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7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0:22本章字数:2010字

    以后再见面,记得别追杀她……

    “睡神仙?”穆子寻并不是舍不得,而是他这样出去,没法回阳间去看兄弟们啊。

    错,不是没法回阳间,而是还不清楚这个女人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这样对他。

    穆子寻眼里闪过一丝冷意,这三个月来,她对自己口传心授,但终究不知道安的什么心。去她的神仙,他穆子寻可不是三岁小孩,轻易就会被骗了。

    “走吧。”雪流香背对着他,咬牙切齿的在地上画着小人,她的心早就飞向了江湖。

    那女儿红,那红袖招,那骏马奔腾,那宝剑如霜……

    “我不走,我还没有学到……”穆子寻眼神冷锐,正要说话,雪流香突然警觉的站起身,示意噤声。

    “什么东西来了?”穆子寻的听觉也异常敏锐,他立刻低低的说道。

    “你先躲起来,躲得远一点。”雪流香密室传音,她本想点上他的穴道,但是转念一想,还是算了,听脚步声是一个武林高手,万一把毫无反抗力的他捏死了,那这三个月的心血就白费了。

    “还要远一点。”看见穆子寻的身影消失,雪流香才松了口气,她也躲在石洞的一侧,看着一个人影迅即的飞了进来。

    真是好轻功。雪流香暗暗的赞叹。

    来人在寒玉石前停住,头发散乱的披在身后,长身玉立,腰间悬着一柄七星宝剑。

    他年约二十三四岁岁,剑眉星目,唇红齿白,面容非常的清雅俊秀。当看见寒玉石上空空如也的时候,年轻男人的眼底闪过一丝沉郁和惊讶。

    这座山要是没有令牌,没人能走进来,雪流香的尸体哪去了?

    寒光四射的眼睛在周围转了一圈,突然,年轻的男人发话了,声音清朗无比:“盗仙的尸体你也敢动,阁下何必还鬼鬼祟祟。”

    穆子寻心中一惊,他并没有发出一点声响啊。

    正要出去,但是一道白色的人影已经先他一步飞了出去。

    “师兄。”雪流香已经飞身下来,站在慕容苏的面前。

    “你……你……”慕容苏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站在自己面前的,竟然是活生生的盗仙雪流香。

    “嘘,陪我演场戏。”雪流香生怕他会喊出自己的名字,赶紧用密室传音说道,“一会我再解释。”

    “天啊,你没死……雪流香没死!雪流香复活了!”一声清啸,慕容苏在大喜之中,忘情的抱住雪流香,狂喜的几乎忘了自己至尊的身份和恪守的礼节。

    这个清雅俊逸的年轻男人,正是江湖最年轻的武林盟主,天下第一庄的少庄主,慕容苏,绰号慈悲公子。

    雪流香木然的任他搂着,她真没想到这么长的时间,武林盟主还是一点都沉不住气!

    “雪流香,做的真好。”一道灰影闪过,穆子寻站在她身后冷冷的说道。

    “能醒来真是太好了,这一年里,我为你求医问药广发神医帖,只求你能回魂……”慕容苏完全没有看向突然冒出来的男人,只欣喜的看着长发及膝的美丽女子,“终于……终于……你是谁?”

    慕容苏的话没完,突然身形一转,将雪流香护在身后,宝剑已出鞘,看着满身杀气的穆子寻。

    “啊……他……他就是我的救命恩人。”怕他伤了穆子寻,雪流香急忙说道。

    “为何我感觉他想杀你?”慕容苏皱皱眉,满脸的警戒。

    “因为……因为我骗他说自己是神仙……”雪流香低下头,叹气,只能先这么解释。

    因为武林盟主的脑袋,比古人还要古人,除了一身武功无人能敌之外,他的脑袋就是木头做的。

    “小雪,你太过分了,怎么可以这样捉弄别人?”慕容苏听到她这样一说,手腕一抖,剑已经入鞘,他对红了眼的穆子寻抱拳说道,“对不起,雪流香生性顽劣不堪,慕容苏先谢公子的救命之恩……”

    “滚开!”穆子寻看也不看他一眼,逼近雪流香。

    慕容苏微微一愣,没想到短发男人会这么无礼,但是他还是试图表达自己的友好和感激:“在下慕容苏……”

    “滚、开。”穆子寻右掌已经凝结起真气,在第一天的晚上,他就已经知道这个女人不是神仙,只是那时他知道自己没有自保的能力,所以才装作无知的跟着她练习心法。

    只是没想到她居然是雪流香……

    这样说来,就是他穿越了?

    穆子寻浑身都是杀气,很好,他这三个月忍气吞声,学到的东西足以杀了她。

    迎面一掌拍了过去,被慕容苏伸手挡住。

    慕容苏的武林盟主称号并非浪得虚名,他看似随意的画了个半圈,两股真气相撞,激的岩洞轰然作响。

    雪流香抚额叹气,看来这三个月来,穆子寻根本就没有修身养性,还是那么的暴躁,一副佛挡杀佛人挡杀人的臭脾气。

    穆子寻浑身一震,他的胳膊酸麻不已,而对面清雅温和的年轻男人,也面露惊讶。

    慕容苏没有想到,眼前这个短发俊美的男人,竟然有这样强的杀戮之气。

    “这位公子不知怎么称呼,小雪是有不是之处,但还不至于要取她性命吧?”慕容苏脸色一正,说道。

    “我说,别挡在我的面前。”穆子寻听也不听,再次积聚起真气,身影一闪,已经向摇头叹气的雪流香扑去。

    慕容苏没想到他的速度会这么快,他惊讶的看着两个纠缠的身影。

    作为武林盟主,慕容苏出身武林世家,自幼研读过无数武功套路,可这短发男人的武功,根本叫不上来,掌风刚烈无比,有点像少林小擒拿,却又没一点慈悲之心。

    穆子寻用的是现代格斗擒拿术,加上特种训练,所以招招凶猛致命,完全是杀招。

    雪流香只能一味的闪避,好在她轻功好,否则对穆子寻的追打,也有点无奈。

    “我可是你的师父……住手,否则小心我废了你武功,把你丢到青楼卖唱!”雪流香在石钟乳间穿梭,像一只巨大的蝴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