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0:33本章字数:3510字

    就像一幕戏的开场,钟馨的教师生涯就这样开始了。这一天她跟随校车来到

    学校,被分到女教师宿舍楼中的第四层,她和贾老师住同一室,房间给两人各配

    备一张小人床,还有书桌、椅子、书架,设备虽然简陋,却是崭新的,墙壁也很

    洁白,面积比隔壁的宽敞,屋子前后各有一扇窗户,阳光充足。钟馨一眼就喜欢

    上了。可就在她沉浸在喜悦之中时,贾老师却流露出商贩的精明与狡诈,摆出以

    她为首的姿态,迅速观察房间的结构,大声呼喊,指指点点,害怕钟馨与她争抢。

    钟馨知道贾老师的用意,她不动声色地站在一旁,观看贾老师的举动。贾老师更

    来劲了,她喳喳呼呼,抢先占据有利的位置。可还没等安顿好,她就迫不及待跑

    出去,把学校前前后后,楼上楼下都跑了一遍,隔壁住的一些年轻老师们马上和

    贾老师混熟了。

    钟馨默默动手整理属于自己的床和书架。这时才看到,她的床铺面对着门口,

    窗户面向教学楼,每当下了课,同学们站在阳台时,都能清楚地看到对方。

    钟馨又一次观察校园,学校位于城市郊区的边缘,坐落在一个凹地上。一条沙

    石公路从学校门前穿过,消失在一片片农田的深处,公路两边是开阔而又低缓的土

    坡,土坡上种满了各种农作物,其中点缀着星星散散的村落。站在四楼的阳台上,

    放眼望去满眼都是绿色,在这个季节,玉米已经灌浆,稻子也开始抽穗了,勤劳的

    人们正忙着给庄稼追肥。

    办公室前的那棵枇杷树,果子已经成熟了,黄澄澄的果子挂满了枝头,在初夏

    的晴空里显得分外诱人。安静而又生气勃勃的大地让钟馨感到了生命的可贵,她手

    抚阳台栏杆,眺望远处的地平线,心中充满了无限的向往和遐想。

    突然,几声清脆的铃声,下课时间到了,同学们纷纷涌出教室,钟馨赶紧退回

    房间。这时,一个中年女老师从房前走过,她停下脚步打招呼:“你好!”

    钟馨赶紧回答:“你好!”

    “我姓左,住在前边的房间。”左老师比钟馨年长几岁,留有一头戴安娜式的短发,

    面容和善,一看就知道是个善良的人。

    钟馨走到门口:“你好,我姓钟,请多多关照。”

    左老师和善地笑笑,握着钟馨的手:“以后在一起工作了,我们还是互相多多关

    照吧!”

    钟馨点点头,她赶忙让左老师进房间:“左老师,快请进来坐坐吧。”

    左老师走进来,环顾着房间里的摆设:“你一个人自己弄吗?你等会儿去领被褥

    和洗漱用具吧。”

    “我不知道在哪领啊。”

    “一会我陪你去。”

    “谢谢你,左老师。”

    左老师的笑容好像透明的阳光:“不用谢,你吃早饭了吗?如果没有吃,我陪你

    去食堂打早饭。”

    钟馨连连摆着手:“我吃过了,谢谢你。”

    “不用谢。现在没事的话,我陪你去吧。”

    钟馨跟着左老师来到仓库,管理员给钟馨发放配给的床上用品,钟馨和左老师

    抱着这些东西往回走。一路上钟馨看到许多不认识的老师都在好奇地打量她,钟馨

    从她们窥视的眼睛感到了压力,她强压心中的不安,带着几分羞涩和腼腆,微笑着。

    别人问什么,就回答什么,不愿意多说一句话。

    安顿下来,钟馨来到实习科,一进办公室,发现贾老师早在里边和大伙打得火

    热了,钟馨的到来没有影响大家的谈话,钟馨默默找个靠墙的椅子坐下。办公室除

    了科长之外,还有个助理,高助理中等个子,二十七八岁,已婚,他身材偏瘦,鼻

    子上戴着一副近视眼镜。

    另外还有个新来的男教师——张老师。据说,他原来在烟酒公司工作,靠在商

    业厅任职的亲戚的帮忙才调到学校。张老师四十岁左右,体格粗壮,长着啤酒肚,

    一张胖脸、小眼睛、厚嘴唇。自从进了学校,他的脸上总是挂着笑容,不管是谁,

    他都主动打招呼,和人说话总是打哈哈、拖沓,不管别人说什么他老是笑,一副老

    好人的模样。说实话,相比较起来,钟馨更喜欢阳刚气质、雷厉风行、干脆利索的

    人。可张老师没有男子汉气概,不诚实,太圆滑,像胡汉三似的。今后和这样的人

    一起共事一定很无聊。钟馨没把自己的感觉表露出来,她深知,第一印象虽然重要,

    但并非绝对,要了解一个人,得多接触才能下结论,况且,上班第一天,不应该对

    他人品头论足。

    贾老师情绪高涨,天南地北地说笑话,整个科室的人都兴奋地和她搭讪。钟馨

    再次觉得贾老师太健谈,太有知识了,正在她为自己感到窘迫的时候,耳边听到张

    老师问:“你贵姓?”

    “我免贵姓钟,您贵姓?”钟馨恭恭敬敬地。

    “我姓张,钟老师是本地人吗?”

    “不,我是从山里来的。”钟馨脱口而出,话刚一出口,她暗暗吃了一惊,但很

    快恢复了平静。

    “嗬,你是从大山里来的吗?”张老师那张肥胖的脸善良地笑着,不相信地摇着

    头,上下打量着钟馨。

    钟馨深谙山里人虽然没有城里人那般见多识广,但在吃苦和思维能力上并不比

    城里人差。更关键的是山里人至少没有受到太多世俗的污染,能作为山里人是一种

    骄傲,没必要低三下四。

    “哈哈,钟老师真会开玩笑。”张老师抽着烟,背靠椅子,翘着一条腿。

    “不是玩笑,确实是从大山里来的,今后请张老师多多指教。”钟馨特别强调了

    语气,生怕张老师不明白自己的意思。

    “好说,好说。”张老师报以善意的微笑。

    山里人这句话如台风似的刮进贾老师的耳朵里,她吃惊地回头瞥了钟馨一眼,

    在她的潜意识里,山里人是迟钝和落后的代名词,没有人以山里人为荣,钟馨是玩

    弄文字游戏还是傻子?

    贾老师很快把第一点否认了,钟馨没有玩弄文字游戏的能力,既不是大学生也

    没有大商场的销售经验,一副忧郁、羞涩、沉默寡言的样子,这足于证明她没有自信,

    校长也说过让自己以后多帮助她!她肯定是傻子,因为没有实力才不得已承认自己

    是山里人,她是想借此唤醒科长的同情心。

    贾老师愈想愈相信自己的判断:哼,打错算盘了,科长也许对你心存怜悯,但

    你和我不是同一个层次,你不配和我一起工作,我们今天之所以坐在一起开会是因

    为该死的关系网让你钻了空子。你别心存侥幸,我要好好教训教训你,让你见识见

    识什么是真的能力!让你自惭形秽抬不起头来。

    贾老师浑身上下堆满轻蔑的细胞,仿佛钟馨层次太低而侮辱了她似的。转而一

    想,钟馨这样的对手虽然没意思,但今后可以高枕无忧,放心睡大觉,因为钟馨不

    会对她形成挑战和威胁,她可以不费吹灰之力任意去指使她。

    “贾老师,你的孩子多大了?”张老师转向贾老师问道。

    “八岁。”

    “男孩还是女孩啊?”

    “男的。”贾老师敷衍搪塞。钟馨忍不住仔细观察贾老师,探究她语气突然变化

    的原因。

    “你丈夫是?”张老师还没有问完。贾老师转向科长讨好地,“科长,你是我们

    学校的大帅哥,像阿兰?德隆。”

    高助理打哈哈地说:“当然,科长是真正的美男子。”

    贾老师矫情地说:“科长你看,我说得对吧?”

    “哈哈。”科长大声地笑着,“我年轻时更帅。”

    “哇噻!”明明不小了,偏偏捏着嗓门儿,嗲声嗲气中,贾老师硬是装出宛如少

    女般的嗓音。

    “过去我特别精神,跑五千米不在话下,从没感冒发烧,冬天穿单衣就行了。”

    真不愧是运动健将,科长有着修长的双腿和结实的身材,只是抽烟的缘故,牙齿被

    熏得发黄,要不然,可以称得上美男子。

    贾老师双手握在胸前,身子趋向科长,奉承地说:“科长,你现在那么英俊,过

    去当然更是帅气了。哇,科长的人生很辉煌啊。”

    “都是过去的事了。”科长感慨地说,“不过确实有过一阵子辉煌的历史,现在提

    它没用了。”

    “历史就是一面镜子,科长你的人生就好比一座丰碑。”贾老师极为专注,娇媚

    的神情与粗大的躯体非常不相称。

    在贾老师的极力恭维下,科长变得亲切多了,他掏出烟点着火,长长地吐着烟雾,

    微笑看着大家。

    贾老师歪着脑袋,脸部表情不断地变化着,好似舞台上的演员,用少女般的嗓音:

    “科长你说说,我说的话对不对?”

    高助理抢着回答:“对,你说得对,说得好。”

    张老师吐了一口烟,赔着笑脸:“当然了,科长你有这么辉煌的人生,很了不起

    哩。”

    别看钟馨工作已有十几年,换的地方也有好几个,也算得上见多识广,但像这

    样不避嫌疑,chiluoluo地奉承上司,她还是头一次看到。不知怎么地,她觉得很不自在,

    不知道该怎么加入到谈话当中去,只能尴尬赔着笑。

    科长满足了,抬起手腕看了看表,收收笑容,坐正身子,清清嗓子:“好好,现

    在开会。”

    科长端着架子:“呃,今后大家就要在一起共事了,你们也知道,我们学校为了

    教学评估的需要,引进你们来充实我们的教师队伍。还专门成立了实习科,我们实

    习科虽然只有四位专业教师,可是我们的工作和教学科一样重要。这是根据劳动厅

    的要求,职业教育必须要有实践课。过去,我们片面强调理论,不重视操作,培养

    出来的学生动手能力不强,与社会需求有一定的距离。为了跟上时代的需要,改革

    是必需的。所以从现在开始,你们就要进入状态,做好吃苦的准备,因为我们是从

    零起步,没有任何经验可以借鉴,我们必须在短时间内摸索出一条新的路子,现在

    大家就怎样开展教学问题开始讨论讨论。”

    大家屏息静气聆听科长的发言。

    会后,科长把钟馨单独留下来:“把你单独留下来是有话要对你说,你知道,贾

    老师有区直机关比赛经验,在大商场工作过,人也年轻办事有魄力,你要向她学一学,

    我们决定让她带一带你。”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