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0:33本章字数:4292字

    为了能继续和哥哥在一起生活,母亲对儿媳妇的恶言恶语总是忍气吞声,平时

    极力避免和儿媳妇碰面,以为只要多忍一点,儿媳妇就不会再吵闹。可不管她怎么

    努力,都不能消除儿媳妇对她的恶意。

    这天她怀着绝望的心情,衣服蓬乱地来找钟馨,一见面就对她说:“你嫂子要和

    你哥哥离婚了。”

    钟馨大吃一惊:“离婚?她说的?我哥什么态度?愿意离婚吗?”

    “你哥也想离婚。”母亲形容枯槁,已经说明她所受到的歧视和痛苦,“唉,没办

    法再在那里住了,现在她更厉害了。不仅不和我说话,连我的东西都扔出来了,昨

    天因为这个,你哥哥打了她。”

    原来,昨天母亲买菜回来,发现嫂子把她和父亲的衣服统统塞进行李包里,还

    没容母亲开口,嫂子就命令母亲赶紧拎上行李滚蛋。面对突如其来的灾祸,母亲欲

    哭无泪,千头万绪涌上心头,却开不了口。嫂子还嫌不够,像大街上的泼妇,嘴里

    不停地喷出污言秽语,最后竟然丧心病狂地拎起母亲的行李包从七楼的阳台扔了下

    去。哥哥赶巧下班回来,清楚地看到了这一幕。倏地,血液直冲他的脑门,连声质

    问嫂子,命令嫂子向母亲道歉。嫂子不仅没道歉,还冲哥哥叫嚷。盛怒之下,哥哥

    抽了嫂子一个耳光。嫂子像头狼,一边号啕大哭,一边和哥哥扭打起来,把东西扔

    得嘭嘭响,哭声、怒吼声、扔东西的破裂声响成一片,如菜市场般热闹,左右邻居

    都惊动了。

    “唉,都没法形容了。你哥哥一打她,就要离婚。”母亲脸都变了,原来瘦小的

    身子现在看起来更矮小了。

    钟馨一边择菜一边酌量:“离婚?吓唬你们的。”

    “不是吓唬,是真的。以前整天把你哥管得严严的,就怕女同事来找你哥。现

    在同意离婚了。”母亲蜷缩在椅子上,“昨晚,单位领导来了,可说什么她都不肯听,

    领导说服不了她。”

    昨天那件事到底惊动了单位领导,他们来到家里,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劝说

    嫂子要善待老人,指出虐待老人是违法的,要嫂子认清问题的严重性。可嫂子还不

    知过改之,反而使出最后一招:离婚。她的如意算盘很清楚,只要离了婚,什么责

    任和义务都与她没关系了,哥哥的家已经山雨欲来风满楼,摇摇欲坠。

    想当初,为了嫁给哥哥,嫂子真可谓不惜动用一切手段,不仅撕下脸面去讨好

    钟馨的父母亲,还让其父亲利用手中的权力把她从铁路部门调到哥哥所在的县城,

    进了政府部门工作。结婚后,两人倒也恩恩爱爱,可仔细一看就不难发现,嫂子把

    哥哥当成私人财产,她要的只是哥哥,视哥哥的亲人为累赘,仿佛她不是嫁到这个家,

    而是把哥哥从这个家偷走了。

    面对这一切,母亲自然不甘心,她一直视儿子为靠山,她爱哥哥的心一点不比

    嫂子少。由此,两个女人为了哥哥展开了一场争夺战,母亲自恃与哥哥的血缘关系,

    自然理直气壮。而嫂子用眼泪和哀求来纠缠哥哥,可这没能让哥哥听从她的,眼看

    一计不成,嫂子又心生一计,她笃定善良的哥哥不会为了她抛弃自己的父母亲,所

    以她便以明东来要挟。

    “那她的父亲呢?她父亲没说什么吗?”其实钟馨也知道,嫂子的父亲不能改变

    什么,要真有威信,也不至于生养出这样不仁不孝的子女。钟馨突然感到浑身乏力,

    那是对现实的无奈,她想,现在的人怎么连最起码的良知都没有?这已经不能仅仅

    用道德的沉沦来解释了。

    “她父亲人倒是不错,可几个孩子都被宠坏了。大弟打架把人给打死了,妹妹

    对公婆也不好。”

    钟馨知道母亲的用意,但这些已经毫无意义,“他们家的人不好又怎样?你已

    经和他们结亲家了。”

    母亲蔫了,联想到现在的处境,脸色一变,捶胸顿足地说:“我……知道,我现

    在后悔莫及哦。”

    “那你怎么想?”

    “我来就是想听听你的意见,你看怎么办?”

    虽然作为小姑子,钟馨从来没和嫂子有过心灵的默契,既然不能对嫂子说教,

    还能怎么办?钟馨镇静地说:“嫂子无非想把你和爸爸赶走,只要你们一走,我保证

    她马上回心转意。”

    “那我算什么?我儿子就这样送给她不成?父母和儿子一起生活,天经地义。”

    “这是道理上的,可现在有哪个儿媳妇愿意和公公婆婆住在一起?”规劝母亲的

    钟馨心里突然涌上一个念头,要是自己老了,儿子娶回来的媳妇也这么对待自己怎

    么办?这社会真是太可怕了。

    母亲不满地说:“我知道,现在的女人都不愿意和公公婆婆一起住,可是,我只

    有你哥哥一个儿子哩。”

    “那又怎样?”

    “我绝不离开我儿子,就是离婚也在所不惜。”母亲虽然说得很坚决,但她明显

    地压低了嗓门儿。

    “我哥哥同意?”钟馨无力地问,“哥哥不会离婚的,他舍不得明东。”

    朋友们早劝哥哥离婚算了,哥哥也准备离婚。可正要去法院时,嫂子却反悔了,

    要知道,她原本就不是真的要离婚,只想以此来逼哥哥改弦更张,从此以后听从她的。

    因此,嫂子一方面想办法拖延时间,一方面托人向哥哥求情,哀求哥哥看在明东的

    份上不要离婚,并表示只要父母亲搬走就会好好和哥哥过日子。为此,哥哥犹豫了,

    他不忍心让明东痛苦呀。

    “只有你和爸爸让步。”钟馨把择好的菜放到盆里,“哥哥白天上班就够忙的,你

    没看到他很累吗?”

    母亲像泄了气的皮球:“唉,你哥哥太累了,他有好些天没有睡过安稳觉了。”

    “我们没有办法改变她,连她的父母亲都支持她,这说明她有了坚强后盾,铁

    了心。虽然哥哥和她离婚你可以出口气,现在不是赌气的时候,离婚不是儿戏,中

    年女人是不轻易离婚的,嫂子闹离婚,这不是她的本意。”

    母亲说:“让她走开好了,明东留给我们。”

    “嫂子不会把明东给我们的。”钟馨把菜放到锅里翻炒,“暂且不说别人怎么看我

    们,你也知道离婚对小孩不好,为了明东,你就让她吧。”

    “哼,谁不知道你嫂子,别人一听到她,没有不说她是个坏女人的。”

    嫂子的行为已经造成很大影响,社会舆论一致指责嫂子的不仁不孝,母亲指望

    舆论能迫使嫂子有所收敛,但钟馨看得很清楚,舆论并不能让嫂子有所改变。“别

    人说什么没用了。”

    母亲叹气道:“真不甘心我儿子被她抢走。”

    “我说妈妈,你儿子不管怎样还是你儿子,你儿子不管在哪里也都还是你儿子,

    这不会有什么改变的。”

    “我的命真苦啊,熬到今天,老了还要伺候你爸爸,好好一个儿子,又被老婆

    管得严严的,我还活着干什么?”

    “你不该说这种话。我爸爸现在这个样子,有哪个女人愿意伺候?都说久病床

    前无孝子,何况不是儿子而是儿媳妇呢?你让哥哥想法子找个地方安顿你们,等学

    校给我分了房子你们再搬来和我一起住。”

    “也只能这样,唉,如果不是为了你哥哥和明东,哼,我绝不会认输。”

    一提到明东,母亲说:“差点忘了,六一节就要来了,你给明东买什么礼物啊?”

    钟馨静默了一会:“买什么好?”

    “千万别去买那些廉价的东西,你嫂子现在整天都在念叨着你。”

    “有什么值得念叨的?”

    母亲抓住了把柄:“你能去学校工作,谁的功劳?就因为这个,你嫂子整天说风

    凉话,六一节不买礼物不诅咒你才怪。”

    钟馨不是不知道事态的严重性,只是眼前的拮据让她心有余而力不足,她想只

    要能蒙混过关的,可尽量不提及此事。母亲的提醒让她明白,别做没用的白日梦,

    嫂子可不是省油的灯,也难怪,上一次调到商场工作就是靠嫂子父亲的关系,每到

    节假日就得考虑送礼的问题,只有送了礼才能踏实,否则,总能听到很多闲言碎语,

    指责她不懂做人,不知道感恩。这一次的工作调动欠下哥哥的人情债,嫂子能轻易

    放过么?就她那贪得无厌的本性,她一定虎视眈眈地盯着,想榨取更多的好处。

    母亲说:“千万别买衣服玩具图书,这些东西明东有一大堆,那都是他外公外婆

    和小姨舅舅们给买的,他用都用不完呐。”

    钟馨为难了:“干脆给钱吧,你拿去给明东,就说姑姑给他的零花钱。”钟馨取

    出50 元钱交给母亲,母亲接过钱就走了。

    吃晚饭的时候,钟馨问儿子:“乐乐,你们同学在六一儿童节都给老师买什么礼

    物啊?”

    儿子正往嘴里拨拉饭菜,轻蔑地说:“多啦。”

    “比如?”

    “玫瑰啦、钢笔啦、笔记本、香水啦,还有一些很精美的工艺品之类的,总之

    很多很多啦。”

    “你们老师喜欢什么礼物啊?”

    “都喜欢。”儿子异常轻蔑地说,“每次同学给她送礼物,就眉开眼笑,哎哟,对

    这些送礼物的同学格外好。”

    “我们给你们老师买什么礼物呢?”

    儿子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连连摆着手说:“不,妈妈,你千万别买礼物,

    千万别买啊。”

    “为什么?”

    儿子异常坚决地说:“总之,让你别买就别买。”

    儿子丝毫不领会钟馨的用心良苦,其实在钟馨的字典里,她一直把送礼视为丑

    陋的行为,特别为了讨好老师并非出于真心的伪善行为,对老师不仅是侮辱,对钟

    馨来说好比辱没了自己的品格似的。怎么办?如果为了钟馨自己,她宁愿死了也绝

    对不会去做这种事的,但现在是为了儿子。为了改善儿子在学校的处境,钟馨只能

    囿于良心。可儿子的态度如此坚决,钟馨踌躇了,唉!儿子不知道社会关系的复杂,

    他想的是听天由命,该怎么着就怎么着。要是任由儿子,那他在学校的处境会愈来

    愈艰难,所以还是说服儿子:“别的同学都送,你怎么能不送呢?”

    “不管,我就是不送。”

    “那老师会怎么看你?”钟馨耐心地说,“妈妈知道你不愿意讨好老师,但你要

    知道,社会是一个整体,我们不能随心所欲,为了生存,有时候需要放下自尊心去

    做一些自己原本不愿意做的事。”

    儿子倔强地扭着脖子:“就是不送。”

    钟馨埋头吃饭,过了一会儿,她小心地窥视儿子的脸色:“你不是说你们的老师

    不喜欢你吗?”

    儿子失落又坦然地承认:“没错,我们老师确实不喜欢我,她不仅不喜欢我,还

    很讨厌我哩。”

    “是忽视送礼的缘故。”钟馨又给儿子盛了一碗饭,“为了弥补过失,现在更应该

    送礼了。”

    “就是给她送,她也不会喜欢我,你别费这个心思了。”

    儿子对老师有很深的成见,这已经开始侵蚀他的心灵,影响他对事物的判断,

    得想办法培养儿子对老师的感情。只要把礼物买回来,儿子也就不得不拿去送给老

    师了。对,就这么办!

    第二天下班的时候,钟馨来到百货商场小工艺品柜台,在琳琅满目的商品中挑

    了一个水晶玻璃瓶子,这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工艺品,瓶子里面是一朵盛开的鲜花,

    在鲜花的周围是一簇簇美丽的贝壳、假山等装饰物,还有流动着的水,让人一看就

    爱不释手。钟馨心想,儿子要是一看到,他一定会高兴,虽然价钱很贵,她还是把

    它买下来。

    回到家里,钟馨还没放下包就得意地向儿子展示买来的礼物:“乐乐你看这是什

    么?”

    原以为儿子看到了会高兴,没有想到儿子恼怒了:“妈妈你这是干什么啊?浪费

    钱,你有很多钱吗?”

    钟馨连忙解释:“哎,这也没有多少钱。”

    儿子以罕见地口气说:“没有多少钱也是钱,妈妈,你这是虚荣、攀比,别人有钱,

    我们有吗?”

    “妈妈虚荣?”钟馨吃惊了,“妈妈都是为了你呀,你想啊,你的同学都给老师

    送礼物,难道你一个人空着手啊?”

    儿子异常激动:“我就是空着手了,谁让她对我这么凶。”

    “那更应该送了。”钟馨连哄带骗地,“听妈妈的话,你把它送给老师,她一定会

    喜欢你的。”

    儿子默默埋头吃饭不搭腔。钟馨悄悄松了口气。把礼品放进儿子的书包:“妈妈

    把礼物放书包了,明天拿给老师啊。”

    儿子含糊其辞。

    钟馨不放心地再三叮咛:“一定啊。”