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0:33本章字数:3751字

    贾老师精心设计的各种笑话和毫不掩饰的卖弄为她换来了大家的瞩目,她各种

    耀眼的光环和辉煌的经历为她罩上了一层保护装置,她每天烹饪出的各种美食让大

    家聚集在她的麾下。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贾老师为了在学校站住脚跟而有预谋

    的计划。而如此低俗惑众的演技居然也能成功,她犹如一颗冉冉升起的明星成为年

    轻老师的小头目,大有取代杜老师的趋势。

    杜老师明显感到了挑战,不甘心就这样把原来属于自己的位置拱手让出。她明

    白和贾老师没有真正的共同语言,但工作上她需要贾老师的支持,生活上需要贾老

    师的陪衬,两人纵横捭阖,把学校的各项工作搞得有声有色,贾老师时时挑战杜老

    师的地位,而杜老师也不遑多让。

    她们天天利用上课间隙聚在一起吃饭、聊天、打牌,下班后由贾老师带队去歌

    厅唱歌吃饭。教师们都说,自从贾老师来了以后,学校的整个气氛都改变了,原来

    死气沉沉的校园变得有生气了,教师们也比过去活跃多了。

    这种变化对钟馨来说没有任何意义,因为贾老师撺掇大家与钟馨隔开,不管什

    么事情都不让钟馨参加,处处显示出趾高气扬、不可一世的神气。钟馨冷淡地看着

    贾老师的表演,或者确切地说她不关心贾老师所做的一切,她每天坚守在一个不引

    人注目的角落默默做自己的事情,一门心思想着怎样才能把课上好。她利用午休时

    间,独自一个人在操作室练习板布、叠毛巾。根据教学要求,要在1 分10 秒内把

    整捆宽93cm、长30m 的涤纶花布板卷到宽约7cm、长约27cm 的木板上,误差不能

    超过3mm,如每超1mm 就得扣分。说实话,在这样短的时间内,把这样长的布卷

    起来,而且误差如此之小,难度是很大的。说得通俗一点,就是要求操作者像机器

    那样一气呵成。结果可想而知,几次下来,钟馨胳膊酸痛,汗水浸湿了内衣。虽然

    她有信心让误差控制在规定的范围内,可仍然没有办法达到1 分10 秒的速度。在

    她看来,1 分10 秒的要求太高了,又不是举行世界杯赛,没有必要制定如此苛刻

    的时间。虽然心怀不满,但是钟馨不敢挑战教学大纲,只有老老实实地一遍又一遍

    地练习。为了调整体力,她在板布中间穿插练习叠毛巾,把30 条同一花色的毛巾,

    在4 分钟内叠成毛巾原花样,这也是一项很难完成的任务。为此,她经常一个人冥

    思苦想,怎样才能在4 分钟内把毛巾叠好,她孜孜以求,面对空荡荡的操作室练习

    讲课。还经常去听别的老师的课,注意聆听教师们在课堂上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

    不放过教师们在课堂上的每一个细节。

    就在钟馨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左老师及时伸出了她的手,她给钟馨讲解怎样书

    写教案,特别是教学的五大环节,她都一一耐心地讲解。就是在左老师的帮助下,

    钟馨终于完成了第一份教案,这是她走上讲台的第一步。俗话说“万事开头难”,有

    了这一步,以后就好办了。为此,钟馨是多么感谢左老师啊!她无数次在心里默默

    地祝福左老师,她永远铭记左老师的恩情。

    左老师给钟馨的帮助并不只限于教学,在生活上她是钟馨的好朋友,可以这么

    说,有了左老师,贾老师想孤立钟馨的企图才没能得逞。

    只是钟馨原以为换了一个环境就可以释放一下心情,这样她至少可以有一个缓

    冲期。但没想到,离婚的阴影会这么快就来到了,为此,学校的人事主任也特别关

    心她。

    主任与钟馨同年,她身材苗条,高高的个子,一头短发恰到好处地披散在脑后。

    她面容清秀,穿着得体,属于典型的知识分子,说话的声音就像山中的溪水平静安详,

    平时总是给人一种亲切友好的感觉。

    这天晚上正好是她们值班,吃过晚饭后,主任和钟馨,还有左老师坐在阳台聊天,

    主任关心地问钟馨:“你值班儿子怎么办?他能照顾自己吗?”

    钟馨本不想谈及家里的事,但主任已经提及了,她只好如实回答:“我妈妈帮我

    照看呗。”

    主任会意地说:“真有福气,有妈妈帮照看孩子。”

    “是啊。”左老师坐在椅子上,端着一只杯子,拿把大扇子摇着,“俗话说,老人

    是个宝。”

    钟馨缄默地笑了笑,低头抚弄手中的杯子,不时吸一口杯子里的茶水。

    主任知道钟馨正难过,便故意笑了笑:“我理解你的心情,可事情既然已经这样

    了,你不要太难过了,你今后的路子还长着哩。”

    在这样充满关怀的时刻,钟馨觉得格外凄凉。虽然现在有一份工作,但这仅仅

    是为了生存而不得已的选择,光靠在学校工作怎么能改善自己的命运呢?

    读者们如果看到这里一定觉得奇怪,钟馨你不就是为了逃避林之川和商场选择

    来到学校工作吗?怎么还是觉得不幸和凄凉呢?

    其实,钟馨骨子里有一种不安分的细胞,她从小就渴望能不受约束地去做自己

    喜欢做的事,这种愿望随着年纪的增长就越发强烈了。

    主任的一番话语激发了钟馨渴望自由的种子,她内心不断地挣扎:我不需要同

    情,我渴望平等竞争,我不是弱者。但另一个声音也提醒她,现在是非常时期,现

    在需要照顾。

    主任的眼里充满真诚和怜悯,主任没有嘲讽自己,正在用她的方式来安慰自己

    那受伤的心。钟馨暗暗责备自己,为什么要把同情与怜悯看得这么可怕。如果这个

    世界上真的没有了同情心那才可怕,况且你现在没有能力独立,接受主任的同情也

    没让你损失什么,钟馨就是在这样一种矛盾中缄默着。

    左老师喝了一口茶,见气氛有点沉闷,故意换个轻松话题:“听说你儿子长得很

    漂亮?”

    一谈到儿子,钟馨就忍不诉说心中的骄傲:“是的,我儿子长得可好了。”

    “他长得像谁呀?像你吗?”

    钟馨摇摇头:“没有,他长得完全像他的父亲,一模一样,就像一个模型里印出

    来似的。”

    主任拿了几只苹果,坐在椅子上低头削苹果,说道:“那么你原来的丈夫一定很

    帅气了?”

    左老师评论着:“丈夫太帅也是问题。过去人们总认为漂亮的女人容易红杏出墙,

    可现在看来不是。”

    主任说:“男人长得太帅更危险,看那些包ernai的。”

    左老师说:“我丈夫单位有个男的,长得别提多帅了,有些女的整天没事和他套

    近乎,他老婆整天提心吊胆,生怕他在外包ernai。”

    “过去我们连男人都不敢看一眼,手也不敢碰,都是等着男人来找自己,可现

    在的女人真不简单,都是先发制人。”

    左老师接过苹果,边吃边回忆:“我有一个朋友,她也和丈夫离婚了,怕孩子拖

    累就没有要孩子。结果再婚倒是蛮快的,可第二次婚姻也没能维持多久,听说又离了,

    现在她什么都没有。”

    “连自己孩子都不愿意要的人,能有好结果吗?”主任拿起另一只苹果削着,“对

    女人来说,孩子比什么都重要。”

    “夫妻是靠感情维系,孩子是血缘关系。”左老师说,“感情可以变,血缘却无法

    改变啊。”

    主任把削好皮的苹果递给钟馨:“所以聪明的人是不会抛弃孩子的,我虽然不知

    道你为什么离婚,你把孩子留在身边是对的。”

    “没错。”左老师一边吃苹果,一边摇着扇子驱赶蚊子,“你现在虽然可能辛苦些,

    可孩子是你的希望。”

    主任又拿了一个苹果,说:“你们的事我没有怎么了解,我也不好说什么,不过

    既然已经这样了,那就不要再想这件事了,忘记它吧。”

    钟馨小心翼翼地吃苹果:“是,我知道,我也正是这样想的。”

    左老师说:“这就对了,你还年轻,应该向前看。”

    钟馨说:“可我总觉得对不起儿子,是我害了他了,唉。你们不知道,我儿子真

    是太可爱了,这么可爱的儿子他都舍得抛弃。”

    主任继续给苹果削皮,肯定地说:“总有一天他会后悔的,你等着瞧吧,看我说

    得对不对。”

    “其实,如果不是为了儿子,我和他离婚多少次都无所谓,一想到儿子,我心

    里没法平静。”

    “时间是最好的良药,一切都会过去的,以后有什么事不要老闷在心里,多跟

    大家谈谈,就不会觉得难过了。”

    “谢谢你们,谢谢。”

    “谢什么呀?”主任故意说,“像你这么年轻漂亮,还怕什么?他以后不会找到

    像你这么漂亮的了。”

    “漂亮有什么用?”钟馨自嘲地说。

    “关键是你不光漂亮,气质也很好,你有文化,现在又做老师,哪点比别人差了?”

    左老师真诚地说,“我很欣赏你的嗓音,是女中音吧?那天我听你讲课,哇,声音

    像银铃似的。”

    钟馨苦笑着想:唉,我不像你们,我没有大学文凭,我这个老师是假的,我根

    本不配当老师。

    天已经黑了,围墙外的农田已经被夜色笼罩,远远望去就好像是披着一层墨绿

    色的帏幔,看起来很动人。

    公路上不时有闪着灯光的车子驰过,马达轰鸣声消失在远方的天际;水塘边和

    抽水房下的草丛中传来密集的蛙鸣声,响声之大就好像在演奏一场动物交响乐。曾

    听有老师说,这是一种名字叫地蛙的动物,它生长在学校周边的农田和水塘里,它

    的形态近似青蛙,但它的个体比青蛙要小得多。校园里到处都能发现这种地蛙,它

    们聚集在草丛中,有时也跳到小径上。现在它们正在高声歌唱,它们是在显示自己

    的力量,招呼异性来到自己的身边共度这美好的夜晚。

    在这温暖的夜晚,动物们都没有闲着,它们正为繁衍后代而奔忙,可自己却在

    这里接受别人的怜悯和同情,自己怎么沦落到连动物都不如的境地?钟馨手扶阳台

    栏杆,发现手上沾上了水珠。

    主任并不理解钟馨的心思,她把钟馨的沉默当做是被感动了,她叹了口气:“ 你

    不要太难过,我们能理解你。”

    左老师摇着大扇子:“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至于选择怎样的人生道路,

    也是每个人的自由。”

    “不要太在意别人的眼光,放宽心去上课,嗯。”

    主任的话充满了温暖。

    “你不该经常自己一个人独处,应该多和大家玩,这样才能尽快融入群体中去,

    才不会感到寂寞。”

    钟馨不好意思地笑笑,谦卑地说:“是。”

    “那天罗老师邀请你去打牌,你为什么不去呢?以后不要再这样了,不然老师

    们会有看法的。”

    “是。”与主任和左老师的一番长谈,让钟馨平静了许多,她从心里感谢主任和

    左老师,在她历经中年离婚之痛、转行走上新岗位之际,是主任和左老师给予她莫

    大的安慰与支持,她永远不会忘记主任和左老师的恩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