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0:32本章字数:2354字

    这时主任过来巡视工作了,钟馨只得回到柜台上班。只是她站在柜台心却还没

    有回过神来,同事卢楠楠很理解钟馨此刻的心情,她让钟馨到一旁休息,自己一个

    人去接待顾客。钟馨此时心里乱糟糟的,巴不得躲到一边去清静,她感激地望了一

    眼卢楠楠,觉得卢楠楠虽然比自己年纪小几岁,却很懂得体贴别人的难处。钟馨像

    逃难似地到一旁坐下休息,她不时抬头望望正忙碌的卢楠楠,心里充满了对卢楠楠

    的歉意,不过还好当时商场内的客人也不多。

    卢楠楠出生在一个干部家庭,她的家庭是一个大家族。据了解,她的父亲在和

    她母亲结婚之前曾经有过一段婚姻,也有几个孩子,因为一次意外事故父亲失去了

    原来的爱人,后来才和卢楠楠的母亲结婚的。卢楠楠从小到大一直生活在大家庭里,

    她除了上面有几个哥哥姐姐,下面还有几个弟弟妹妹,在家里她一直是一个听话的

    孩子,对母亲的话从来都是言听计从的,她很少有反抗母亲意志的时候,所以,她

    与钟馨的性格相差太悬殊。

    她年约二十八岁,身材苗条、中等个子,有一张小巧别致的脸庞,一头短发和

    善解人意的好心肠。

    这时,来了一位六十多岁体格粗壮的男性顾客,卢楠楠迎上前去打招呼。这位

    顾客想买电炉,卢楠楠赶紧拿出几款电炉,这位顾客一边挑选电炉一边问:“为什么

    现在的电炉都不耐用,插头很容易被烧坏。”

    这位顾客的话一语道中了问题的要害,现在不仅电炉不耐用,似乎所有的小电

    器都是如此。再看看柜台里的货物吧,都是采购员贪图便宜从小厂家直接进货、没

    有质量保证的三无产品,一个最明显的例子就是日光灯灯管,过去一支灯管能用七、

    八年甚至十几年,现在的灯管还不到一个月,甚至一个星期就坏了。为此,钟馨曾

    向业务员反应,要业务员注意质量问题,可业务员却振振有词地反驳,说什么如果

    一支灯管能用几年,那工人吃什么?言下之意不是傻瓜都很清楚。

    对此,钟馨很无奈。那时的中国,经济刚刚起飞,各个企业的生产能力不强,

    生产出来的很多产品达不到国家的有关标准,可任何企业的成长需要一个过程,需

    要消费者的支持。所以,钟馨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她希望消费者能够多买多销,

    以支持国有产品。

    可如此一来,柜台接到了很多顾客的投诉,有人反映插销漏电,差点酿成大祸。

    有人咒骂害人的奸商。此时的钟馨连想都没想,就在一旁信口回答:“现在的电炉就

    是这样了,一分钱一分货。”

    这位顾客勃然大怒,指着钟馨骂:“什么?一分钱一分货?你是谁?竟敢对我说

    什么一分钱一分货?”

    钟馨被突如其来的吼叫惊呆了,不知所措,不明白什么地方得罪了他。

    对方更加暴怒了,拍桌子瞪眼睛好像要吃人:“也不看看我是谁?知道我是谁

    吗?竟敢说一分钱一分货。”

    钟馨木然地站着。对方继续吼叫:“如果没有我们,你能从县城调到城里来吗?

    你不就是从县里调上来的吗?”

    这时,很多客人围上来看热闹,钟馨极力镇定了一下,这才看清对方黑红的脸

    有多么凶恶恐怖。凭直觉她知道遇上麻烦了,她强忍不快:“对不起。”

    “哼,什么对不起?马上叫你们的领导来,我要让你好看,你是什么东西?”他

    不依不饶地怒吼。

    商场主任来了,她一个劲地赔着笑脸,一个劲地道歉,差点就给对方下跪了。

    好不容易打发这位凶恶的顾客走了。

    商场主任对钟馨说:“你不要太在意,他很有名,依仗是老干部,在地委对谁都

    这样。”

    “哦。”

    主任宽慰钟馨:“好了,你以后多注意点就行了。”

    “可是……”钟馨心有余悸地摇摇头。

    主任善良的眼睛充满了同情:“从事商品销售工作难免会碰上一些难缠的顾客,

    你把它当做一个教训吧。”

    “是。”

    主任走了。

    钟馨心有余悸地躲在库房里。原本已经受伤的心现在又被狠狠捅了一刀,她感

    觉这世界上的人似乎与自己过不去!俗话说:“鼓破乱人捶。”她默默舔着心里的伤

    口,愈想愈颓丧。

    卢楠楠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进来,她扳着钟馨的肩膀,安慰:“嗨,你不要想胡思

    乱想,这不是常有的事吗?”

    钟馨勉强笑了笑。羞愧和受辱的感觉让她不敢久看卢楠楠,她知道通过这件事

    自己在卢楠楠的心目中肯定又添上不光彩的一页,她凄凉地低下头:“话是这么说,

    可是,这种事情谁碰上都会难过的。”

    “我理解你现在的心情,换上是我我也会难过。”卢楠楠使劲地攥着钟馨的手,

    坚定地说,“可是你必须赶快把它忘掉,如果每碰到一个难缠的顾客都这样难过,

    你怎么能在这一行干下去呢?”

    “我也想赶快忘掉这件事,可是,刚才的一幕你也看到了,他有多凶恶,还是

    一个老革命哩。”

    “老革命又怎么啦?老革命也不能破口骂人啊。是他做得太过分了,你不要放

    在心上,不要让这件事情影响到自己的心情。”卢楠楠冲着钟馨的耳朵神秘地说,“你

    不知道,地委大院很多人对他都很反感,但又无可奈何。”

    “怎么像个粗人?”

    “就因为没文化,所以才没能当上更大的官。要不然,这专员的位置肯定是他

    的了。”卢楠楠沉思地想了想,“说起来他也是一个可怜人,他的儿子因为打架斗殴

    被警察抓起来枪毙了,老婆也因受刺激,心脏病发作抢救不及死了。”

    “什么?”钟馨惊愕地张着嘴巴。

    “他的儿子还是独生子。”

    善良的卢楠楠幽幽地说:“他本想通过赔偿来与对方和解的,可对方不同意,法

    院判了他儿子死刑,他的老婆因为这个得了心脏病死了,这才不久哩。不过这又怪

    谁呢?是他没把儿子教育好,他儿子被宠坏了,从小就不好好读书,初中一毕业就

    在社会上闯荡,无法无天,他有今天也是正常。”

    原来这位盛气凌人的顾客就是权倾一时的地委前任组织部部长,名副其实的老

    革命。长期的官场生涯,使得他脾气大得很,动不动就破口大骂,在干部们的眼里,

    他不仅高官厚禄,大权在握,还目中无人、骄横跋扈。就是这个人,退休后,更加

    喜怒无常,左右邻居都不敢招惹他。

    今天赶巧他心情不好,钟馨又说了不该说的话,这场暴风雨虽然偃旗息鼓,但

    已让钟馨倍感伤害。可这又怪谁呢?要怪就怪钟馨自己,正如俗话说的“倒霉时,

    喝凉水都塞牙”。这件事情的发生,让钟馨更加认识到人性的阴暗面,也更厌恶商场,

    她急切期盼能改变目前的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