会突然出现在这……寒玉石洞中?一定是天意,不能违抗。”

    “我马上就离开,什么天意?哼,我偏要逆天。”穆子寻吃饱了喝足了,身上的伤也都愈合了,虽然浑身疼痛不堪,但傲气十足的说道。

    雪流香微微皱了皱眉,她真想重新会那个世界换一个人带过来,哪怕是穆子秋也好,比起这一根筋的男人要容易驯服。

    “不行,你必须对为师负责,我的修行被你破坏了大半,要是不顺应天意,会被天打雷劈。”雪流香见他挣扎着想爬下寒玉石,立刻换了口气说道。

    “你是神仙,又没做坏事,怕什么?”穆子寻捂着胸口站起来,看着崎岖难行的岩洞,从这里连出口看不到在哪里,“我出去看看这到底是幽冥地府还是天堂仙境……”

    雪流香看着他倔强挺直的脊背,气的牙痒痒,她真不想管这个固执的家伙,但是……自己能穿越回来,全是因为他的功劳,她雪流香一向有仇报仇,有恩报恩,现在把他放出去,不用走多远,准备野兽吃了。

    伸手往穆子寻头上的石钟乳上指去,雪流香闭目喃喃的用怪异的语调,说着他听不清楚的话。

    “臭男人杀了我还能成为我的恩人,女侠我要不是见你骨骼清奇是块练武的好材料,才懒得收你为徒,不识好人心……”雪流香语速极快极轻的念叨着,然后真气一发,穆子寻头上那块石钟乳“咔哒”一声,从中间断裂,砸在他脚前三尺处。

    穆子寻愕然的看着那块石钟乳,停住了脚步,转身看着盘膝坐着不动的雪流香。

    “上天的旨意,你必须拜我为师。”睁开眼睛,雪流香摊开手无奈的说道,“否则会让你……和我一起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穆子寻看了她好久,才移动脚步到她的面前:“你能教我什么东西?”

    “呃……飞天遁地……还可以回阳世看看故居……”雪流香眼睛一转,知道穆子寻一定会想着家里的兄弟,所以立刻用这个作为诱饵,说道。

    “可以回阳世?”穆子寻果然眼神一闪,问道。

    “对,不过你要专心和我一起修炼,”见他有点心动,雪流香立刻说道,“而且,要化解自己身上的煞气,你的性格……不能太急躁。”

    “那就开始吧。”穆子寻皱皱眉头,说道。

    “不要太急躁!”雪流香见他不耐烦的模样,叹了口气,她刚才那句话白说了。

    “我知道了!很烦!”穆子寻顿了顿,补充说道,“不过,在没有修炼成功前,休想让我喊你师父。”

    “我真是苦命,何苦找这个麻烦,唉!”雪流香喃喃自语,叹息着看他爬上寒玉石,扬声说道,“你要先学会运气,意守丹田……”

    石洞外的风景渐渐变换着,那些翠绿的颜色变得深绿,夏天一晃就到了。

    雪流香看着石壁上刻的时间,快三个月了。

    三个月里,她的功力已经完全恢复,在寒玉石的帮助下,甚至还提高了不少。

    而穆子寻的成绩惊人,他每天在寒玉石上运气练真气,短短的三个月,已经将《罗汉心经》练到了四成,也就是说,现在让他出山,不怕他会被野兽吃了,也不怕他随随便便就被江湖给吞了。

    雪流香什么都没有教他,只让他天天练内功心法,现在穆子寻算得上半个武林高手,她准备让他“出关”。

    而且她实在不想再应付他,天天装神仙很累的!而且穆子寻还有那么多的“为什么”,让她都快编不下去了。

    还有一点很重要,依照他现在的内力,不能在寒玉石上呆的太久。

    寒玉石因为集结了天地之灵气,有着巨大灵力的同时,但同时冰寒无比,要是在上面呆的太久,寒毒侵骨,会走火入魔,这也是为什么成为禁地的原因之一。

    “睡神仙,我今天拉肚子了,是不是你作法的时候分心了?”穆子寻捂着肚子从一处洞穴中走出来,那个洞穴就是他的“茅厕”。

    “不……这是预兆你可以出师了。”雪流香现在也无比的想去江湖走走,她决定今天就把这个家伙支走。

    反正她已经仁至义尽,只要穆子寻不至于一出山就被杀了,就可以了。江湖那么大,她管不了太多,也不想再见到这个杀了她、又带她穿越回来的人。

    “什么?出师?”穆子寻的头发已经及肩,他的衣服也换成了灰色的长袍,虽然他很讨厌这种裙子一样的款式,但是因为自己的衣服全都烂了,没办法,只要找师父“施法”要一套新衣服穿。

    “是,你可以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但是我的法术还没学成!”穆子寻现在只是觉得体内充盈无比,身轻如燕,除此之外,什么“回魂术”“驾云术”都没学到。

    “我让你出去你就出去!”雪流香蹲在角落,默默背对着他,“以后只要记得我是你师父就行了,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