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0:33本章字数:1785字

    “喂,你们可要准时,千万别迟到了。”贾老师大步走进房间,看到钟馨在收拾

    东西就像没看见似的,她边收拾自己的皮包,边冲隔壁喊。

    杜老师拎着皮包迈着摇摇晃晃的步子走过来:“那么大声干什么?生怕别人不知

    道啊?”

    贾老师极其夸张地说:“喂,喂,你们要准时嘛。”

    裴老师戴着旅行帽,打扮得像个中学生:“就请一次客,值得这么大声啊?生怕

    别人听不到似的。”

    “这是什么话?你们怎么不理解我的心情?”贾老师装出少女嗲嗲的神情。

    裴老师问:“是不是都通知了?有没有落下谁啊?”

    贾老师回答:“该通知的都通知了。”

    裴老师的年纪与杜老师相仿,她也是刚刚从学校毕业参加工作的年轻教师,她

    身材娇小玲珑,皮肤很白,脸上长满雀斑,有一双善良的眼睛和小巧玲珑的狮子鼻,

    她的性格也很活泼,只是不像杜老师那样锋芒毕露。

    她问:“苏老师你通知了没有?”

    贾老师回答:“我还能忘了?苏老师可是我的老熟人。”

    “我问你。”杜老师像法官似的转着眼珠子,很生硬问,“你和苏老师是怎么认识

    的?你们认识多久了?”

    贾老师得意地说:“那是两年前的事了,有一次我参加商业系统技能比赛,她当

    时是评委。”

    “你年纪不大,可经历真丰富。”说话的是侯老师,她年纪二十五六,已婚,体

    型微胖,留着披肩的长发,用橡皮筋扎在脑后,鼻梁上戴着一副时髦眼镜,走路总

    是摇摇晃晃像八字脚,她性格温和,平时总爱穿一件红底白花连衣裙。

    原来为了笼络感情,贾老师要请大家到饭店吃饭呢。大家兴致勃勃谈起哪家饭

    店的饭菜质量好又便宜等话题。为了躲开这群人,钟馨提着包赶紧往前走,她来到

    一棵繁茂的木菠萝树下候车,这时一个中等身材,体格干瘦,但很结实的年轻女老

    师过来和她并排站在一起,她微笑着和钟馨打招呼:“你好。”

    “你好。”

    “听说你有个男孩?”女老师不相信似的。

    “是的,已经八岁了。”钟馨坦然地说。

    “哇!那我输了。”女老师笑嘻嘻的脸上写满了快乐与失望。她拉着钟馨的手,

    怀疑地看着钟馨。

    “打赌?为什么?打什么赌哇?”钟馨奇怪地。

    “我以为你还没有结婚呐。”女老师笑着解释,“听说你们三位当中有一位还没有

    结婚,我们都以为你还没有结婚哪。”

    原来钟馨的到来在教师们中间引起了一阵骚动,大家在私底下猜测钟馨是个未

    婚姑娘。

    “你的肤色真白净,不仅肤色好气质也好。”女老师真诚地说,“你让我们觉得很

    特别,真羡慕你。”

    钟馨淡淡地笑了笑。这样的赞美不知道听过多少次了,在儿子三岁的时候,有

    一年年末,她从新武县到武新县去,为了路途走得舒适些,她选择坐火车,当绕道

    来到邻县坐上火车时,车上一位年轻的男列车员对钟馨产生了好感,他故意找机会

    和钟馨拉话,不停地赞美她,邻座的乘客都报以友好的微笑,弄得她怪不好意思的。

    在列车临近终点的时候,列车员向钟馨索要地址,并向她表白想和她交朋友,钟馨

    坦白地告诉他,自己已有一个三岁大的男孩了。当时,列车员还不相信,以为是钟

    馨的托辞,钟馨只好一再向他解释。在她还在商场站柜台的时候,也有一些爱慕者

    来到柜台前,向她表白,想和她交朋友。

    这时,校车来了,老师们依次上车坐好,贾老师手舞足蹈配合着极其丰富的面

    部表情,嗓门儿一会儿粗一会儿细地说着各种笑话,大家心照不宣地观看贾老师的

    表演,相互之间传达着微笑。

    贾老师喜欢被人注目的感觉,她精神焕发,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为了能

    永远处在舞台的中心,为了头上的光环永不褪色,她要施展各种手腕:“嗨,我知道

    一个地方,那里的东西又便宜又好吃,还能随便吃个够。”

    裴老师被车厢里的气氛感染了,情绪高扬地喊:“不行,刚才已经说好了,不能

    改了。”

    杜老师也不甘示弱,高声附和:“就是,红玫瑰餐厅那里的音响好,我们就去那

    里了。”

    “贾老师,你的男朋友来吗?”

    “让他来干什么嘛?”贾老师故意大声,“今天是我们女人聚餐,不让男人参加,

    你们也不许带男朋友。”

    “我看很可疑哩,贾老师你快坦白交代。”杜老师狐疑地看着贾老师:“你是不是

    被甩了?”

    大家哄笑起来,人们七嘴八舌,奚落、嘲讽、安抚都有,一时间听不清谁在说什么。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钟馨敏感地意识到并不只有自己拥有这样的想法,杜老

    师的第六感觉也和自己一样。她禁不住瞄了贾老师一眼,她想任何人在这样的气氛

    下一定很难堪,她甚至替贾老师难过,埋怨老师们说话太过分,因为她感到太大的

    窘迫,要是换作她被当众这样羞辱,肯定会抬不起头来。

    贾老师一副任凭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的架势:“谁甩谁啊?如果说要甩,那

    也是我甩他,不是他甩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