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0:33本章字数:3405字

    隔壁宿舍的杜老师过来了,她个子矮小,性格活泼,她穿着一件淡蓝色T 恤衫

    和牛仔裤,脚下穿白色运动鞋。据说,她从师范院校毕业参加工作还未满两年。她

    剪了一头短发,一双狡黠的眼睛总是活泼地转动着,她精力充沛、动作干脆利索,

    走起路来风风火火,说话像机关枪,敢说敢做,不管大事还小事,她都喜欢发表看

    法和意见,颇有点领袖的风度。事实上她正是年轻女教师的小头目。

    很显然,她听到刚才的谈话,一进门就说:“你怎么这么天真?明明知道人家长

    得不好,还故意这么说。”

    贾老师生气地:“谁说的?谁说我长得不好?”

    “还用问吗?” 杜老师直率地说,“你虽然还没有结婚,可你们俩在一起的时候,

    谁也没想到你未婚,相反大家都以为钟馨是未婚姑娘。”

    “哎呀。”贾老师拍手跺脚地呼喊,“饭堂的大嫂老问我孩子有多大了,气死人了。”

    杜老师说:“看看,承认了吧?不光饭堂的大嫂,我们也有同感,都认为你是三

    个孩子的妈。”

    “气死人了,钟馨有什么了不起!不过皮肤白而已。”贾老师摆着两只手,两只

    眼睛像铃铛向前凸出,那样子真像虎妞再生。

    钟馨平静地说:“我原本就没有什么了不起。”

    贾老师煞有介事地:“我,有播音员的气质,身材高,能干,文化也不低,家庭

    出身好。父亲是营级干部,现在在老干部局工作,是副局长,我有两个姐姐、一个

    弟弟,大姐夫和二姐夫都在部队,我的家三房二厅,一百二十平方米,所有家具都

    是最新式的,电视机是进口的,家用电器一应俱全。”

    一副暴发户的嘴脸,不就是进口家用电器么?是,现在生活好了,家里有几件

    家用电器早不足为奇,值得这样大张旗鼓地显摆?这哪像个人民教师所应有的修

    养?简直像大街上的大婶。

    钟馨没把自己的感觉说出来,不忍心扫了贾老师的兴致,她淡淡地说:“你是干

    部子女?”

    “听说你的老家是农村的。”显然,杜老师并不买账,故意针锋相对,从中挑骨头。

    气泡被戳穿了,贾老师马上换另一副表情:“我们早出来了,留在老家已没什么

    人了。”

    杜老师打断贾老师的话:“不管怎么说,是你的父亲跑得快,不然,你还不是出

    生在农村里?”

    “不是我父亲跑得快,是我爷爷跑得快,我们家是从我爷爷那一辈开始就已经

    离开老家了。”

    “你的老家在哪?”钟馨好奇地问。

    “象山县。”贾老师蔫了,左顾右盼,吞吞吐吐,家乡的穷困让她矮三分,但虚

    伪和骄傲支撑着她,她很快把头高傲地扬起来。

    象山县位于广西西部,那里山多地少,土地贫瘠,十年九旱。农民种地都是靠

    天吃饭。加上交通不便,工农业生产很落后,国家年年都要拨大笔资金支援,所以

    只要一提到象山县,人人都知道那是一个穷困山区。

    “可我从小到大一直生活在城里。”贾老师把城里这两个字说得很重,生怕钟馨

    没听清楚似的,她还特别做了个手势。

    贾老师自以为表现得很高明,殊不知钟馨在此问题上与她的观点有着天渊之别,

    贾老师的卖弄不仅达不到她想要的目的,还暴露出其庸俗和浅薄的一面。钟馨不禁

    轻蔑地嘀咕:一个嫌贫爱富,连家乡都不喜欢的人又有多少资格当人民教师?靠所

    谓的技能、还有比砖还厚的脸皮么?怎么办?继续听她吹牛,还是反击?继续听吧,

    显得很窝囊,不愿意吧,难道也把父亲光辉灿烂的历史和盘托出?这不符合自己的

    性格啊。

    就在钟馨犹豫不决的时候,贾老师手舞足蹈继续她的演说:“如果这次没调来学

    校,我一定能当上经理。你想想,我们商场有几千职工,可我们的总经理远远看到我,

    就能准确无误说出我的名字。”

    为了强调这件事的重要性,贾老师加重了语气:“这说明我在商场的知名度。我

    每年都被评为先进工作者,商场领导非常器重我,每年都要代表商场参加全区职工

    大比武,我还得过奖,和厅长吃过饭,厅长还向我敬酒哩,你不知道,我们厅长有

    多喜欢我。”

    “既然如此,为什么调来学校?”钟馨苦有所指地问道。

    “为了换个环境嘛。”贾老师轻飘飘地。

    很显然,这没能让人信服。杜老师揣着明白装糊涂:“不觉得可惜吗?既然有这

    么好的基础,来学校并不是最好的选择。”

    “嗬,当然了,如果我继续待在商场,我肯定能当上经理。”贾老师的语气就好

    像她已经是经理了。而贾老师自认为已经找到让钟馨对她产生敬畏的地方了,怎么

    能就此中止不说呢?所以,她更加愉悦地说,“知道经理要管多少号人吗?我们商

    场有三千多人呢,三千。”

    “何必当经理?”杜老师嘲讽地说,“干脆调到商业厅算了,去当个秘书什么的。”

    “你应该待在商场继续干下去。”钟馨也忍不住揶揄几句,“如果是我,我会继续

    干下去,直到当上总经理为止。”

    “我来学校是因为校长求我。”贾老师急眼了,没想到钟馨又从另一个角度进攻。

    不能容忍这样的情况发生,必须抛出更充分的理由,“校长说,评估没有我不行。”

    “什么?”钟馨和杜老师禁不住同声叫了起来。

    “大言不惭。”

    “校长说学校的老师缺少商场实践经验。”贾老师得意地说,“可我有这方面的

    经验,所以评估没有我不行。”

    总算领教什么是厚颜无耻、恬不知耻。如此口出狂言,自己给自己定性真是前

    无古人,后无来者。杜老师也被激怒了,她觉得有必要杀一杀贾老师的威风,不然

    以后她就要爬到自己头上去了,这样想着,她转向钟馨问:“你呢?你怎么不谈谈自

    己?”

    钟馨谦卑地说:“我?我有什么好谈的?”

    贾老师得到某种程度的满足,脸上溢出笑容,上班第一天,她就显示自己的优

    越性,这一回合她赢了。

    钟馨真诚地说:“你年轻有为,又有在大商场工作的经验,我什么经验都没有,

    对教学更是一窍不通,科长让你帮帮我。”

    “帮?怎么帮?这恐怕很难。”贾老师白了钟馨一眼,拿腔拿调地说,“首先你是

    什么文凭呢?”

    钟馨踌躇了,她不愿把事实告诉贾老师,但又不善于撒谎,所以尽管不愿意,

    最后平静老实地回答:“高中。”

    这时候的钟馨比任何时候都希望得到来自同事的鼓励,可贾老师撇着嘴唇,傲

    慢的脸上清楚地写满了敌视和轻蔑,看她那个样子,就好像在说:你算什么东西,

    你不配和我一起共事。

    “教育部规定,没有大学文凭不能上讲台。”

    这狠狠掴了钟馨一巴掌,是的,教育部的规定就是法律,任何人都得遵守。没

    大学文凭凑什么热闹?你以为有人帮你弄进学校就能糊弄过去吗?钟馨羞愧难当,

    怎么办?眼前这一关怎么过呢?这时,一个先前知道的内幕消息来帮助她了,在还

    没有迈进学校的大门之前,钟馨从校长那里得知,贾老师是某技工学校的毕业生,

    目前正就读电视大学。当时这消息多少让钟馨减少了自卑感。可现在,自己并不拥

    有大学文凭的贾老师居然厚颜无耻地口口声声提出来。钟馨暗想:你不就是在不用

    考试也能进去的电视大学读书么?这种人人都能进的大学有什么值得炫耀的?有本

    事上清华北大我才服你。

    怎么办?揭穿贾老师的伪装?与她来个针锋相对?算了!自己羽翼未丰,难免

    不受歧视,她爱怎么说随她去,钟馨装出笑脸:“我知道,可既然来了,那就试试,

    你能帮助我吗?”

    “这不是我所能帮的问题。”贾老师一副爱莫能助的表情。

    钟馨不愿轻易放弃,鼓起勇气:“其实,我也知道当教师上讲台不简单,在来学

    校之前我也犹豫过,我有多少水平我很清楚。贾老师,请你理解我,我并不是非要

    当教师上讲台,而是因为我的个人生活有一些问题,需要换一个环境,所以我就来

    了。”

    贾老师咄咄逼人地说:“既然知道,应该和学校讲清楚。”

    钟馨谦卑地说:“之前已经和领导谈过,可校长说操作课对文凭要求不高,只要

    有高中水平就行,让我一边学习一边上课。”

    “不管怎么说,你怎么上课呢?”

    钟馨赶快回答:“所以,科长让我暂时跟你学习,贾老师,你能帮帮我吗?”

    “看看再说吧。”说着,她走出了房间。

    热脸贴上冷屁股,钟馨闹了一鼻子灰,羞愧让她无地自容。这算什么?贾老师

    是救星吗?难道自己真的没用?一定要求她来帮助?如此低三下四、缘木求鱼,简

    直是饮鸩止渴,不行,这样下去不行。

    钟馨心里燃起愤怒的火花,她下定决心,不能坐以待毙,更不能因噎废食、摇

    尾巴祈求任何人,唯有破釜沉舟、以披荆斩棘的勇气才能杀出一条血路。否则,难

    保以后不发生比这更让人难堪的事情。

    钟馨马上下楼,她来到办公室请缨:“科长,如果可能的话,让我再试一试,请

    让我带一个班吧,我会努力的。”

    科长溢出欣赏的笑意:“这也是让你锻炼的一种方法,不过等我们讨论后再给你

    答复吧。”

    “谢谢你。”

    这时,正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太阳像一只大火球正在燃烧,校园里蓊郁苍翠

    的树木像一把把遮阳伞挡住了紫外线,给这燥热的空气带来了一丝清凉,知了躲在

    树下正欢快地歌唱。钟馨抬头看看天空,远方飞过一群欢快的燕子,它们栖息在教

    室的屋檐下。

    人生就像航行在大海中的船,不管目标在哪里,钟馨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

    要战胜挑战,一定要无愧于三尺讲台的神圣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