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8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0:22本章字数:2197字

    “去死!”穆子寻还无法自如的控制自己的真气,他所到之处,石钟乳全都碎裂了,那破坏力甚是可怕。

    慕容苏坐在寒玉石上,啧啧惊叹,穆子寻的真气像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一样,已经快半个时辰了,雪流香都有点疲惫,他依旧像头发怒的狮子,根本停不下来。

    “喂,别逼我翻脸。”雪流香还真是有点生气了,好歹也相处了三个月,他怎么可以还这样暴躁?

    慕容苏看了好久他的步法和武功套路,终于扬手,只听见“啪”的一声,对他毫无防备的穆子寻突然从半空中落下。

    雪流香脚尖一点,眼疾手快的捞住他的腰带,将被点了穴的短发男人丢到慕容苏身边。

    “呼,幸好没有教他点穴,不然麻烦就大了。”雪流香整整衣襟,说道。

    穆子寻怒视着她,该死的女人,到底用了什么妖术,将他带到这个世界来了?

    “小雪,他到底是什么人?”慕容苏仔细打量着身边这个面容俊美无比、脾气也暴躁无比的短发男人,伸手探上他的脉搏,皱眉说道,“体内的真气一片混乱啊,根本就无章可循,这样很容易走火入魔……”

    “他是……另一个时空的人,反正你别管那么多,先说说外面的情况怎么样?”雪流香很想解释,但是看到慕容苏疑惑不解的模样,知道怎么解释他都无法接受这样的事情。

    因为慕容苏的脑袋和他的武功相反,他“宅心仁厚”到脱线的地步,对,就是脱线!用穆子寻那个时代的说法,慕容苏属于时刻就会脱线的人,她懒得多费口舌。

    “一切都没什么改变,只是太师府开始插手武林中事,招揽了大批黑道高手,不知道想干嘛。”慕容苏的视线一直放在穆子寻身上,他从怀里取出一颗丹药,准备喂进他的嘴里。

    “这是什么?”雪流香警觉的挡住慕容苏的手,问道。

    “回春真丹。”慕容苏蹙眉看着穆子寻,说道,“他的体内寒毒甚重,所以真气才会混乱不堪,如果不用至阳的丹药帮他固本,只怕会走火入魔,成为邪毒之人。”

    “我每天都会用内力帮他驱寒啊,不至于……”

    “你的内力不是纯阳之气,反而让他身体吸取了寒玉石更多的灵气,”打断她的话,慕容苏将回春真丹送进穴道被制的穆子寻口中,“我来帮他引导真气,你去洞口等着。”

    “那就拜托了。”雪流香对慕容苏是一万个放心,她虽然对慕容苏的克己复礼很烦,但是慕容苏是个好人,宅心仁厚的大好人,就是脑子有点笨。

    雪流香一出了洞,立刻在阳光下转了好几个圈,因为穆子寻的关系,三个月来,她每天只能在给他点穴之后,才能出来玩一会。

    这一次,她要赶紧逃,跑得远远的,这一辈子再不用看见穆子寻。

    唉,三个月的师徒感情,说断就断了,真是有点舍不得……

    石洞内,穆子寻被慕容苏剥掉了上衣,脸色通红,无奈他连哑穴都被封住了,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只能恨恨的看着双掌在他身上游走的清雅男人。

    搞什么东西!他居然穿越到这鬼地方来了,而且被雪流香耍的团团转,紧接着又被一个脑子进水的男人摸来摸去,真TMD的想砍了这对狗男女!

    “肌肉很紧实,公子请放松点。”慕容苏摸到穆子寻的后背,自言自语的说道,“不知道公子是那个门派的人?怎么救了小雪的?对了,小雪她是我的未婚妻,虽说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传出去对她的名声不好,但是因为你是她的救命恩人,所以在下不会介意,只是下次再有这种情况,在下真想取公子一双手……”

    穆子寻用力的咬着牙,这个男人为什么可以边运功边啰嗦,谁要听他和雪流香之间的过往,他只想杀了那个女人!

    “说起来,我和小雪还真是有缘,她的师父,是我父亲至交的好友,而她一次去天下第一庄偷……不,是想看看一柄宝剑,被我遇见,于是结下不解之缘……”慕容苏依旧絮絮叨叨,手上一点都没耽搁,一股股纯阳志刚的真气输入穆子寻的经脉,“其实她也没偷过多少东西,小雪只是好奇心重,看见别人有宝贝,就想拿过来把玩几天而已,然后性格比较顽劣,除此之外,她是个重情重义的好姑娘,所以,你就不要因为一个小玩笑生那么大的气……”

    穆子寻被他唐僧一样的啰嗦,惹得快要爆炸了,为了让自己耳根清净,他干脆按照雪流香所说的罗汉心经,抱元守一的积聚着真气。

    雪流香在树梢间穿梭着,偶尔抬头看着蓝的发青的天空,幸福的想晕眩。

    把穆子寻交给唠叨公子慕容苏,她是最放心了。

    人人都说慕容苏是慈悲公子,可雪流香对慕容苏避之不及,因为他实在太“体贴周到”,她本是江湖儿女,不喜欢条条框框,可是慕容苏超级有原则,克己复礼,榆木脑袋一个,让她烦死了。

    “公子,你既是小雪的救命恩人,也就是我的恩人,若是不嫌弃,慕容苏愿与你结拜为兄弟,日后有福同享有难同……”慕容苏突然打住了话,他的脸上露出骇然的神情,因为掌心源源不断输入的真气开始不受控制,甚至有反噬的迹象。

    他急忙伸手封住穆子寻周身大穴,用了五成的功力,想压下那“暴动”的真气。

    但是已经晚了,穆子寻突然长啸一声,震的石洞嗡嗡作响,整个洞穴几乎要塌陷一般。

    紧接着,穆子寻的身影一闪,已经不见了人影。

    慕容苏在短短的怔愣之后,立刻跟了上去。天啊,那个男人居然自己冲开了穴道……

    要知道慕容家的点穴手法是最为独特的,就算是雪流香,也无法解开慕容家的点穴。但是,居然在短短的时间里,被穆子寻自己用真气冲开了穴道,他的身体构造难道和他们不同?

    外面刺眼的阳光让穆子寻有点眩晕,但是他看见了阳光、绿树、小鸟……偏偏没有雪流香。

    转过头,看见石洞边用石头写下的一行字:慕容公子,烦请你照顾这位资历尚浅的仁弟,日后必会相报——雪流香。

    下面还有一个的单词,是慕容苏所不认识的——Bye!

    穆子寻如今像一头发怒的野兽,谁也控制不住,他一掌拍向那石头,“轰然”一声,整个山洞都震动起来,紧接着土石塌陷,堵住了那个洞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