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0:33本章字数:3039字

    中午的时候,老师们又聚集在办公室边吃饭边聊天儿,长得稍胖的侯老师,往

    鼻梁上推了推不断往下掉的眼镜,羡慕地说:“你的肤色是天生的吧?白得似凝脂一

    般,让我们羡慕死了。”

    钟馨被这突如其来的发问惊住了,贾老师正口沫横飞地说着自己姐夫的趣事,

    钟馨也正像以往那样注意聆听大家的谈话,话题怎么转到自己身上来了?她惶惑不

    知如何回答,只能羞涩地埋下头:“哪里啦。”

    杜老师转向她:“白里透红,好似凝脂一般。”

    裴老师羡慕地:“你的皮肤又白又干净,一颗雀斑都没有。”

    侯老师一拍大腿:“裴老师的皮肤虽然很白,可惜脸上长满了雀斑,你的皮肤又

    细又嫩,像芙蓉哩。”

    “快介绍介绍经验。”杜老师趋向钟馨身边,“你平时是怎么保养皮肤的?”

    “看你们说的。”钟馨脸都涨红了,颔首一笑,连连摆着手,“没有啦,我平时也

    没怎么保养的啦。”

    “你好像不怕太阳晒。”侯老师自嘲地笑了笑,“我最怕太阳晒了,平时一出门就

    戴帽子,可是,不管我戴不戴帽子,皮肤还是变黑了。”

    “你的皮肤不行啦。”

    “钟馨不用戴帽子,皮肤还是那么白。”

    “人家天生丽质,当然不怕太阳晒了。”钟馨被动地坐着倾听大家的谈论,很不

    习惯这种毫不掩饰的赞美。

    贾老师精心策划的笑话没有得到欣赏,话题却转到赞美钟馨身上去了。这是她

    最不愿意看到的了,妒忌和猜忌让她不能缄默,不能让钟馨抢了风头,一定要把大

    家的注意力集中到自己的身上来。她不屑地撇着嘴巴:“嗨,有那么漂亮吗?只不过

    皮肤白而已。”

    杜老师摇着手中的饭勺,冲贾老师大声嚷嚷。其实她之所以这么激动是因为不

    满意贾老师自以为是的态度,想借这个机会打压贾老师的气焰,把贾老师抢走的光

    环再夺回来:“不光皮肤白,身材和气质也比你好。”

    贾老师知道在这种时候不能退缩,她抢着说:“不能光看皮肤白就说漂亮,身高

    很重要。”

    大家轰的一声:“钟馨也不矮啊。”

    要知道,被人嫌弃不够高,钟馨生平还是第一次。不管在小学还是中学,钟馨

    都是高个子而闻名,特别是在高中阶段,1 米63 的个子,使她全班第二名,在全校

    也数一数二。当时,一些电影制片厂到学校找临时演员,她还被推荐了。参加工作

    之后,钟馨的身高仍然为她赢得相当的回头率。现在,贾老师依仗比钟馨高出两厘

    米而沾沾自喜,她想利用这两厘米做文章,打压钟馨的锐气。殊不知,正是多出的

    两厘米,再结合粗大的骨骼、黑色的皮肤、长满痘痘的脸庞,使得她缺少女性的柔美,

    夸张一点,颇有点大猩猩的味道。

    裴老师一边吃饭一边含笑:“不论从哪个方面来看,钟馨都比你有气质,更漂亮。”

    杜老师拿起钟馨的教案:“就是比较你们写的字,钟馨的也比你的好,哟,你看

    看。”

    裴老师:“哎,从一个人写的字能看出这个人的性格。”

    “让我看看。”侯老师从杜老师手里接过教案,又拿起贾老师的教案比较,“确实

    比不上钟馨的,太草,生硬、干涩,笔画运用不对。”

    大家有意让贾老师难堪。为了把钟馨踩在脚下,贾老师费了那么大的功夫,现

    在却被当众羞辱,这种时候听任下去,会被当成烂西瓜踩,但反应过度也会招来大

    家的反击。怎么办?她脑子飞快地转了转,极力掩饰内心的恼怒,说:“比我好?仔

    细看好了,这叫比我好吗?”

    钟馨知道贾老师正是挟持其优势颐指气使,现在大家无形中为她争了口气,但

    她不习惯这种chiluoluo的争执,这种争执无形中把她推到风口浪尖上了。为了缓和气

    氛,她站起来拿回教案,放进抽屉:“我的字不好,你们别说了。”

    贾老师转换另一副表情,故意嗔怪地说:“你们羡慕钟馨的皮肤,才故意这样说

    的吧?”

    “故意?”杜老师冲着贾老师挑衅,“说的都是事实,钟馨不光皮肤好,气质也

    比你好。”

    “比我好?这么忧郁也能说好?嘁。”贾老师轻蔑地说。

    “谁像你整天嘻嘻哈哈。”裴老师指着钟馨,“忧郁不假,但淡淡的忧郁和几分傻

    气也别有风韵。”

    “哎,是矜持,从骨髓里渗透出来的超越世俗的境界。”侯老师说,“你永远赶不

    上。”

    原来自从钟馨到学校之后,一些好事的教职员工私底下常拿她来与大家作比较,

    钟馨那强烈的求知欲望和光明磊落、耿直稳重又不失敏捷的工作作风赢得了大家的

    赞赏。这些人得出的结论是钟馨的气质是全校最好的。

    可是板布钟馨的确比不上贾老师,虽然她拼尽全力,仍然没能达到1 分10 秒,

    最快也就1 分30 秒,而贾老师的最快速度是1 分23 秒。所以,贾老师的业务能力

    确实不容置疑。

    “叛徒,你们都是叛徒。”贾老师半真半假地说,“还说是好朋友哩,你们就这样

    对待我啊?”

    “我们是叛徒,那你是什么?”侯老师说,“朋友就不讲真话了?你怎么能把说

    真话的人当成是叛徒?”

    “说得好。”杜老师拍手跺脚地说,“你以为三天两头买东西给我们吃、一起打牌,

    我们就什么都向着你了吗?”

    “就是,把我们看成是什么人了?”裴老师加了一句。

    贾老师挣扎着:“就算钟馨的气质好了。可气质再好,没能胜任工作,还不是花

    瓶?”

    “谁是花瓶?”杜老师说,“钟馨虽然在上课方面比不上你,可是等过一段时间,

    她会上得好的。”

    “就是,谁也没有一从娘胎里出来就什么都会。”

    贾老师知道大家故意和她唱对台戏,她感到心有余而力不足,但今天不争辩,

    以后钟馨就更难驾驭了,所以尽管恨得牙痒痒,嘴上还轻飘飘地说:“为什么没有看

    看我?我有播音员的气质,声音圆润好听,衣服得体,谈吐清晰,头脑清醒,思维

    敏捷,你们再看钟馨穿的衣服,太土气了。”

    “土气吗?”侯老师扭头看了钟馨一眼,“我怎么没感觉?”

    今天钟馨穿的是银灰色的套裙,那料子是针织全棉的,短上衣,裙子大宽幅、

    长及膝盖,上衣与裙子裁剪得很合体,而料子的伸缩性勾勒出女性优美的曲线,配

    合她修长的脖子和白皙的肌肤,不管远看近看,都显得玲珑剔透。

    “你以为你的衣料有多好?”杜老师鄙夷地皱了皱眉头,大声嚷嚷,“你的衣料

    也很普通。”

    “什么眼光?你们不懂分辨什么是真正的好布料。”贾老师摆出见多识广的架势,

    “我的是进口货。”

    前些日子贾老师不知从哪里搬来一些沙发和办公桌子、锅碗瓢盆、油盐酱醋,

    还把学校废弃的缝纫机也搬回宿舍,把不大的宿舍塞得满满当当的,她整天夸口自

    己的缝纫技术,处心积虑地怂恿大家去买衣料,她想帮大家做衣服呢。

    “进口货又怎么啦?”杜老师狠狠地反击,“你以为进口货就一定好啊?嘁!你

    这是崇洋媚外。”

    “外国的月亮比中国的圆嘛。”裴老师紧接着嘲讽,“有那么一些人盲目崇拜进口

    货,哪怕外国的擦脚布也说是香的。”

    侯老师大声揭发:“贾老师家里的电器都是进口货。”

    “你这样怎么能为人师表?” 杜老师挑衅地说,“一个教师首先要有爱国心。”

    “谁没有爱国心了?”贾老师振振有词地说,“有几件进口电器就不是爱国了?

    你们干脆说嫉妒我算了。”

    “嫉妒?”杜老师摆着手,俨然像大将军,“告诉你,我们不是没钱,是因为我

    们觉得国产的电器也不差。”

    “我们不是买不起。”裴老师掩着嘴嬉笑,“只是不买而已,因为我们不像你那么

    崇拜进口货。”

    “对,你这是崇洋媚外。”

    在大家的违攻下,贾老师渐渐失去了往日的锋芒,她暗暗骂:一群忘恩负义、

    吃里爬外、胳膊肘往外拐的白眼狼。但她表面上却装作若无其事:“行啦,这也值得

    你们那样围攻我呀?”

    杜老师胳膊一挥:“谁让你摆谱。”

    “我的意思是我有实践经验,懂得鉴别布料。”贾老师悻悻地说,“你们虽然是专

    业课教师,可你们没有实践经验,不懂得鉴别方法,所以看不出布料的真伪嘛。”

    科长吃完午饭走到办公室门口,他站着听了一会:“不管钟馨的衣服是什么料,

    也不管穿什么样的衣服,都好看。”

    办公室内响起了掌声:“科长,你说得太好了。”

    “穿衣服应该穿出个性。”

    贾老师的脸好比浸透了水的布,要多皱有多皱,但她只能任由大家嘲笑。钟馨

    无心再听下去:“谢谢你们。”说着,头也不回地走出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