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0:32本章字数:4204字

    第四章

    儿子放学回来了,儿子已经八岁了,这正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年龄。从一出生他

    就继承了林之川与钟馨的优点:脸庞、鼻子、眼睛、嘴唇及四肢像极了林之川,简

    直就是林之川的翻版,皮肤则继承了钟馨,白皙、透明,脸孔上及脖子上的毛细血

    管隐约可辨,配合上他那憨态可掬、活泼、顽皮的童年特征,别提有多可爱了。那时,

    街坊邻居对儿子也是宠爱有加,曾有人开玩笑说,儿子是优良品种,不应该受计划

    生育限制,鼓励钟馨多生几个。对此,钟馨和林之川心里充满了自豪。钟馨对儿子

    的爱,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平时上班前,总舍不得让儿子离开怀抱,下班回来

    的第一件事也是先拥抱儿子,等到和儿子亲热够了才去做饭。在儿子八个月大的时

    候,林之川参加第一届成人大学考试,并被广西干部学院录取。在儿子刚满周岁时,

    钟馨的父母亲又搬到新鸣县安家落户。至此儿子只好由钟馨一个人照顾,可她需要

    工作,单位不允许把儿子带着一起上班,所以,只好把林之川的母亲叫到一起,帮

    忙照顾儿子。

    父母亲到了新鸣县不久,母亲便觉得百无聊赖,平时两位老人吃了饭便在一起

    想念孙子、外孙,终于没能挨过一个月,母亲便迫不及待地给钟馨写了封信,要求

    把儿子送到她那里,由她帮忙照顾。

    这里母亲还有另一个理由,就是钟馨患有轻度的低血压,一旦睡眠不足就头痛

    难忍,加上劳累,钟馨就会昏倒,这样的例子已经有过,当时多亏林之川还在身边,

    是他连夜把钟馨送往医院,这才救了钟馨一命。

    而现在,虽然林之川的母亲能帮忙照看儿子,但只是限于白天,晚上儿子和钟

    馨一起睡,那时,钟馨一夜需要多次起床给儿子把尿、喝水。家务活都是她自己包

    揽下来。林之川的母亲并不知道钟馨的病痛,在她看来,钟馨这点困难算不了什么。

    作为儿媳妇,钟馨自然不好意思恳求婆婆帮自己分担家务活,这样一来,钟馨很快

    便觉得头痛欲裂,经常靠吃止痛药来硬撑着。她真担心不知哪一天会昏倒,到时,

    不仅自己会送命,儿子也没人照顾了。

    正当钟馨劳累不堪的时候,母亲的来信让她松了口气,可把儿子送走之后,仅

    仅过了一天,一种前所未闻的空虚包围着她!好比自己最珍贵的宝贝被偷走了,更

    像被人抽了筋、剥了皮,空虚、焦虑、神不守舍、失魂落魄。她愈来愈频繁地回忆

    儿子的一颦一笑,一打一闹,在她看来,儿子的一切都是那么可爱,那么让人陶醉。

    都说思念是甜蜜的,可是钟馨对儿子的思念却让她寝食不安,她急切地想知道儿子

    现在怎么样了?吃得饱么?睡得好么?有没有生病?还尿床么?他会不会想自己?

    万一他把自己忘记了怎么办?钟馨心神不安地承受着思念的煎熬,如果不是相隔两

    地,她会不顾一切地跑到儿子身边的。那时候的她,真羡慕外国的女人,那些外国

    女人一旦有了孩子便在家里做起全职主妇,专心伺候丈夫、抚养孩子,真幸福。

    庆幸的是,现在的社会环境比起当年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善,出门走亲戚已不像

    当年需要单位审查。所以,钟馨便到医院让医生开了病假条,把病假条往单位领导

    手里一塞转身就跑,她坐在长途汽车上,心飞到了儿子的身边,她心里呼喊着:儿子,

    妈妈来了,妈妈看你来了。

    下了汽车,钟馨三步并作两步往家跑,她急如星火,恨不能马上飞到儿子身边,

    直到进了家门,母亲正拿着碗筷从厨房出来,看到钟馨时,她愣了一下,钟馨连行

    李还没放,第一句话便问:“乐乐呢?”

    母亲心领神会,赶紧转身走到对门喊儿子,钟馨紧跟着走到门外,儿子和邻居

    家的小女孩跑出来了,钟馨一见到儿子,第一眼的感觉是,儿子没瘦,他还像过去

    那样活泼,她失声喊:“乐乐!”原以为相隔半个多月,儿子会对自己有所淡忘,没

    想到,儿子一见到钟馨,就欢快地叫了声“妈妈”,便像小鸟般扑到钟馨怀里。

    钟馨忘情地拥抱着儿子,眼泪涮地往下淌,她胸闷、心跳,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只是不停地亲吻儿子。儿子被钟馨的神情吓住了,愣愣地看着钟馨,不知出了什么事。

    钟馨把儿子紧紧地抱在怀里,生怕有人把儿子从她怀里抢走似的,她躲着别人的眼

    睛,只顾沉浸在缠绵的母子情中。

    看到钟馨泪如雨下,母亲很快便明白钟馨的心思,担心钟馨受不了对儿子的思

    念,会把儿子带回去:“你哭什么?是你妈妈替你照看儿子,难道你怕我虐待乐乐不

    成?”

    其实不然,钟馨明知,母亲对儿子的爱一点也不比自己少,把儿子交给母亲照

    看是可以放心的。

    钟馨与儿子的感情,比起儿子与林之川的感情要好得多,钟馨不仅仅是儿子的

    母亲,更是他的同盟者,两人总是心心相印,而林之川则显得生疏。

    林之川总是埋怨儿子抢走钟馨的心,也责怪钟馨疏忽了对他的爱:“没见过像你

    这样疼孩子的,难道这天底下只有你生过孩子吗?”

    “别人有孩子跟我爱我儿子有什么关系?”

    “你把对儿子的爱哪怕分一点给我,我也就满足了。”

    “你怎么是这样?儿子这么小,正是需要关爱的时候,你一个做父亲的,怎么

    吃儿子的醋。”

    钟馨把儿子抱在怀里,久久地抚摸他那柔软的头发,不住地亲吻他的脸颊。心

    里不住地:“乐乐,妈妈对不起你!原谅妈妈啊!妈妈一定会把你抚养成人的,你要

    好好跟妈妈一起生活啊!”

    从钟馨的举动上,儿子猜出一定发生大事,妈妈今天这样忧郁,家里的气氛如

    此凝重,过去担心的事情今天终于发生了。

    今后怎么办?他想抬头看看钟馨的脸,但钟馨把他抱得紧紧的,让他动弹不得,

    他感到钟馨心脏在咚咚地跳。

    儿子像变了一个人,活泼好动的他变得格外地安静,阳光一般的笑脸,不知跑

    到哪去了!整个人就像木偶,他睁着一双吃惊的大眼睛,脸上充满恐怖的神情,他

    那不知所措的神情让钟馨格外心疼。

    儿子吃完饭,做完作业,洗漱一番就悄悄sshangchuang了。过去那叽叽喳喳的童音不见了,

    他安静得让人不放心,钟馨生怕他想不开,便极力安慰:“乐乐!不要怕,你还有妈

    妈!妈妈一定会像过去那样爱你的,妈妈永远都是爱你的。”

    儿子畏怯躲避着,母子之间那亲密无间的爱被一种陌生感所取代,钟馨很想消

    除这种陌生感,但她发现此时无论说什么都无济于事,因为造成这种局面的罪魁祸

    首就是自己!她连自己都不能原谅,怎么还敢奢望儿子理解呢?这让钟馨感到一阵

    阵锥心似的疼痛,她除了紧紧地搂着儿子,不停地抚摸他之外,一时也想不出更好

    的办法。

    当天晚上很晚的时候,林之川回来了,一进门就嬉皮笑脸地:“哈哈……”接着

    唱起歌来,他凑到钟馨跟前:“你不要担心,我会让你和儿子住到你找到房子为止。”

    钟馨冷冷地看着他,努力寻找他此时此刻心里真正的感受,想探寻他真的就像

    他原来所说的那样,离婚对他来说就是那么好吗?

    林之川强装镇定:“唉,我现在心里乱得很,我很不安,是不是做错了呢?我怎

    么觉得很害怕呢?”

    钟馨嘲讽地:“噢,你的心很乱吗?现在的结果不正是你想要的吗?”

    “唉,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点都高兴不起来。”林之川极力回避钟馨,害怕钟

    馨那刀子一般的眼光把他的五脏六腑看透了。

    “哼,你应该高兴得跳起来啊,你争取的有了结果,你如愿了啊,你还有什么

    不满的?”钟馨揶揄道,其实这并不是她的本意,她是多么希望在这最后时刻能用

    自己的温情去感化林之川呀。

    “我这是怎么啦?怎么心神不安呢?真可怕呀!”停了一会儿,自言自语地说,

    “为什么这样不快活呢,难道做错了吗?不可能。”

    林之川的举动,让钟馨产生了幻想,自以为林之川已经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过后他会想通的,这个家还有复好的希望。

    林之川的同事听说他们离婚的消息后,都大吃一惊,第二天,领导亲自劝说林

    之川为了孩子,希望他快点回头。

    “夫妻没有不吵架,都是床前吵床尾和,不能因为一点小事就动不动闹离婚,

    要想一想孩子。”

    “回去主动干点家务活,这样,她就会原谅你的。”

    与此同时,林之川单位有一个已经离婚多年的中年女职员对他表现出了极大的

    热情,她是一个相貌粗陋、谈吐庸俗的女人。虽然学历比林之川的高,又比林之川

    进单位的时间长,但她那粗胖的身子和厚厚的嘴唇以及长满丘疹的脸上与钟馨相比

    真是差得太大了,尤其是她那暗黄色的眼睛流露出热切想讨好人的神情,让人看了

    很不舒服,与丈夫离婚后自己一个人生活,儿子归丈夫监护。

    虽然和林之川同一个单位,但两人从来没有来往。在林之川闹离婚的时期,很

    多人都极力劝说林之川不要离婚,但她却是个例外,她暗暗窃喜,以为机会来了。

    在林之川离婚后,她有意识在林之川面前打扮起来了,经常在林之川面前穿着

    一些颜色鲜艳的时装,还故意和林之川套近乎。但林之川对她丝毫没有一丁点的感

    觉,对她的卖弄很反感,但碍于同事,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他不想把情况弄得太

    难堪,所以他只能有意和她保持一定的距离。

    已经恢复单身的林之川成了香饽饽,一些老的同事或者过去七八杆都打不着的

    邻居都去找他,拼命讨好他,向他介绍自己的亲戚。林之川变得好似大明星一般值钱,

    走马灯忙着和女人约会,他宣誓旦旦:“钟馨把我儿子拿走了,我再去生一个出来。”

    钟馨忧虑地注视事态的发展,祈祷林之川趁判决书还没有正式生效之前去撤诉,

    林之川虽然有过短暂的不安,但他很快就把不安抛到脑后,他已经尝到自由的快乐

    了。

    这天,他来到一家咖啡店和一个老姑娘见面,据介绍人说这个老姑娘是一家公

    司的干部,家里很有钱,她本人是本科文化。今年已经快三十二岁了,她之所以这

    么久没结婚是因为一直忙于工作的缘故。林之川知道这些消息后很高兴,他以为自

    己的机会来到了,他对介绍人的话充满了信任和期待。出门前他仔细打扮了一番,

    他穿着一身新买的衣服提着一个公文包来到了咖啡店里。在他来到时,老姑娘已经

    在那里等他了,一见面,林之川心里就凉了一半,眼前的老姑娘与介绍人说的相差

    太悬殊了,她的脸庞怎么那么大呢?还有她长得也太矮了吧?这还不算,她的皮肤

    怎么那么黑呢?林之川心里暗想,要是钟馨知道自己找了这么一个女人,不笑才怪

    哩。转念一想: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林之川兴致勃勃坐了下来,但这样的相亲毕竟是开天辟地第一回,他极力装出

    有风度的样子,点了咖啡又谦逊问候老姑娘。努力寻找对方身上的优点,可他不善

    于装模作样,让人看了总觉得很不自然。

    对方面无表情地坐在那里,一双眼睛像锥子,直勾勾没有一点羞涩。不知怎么的,

    林之川心里升腾起一股厌恶情绪,但他还是礼貌地询问对方对结婚的看法和打算。

    当林之川提起儿子时,老姑娘的脸色马上就变了,很明显,老姑娘对儿子的话

    题不感兴趣,理智告诉林之川这个老姑娘并不适合自己,庆幸对方这么快就原形毕

    露,要不然就太迟了。

    这次约会草草结束了,他隐约觉得要想找到合适的人不容易。他疑惑地看着那

    些围在身边打转的女人们,正在这时候,他的哥哥又一次给了他力量和勇气:“凭你

    英俊潇洒的外表,这么好的职业,还怕找不到好女人吗?别担心,你会称心如意的。”

    在哥哥的鼓励下,林之川又去寻找新的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